6 狩妖人帝莘


小说: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作者:MS芙子

一秒记住!!!【狂沙文学网】手机用户输入:

,

八成是哪个不负责任的主人,丢掉的,这种事司空见惯。

帝莘随手就要放下叶凌月。

哪知道,这小家伙却紧紧抓住他的手指,不肯松手。

帝莘,真的是帝莘。

叶凌月内心的震撼难以用言语形容。

他没有认出自己。

也对,自己眼下这副模样。

也许白天……白天也认不出来。

她眼下可是凌月,八十公斤的女高中生。

叶凌月有些无奈。

“我脾气不好,松开。”

帝莘斜眼,瞟了眼小猫。

它可怜巴巴,用黑色的大眼睛望着自己,眼珠子好像还有一层水雾。

帝莘却是冷冰冰丢出一句话。

叶凌月依旧不松手,直到帝莘把目光落到了叶凌月后的血迹上。

留意到小猫的表,帝莘嘴角扬了扬,可很快,他的神就变得眼熟起来。

尸体不见了。

叶凌月这才松了手。

眼前的男人,虽然面容和帝莘一样。

可她觉得他,判若两人。

他上,有很重的杀戮的气息。

她可以断定,那蝙蝠是他杀的。

帝莘查看了血迹。

“果然已经死了,只是内丹……”

没有发现内丹。

帝莘皱了皱眉。

看了眼旁那只小白猫。

他有些怀疑,不过对方上没有妖气,应该不可能私吞了内丹。

还是说,他高估了那只翼妖,对方根本只是只小妖,没有形成内丹?

在黑夜中站了片刻,帝莘抬脚就往前走,朝着不远处的公寓走去。

叶凌月迟疑了下,跟在他后头。

“帝少,这里有您的快递。”

保安室内,保安显然是认得帝莘的。

他送上一个包裹的很是严密的文件袋。

“帝少,您养宠物了?”

保安好奇道。

帝少是半年前住进公寓的,他为人非常低调,每天都是早出晚归,一个人住。

他长得好看,公寓里几个单的白富美都对他有兴趣,暗中打听他的消息,结果愣是一点血消息都没打听出来。

只听说,他家境富裕,到东南市只是暂住。

帝莘睨了眼脚旁,那白色的小野猫跟在他脚边。

它腿短,跑起来速度尤其慢。

“滚出去。”

出于职业的本能,帝莘不喜欢带毛的东西,他一脚就把叶凌月给踢了出去。

咕噜噜滚了一圈,叶凌月滚到了公寓外。

“帝莘!你死定了!”

叶凌月又气又急,眼睁睁看着帝莘那小子迈开大长腿,朝着电梯走去。

她真的要被气到了。

一种虎落平阳被犬欺的郁闷感油然而生。

电梯停在了16楼。

帝莘走出电梯,他在电梯口停留了片刻,看了眼对面的门。

1601。

刚才,翼妖被自己打伤坠楼,1601的住户很可能目睹了。

不过……对面住着的是个女高中生,夜里从未见她出来过。

帝莘看了眼手机,十点整,正常的学生这会儿应该已经睡了才对。

他打开指纹锁,将那一口黑色的口袋带了进去。

门,关上的一瞬,一团白影嗖的蹿了进来。

“!”

帝莘有些意外,盯着连滚带爬,钻自己家门缝的那只野猫。

“又是你?”

帝莘有些头疼的揉揉眉心。

他讨厌有毛的东西。

一定是保安觉得这小东西可怜,放它进来的。

它还冲着自己又叫了两声。

虽然那叫声,听上去声气的。

不过帝莘可以感觉到,对方是在凶自己。

“啧,真是麻烦。”

帝莘眉头一扬。

这只猫,难道还懂得人,不会也是妖吧?

他盯着野猫,野猫盯着它。

有好几个瞬间,叶凌月都以为,帝莘会直接拧断自己的脖子。

“只有午餐罐头。”

哪知,一人一猫僵持了片刻后,帝莘转走进了厨房,他拿出了一个午餐罐头。

工作的缘故,他每天面临大量的的杀戮。

杀一只野猫,他还没那么冷血。

叶凌月睨了眼午餐罐头,一脸的嫌弃。

帝莘却没有好脾气伺候野猫,脱下外,将黑色塑料袋丢在角落里,朝着卫生间走去。

卫生间里,很快传来了冲洗的声音。

叶凌月将午餐罐头推到一旁。

趁着这个机会,她打量着帝莘的公寓。

刚才保安管他叫帝少。

果然是帝莘。

刚坠楼的蝙蝠是他杀的。

那就是妖?

叶凌月还是第一次意义上接触这个世界上的妖。

她忽然明白了帝莘的份。

狩妖人。

帝莘是个狩妖人。

那自己送上门来,不就是羊入虎口?

叶凌月忽然意识到,自己犯了个大错误。

她蹑手蹑脚,就准备开溜。

后,脚步声再度响起。

看到叶凌月的动作,帝莘的眼眸里一片冰冷。

“不喜欢吃?长那么胖还挑食。”

帝莘打量着叶凌月,他当然不是好心收养这只猫。

而是这只猫,实在有够可疑的。

既然进了他家的门,那就姑且先养着。

说罢,帝莘就折走进了卧室。

清晨四五点,晨曦才刚显现。

叶凌月有些困,睡得昏昏沉沉。

吞了那颗内丹后,她就感到体内一阵暖融融。

只是出于警惕,她没敢睡着。

四五点,帝莘就起了。

他找出一灌午餐,丢在野猫旁。

“我白天不在家,你不要乱跑,否则……”

说罢,他递给叶凌月一个警告的眼神,这才穿了外离开了。

六点前后,偌大的公寓里,叶凌月一脸的无奈。

她总算会恢复了人形,她随手拿了一件帝莘卧室里的衬衫,离开了公寓。

上午八点,华岳高中,高二班。

第二堂课和第三堂课的间歇里,辛霖瞅瞅上午开始就趴在课桌上不肯起来的叶凌月。

“你昨晚去做贼了不成,睡了两节课了。”

辛霖纳闷道。

的确是去做贼了。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那一颗内丹的缘故,她的体内,一直感到暖融融的,让她不觉犯困。

四肢百骸间,一股力量不断冲刷着。

这种感觉,对于叶凌月而言,倒是不陌生。

她记得,当初自己意外得到小鼎,洗髓伐骨时,就是这种感觉。

没意外的话,这是洗髓伐骨。

,

好在,睡了两节课,总算是精神些了。

“对了,昨晚你只是说了狩妖人,没说妖。这世上,真有妖?”

叶凌月在昨晚之前,还在怀疑这个世界所谓的妖的存在是否真实。

可在目睹自己成了一只狐狸后,她就意识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那就是,她很可能是只妖。

否则,吞了翼妖的内丹后,它早已异变或者是爆体而亡了。

可她除了感到犯困想睡之外,再无其他。

这只能说明,她真的是妖。

“嘘,你小声点。”

辛霖忙捂住了叶凌月的嘴。

“你可别大声,除了特定的人,大伙可都是不知道妖的存在。别人会把你当成神经病的。”

好在,凌月作为班级倒数第一的存在,实在没存在感。

周围压根没有人留意她的话。

辛霖没敢和叶凌月说太多,她拉着叶凌月走出教室,朝着女厕所走去。

“我怎么觉得,你昨天墙上摔下来后,就变得有些古怪?以前,你可不乐意听到我说什么妖啊狩妖人的。”

辛霖纳闷的瞅瞅叶凌月。

“不会是你听说奚玖夜要当狩妖人,所以……”

辛霖话到了嘴边,曳然而止。

“喲,这不是那个花痴女嘛?”

“居然还有脸来上课,我要是你,当着全校的人被拒绝,一定不敢再来上课了。”

“人家人胖,脸皮也厚,我们哪能比。”

一阵奚落的声音,从走廊另一端传来。

辛霖一阵头疼。

她怎么就给忘了,去女厕所会经过奚玖夜的班级。

五六个男生冲着叶凌月和辛霖吹了个口哨,站在中间的一名男生,微微皱着眉,露出了嫌恶的表。

剑眉星目,足足一米八几的大高个,华岳高中的校草奚玖夜最近很烦心。

烦心的根源就是不远处的那个女学生,高一班的凌月。

凌天集团凌北溟的继女,奇装异服,脾气还嚣张跋扈,人胖还自作多,非常的缠人。

偏偏奚家和凌家还有生意上的往来。

自家父亲甚至因为凌天集团的势力,有意让他和凌月交往。

为了摆脱父亲的控制,也为了能够和凌天集团抗衡,奚玖夜才决定参加狩妖人的试炼。

只有成了狩妖人,才能成为炎黄国内特殊的存在,在各界站稳脚。

“闭嘴吧,你们是嫌皮痒不成。”

眼看自己的好友被这群家伙嘲讽,辛霖气得挥了挥拳头。

“看样子,你们的教训还不够。”

奚九夜淡淡说了一句。

“果然是你,青尚高中的人是你找来的。”

辛霖看到奚玖夜那张自诩天下第一帅的脸就很来气。

奚玖夜这家伙,外表道貌岸然,装优等生,其实就是个人渣。

如果不是看在凌月的面子上,自己早教训他了。

“她欺负了楚楚,我不过是一报还一报。”

奚玖夜连正眼都不看叶凌月一眼。

他讨厌凌月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高一开学那天,他代表新生讲话,哪知道,凌月对他一见钟。

这一年多,她一直在自己旁晃悠。

他最初并不在意。

毕竟他的慕者很多,多一个不多。

可偏偏,凌月是凌北溟的继女。

凌北溟是炎黄国出了名的隐形富豪,他在明面上,资产虽然比不过奚家,可事实上,十个奚家都不是凌天集团的对手。

父亲奚三千得知凌北溟的女儿喜欢他之后,很是高兴,提出两家联姻。

奚玖夜从初中开始,就有了女朋友楚楚,两人郎才女貌,原本打算他考上了狩妖人后就立刻结婚。

被凌月这么一打岔,奚三千不同意两人谈恋。

楚楚家里的压力也很大,加上凌月仗势欺人,前天还在女厕所欺凌楚楚,奚九夜一怒之下,动用了一些手段,这才有了昨天的那场闹剧。

他本意是教训凌月和辛霖一顿,最好是让两人直接被开除,哪知道,两家的长辈都被惊动了。

政教主任在两位大人物面前,根本大气都不敢出一声,事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呵~”

叶凌月轻笑了一声。

“凌月?你别难过,你就当自己眼瞎了。”

辛霖担心凌月难受。

“奚玖夜,要教训我,那就亲自动手,你敢不敢和我单独比一场?”

叶凌月勾唇一笑。

奚玖夜一怔。

平凌月见了奚玖夜,都是一脸的迷恋,除了那封书,他她甚至没敢和他大声说过一句话。

可这时,她抬首,坦坦看着他。

奚玖夜这才发现,凌月虽然长得胖,可一双眼很是好看。

黑白分明,清澈见底,没有一丝杂质。

以前怎么从来没发现过?

奚玖夜心底,没头没脑冒出了这么一句来。

“夜哥,这女人疯了,居然要和你单打独斗,她真以为自己这一肥是肌?我夜哥一根手指头就能收拾你。”

“可不是嘛,她还不就是为了让夜哥多看她一眼,也不看看自己那尊容。”

奚玖夜的那群跟班们都大声嘲讽了起来。

“收拾谁?”

冰冷冷的一句话,砸了过来。

那群跟班们只觉得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只因为他们看到一个男生走了过来。

男生个头比同龄人高了一截,皮肤微黑,同样是校服,穿在他上却有种说不出的痞子味。

凌双手插在裤兜里,踱了过来。

他走得不快,目光没有在众人上多留一眼,他只是瞥了眼奚玖夜。

“是凌,他不是被开除了?”

“听说他上个月打地下黑拳,把人给打死了。”

“谁让他成绩不错,还有背景,学校睁眼闭眼,没处分他。”

“凌,这事与你无关。”

奚九夜微挑眉。

凌家的人,他都不喜欢。

凌月嚣张跋扈,凌虽然沉默寡言,可行事非常喜怒无常,他格非常暴躁,多次伤人,一直是凌北溟背地里处理了。

这种人,却和他一样,是狩妖人的候选人之一。

这让品学兼优的奚玖夜非常不满。

“阿。”

叶凌月看到凌时,欢喜不已。

真是阿。

好小子,整的拽儿八万的。

她这才有了点印象,凌北溟的儿子凌也在这个学校读书。

一旁的辛霖也是目瞪口呆。

凌居然帮凌月出头?

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没记错的话,这两人彼此看对方都不顺眼。

“家里的狗被人欺负了,你能不管?”。

凌冷飕飕,来了一句。

,

,

,

,

,

,

,

支持把本站分享那些需要的小伙伴!找不到书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