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六节 血溅白陆山


小说:刀破魔天  作者:光头儿

白陆山,山高万仞,山顶积雪,山下生竹,一峰九脉,殿宇连环。

在雪岭之中蕴着三座天族化妖池。池水清碧,倒映高天。

好一派玄光胜境,如今却壁垒森严。天池上百禽环绕,十三名妖王据在八方。而在南方的紫英殿上空,五百妖帅,四十多个妖王正严阵以待。

陆家占据了白陆山,联合了神鹏部落的遗族,广纳妖王守护。四十多个妖王,来自各个属城。

陆久平虽然只是一个二阶的妖帅,却是陆家在葬妖谷之外的最高修者了。

紫貂族出了一个圣主,连狮族都要侧目而视,其震慑之力已经不止限于修为,而是血脉的压制。白陆山圣地不可侵犯。

然而就在两天之前,退居苍城、杨城、白木城的白家突然发起了屠城。不但杀了本族的妖帅,而且连陆家妖将也没有放过,白凤阳似乎进阶了,修为大涨,一道黑气术法直追妖皇。

白陆山危急。

四十多个妖王,不知不觉中也分出了两个队伍,其中有十三人本就是白家的天族或属族。

陆久平站在袁族妖王之中,脚踏着青额雕冷冷的注视着白家的队伍怒道:“白启,你虽是白家的天族,本帅也给了你们帝血,你们的老祖已经臣服于圣主,如果今日反叛,可要想好后果。”

妖族王中没有血誓约束,他们也许不敢对抗圣主,但无疑从骨子里不服陆家。白凤阳似乎是破釜沉舟了,貌似是要重回白陆山,至少要在圣地中夺得一席之地吧。

白启目光闪烁的看着陆久平,一个小小的妖帅,确实无法服人,占据了三个化妖池,刻意打压白家,无非是仗着族中有一个圣主的弟子。

白陆山本就为两族共有,那么天妖王为族人争个进妖池的权利也无可厚非吧,只是不知这是老祖的意思还是两个天妖王自己的主张。

争夺白陆山后果自然很可怕,就是血洗了这些妖王,对于白家来说也不是难事,但是没有用,葬妖谷里陆家的老祖他们动不了,天宫中的圣主迟早会下来。听说妖主已经承认了天宫,还派了大量的妖王去守护。一旦惹怒了狮族出来,白家可能就是灭顶之灾。

这个道理不难看出,那么天妖王的行动就让人费解了,而且他并没有接到家族的命令。

白启思忖再三,抱拳答道:“三城之事,本王并不知情,我等只是守护白陆山,听命于葬妖谷。陆帅还是拿来妖主的妖旨,免得两族伤了和气。”

陆久平目光一寒:“难道陆家统领白陆山这不是妖主的旨意么?”

“这个……白陆山本是两族共有,陆家未免做的太过了吧。”

“哼哼,当年你们白家又如何?!白凤阳若敢攻打白陆山,就是紫貂族的罪人,人人得而诛之。你等好自为之。”

白陆山不是那么好打的,此事必然会惊动葬妖谷,难道天妖王不知道么?白启正在进退两难,忽然回头看向了山口的方向。

众妖王也随之转头。虚空中泛起一层轻雾,一股邪异的气息铺天而来。

白凤阳如鬼魅般出现,却只有一个人。

好狂的姿态,貌似要一人独挑白陆山。一对高傲无神的目光在众妖的脸上扫了一遍。非常失望的自语了一句:“只有这么点儿的修为吗?”

放眼白陆山,只有三个三阶的妖王,有点儿不够看哪。

低头又向下扫了扫,摇了摇头。

陆久平提了下身,冷喝道:“白凤阳,擅闯圣地,你欲如何?!”

“嗯?”

白凤阳一抬头,看到了鹤立鸡群的陆久平。

“找死!”双眼一跳,灰暗的双瞳中突然射出两道红光。

这种光,似实质却是神念。陆久平看到了,攻击也就到了。

“嘭!——啊!”

眉心前白光一闪,本命的骨牌轰碎,一个黑洞贯穿脑海,惨叫一声,死于非命。

一招,一个元神妖帅无法抵抗,众妖王连保护都来不及。

“咝!”白启一退身,牙缝里吸进了一口冷气。堪比皇者的一击,一击毙命,天妖王出手之狠,没留一丝余地。这得多大的决心哪!

转身而拜道:“参见天妖王。”

“啊!?保护圣地。”陆家方向,众妖王大惊失色,白家真是反了,一道目光击杀了白陆山的殿主,莫非真的进了皇者了么?

两个三阶妖王对视了一眼,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以气息判断,白凤阳还不是妖皇,而白陆山必保,即使全部陨落也在所不惜。这是袁皇和陆皇的交代,守护陆家、守护白陆山。

这里本来是万无一失的圣地,连妖主都把狮族撤过了河去,谁还敢来犯白陆山。在这里,众妖王自然是得了近水楼台的好处,今日若走,两个妖皇也铙不了他们。

拼了!

“扑噜噜”众妖化出了本体,各吐长枪、刀、棍,挡住了陆家的小修,要决一死战。

“袁洪、袁泰、包云、马雷。”

三阶妖王点将而出,不用问,面对着顶阶妖王,只有爆体杀敌了。命令一出,老妖王调头还要防止着白启等妖。

“啊!”

谁知这一转头,突然传来一声惨叫。

“嘿嘿,不错,你还勉强入眼。”

正欲抬身的白启冷不防被一只长长的大手盖住,口鼻冒黑烟,一只黑嘴的小貂竟然被白凤阳抓了出来,手臂一缩,元婴消失。一个三阶妖王瞬息间生气全无,本体落下了紫英殿。

“嗯?啊?天妖王?”

白家的众妖大惊而退,满脸的恐惧。

袁王也不由得双目紧收,数息后才反应过来:“自相残杀?吞噬元婴?!”

片刻间,似乎都明白了。三城惨案竟然是白凤阳吞噬了本族的元婴、元神所为。其中不乏有他自己的后辈,对了,那个白凤尘莫非……

妖族吞噬元婴并不算太奇怪,但是为此而屠城就骇人听闻了。

他是疯了!

“爆!杀!”

袁妖王大喝,口中一喷,一把长刀划空击向了白凤阳。

“呜!呜!”

“嘭嘭嘭!”

妖族出手果断,没人迟疑。四妖王闻声而爆,法宝齐飞。而白家十三人还是没有接到天妖王的命令,只得挺身相护,一片惨叫声中,两妖坠落,余者都打出了本体来。

“天妖王!”

血肉崩飞中,白家众妖转头惊呼。

白凤阳也被轰飞了,浑身血肉模糊,一把长刀贯穿前胸。

“爆!”袁妖王一声怒吼,激活了本命法宝。长刀“腾”的一下银光大炽,却被白凤阳挥手攥住了。

一股强大的神念“嗡”的一声涌进了袁王的识海。老妖王仰天喷出一口鲜血——“噗!”立刻掐断了神识。

领教了,凭这一道神识攻击,其修为便远在自己之上。而且那道邪恶的黑气,竟然能引起妖婴的共鸣,让人有一种自爆的冲动。

貂族不是修的幻术么?!

袁王的疑惑只在心中一闪,便立刻再次命令:“不惜一切,守护白陆山!”

四王自爆都没有伤得了白凤阳,这也太意外了。

“嘭!”一声爆响,袁王再次喷了一口血,白凤阳眼盯着袁王,就在体内捏爆了那把长刀,前胸炸了一个透明的窟窿,晃晃身,恢复如初。

不死之体!我去!

难道他真的进了妖皇了?!

连白家的妖王都傻眼了。

葬妖谷收去了所有的妖皇,白凤阳在这个时候进阶,白陆山守不住了。袁王悲惨的一笑,放出一道传音:“神鹏族,带着陆家弟子快撤!”同时招回守护化妖池的几个妖王。截住白凤阳。

然而,白凤阳却只是盯住他,对于飞走的天鹏族根本视而不见。

“桀桀桀桀,白陆山,不过如此。”

忽然,从白凤阳的口中传出一声怪笑,听得众妖王毛骨悚然。这笑声明明远在数里之外,却清晰的震动在众妖的识海里。

“杀!”

袁王拼尽了力气一声大喝,震醒了迷乱的妖王。他明白紫貂族的幻术,只是这笑声却又不止是幻觉,仿佛就发自于自己的元婴之中,就是自己的心念所想。

杀字出口,一道红光也扫了过来,“嗡”的一声,一个黑衣青年迈进了袁王的识海,只一步就飘进了元婴之中。

“死!——嘭!”

袁王一声叱喝,大好的头颅炸开了。那道黑气如同夺舍,以他受伤的神识无能为力了。

这一次白凤阳似乎真的受伤了,晃了下头怒道:“不知好歹的猴子!都给我收!”

五指一张,迎面飞来的三个妖王浑身白黄光芒刚刚闪耀便被一团黑气裹住了。只有最后一个妖王远远的爆开。

取白陆山如探囊取物一般的简单了,白家的十二个妖王在惊恐之中,微微的面有喜色。消灭陆家,夺回白陆山,不管其后果如何,这也是一个族群的骄傲。

白凤阳出手了。袁皇属族的另一位赤牛妖王又被盯上了。同时左手有身前一挥,滚滚的黑风笼罩了紫英殿上空。白家的十二人亦不能幸免。

“嗡嗡!”

在白陆山东北,近万里之处,虚空中忽闪出一阵的红光,远远一队庞大的妖群呼啸着飞来。

“嗯?”朗宇一伸手,握住了天狼刀。

它发现了什么?这可是它第一次示警。不错,朗宇与它心神相通,那种感觉应该就是警报的意思。

难道上界真仙竟然在前方设阵?

“离白陆山还有多远?”

“回圣主,不足万里。”陆红夕看了看前方回道。

“可是感觉到了人族的气息?”

“没有,这三千里之内不会有。”看到朗宇疑惑,传音四个妖王飞了过去。十息之后,突然传来回音。

“老祖,白陆山危险!”

“什么!?白凤阳!”红夕老祖咬牙怒喝,一晃身流光飞影消失在众人的眼前。

“发生了什么事?”朗宇一皱眉。

“白家攻进了白陆山。”另一位妖皇回道。

白家,看来放过你是个错误。

“走!”前方既无危险,朗宇压了压天狼刀,飞了过去。

白陆山上,黑气翻滚。“哞”的一声沉叫,赤牛王已经化出了本体,他也受到了袁王同样的攻击,怒吼一声冲向了白凤阳。

“轰!”

三阶妖王自爆,轰开了大片的黑气,白凤阳也倒退了数十丈,但是那个血色的元婴一出体,便被一只大手抓在了掌中。

“桀桀桀桀!”

白凤阳一阵的阴笑,刚一张嘴却“嗯”的一声愣住了,转头看向了东北方向。

“哼哼,你终于来了。噗!”五指一合,元婴爆散,张嘴一吸吞入口中。

“收!”大袖一甩,黑气复合。

“白凤阳,你的胆子还不小!给我开!”随着喝声,一把羽扇飘过了上空,当头盖下。

“滚!”白凤阳一指黑光,居然击飞了红夕的法宝,黑气中也传来了“嘭嘭”的数声爆响。几个妖王同时自爆。

一道白光杀进了了黑气之中,怒喝道:“退开!”

“参见……噗!”十几个妖王被震上了化妖池。红夕老祖一把抄过羽扇,绿光扫过,逼开了黑气。

“白凤阳,你敢攻打圣地,可是白元成的旨意?!身为紫貂族,竟修了这等邪气,擅杀同族,抗拒妖旨,罪无可赦!”

红夕怒目而叱,挥手祭扇,“呜”的一声呼啸,万羽齐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