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八节 金鼎、仙符


小说:刀破魔天  作者:光头儿

未化形的小白鼠安全的出来了,验证了这个指环确实是灵兽环。但是,朗宇最关心的主要是它能不能收化形的妖兽呢?

不试不知道。

“哼哼!”朗宇一声坏笑:“进!”

对于雷龙他就不客气了,也不必打招呼。

‘进’字出口,小白鼠蹬身要跳,却什么反应也没有,没他的事了。而南巳门下的雷龙正在带着一只鼠族的妖将美女飞行,突然间,浑身一紧,脑海里只响了一个“进”字,美女便丢了。

景色一变,这小子也是个彪货,双眉一紧一道电光射出。

“谁!谁干的!滚出来!”

朗宇的声音他是听出来了,但是这个地方却不认识。心里一怒口不择言。

“嘭!”

“咝!……”这一击真把朗宇吓了够呛。指环在手中跳动了一下,立刻一念放出了雷龙。

“滚出来,死蛇,你要找死吗”

电光一闪,青衣雷蛇翻身落在洞中,一抬头:“靠!主人,原来是你。”

“嗯?你是不是不想当老大了。”

“啊?啊,啊不,主人,我刚才是嘴形没调整好,嘿嘿。”雷龙四处找借口,一眼看到了朗宇手中的指环,色眯眯的道:“主人又得了好东西了,恭喜恭喜。”

“刚才感觉怎么样?”

什么感觉?没感觉呀。雷龙贼溜溜的看看小白鼠,又瞅了眼余成子,不敢说话了,想找点暗示。

“没有感觉就再试一次,如果不老实,你可能就出不来了。”

“啊?!主人,我怕!”

“嗖”

不管怕不怕,一道青光又进去了。

对于会飞行的妖兽,这个空间里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法则没变,只是玄气纯正了些,雷龙小心的放出神识,这一次才明白自己被装在了一个笼子里。

这是多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对于满天飞的雷龙来说,悲惨了,主人这是又进级了,十丈的空间,跟关禁闭一样,雷龙的小肝又颤了,哪有心思找感觉,碰到这样妖孽的主人,绝对没脾气。

“感觉怎么样?”

雷龙在四处找人。

“没事走两步。”

只有声音不见人,雷龙小心翼翼的迈了两步,连第三步都没敢迈。

“呵呵,不错。”

笑声一落,雷龙消失了。一条电光落到了南巳门前,身边的美女“啊”的一声惊叫闪身飞开。

“你,你,你上哪儿了?!”美女尖声道。

雷龙郁闷的摆了摆手:“去去,回洞去吧,不玩儿了。”

“为什么?”

“滚哪!”雷龙大喝一声,鼠妖吓得一哆嗦。狠狠的白了他一眼,不是同类到底靠不住,说变脸就变脸,美女怒哼了一声跳下了天门,再也不跟这种色龙玩儿了。

雷龙老实了,朗宇却满意的露出了微笑。

果然是一个高等的宠兽装备,真的不错,食指一挑直接戴上了。再一翻手掌中现出一个金色的小鼎。

“多谢师傅,这个金鼎师傅必然用得着。”

“嗯?”余成子真的眼放金光,向前伸了伸头。“好鼎!”却立刻又摇了摇头,拒绝道:“可惜这是一个丹鼎,于我无用。”

炼丹鼎与炼器鼎,造型不同,所封阵法也不同,只是朗宇不明白,对于其中的细微差别看不出来,而余成子上眼一看就知道不是自己能用的。

“可是在那个戒指里明明有许多炼器的材料哇。”

“炼器的材料?”余成子又激动了,转而把表情又冷却了下来,得了一个上界真仙的戒指,那奇材还少得了吗,自己也激动不过来。他想把那个戒指要过来看看,可朗宇毕竟不是他的嫡传弟子呀。

“修者逆天修道,所需的东西自然很多,炼器炼丹只是各有所专,自己得到的东西不一定全能自己用,所以在上仙门也有许多交易的场所,以得到的宝物换取自己所需的东西,这很正常,拥有此鼎,也并不意味着戒指的主人就是丹师或炼器师。”

“噢。”朗宇点了点头,收起了小鼎,最后拿出一种余成子必然用得着的东西——符文。这个东西也是要来鉴定的,意外所得之物不象在宝器阁里买的东西,它的下面可没有标签说明。

一沓五张,五种符。

两指一捻送到余成子面前。

“师傅再看一下这些都是什么符?”

余成子两眼一收,仔细在符面上看过了一眼,轻轻的呼了一口气。再看了一眼朗宇,现在似乎终于明白了他把自己诳进天宫的意义了,这个小子看来是真的没有师傅教过,一些简单的常识都不懂。

令人惊奇的就是,这样一个散修他是如何进到元婴的?怎么逃过天启两大仙门的追杀而不死?不但未死,还得到了天宫令,已经达到了威压九仙门的地步。

真是世间第一大奇迹。

恐怕也只有用“运气”二字来解释了。

“呼——”

余成子是诚心的服气了,不说别的,只是这四把仙器和这五张符文,上仙门就已经奈何不得他了,严佑子被迫舍出自己看来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叹了口气道:“天下符文千变万化,不出四种,攻、封、隐、遁。因其材质和封印的能量不同分为宝符、灵符、仙符、神符。下界炼神所用的多是宝符,基本以攻和封为主。而在仙界我们所说的仙符,其实是一种灵符,只有掌门手中才有真正的仙符,仙符同样是改变了法则,没有秘法是祭不出来了,道辰界中也炼不出仙符来。”

“师傅是说,这些是仙符?既然祭不出来于我也没用了。”

“嗨。”余成子一声短叹。好人做到底吧,朗宇真能得到这些符文,也算是他命中注定。那祭符秘法虽然也是不传之术,但是做为首席炼器师,余成子当然有办法弄到。他也想炼出仙符来,为此真的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如今朗宇送出一把仙器倒也值了,而且细想想,这个术法并不在誓言之内。况且这祭符之术可不是得自广佑门。

严佑子也是失误了,大概也因为这一界中不可能出现仙符吧。倒让朗宇捡了个便宜。

“仙符无法炼出,但是元婴之上的修为却可以祭出,老夫碰巧知道一种,便送给你了。”

朗宇低身而拜:“多谢师傅,这些符文弟子还有几张,保命足矣,这些就送给师傅了。”

手一张,五张符飞向了余成子。

身上宝物多了,就是大方,大方得让人害怕

“先别急,此术若能传得出才行。”余成子看了看洞顶。毕竟是有誓言在前,谁也难保这祭符之术让不让传。

朗宇也看向了洞顶,神识一动,天狼刀盖在了余成子的头上。老头儿自然明白了他的意思,不由心中一暖。有此一举,担这一次风险也值了。

一道传音飘进了朗宇识海,术法很简单,但是很霸道,关键一点就是要同时祭出一丝寿元。

由此可以想像,一张仙符应该具有死地逃生的功能吧。这种符文谁也不嫌多,也没有人试验得起。

术法传过,洞顶无声,两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余成子心安理得的收起了五张符文。至此,他可以断定,飞升劫无忧了,所忧的只是往哪儿飞的问题。

三品升到五品,就是真有不尽的资源那也是百年以后的事呢,多想无益。

符文收起,又一道传音在朗宇的识海里想起。

“四种符文,识别也不难,炼制之人必然会把它的属性标在符上,上面这些符号便是标记。三横为攻符,六断为封符,两横两断为遁符,两断中横为隐符,简单的可以记为金攻、土封、风遁、水隐。至于其强度,只要神识入符便可感应得出,相当于同一境界内的终极一击,或抵抗终极一击,当然这也要看对手的情况而定。”

余成子特意的强调了最后一点,看了看朗宇,意思是,象你这种妖孽的敌人不在正常的判断之列。

朗宇一笑,这种临场机变他还是懂的。

谢过了余成子,朗宇带着水梦瑶又走了。

这一次言明去进阶,两次以宝物骗经验和术法,现在大概该满足了吧。

这是余成子的想法。不过也是他愿意受骗。

传了术法,也得到了回报,这还算不算是师徒呢,老家伙也整不明白了。看着洞口久久的发呆。

这个选择说不清是对是错,而且自己也没有别的选择

朗宇只要修炼的经验和见识,不简单哪。

余成子此时细想,也刚刚明白,知识才是保命的根本。光有仙器,不会祭炼,有了符文打不出去有什么用。

同时也让余成子也感觉到了危机,现在他可是天宫的人了,那就是上仙门的对手,没有保命的本钱,天知道真仙下界会不会对自己网开一面呢。

跟着朗宇有一样好处,资源不缺,也有一样坏处,处处为敌,即使一个炼器师,也得时刻做好战斗的准备。

那么,下一步,就是研究仙符,祭炼仙器,《七焰诀》还要继续进阶。

余成子不知不觉间就感觉时间不够用了,谁知道朗宇什么时候进阶度劫,什么时候用自己来取出花妖之灵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