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一节 宋书子的绝笔


小说:刀破魔天  作者:光头儿

“孽障!”于皓子咬牙大吼一声,伸手翻出传讯符,此事要立刻回报天风门,并且还要再来人手,如果真如自己的猜测,那个逆修他是对付不了的。

正要捏开,忽然一回头,身后也同时传来了一声轻笑。

“呵呵,天风门。”

上吉门的谭俞子和尹平子到了。

于皓子双眼一缩冷冷的道:“你们以为是老夫所为?”

谭俞子面生杀气,嘴上却讥讽的一笑:“不敢,……”却只说了两个字,面色立刻一惊,修罗山的骇人一幕出现在了神识中。

两人一个闪身把于皓子夹在了中间,不由同时惊声道:“这……怎么回事!?”

“哼哼……你们说呢?还不是太玄门做的好事!”

“嗯?”上吉门的两个老伙一眼盯在了黑塔大殿前,目光一闪,马上明白了于皓子的意思。

“这怎么可能?如果此人下界,太长老会不知道?”

“那个逆修来过乱魔海,只有这个秘地可以从凡界进入,太玄门一群废物没有留住此人,两位以为此事……还有其他人能做吗?”

说到最后,于皓子不得不压低了声音。因为就在他的面前来了一个人。

一身白衣的宋书子,三品元婴长老,怒目而立。

“接着说下去,你分析的很有道理。”宋书子赞赏的一笑。转而双眼一收,横眉立起:“那个逆修被打回了天宫,莫非你天风门的太长老是瞎子吗!?还是他有分身之术!?”

直接骂太长老,明目张胆的挑衅天风门,但是于皓子却干咧嘴哑口无言,这里是乱魔海,而且他也不是宋书子的对手。

尹平子转头咳了一声:“不知以宋长老所见,此事是何人所为呢?妖族?还是其他的仙门?不会是凡界之人吧?”

“此事当然还要细查,恐怕在场的各位也不无可能吧?也许有人要落井下石,重分乱魔海。”

“呵呵呵呵,有意思。”尹平子一阵冷笑。

为什么要重分乱魔海?

此话一出,几个人不由同时转眼看向了梦道崖,那里虽然对于元婴修者已无大用,但是对于神元和元神的弟子而言却是个不可或缺的进阶之路,它比之丹药还要见效快,而且绝对没有副作用。

那可是一个仙门的根本哪,每年两次乱魔海试练,培养了多少天才。

至于各殿死掉的那些凡人,恐怕根本就是为了掩人耳目。乱魔海要重新洗牌的话,那么谁是凶手,就看此举对谁有利了。

太玄门经朗宇一折腾,连升仙阶都无法启动了,元气大伤,三家完全有可能就此机会把太玄门清出乱魔海。

宋书子也曾是执法殿的首席长老,脑袋当然不是空膛儿的。

几个人中,也只有尹平子够和宋书子有说话的资格,看了看梦道崖道:“若是仙门所为自然不会毁了梦道崖,也只有那里能找到证据了。”

话里之意,如果是朗宇干的,必然会把梦道崖也一起劈了呗。报仇吗,自然不会给上仙门留下这个宝贝。

那就只有看看梦道崖了,如果此地也被毁了,当然就与各个仙门无关了,没有梦道崖还分个屁!

“哼!”宋书子冷哼一声,看了眼于皓子,反身飞向梦道崖。

然而几个长老,为什么就没有人想到是魔物所为呢?

这就怪不得他们了,当年的封魔塔一战,除了朗宇没有任何人出来,关于魔的消息,朗宇和龙敖不说,真的没人知道,也不会想到。

梦道崖的道府中,朗宇正在全神贯注的寻找道境,先是遁着火法则下去转了一圈儿,什么梦也没做着。

大概是这个火法则的道果已经拿到了吧,没有第二次。

然后又把金法则祭出,仍然没有破开那道壁障。

其后的四种法则同样没有结果,连雷法则都打不通,一到五十米之下漆黑一片。

很难哪,没有入梦,便连茶水都没的喝了。

最后一步,祭出天狼刀,以此刀破界的能力,结果会如何?

盘坐的朗宇单手一拍,天狼刀“嗡”的一声出手了,一道紫光闪现在梦道崖的黑洞中间。

“魔——刀!?”

“嗯?”紫光一出,突然在头顶响起三四个声音,仿佛回声一般,又象异口同声。

“不好!”朗宇一挺身站了起来,伸手一招,又抓回了天狼刀。

“古家的人?”

“果然是你?”

“哼哼。”

朗宇左右转头,看了一圈。双眼微缩了一下,迷糊了。

梦道崖上四个长老,分为三个仙门。

难道自己想错了?这又是上仙门的一个阴谋?到乱魔海里来shārén,倒真是个好地方,再大的本事你也使不出来呀。

既然对方有所准备,朗宇没有立刻出手,而是盯住了眼前的那个熟人。

宋书子也在冷冷的看着他,一直没有说话。这还怎么说,在另两门面前无话可说了。

“恢复本来的面目吧,这把刀出卖了你,今天你走不了了。”

“呵呵。”

朗宇看了看天狼刀,推了下鼻子。

“上仙门果然厉害。不过,既然知道是本尊,你们拦得住么?”

天宫前的几个老东西是怎么发现自己行踪的已经不重要了,他们很聪明,只派了几个长老来,否则就是那些老货亲自到此,朗宇也能把他们给鸟了。

朗宇面部抽(动)了几下,恢复了原貌,仰着脸盯着宋书子;宋书子平静的低头看着朗宇,四目相对,杀气如刀。

这可不是一般的仇哇。在没羽岭,宋书子算是实实在在的杀了狼宇一次,而且亡命天启时,又几次险些陨落在他手。

今天不可能再放过了,第一个开刀的就是他。

而宋书子更是悲摧,儿子死了,还赔得倾家荡产,然而这个逆修却还活着。执法殿的长老干不成了,现在连闭关都闭不了,太玄门的升仙阶被毁也加在了自己的头上,还惊动了飞升的老祖

如此的后果可以想像了,在那等存在的手下,只要稍加责罚,自己一个三品长老就是个臭虫一般,随时可以抿死。仙界之大,已经没有他的容身之地了。

两个人之间的过节,想必几个长老都有耳闻吧,一时间没有人再说话。

如今貌似找到了凶手,可是却没有人高兴得起来,对于朗宇的话更没人反驳。

看见他真的不一定是好事儿,那把魔刀在此人没进元婴之前就斩杀过三品长老,如今在这乱魔海的法则下,恐怕连跑都跑不了。

人的名,树的影,另外的三个长老,先是惊,后是喜,最后变得满脸发苦,于皓子不由自主的舔了舔嘴唇。

这是一件大功,但是得玩儿命啊。以这几个临时拼凑的长老,连法阵都摆不出来,有什么资格拿人?宋书子大话是吹出去了,可是有那个本事吗?

除非……

“啊?”三个人似乎想到了一个唯一的shārén办法,不由得立刻寒毛倒立如针,偷眼看了下头顶。

看着看着,宋书子的杀气消失了,两眼变成了看一个死人般的神色,仿佛还有一种轻松和得意。

反常啊!反常啊!反常必有妖。

一种相当相当糟糕的预感瞬间袭上了朗宇的心头。不该自信的人出现无比自信的表情,才是最吓人的。

朗宇不能等了,和宋书子对眼,他看不起。

突然间,目光一缩,神识一引天狼刀。

“杀!”

紫光起,刀去人飞。

这地方飞刀shārén很危险,朗宇已经踩好了七星步,出刀必杀,而且要一步杀四人,乱魔海的消息不能传回去。

其速度可想而知了。

这个设想不是一句空话,以元婴阶无敌的修为,在双方同时被压制在尊者的情况下,七星步简直就是死神的脚步,而且以突袭的方式乍然发难,恐怕也只有最后一人能退几步吧。

刀指的宋书子,眼看着尹平子,神识扫着谭俞子。一抹紫虹惊天而起。

“啊!”耳中只听一声短促的惊呼……

然而就在刀抹脖子的瞬息之间,“轰”一声,宋书子突然修为爆发。

“啊!我错!”这一声是朗宇的。几乎是一声惨叫,连人带刀翻回了梦道崖中。

“哈哈哈哈……!”宋书子一声悲慼的长笑一步压了下来。

同归于尽!?

老家伙要玩儿一场轰轰烈烈的死,非是如此,他拦不住朗宇。这也是被朗宇逼的,一个三品长老要爆了。

宋书子这是下定了决心要带朗宇走哇。不但释放了元婴的修为,而且还激发了金丹,就是你把他一刀两断,也休想出去,一个元婴的自爆足以把同阶修者轰回梦道崖了。

朗宇不能被他轰中,一但重伤,在天变之下更无逃生的可能。

预感成真了,谁能想到一个三品长老说爆就爆!

更没人想到,天变说来就来。天空那只巨眼仿佛猛的张开,庞大的七彩光辉罩住了梦道崖,连修罗山都包在了其中。

法则混乱了,想跑都跑不了,天狼刀都已经推在了脖子上,朗宇傻了。

他就是怕老东西引起天变,然而即使做了充分的准备还是没有来得及,元婴引起的天变太快了,也太大了。这与当年的血岭、剪子口完全是两码事儿。

逃是逃不出去了,法则都消失了。朗宇不得不立刻撤刀回身,一头扎进了五十丈的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