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三节 阵里套阵的绝杀


小说:刀破魔天  作者:光头儿

“我,我相信你。”

“好,我也相信你,发生了什么事都不要抵抗。你不会死的。”

“嗯。”水梦瑶咬着嘴唇点了点头。

为什么就相信了这个陌生人呢?那就是一种感觉,没有根据。在没有司徒云的干扰下,两个人可谓是心有灵犀了。

“哈哈哈哈!”袁皇仰天看去,一声大笑:“凭这一个阵法想留本皇么?”

敖九宵手中一震握住了探海尺,也抬头去感应那个大阵。在两个妖皇的眼中,那片七彩的天空中,竟是一张密不透风的网,结出一条条的道纹。

此阵以仙山为阵基,想打开,至少你也要有裂山之力。

这个大阵的主要作用是防外的,如果在外面看来,情景就不同了。九座仙山已经不见了,你根本找不到阵基在何处,远远的看去,太玄门的位置就是一个扁圆型的七彩鸡蛋浮在空中。

牵一发而动全身,你攻击在任何一处都是九山之力在抵抗,而且这是一个复合型的大阵,兼守带攻,一旦开启,数千里的空间都是它的领域,法则被改变,八方玄气如一团涡云般聚来就成了现在的景象。

至于有多大的防御力,多大的攻击力,能守护仙门多长时间?仙志上只有记载没有实践。

传说中,在此界的终极力量下,至少能守到最远的一个仙门赶来,计算一下应该在一天半左右的时间。

很逆天了。如果到那时合九门之力还抵不住,那么上仙门就是遇到了灭顶之灾,无力回天了。

能有那么一天么?万年来没有遇到过,甚至连天启的机会都没有。

就是今天,大阵也没有完全启动,否则为了灭杀一个一阶元婴就要消耗太玄门的万年底蕴,也太给朗宇面子了。即使要对付两个妖皇,有三分之一也足够了,况且他们还另有后手。

即使如此,也是够吓人的了。

大阵一起,敖九宵两人立刻就觉得浑身发木,身边的两个太子都矮了一截。神识在天上转了一圈,两个妖皇互望了一眼,点了下头。

貌似以他二人之力,要走不是不可能。

朗宇也没有紧张,对于天狼刀来说,刀内的那片星空如果发动,头顶的大阵充其量就是比纸更坚固一点儿的兽皮。对于修者而言,这种感应的准确性在八成以上。

但为了慎重还要按计划行事,太玄门也不能白来一次。而且,在他设想中最次也是有一个掌门还没有现身,这里面恐怕还有阴谋,即使目前的情况看,几个人也不会轻松退走,那几个太上长老和两个掌门必然要出手,而且他们的手里还有仙器。

看着两个妖皇,三双眼睛一对,朗宇暗暗点了下头。

他想干什么?故伎重演,雷轰太玄门。

尽管你有千条妙计,在雷劫之下那也只是一张画,不得不眼看着自己逃出升天。这就是他要带敖景盛进来的原因。

出奇制胜,这也是朗宇惯用的伎俩,那向一子以双修大典稳住了自己,无非是让朗宇浪费了一次雷劫,倒是打的好主意。

朗宇冷冷的一笑,那你们就再尝尝雷劫的滋味吧!

“七殿下,小心了。走!”

度劫,杀劫,最后轰开大阵,遁出太玄门。

话一出口,朗宇便同时开启了授灵术,把修为还给了敖景胜。身形一动,刀劈禁制,提身到了老龙的头顶,自己的雷劫是没了,但是他还有另一招更狠的,直接截杀二阶天雷,只要轰出大阵,便是天高任鸟飞了。

“嗡!——轰”

敖景盛的脑海里瞬间冲破了壁障,轰的一声进入了二阶。

在此时度劫,还是元婴劫,大概除了朗宇没有不怕的。老龙几乎就是一声惨叫,吓懵了。

“啊!……啊!父王!”

“挺住!”敖九宵只是冷冷的一喝。朗宇要借他的儿子逃走,这可是打过招呼了,为了圣主,老妖皇已经做好了牺牲一个太子的准备。

完了,拼吧,敖景盛一听就明白了,自己这二百多斤要扔。这是雷劫呀,还不只是扔这二百多斤,连元婴都跑不了。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吧,敖景盛只能最后留下个遗愿,抬头看着朗宇声泪俱下的道:“圣主大人,属下死不足惜,希望圣主出去后要善待小妹,莫要忘了东海,一定要给我报仇。哎,算了,大丈夫顶天立地……”说着说着,又觉得没用,不由仰头一声长啸:“嗷……呜!”

“嗯?”

“啊?”

“什么?”

敖景盛本不善言辞,这一次却是说的太多了,朗宇刚想笑,却突然和敖九宵一齐看向了天空,不由大吃一惊。

雷劫没有下来。

不好!

“嘿嘿嘿嘿……”曾玄子一阵冷笑:“你果然还用这一招。那就别走了。杀!”

朗宇的这一招也是用老了,上仙门屡次失手于雷劫,就是再没记性也知道防备了。护门大阵无法拦住雷劫,却可以屏蔽一次天劫的感应。

俗语说,一着棋错,满盘皆输,既然是计划,那就是严密到环环相扣,一道环节出了问题,必然也是致命的。

朗宇也不是圣人,不管是救人心切,还是被一路的好运冲昏了头,即使明知道此行九死一生,还是漏算了这一点。

几个人一愣神的时间,空中已经大变。

七点白光,如开花一般在头顶绽放,七位掌门出现了。一挤出空间,手中的灵器便祭了起来。

“七杀诛仙阵。”

朗宇目光一凝,眼前的情景有些熟悉呀。

他说对了。正是三个绝杀大阵之一的七杀诛仙阵,只是此时是由仙器和三品元婴布出,才真正露出了本来的面目——绝杀的气息。

七件奇形的仙器,七只怪异的古兽,一个盘旋封住了掌门大殿前。

怪不得几个老家伙坐得那么远。

袁皇第一个反应过来,黑棍挂着一道乌光轰了出去:“来的好!”

敖九宵闪身站在了两个太子的身后,喝了声“自己小心!”挥手攻出了探海尺。

“嘭嘭!”两声巨响,那个筒形的大阵被打得象个孕妇,一下向外鼓起三丈多,却没有打开。

阵内“嗡嗡”轰鸣。孔吉子手中的三星盘亮了,既而,风虚子的风雷刀,严佑子的赤焰钵,况始子的玄武盾,姜虚子的七叶真莲,封幽子的招魂旗,吴元子的震天锤,次第激活。

七杀诛仙阵,在七把仙器加持下,坚如磐石,恐怕两个妖皇也不好打出去了,除非动用全力。

现在,朗宇知道什么叫害怕了,上仙门可不是纸老虎,只动了七把仙器,几个人就上天无路了。

天狼啸月,能不能开得了此阵尚且不说,在这个狭小的空间内,他敢出手吗?这种强攻的破阵之法,有一个最可怕的弱点,那就是大阵轰开时的能量,相当于什么样的爆炸力不好估计,但是除了金鹏翅和两个妖皇的修为,其余的三人必然粉身碎骨。

早知他们会有这一招,当初带一个殿下进来就好了,这是朗宇的又一步失算。

虽然身在绝杀阵中,但是朗宇还不是死路,他还有最后一招。只是要保水梦瑶,可能有一个太子殿下就得留下了。

两个妖皇一击试出了大阵的威力,回身看朗宇,大阵的攻击将至,是时候了。

朗宇一点头:“我会尽力保证七殿下的安全。”低头看着水梦瑶又道:“不用怕,它是带你走,不会真吃了你。”

“啊?”水梦瑶还是大吃一惊。

朗宇的后手是什么?就是妖吃人,大概也只有他能想到这个办法。以两个妖皇吞下两人,现在朗宇也必须得以金鹏翅再护住一人了,那么他的危险反而是最大的。

两个太子的修为太高了,一个妖皇的腹中容不下两个。而朗宇的金鹏翅毕竟不能完全的护住一个人,所以水梦瑶就要进入敖九宵的体内。

而两个妖皇最担心的还是圣主的安全。

敖九宵看看两个太子,摇了摇头道:“圣主还是进入袁皇的体内更安全,至于他们两个,料他上仙门也不敢杀!”

三个人只是传音,不过一两息的时间,正在推让,阵内又起惊变。

脚下的石台突然间亮过一片符文,四人太长老也出手了,但并不是杀人,而是放人。符文之光冲天而起,两个妖皇、两个太子同时被摄入了其中,只剩下了朗宇和水梦瑶。这一突变,就连两个皇者都猝不及防、闪躲不及。

只是眨眼之间,就在朗宇的眼前,白光中的四个身影,迅速的淡化。

“啊!?传送阵!”

这下不用担心了,上仙门确实不敢杀了这几个妖族。恐怕还不是敢不敢的事,而是没有必要。

杀了四人连惹东海和神罚,凡界就该覆灭了。他们的目标只是朗宇,只要天宫令。掌握了天宫,不仅仙界安全了,而且整个妖族也就落在了上仙门的控制之下。

好算计呀,朗宇只是在一刹那之间,就明白了上仙门阵里套阵的绝杀,这就是给自己一个人准备的。

如果是这么大的野心,确实也不枉了九仙门联袂出手,下了这次血本儿。

先是重创了自己的神识,再破自己的雷劫,最后传走两个妖皇断了自己的膀臂。至于仙体水梦瑶,恐怕在这大阵中,他们也必然有办法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