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二节 图穷匕首现


小说:刀破魔天  作者:光头儿

司徒云一口血喷出,清醒了。哪里有什么桃林?哪里是梦中的白马王子许书豪?眼前只有一个丑陋的双角妖怪,色迷迷的盯着自己的身前。

低头一看,自己竟然是罗衫半露,衣宽带解,对面的妖怪也被撕开了软甲。

不由“啊”的一声惊叫,一把捂住。同样是玩幻术禁制的,老妖婆立刻明白怎么回事儿,这个跟头一下栽进了万丈深渊。

她想起了这是什么地方,自己正在做什么了?

“小孽种!”

大骂了朗宇一声,抡起巴掌。“啪——!”的一巴掌烀在了敖景盛的脸上,直打得老龙连转了三个磨磨儿,脑袋都朝后了。若不是接近二阶妖王的修为,那满嘴的龙牙就得到地上去找了。

倒霉又悲摧,还什么便宜也没占着,事实上,如果不是被她的术法控制着,以龙族的审美观点,对眼前的这个人族女人他连看都不会看一眼,却成了老妖婆的出气筒。

那个正主儿朗宇太远,司徒云够不着哇。

“啊!——”

谁知那个司徒云打了敖景盛一巴掌,自己却疯了。一声歇斯底里的惨叫,白袍鼓起,黑发乱舞,三百年的清名就这样毁了,这还能解释得清吗?!

“嗖嗖”

两道人影同时飞起,敖景盛吓跑了,司徒云也没脸在这儿呆了,一条白光冲出了太玄峰。

闭关,闭死关,不死不出来了!

徒弟也不要了。

“呵呵。”敖景盛的识海中一声轻笑,那个红色的小人儿,胸脯都笑哆嗦了。

可是敖景盛一落地,那脸色却象刚吃了一百个苦瓜一样的苦。

“圣主,你这是毁我呀。”

“呵呵,干的不错。”

“啊,我什么也没干哪,我晕了。”老龙赶紧解释。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山顶的两个妖皇似乎也弄明白了,望着飞去的身影放声大笑。

黑色的禁制中,朗宇也笑得开怀,这口恶气,终于吐出去了。

“哈哈哈哈……嗯?”忽然,朗宇的笑声嘎然而止,一双明亮的眸子正在傻傻的看着他,离着不过两尺。

水梦瑶清醒了,却一动不动的象猫一样的盯着朗宇,朗宇的那双大手可还在她的头顶上呢。

朗宇的心情特别的好,一低头,微笑道:“呵呵,小丫头,你知不知道这样看人会吓死人的。”

谁知这一问,倒是问得水梦瑶银牙一咬,一幅以死相拼的样子。

“你想干什么?”

“呵呵”,朗宇一松手,水梦瑶闪身退开。

她迷茫了,甚至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儿,识海中的记忆太少了,司徒云的神念一撤,反而也无所适从了,手中持剑小心的看着朗宇。

朗宇没有动,保持着那个微笑的表情,也在静静的看着水梦瑶,他想知道那个没有清除的神秘人物会有什么反应。

可是水梦瑶的一退,曾仲玄却找到了理由。

“既然本门的仙体不同意,可是怪不得老夫了。”

随着话音,两个妖皇的眼前一亮,禁制中的情形清楚的显示了出来。

看看吧,本门的仙体拒绝了。双修之事需要两人配合,你要强制绝对不行。

这说明什么?

这一趟,你们是白来了,升仙阶的罪也白受了。

“呵呵”

禁制中的朗宇转过头来,轻轻的推了下鼻子:“你们也太着急了吧。”

回身看向水梦瑶道:“我不会伤害你,不用害怕,你的记忆被人抹除了,你并不是上仙门的人,我是受你的母亲所托来找你,看了这些经历之后你再做决定。”

朗宇一抬手,玄气化形,一幕画面出现在了两人之间。

那是一道山涧,半山瀑布。一个赤身少年冲出水面,头顶上了一个人飘落了下来。

这个画面有点扎眼,但他是以记忆所绘,掺不得假,为了唤醒水梦遥,朗宇也顾不得了。

落在怀中,那青年变成了一个少女。

然后是崖顶上一片的尸体,再然后丛林里水梦瑶要求洗澡遇到了色狼。

绝命崖吓唬水梦瑶。

服用仙草觉醒血脉。

鬼木森林大战,遇到小妖女兄妹,然后从望龙湖逃到大俞。

进城,色狼兄妹惹祸,再到湖边,被司徒云劫杀,为了救自己,弱女子舍命进仙门。

朗宇没有说话,这些景象就是真实的以往,那画中的女子自然不会有人不认得。

“咝……”

这就相当于把自己的记忆翻了出来,绝对是实情,看得两个妖皇都深吸了一口气,终于明白朗宇为什么要来救这个丫头了,敖九宵也清楚了小妖女舍珠救人的原因,原来这都是她们惹的祸,还好,歪打正着,还拉上了一个圣主。

水梦瑶的目光依然呆滞,可是双眼的泪珠却亮晶晶的流了下来。

“梦瑶无以为报,今生陪你一死。”

“若有来世,梦瑶愿结草衔环。”

“那种熟悉的感觉,熟悉的感觉……”

水梦瑶一句句的呢喃,仿佛在努力的回忆。

那种熟悉的感觉,现在的就是这种感觉,这个陌生人,怎么会如此的熟悉呢?

朗宇伸手一抓,幻象消失,再一弹指,又一幅图象出现,是一个人,一个男人。

“你原本是天启的一个公主,因为宫廷事变,你的父亲为了保护你们自封在颐宁园。你是被苦总管保护出宫,逃往大渊国时遭到了袭杀。”

手指一动,换了个女子的相貌:“这就是你的母亲武素素。”

那个女子,尤其是下颌和眼睛,真的酷似水梦瑶。

“够了!你究竟想要干什么!?”突然,曾仲玄一声大喝,吓得水梦瑶一激灵。

“既然我赢了比试,当然是要带她走。”朗宇转头冷冷的看过来。

“哼哼,哈哈哈哈……”曾仲玄大笑,“你当我太玄门是什么地方,竟然想把仙体带走,笑话!”

朗宇双眼一缩:“这很可笑么?她是我赢的,你想悔誓?”

“老夫一言九鼎,岂有悔誓一说,今日的双修大典,只为双修,至于仙体,本长老何时说过要送人。”

“你!”

朗宇一长身,却恨恨的深吸了一口气,又长长的吐出。上当了,千年打雁,一朝失手,他真的没想到一群太长老竟然跟他玩儿了一个文字游戏。

双修和带走成了两回事儿?

图穷匕首现,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怪不得他们坐的那么稳当,原来底牌在这儿。

要带走,就出手。为的就是堵住两个妖皇的口。

上仙门打的好主意。神罚和两海可不是眼前这两个人说了算的,想发动兽潮,你们妖族也得有个理由吧。折腾了半天,应该就是这个意思了。

“哼哼哼。”朗宇点点头,一笑。

“既然你们早已经挖好坑,那就放……招……吧”

“嗖!”招字出口,人影一闪抓住了水梦瑶。“人,我必须带走!”

起火了。

两个妖皇浑身一紧,玄气提到了手上。敖九宵扭头大喝:“上来!”

山下的两个太子飞身登上了升仙阶,站在了敖九宵的身旁。

“哈哈哈……两位何必紧张。”曾仲玄轻松的一笑。盘坐的四个太长老也起身做好了准备。

“少装人,把你们的大阵打开吧,老袁今天就来领教一下。”袁皇可不怕掉价,伸手抽出了大棍。这可是一件皇者的本命法宝了,不是大黑猿那个棍子可比的。

曾仲玄摇了摇头,转眼看向朗宇。

“你要带走她,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要答应老夫一个条件。”

条件?是灵根,还是仙草?

不用问,老鬼的那个条件不是那么好答应的。

朗宇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

曾仲玄缓缓地开口:“把天宫令交给我,成为仙门的弟子。”

“你做梦!”袁皇一侧头,首先发话了。

朗宇摇了摇头:“不可能。”

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不说交不交天宫令,现在的朗宇绝不会再回仙门。

有这一个条件足矣了,曾仲玄都没说要天狼刀和金鹏翅。大家心里都清楚的很,这个条也就是走一个过场。上仙门所需要的只是一个动手的理由。

如果朗宇早说要带人走,这个条件也早就出现了。

不需要再问,也不需要解释。

“哼哼,”曾仲玄面色一沉,两声冷笑。“那么。你还带不走仙体。”

“以为一个禁制就能封住我?”朗宇的双眼一缩,一抖手,握住了天狼刀。

曾仲玄盯着朗宇,终于狠狠的吐出的几个字:

“给我留下仙体!”

这一战是避免不了的,谁的目标也没想过能轻松的达到。

上仙门誓杀朗宇,早已布下了罗网,开启了大阵,合九门而至,岂会白折腾。

朗宇必救水梦瑶,即知来的是虎穴,又怎能没有准备。

鱼死还是网破在此一击。真正的杀招不会太久,动上手,成败也就在数秒之间。

曾仲玄一声令下,天空中嗡的一声彩光四合,九仙山燿燿生辉,青天白日都不见了。这得是多么大的一个阵法。

别看两个妖皇活了千余岁,上仙门的护山大阵这也是第一次见到。

得是什么样的威胁才能值得开启此阵呢?

灭门之灾。

朗宇可以自豪了。

但是此时的他却根本不会有这个觉悟。满脑子里都是怎么救人,首先就是该不该把水梦瑶打晕,万一她要反抗,事情会很糟糕。可是,低头一看,水梦瑶正在大眼睛瞅着他,一点都没有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