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一节 无法自拔的幻境


小说:刀破魔天  作者:光头儿

为了一株仙草,惹上了森林之王,无路可逃了,一切的梦想都碎了。

女子咬牙一剑刺向了自己的丹田……

“孽障!”

就是香魂欲飞极乐的瞬间,头顶上一声沉喝,一道银光飞落,直刺虎头。

“叮叮……”

那虎妖人立而起,钢爪连挥,“吼”的一声怒吼,留下几滴鲜血,转身跳走。吼吼的愤怒声不绝于路。

剑,还坚定的握在手,一个灰白长袍的年青尊者飘过了头顶。

是许家的长老,最年青的尊者。

“你是司徒家的人?这里不是你能来的,那妖孽我也很难杀掉。宝物虽好,还要珍惜生命。你的族人离此不远,本尊就不送了。”

那年青尊者说罢,丢下来一件灰袍,转身追向了虎妖的方向。

人都消失了,司徒云才回过神来,低身一拜:“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不错,那个女子就是年青的司徒云,二阶战士修为。

接下来那个年青的尊者便不断的闪现,狩猎的森林,三族的大比,激斗湖妖,甚至在仙宝阁,在酒楼……

只是那都是令她只能远观的仰望的存在。

一个青年的翘楚,悄然的走进了司徒云的心中。那件灰袍也被她一直珍藏着。

这些情节不知过了多少年,直到一次雷劫,司徒云进阶了尊者,才有机会和那个人说一句话:“感谢前辈多年前的救命之恩。”

“呵呵”那青年尊者微笑着摇了摇头:“前辈就称不得了,那也是你的机缘,既然你已经进了尊者,以后就是同辈相称了。”

那青年叫许书豪,墨城许家的天娇。喜欢游历,虽然只是一个一阶的尊者,却在天启的东部三四个公国中都有朋友。

之后又是多次两人邂逅的情景,那一年为了对抗程家称霸,三族结亲,许家送来的拜贴就是许书豪。为了争这个道侣,司徒云不惜狠手重伤两个族人,然而就是在那一次族比中,她却以同阶无敌的战力被师傅破例带进了太玄门。

仙门深似海,从此仙凡两隔,苦修数载后,进到了二阶仙卫,司徒云才有了下到凡界的机会。

遍寻许书豪,最终却被婉拒,只为了一个男人的尊严。

一纸约定,一件灰袍成了司徒云的执念,苦苦追求了十几年终于打动了许书豪,给了她一个期盼:等我飞升入仙界,一定娶你做道侣。

那一年他们尝了(禁)果,司徒云被罚闭关十年。这十年是煎熬的十年,也是她最美好的十年,因为心中有一个希望。

十年对于一个修者来说不过挥手之间。然而当她出关的时候却传来了噩耗,许书豪因为急于求成,陨落在天劫之下。

那一刻,司徒云疯了,变了。

她恨仙门,恨师傅,恨许家,甚至恨自己的家族,连自己也恨。

那个人怎么会死,他不可能死呀!

天道何以如此不公!她无法相信许书豪真的消散在了天地之间。

那个十年前的身影,从此成了她一生中的秘密和隐藏最深的守护。

司徒云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这个尘封了二百多年的记忆被朗宇给挖出来了。

许书豪微笑着向她走来,那道目光是那么的熟悉。

“书豪?”

司徒云在激动,在委屈,满眼泪光的看着朗宇,颤抖着叫出了两个字。

“啊?!”叫得朗宇一翻白眼儿,差点没恶心吐了,他也是做梦都想不到如此阴狠的司徒云会猛然间弄出这幅表情来,发出这种声音,整个一个怨妇唤春哪。

幻境!这是中了自己的幻术了。

她竟然把自己看成了另外一个人,那可是一个三品长老哇,这幻心术也太你妈逆天了。

那你就好好的叫吧。

但是别找我,我是受不了,我还得炼化你的禁制呢。

可惜幻心术不是攻击的术法,身在禁制中的朗宇也不能下去把司徒云拍死。

然而,如此一来,朗宇的机会就有了,老妖婆迷在幻术中,只要不刺激她,她就无法来控制眼前的禁制了,朗宇便可以悄无声息的炼化,这是一种最安全的方法。

但是让谁来接替自己呢?

对不起了,这个艳福只能你享受了。朗宇能找到的人只有自己的血誓宠兽可当此任,那就非敖景盛莫属,老龙王他可不敢动。

时间紧急,没有功夫通知了,心念一动,把眼前的景象送给了七殿下。

“呃!”那敖景盛,正在紧盯着司徒瑶,突然间一愣,老妖婆站起来了,还色迷迷的看着自己。

“什么?你!你不要乱来呀!”

“书豪,你让我等的好苦哇。”痴情的司徒云已经泪眼婆娑。

敖景盛吓得抽身便走,可是,身在噩梦中,那是躲不开的。

“不要过来,老妖婆!”

敖景盛一声大叫,脱口而出。

“啊?”他这一嗓子,连掌门大殿上都听得清清楚楚的。只是什么意思,就没有知道了。

吓疯了?这个东海的太子还真是奇葩。而且还是满脸恐怖的样子。

“呵呵呵呵——”长老殿前的一些老家伙忍不住笑了。这是长时间处于惊恐之中,情绪失控的表现哪。

敖景盛和司徒云刚才的眼前所见只是在识海中的景象,别人是看不到的,所以这一声大叫就来的太突然了。

然而,就是这一声却坏事儿了,那恐怖的动静,在司徒云的神识和双耳中同时听到,老妖婆的身体有动作了,转头看向了敖景盛。

从眼睛里传来的面孔太清晰了,不过看在司徒云的眼中,那个长角的龙族却是许书豪的相貌。

司徒云真的起身了,目光呆呆的盯着敖景盛缓缓的走了过去。

“书豪,真的是你?真的是你!”她也说话了。那声音听得人冷嗖嗖的直起鸡皮疙瘩。

清湖泛舟,桃林漫步。一幕幕的景象出现在眼前,那个梦中人温情的看着她,满面含笑。

此时的长老殿前,在司徒云的神识中已经变成了一片桃林,那是她最温馨的时刻,即使身边一片的惊讶唏嘘声,也根本打扰不了她。因为她自己不愿意醒。

而敖景盛就悲惨了,陷入了两个人的幻境中,一个小小的一阶元婴,浑身发抖却拔不出来。

只能站在原地“啊,啊,”的怪叫。

发生了什么事儿,老妖婆要干什么?!敖景宣不明所以,拦在敖景盛的身前大呼。

“老七,你怎么了!?”

司徒云还在走,忽然许书豪在眼前消失了,似乎隐入了花丛中。

“书豪!不要走。”

司徒云大急,既而又笑了:“呵呵,你是藏不住的,看我不吃了你。”伸手一撩桃枝,大袖一挥抱住了许书豪。

“啊!”

一个三阶长老猝然出手,敖景宣毫无防备,被一袖打飞了。刚要回手,却看到了不该看的一幕。

这貌似是七弟的老相好哇,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

二阶老龙懵圈了。

这是什么情况?这可不是要打仗的意思吧?一向对男人不屑一顾的司徒长老原来是早有了……?

我的天哪!

一众长老眼珠子掉了一地,片刻后立刻明白了,这是人、妖之恋哪,即使在凡界也是大过,怪不得几百年没有传出一丝风声。今日一见,老婆子是饥渴难耐了。

咳咳!

一片的干咳声,低头的低头,转身的转身。可是那神识在看哪儿就无人可知了。

今天是个好日子呀,一上一下,一明一暗,师徒同时双修,这个大典有的看了。

司徒云迷失了,迷失在了自己的梦境中。妖族的本命神通,她真没想到会出现在朗宇身上,在那丝皇者神识的指引下,让她一次陷入了自己心底的最深处。

重温旧爱,再续前缘。仿佛又回到了那粉红的世界,情意无边。

梦就是这么奇怪的东西,当你进入其中的时候就把后来的记忆封闭了,看到已故的亲人绝不会想到他已经不再了。就象穿越了时空回到了从前。

那是司徒云唯一一次做女人的情景,重温百遍也不会厌倦。

故事开始了……

朗宇此时已经无暇他顾,凝视着木然的虚影,祭出了魂火,一道波浪形的紫焰包住了水梦瑶元神。那层薄薄的冰罩在缓缓的融化。

元神更清晰了,更象一尊圣洁的女神,头部的那个小儿……?

朗宇看清了面貌,不由一皱眉。

“咝——”

她是谁?

即不是水梦瑶,也不是司徒长老。莫非还另有人在?

不管你是谁,就是血誓本尊也一起收了!

一个仙体,惦心的人还真不少。

司徒云的那个禁制,因为没有人支持,数息的时间便消失一空,朗宇再次祭出一道皇者神念。

紫貂元神又被激发了出来。

“司徒长老!成何体统!”

突然一声闷喝传来,朗宇一惊,立刻缩回了神念,扫视四周。

不是女子的声音,却是那个太玄门的太上长老。

发生了什么事?

朗宇立刻去找自己的那两道神念,与司徒长老的联系已经消失了,只找到了敖景盛。

“噗”

朗宇神识刚的定住,一口血就迎面喷了敖景盛一脸。

眼前是一张苍白而熟悉的面庞。

司徒云?她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