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七节 步步惊心


小说:刀破魔天  作者:光头儿

识海,是一种特别的存在,它象丹田一样,虽然在脑袋里,却不是那些物质之物。识海爆开,不是说脑袋就炸了,而是对天地法则的感悟消失了,从此成了凡人一个,在那种冲击下,绝大多数修者也就只能剩下本能的神经性感觉,白痴的象一张白纸,修为越高毁的越惨。

司徒云笑了,她宁可舍了那缕神识,也要见证这痛快淋漓的一刻,不是眼前这个逆修,她怎么会丢了仙体的爱徒。

不是说她们的感情有多么深,做为仙体的师尊那日后的好处你都想象不到,这等于毁了自己的后半生啊,司徒云如何的恨意可想而知了。

“还不走?你还真是执着!”

朗宇暗暗的骂了一句。

再往上登,他就得提高元婴的强度了,真正暴露出这个五行元婴的实力,可能就会前功尽弃。

他的真正对手不是两个仙体,而正是这个小心翼翼的司徒云,朗宇就是装给她看的。

识海里混沌了十多息的时间,那双眼睛还在,这有点儿欺人太甚了。

继续装!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

不敢释放紫貂的力量,妖皇的那丝神念更不敢动,接下来可能要凄惨了,但是有这两者在元婴里他却死不了。

四十层,浓浓的灰气已经有了杀伤力,以搜魂秘法的强度炼化不了了,识海里已经出现了呼啸之声。

血色的元婴象沧海中的孤舟一般已经有了一种漂浮感。它在识海中就是一颗定海针的作用,元婴一动,表现在本体上就是一阵阵的眩晕。

朗宇晃晃荡荡的上了两步,只好停下休息,一翻手又拿出一颗灵根。

“哼哼。”

“呵呵。”

前后的两个仙体,微微的嘲笑,上下的掌门和长老也摇了摇头,可笑哇,登仙阶吃灵根,这是谁告诉你的?以为那是万能的宝贝了吧。

厉青云提步跟了上去,他不能跟那个华疯子比,但是,看眼前的情况,虐虐这个对手还是轻松的。

“呜……”一阵旋风卷过了识海,朗宇一低头,憋住了嘴,但是鲜血却像虫子一样从两个鼻孔里爬了出来。

这次是真的。

识海中的元婴转了半个圈,缓缓在风浪中定住了。

这个小小的动作,竟然没有人注意。朗宇悄悄的吐了一口气。

不要小看这个简单的定乾坤,要知道上到这里,那种威压可是不间断的在冲进来,一旦超过了神识的强度,那是没有停下来的可能的,因为朗宇的搜魂术已经开到了极限。除非你退下去。

太玄门的一众大修确实没有分析到这一点,而且,各门的术法各不相通,即使他们有所发觉,也只能认为那是搜魂术的功劳了。

朗宇在四十二阶上停了足足有七八分钟,貌似在炼化那颗灵根。感觉众人没有异常反应后才又继续向上登。

四十三。

四十四。

四十五。

沉重的步履,摇摇晃晃,数分钟之后,还真让他追上了华飞。

七窍流血的目标是达到了。两个仙体也惊讶了。

“你够狠。”华飞看着貌如厉鬼似的朗宇,送出了三个字,不得不说,这三个字里除了恨和惊,也带了一丝佩服。

“呵呵。”朗宇似乎有些傻傻的对他一笑:“我说过,这个女人我要定了。”

“那就去死吧。”

这是个不见棺材不落泪的主儿,华飞脸色一变,立刻回身向上迈去。

四十六……四十九。

华飞上一步,朗宇跟一步,厉青云在下面看一步。

第四十九阶,要命的一阶到了。

虽然没有人知道两个仙体的极限,但是过了五十层,那就是一品元婴的中期了,十多天的时间,两人能达到这种程度么?几乎是不可思议的事儿。

不管是同阶内无敌,还是越阶挑战,其实大多数是靠着高等级的术法,妖孽的体质和逆天的宝贝。就本身的修为而言,绝对达不到一阶的顶峰,否则那就不称为挑战了,也不足为奇了。

但是,这一阶必须要有人上去,不然怎么分胜负?

升仙阶的威压是一层高于一层,走过十阶,就仿佛提高了一个境界一般,会出现一次强烈的冲击。

厉青云两人的防护法宝几乎就是这一界内顶级的存在了,档次不相上下。但不是说有了这样的法宝就可以一直走到九百多层,它只是根据使用者的祭炼程度,减轻一定比例的神识攻击。

在现在这个阶层上法宝虽然不会碎,但是透过的威压也是两人承受的边缘了。

他们可不是五行元婴,而且十几天的时间,甚至连修为都还没有巩固好,何况最难恢复的神识。其危险可想而知了。

厉青云不得不承认,在古战场被虐,他们一点儿也不冤枉,此人的修为到现在已经是强于他们了,再有那把魔刀在手,杀他们也足矣了。

看着仍然跃跃欲试的朗宇,厉青云开口了:“你还敢上吗?”

朗宇转过头,牙齿上还挂着血迹。一笑道:“不得不上。”

“好,你若还能上,……我退出。”

能到这一阶,也愧于仙体了,厉青云果断认输,再拼太不值得了。

朗宇一抱拳:“承让了。哈哈。”

华飞憋着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朗宇血人般的脑袋,摇摇晃晃的已经是风中的残烛,仿佛在这三十九阶上都随时会趴下的样子。

“我不相信你还能上。”

“那么你也要认输了?”

“哼哼。你要上得去再说。”

华飞也不想上了,但是要争水梦瑶他就不能停在这一阶,现在有一个好机会,如果朗宇爬不上去,被压残或者轰飞,那么他也就不用上了,厉青云自会立刻认输。

所以这小子动了个心眼儿。

朗宇却没有选择,只有……上。

休息了三十多息,三个人的牙齿都哆嗦了。在这里,其实停下来也恢复不了多少,还要时刻抵抗着头顶上恐怖的威压。

所谓的休息只是调整一下身体的状态,呆的时间越长越危险。

朗宇抬头看了看眼前的石阶,只是两尺多高,却似要越过一座山一般的艰难。老妖婆的那道神识还在,这是想要他的命啊。

有劲不敢使,天下还有比这更悲惨的事儿吗?

但愿这是最后一关。

朗宇一咬牙,一步迈上了五十阶。

“嗡——噗!”

一道血箭喷了出来,看得厉青云都是一咧嘴。

前脚还没踏上石阶,后脚却连连的错动了三次。但是终于没有被轰下来,一步踩在了五十层的边缘。

“上!”

大喝一声,躬着腰象一只大虾米一般硬是把后脚抬了起来,抢上了一品元婴的中期。

厉害!够狠!

这是在生死搏杀中炼出的狠厉。这个逆修凭着自己的摸索能有今天的成就,上仙门只得甘拜下风了。

修为高低那是机缘和时间凝练出来的,而一个人的毅力和勇气,那是逼出来的,而且你还得有那份胆量才行。

童玄子沉默了,双眼中透出一丝自嘲的笑容。除了两次进神罚,他可以说是眼看着朗宇成长起来的,能锻造出这么一个妖孽之修,不得不说太玄门功不可没呀。这简直就是自掘墓。

那道身影的绝决不由让他又回想起了朗宇的誓言。

这个人太可怕了,必须灭掉!

山下的众长老有的摇头,有的点头。宋书子则是暗暗的叹了口气,那个该死的孽子怎么会惹上这样的妖孽!

“好!哈哈哈!”袁坤在山上一声大笑。

这才是圣主的气魄!

朗宇挺了挺身,站直了,甩手狠狠的抹了把嘴角。这笔帐必须要算在老妖婆的身上!

司徒云突然感觉浑身一凉,既而也放出了一声阴狠的冷笑:“再是妖孽,你也没有机会了!”

“请掌门打开禁制,我认输了。”

厉青云向上一抱拳。

童玄子点了点头,一挥手。厉青云一个激灵,立刻浑身轻松,一跃身,飞下了升仙阶。长袍一挥,盘坐恢复,又一次败在了朗宇的手下,他已经没心思去看结果了。

也不必看了。

与华飞多次交手,彼此的斤两了然在心。

想赢,华飞就必须动用底牌了,那个逆修也必败无凝,但是此战过后恐怕即使是双修,那华飞也再不是自己的对手了。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算计,心计非凡的厉青云怎么会白白的来陪绑。只是太玄门的承诺就足以让他拥有挑战华飞的能力了,除非华飞放弃这个双修的机会。

那几乎是不可能的,厉青云太了解华飞了,锋芒毕露,心高气傲。普天之下,除了九仙门的镇门仙器外,可能也只有他得到了那种绝世之宝,然而却败在了逆修手中的魔刀上。岂肯善罢甘休。

华飞的满脸通红,脖子上青筋都已经跳起来了。

如意算盘落空,这个不知深浅的野修真的上去了。

“本尊就成全你。”

朗宇一回头:“你也认输了?”

“死!——”

“唰”华飞的双目一亮,朗宇隐隐的看到那对儿瞳孔中出现了个盘坐的小人儿。一闪之间消失了。

华飞启动了隐秘。识海中出现了双元婴,一个迷你的老者盘坐在银白色元婴的头部。

准确的说这还不是另一个元婴,而是和华飞与生俱来的一丝魂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