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一节 会飞的草(二更)


小说:刀破魔天  作者:光头儿

第一只烈焰虎妖,被它堵在了洞口,一阵狂轰,“嗷——呜!”一声,变成了一只黑猫蹿了出来,头也不回的逃没影了。

第二个是一只灰熊,大概是听到了远处的动静,警惕的爬了出来。扫了一圈,一回头,忽然发现洞口的上方趴着一只巨蟒,蓝瓦瓦一团,足有水缸粗,二目如灯,芯子上闪着电光,象一个树杈伸了出来。

“滚!”

血盆大口一张,能把他吞下去,灰熊直接撒丫子了。

第三洞第四洞,雷蛇如法炮制,一尾巴抽飞半个洞口,一电炮轰出个黑乎乎的大坑,它不打人,就是吓唬人,两洞妖兽惹不起,吓跑了。

第五洞是两只豹子,没听邪,算是打了一场恶战,不得不说,雷蛇适应的很快,面对着速度高手,立刻化回了本体,还小了一号,以雷网阻止两妖的扑击,拼着一片皮开肉绽,一道雷柱先搞残了一个,另一个最后被抽飞了,再没有回来。

坏人,大多都心眼花花,坏人也大多都惜命。

雷蛇还不算一个纯粹的坏人,只是绝不是个善人,这就是森林法则在它骨子里留下的根。一旦觉醒了,出手不留情,而且它还是一条聪明的蛇,心智如人。

它本不想去逗一个化形的大妖,只是人家能飞这一条它就自愧不如。没有胜算。但是,朗宇就给他下了这么一个死命令,非战不可。

这个,得动点心思了。

趴在洞里想了两天,又爬到水里洗了个澡。雷蛇哼着小调向着白鹿妖的洞府方向游去。浑身电光闪烁,毫不避讳。

“你是一只小小鸟,怎么飞你也飞不高,寻寻觅觅,寻寻觅觅,却找不到,宝贝哟,你到底跑到哪去了。”

“你是一只……”

……

花丛锦簇的一个立长形的山洞里,伏地小寐的独角白鹿妖忽然间左耳跳动了一下,水灵灵的大眼睛睁开了。

还是只母妖。很年青,只有一只,大概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妖侣呢。头向着洞口一转,化成了一个白衣女子,轻轻的走了出来。

站在洞口,听着歌,看着由远而近滑过来的一只闪亮的青蛇。

“……宝贝哟,宝贝儿哟,你到底跑到哪去了……啊?!”

近到二十余丈,那小蛇貌似吓了一跳,立刻缩了起来。

吓懵了。

“呵呵,不用怕,做我的宠兽,本将自然不会亏了你。”

小蛇弯弯的向后退,怯怯的道:“前辈息怒,小蛇只是在寻找一棵会飞的草,不是故意来打扰前辈。我这就走。”

“呵呵,到了本将的洞府前,还走得了么?”

“啊?前辈,放了我吧,我身上没有几两肉的。”

“呵呵,你以为本将会看上你那一身的皮肉么?不想死,只有一个选择。”独角鹿妖向前轻盈的走着,笑容中隐着杀机。

走不了了,认命吧。

可怜的小青蛇,无奈的问道:“那,你有会飞的草吗?”

七丈的距离,鹿妖停住了,眼前的青蛇虽小,却是个六阶的存在。嗯,明白了,想化形,却什么也不懂,以为吃了会飞的草就能飞了呢。

“呵呵,当然有,不然,本将如何能飞。”

“那你飞一个我看看,真有会飞的草,我就豁出去了。”

“呵呵。”

鹿妖轻轻一挥袖,起了一丈多高。

地上的小蛇已是掌中之物,不怕你跑了。虽然叫不出此蛇的品种,但是一种本能的感觉告诉她,这东西对度劫必有大用。

不是想飞吗,本将就让你开开眼,让你死心塌地的做我宠兽。

一得意就容易忘形,一升空就根本不会去考虑地面上还会出现威胁。

雷蛇一双羡慕的眼神追着鹿妖看哪,大概还想赞美几句呢。

那鹿妖飞近了头顶,雷蛇的表情出现了变化。笑容突然间冷了。

嘿嘿,来的好,高射炮就是用来打飞机的,你要是不飞我还不打呢。蛇腹中一团紫气,顺着盘起的肚子,连转了三圈,蛇芯子一吐。

“啊!”蓦然间的杀气,直令鹿妖脑中一寒,大惊失色。猫想吃虎,蛇想吞象,你有种。

瞬息万变。

然而就在这瞬息之间,鹿妖的识海中还转了三圈,出现了三个选择。

逃还是打?当然是打。

打死还是封住?潜意识中她还想要活的。

那就打出一片乱藤。

术法出手了,雷蛇的攻击也到了。

“唰”

蛇芯上喷出一片电网,仿佛千千万万的舌尖刺遍了鹿妖的全身,穿进了识海,那个母鹿妖只感觉着一阵的发麻,眼前黑了一下。

心中叫声不好,她想逃了,可惜晚了一步,“嘭”的一下,全身一震,感觉就象被扎破的气球一样玄气一泄而空。

然后就想睡觉了。

半空中的鹿妖弯成了一个一百二十度的大钝角,向后飞了三丈多,平铺着落了下来,胸口处被轰出了一个大洞。

这雷蛇不知是运气好到了极点,还是他真感觉到了鹿妖的妖丹所在之处,一炮正中此物,沿着鹿妖的后脊背轰飞了。

太近了,这一电炮的马力也太足了,第一次越阶挑战,雷蛇绝对不敢留后手,至于这一击若是无效的话,他知道,朗宇就在附近。

还是有个强大的后盾心里有底呀。

身边的法则一动,把雷蛇埋在了乱藤之中。可惜那道术法已经没有了后劲,被雷蛇一个涨身崩开了,吓出了一身凉汗。

“呼——”

一调身一尾巴把恢复了本体的白鹿砸瘪了,鲜血喷射。

好半天之后,庞大的蛇身还一鼓一鼓的,真能杀了一个会飞的妖将,这超乎了雷蛇的预想,杀完了人还在后怕。

但是,这一战的意义,对于雷蛇来说却是非同小可,人在对战之中,未战先惧,这是最可怕的一种心理。面对敌人的攻击先闭眼,那是自取灭亡。这都是一种心理暗示在起负面的作用,一旦克服了这一点,胜败都是五五之数,最起码你还可以躲、可以跑哇。

这是心理之战,信心之战。雷蛇成功了。

朗宇微微一笑,推了下鼻子,这一战打的很邪,但相当不错,应该可以放手了。雷蛇的打法,比他想象的要好得多。

这个世界上,只有聪明人才能活下来。

最后一战,三天后到来了。雷蛇无法知道朗宇的评价,所以就还得打。

向西七八百里,在一个小瀑布下有三个水潭,夹在两山之间,瀑布的左侧是一片直立的山崖,下面有一个洞府,居然还有字。

“望月洞”

洞中是一个狮猿兽,本体是一个怪胎,狮头猿身,不知是怎么生出来的。但是不要小看了他,这家伙有一丝天族的血脉。

雷蛇是从下游游上去的。这一次的理由是洗个澡。

“吼——”

洞中一声吼,一个金发大汉冲了出来。

“小子,你是找死不挑地方啊!”

“啊?怎么?这水里也是前辈的地盘呀,小修不知道,我这就走。”迷你的小蛇转身回游。

“哈哈哈哈……走?你当本将这里是花园吗?污了我一池的清水,还想跑!”

“唰”

一枝金叉放手就扎。

狮猿兽不知是傻还是聪明,他可根本没买雷蛇的帐,什么异兽!本尊没看出来。连封带杀,这一叉虽不是全力,却绝没留手。

雷蛇是占了在水里的便宜,只是一个迷糊从叉缝中逃了出来,可是那叉不是实物,穿过去,反身就拍,这一下躲不了了,直接把拍在了河底,疼得嗷的一声,把那玄气之物卷住了。

蛇这个东西,说到底它本身就是一个很神秘的玩意儿,无手无足,却能上树爬墙,身体蜷蜷缩缩有点儿无形无相,它的攻击也让人防不胜防,只是一条凡蛇就很少有人招惹,那么六阶的妖兽就更是变化多端。

蛇,很聪明,神识也相当发达,正因为无手无脚光棍一根,所以对于周围的危险特别敏感。雷蛇虽然没有修什么特别的神识术法,但对于神识法则的攻击具有天生的克制性。就对面的狮猿兽来说,还无法完全的压制它。

它只怕貂族,貂族的那种**之法,不是一般人能预防的。那不是攻击,而是引出你本身的**,相当于让你自杀一样啊。

这一点狮猿兽做不到,也就无法锁住雷蛇。

当然雷蛇也失算了,人家不吃他这一套,一叉就把他拍急眼了,惨叫一声张口大骂:“我差差你—……*你个大爷的,疼死我了!”

“你给我过来吧!”狮猿兽手一收,玄气带着雷蛇倒飞而回。老妖探左手就抓,谁知同时带回来的还有一个闪着电光的光球,惊叫一声一闪身,擦着左肩飞过去了。

就这一下,还没打中,也让人浑身激灵灵过电,两手发麻,狮猿兽差点把手中的本命法宝扔了。

不能让你飞!

雷蛇就势一弹身,这回盘住了真叉,一片电光扑了过去。

太出乎意料了,竟然小看这个小东西,狮猿兽一阵呆傻,眼看着一张三角蛇口中又一个电球出现,撒手扔叉,起身就走。他可没有鹿妖那么笨了,却也没聪明多少。

人起了数十丈高,抬手一招,本命金叉又收回了手中,当然把雷蛇也就带了起来。

这一下乐子大了,不会飞的雷蛇居然也战斗到了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