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六节 血誓收妖王(一更)


小说:刀破魔天  作者:光头儿

“你是妖皇?”

三息之后,朗宇明白了,这个空间类似封魔塔,法则被改变了,能做到这一步的,唯有妖皇了,连东海老龙都不行。

没想到一个小小的九窟山,竟然藏着一个大神,怪不得数个妖王连攻不破。

“你进过天宫?”

中年大妖的眼神似乎能看穿朗宇的识海,那种目光虽不带杀气却逼人神魂。

朗宇也略缩眼,凝视着鼠妖,他看不透此人的修为,更看不出老妖的意图。

“既然知道这对翅膀,何必多此一问。”

“你到过天鼠宫?”

“不错。”

“可是得到了天君的传承?”

“不知道。”

为什么不知道呢,因为那天君说的明白,朗宇得到的是天宫的传承,金鹏翅也是在妖帝宫得到的,自己的誓言也是重建天宫,倒是与天鼠天君没有什么关系,朗宇只是顺手捎走了那个老鼠精的几样东西而已。

“哼哼,休得欺瞒本王,此牌上有我前祖的气息,你若把传承之物送出来,本王自有重谢。”

本王,那么说,他还不是妖皇了?

朗宇心下稍定,看来阎王好见,小鬼难塘啊。自己所得是不是传承之物不清楚,但是对于鼠族必然有用,这个要求,也正是自己进九窟山的目的。看来不用动手了。

几句传音之后,洞内的禁制消失了。

朗宇一抱拳道:“前辈既然认得此牌,那晚辈也就直言了,这块天君令确实是天鼠天君所赠,不过他已经死了。”

“嗯。”中年人点点头,身边的五人闪过了两侧。

“此牌只是进入天宫的凭证,并不是天君的传承。”

“嗯。”中年人再点头,看了看天君令。

“晚辈在接受此物时,曾得到了一幅秘图,因为天君没有留言,因此不知何物。”

“嗯。”中年人又点头,两眼发光了。

“晚辈无意闯这九窟山,只因受天君之恩,欲将此物送与他的后辈,至于是不是传承,不敢说。”

“好,好,好!虽然上族行事不乖,但有此传承,本族可以不再追究,必有赏赐。”中年老妖似乎心情大好,一身的气息收敛了起来。

“呵呵”

朗宇一笑,推了下鼻子道:“赏赐倒是不必,晚辈有个请求,无论是不是天君的传承,前辈要保证我们平安的出去。第二个,如果确实是鼠族之物,我想收一个白鼠……跟随我。”

宠物一词貌似太敏感,朗宇换了个说法。

“嗯?”

还有条件?

中年大妖的面色冷了下来,白鼠他有的是,但是朗宇那意思还用说明了么?

“留下此物,本王倒是可以放弃那对翅膀。第二个条件,你们陆家就别想了。”

“对了,还有,前辈还要告诉我,陆家在哪里?他们究竟为何被追杀?”

“嗯?”

中年妖王几次转颜,连说了若干个‘嗯’。

“你不是陆家的人?”

“应该是吧,但我之前一直在凡界。”

陆家的人不知道自己怎么得罪了紫貂一族,这倒是新鲜了。对面的五个妖帅,目光闪烁,貌似在传音。

“这个自然可以。”

“还有……”朗宇一指妖王手中的玉牌道:“那个天君令必须还给我。”

“什么?!这是本族圣物,不可能!”

老妖王面色再变,透出了冰冷的杀气。

“哈哈……”朗宇笑了。

“如果这张经脉图,真的对你们无用,本族立刻走人,否则这两样东西,你只能得其一。”

老妖王说走了嘴,被朗宇抓到了一个破绽。

那个天君令即是你族圣物,却也是我认主之物,只是这一点,就不必客气了。

说着一道神识传了过去,神识中的信息就是他得自天鼠天君体内的那幅星点图。

朗宇当日见了这幅图,只是以为必然不同一般,所以记了下来。后来才发现,对自己一点用处没有,根本就练不了。虽然同为妖族,同是妖脉,但是鼠兔牛马各行其道。就象他一个天族也修不了大黑猿的术法一样,对这套星图根本摸不着门道。

所以麟儿一提醒,朗宇就来了九窟山,一是送这份人情,二是要再找个鼠族的宠兽,他需要仙草和灵根哪。鼠族就是这方面的行家。

星点图,在老妖王的神识中次第的闪亮,象满天明灭的星辰,画出一个奇形的轨迹。

九颗,十颗,二十颗,三十颗……

老妖王闭目记忆着,尝试着……

第三十五颗光点亮起,忽然间,中年妖王淡化了,象一团蒸汽消散在了空间里。

“啊!?”

朗宇翻手出剑,抬头引动天狼刀。

妖王的存在他怕,再如天狼刀一般的诡异,他更怕,那个妖王完全消失了,以神识都感觉不到,了解天狼刀的朗宇立刻汗毛都竖起来了,他不是没想到老妖王会突然袭击,这也是朗宇自己惯用的手法。

“噗!”所有的星点都消失了,老妖王一下醒了过来,急道:“上族住手,下族不敢有恶意!”

什么意思,老家伙好像比朗宇还紧张。

化出身形的老妖王,当时就矮下了半截。

无声的跪下了。

“上族若将此图传与我族,本族愿再发血誓。”

“跪下!”

“啊?先祖?”

一声命令,五个妖帅颤颤的低身,不知所以。朗宇也吓得倒退了两步,这变化太快了,血誓都愿意发了。

谁能有这准备。

“这确是你族之物?”一息多时间后,朗宇才缓过来,奶奶的,收一个妖王啊,他都想扇自己一个嘴巴子,看看疼不疼。

鼠妖王俯身叩首,抬起头来,老泪纵横:“不错,正是前祖的传承。肯请上族赐下。”

这象是真的了。

朗宇再退两步,直直身,推了下鼻子。

“起来说话,不知这传承是什么?”

老妖王竟然没动,回道:“这是本族万余年前遗失的本命神通,还有血脉之力。”

什么意思?这个本命神通貌似很了不得呀。血脉?还有血脉?莫非……

“上族所想不错。本族的血脉神通就是这张血脉图,觉醒者,不但是天族的血脉,而且可以修出五行遁法。下族不敢欺瞒。”

大条了。

这句话,朗宇应该懂了。

自己是无意中开启了一个天族的血脉呀,从此神罚中可能就该是三个天族家族了,怪不得老耗子肯发血誓。

那个‘五行遁法’?

朗宇略低身试探的问道:“你不会是说,修了那个五行遁法,你们就可以钻土了吧?”

老耗子摇了摇头:“岂止是遁地,树木、岩石、火海、刀山本族可以无处不在。”

我的天!这东西,我怎么就学不会!

若是能学会这种术法,你就是让我当孙子我都干啊。

这真是朗宇的心里话。

太逆天了!

做为盗道出身的朗宇,恐怕没有谁比他更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了。真是做梦都想有这个本事呀。也怪不得天宫里的那个老耗子能随便到别人家去窜门儿了,原来是同道之人哪。

给了他们这么大的好处,貌似这一拜也受得起了。如果再收了血誓,刚才提的那条件,呵呵,还算条件吗?

朗宇也想磕头,给那个天宫里的死老鼠磕头哇,这个礼物太重了。

不过这种想法,也只是一想而已,这个礼物可不是那家伙甘心送的,那是朗宇九死一生偷来的。

“好,既然你们是心甘情愿的,那么本族也就只好收下了,如果哪一天你们后悔了,跟我说一声。”

“不敢,不敢!”

血誓,虽然不及魂誓,但是主人不发话,你敢后悔吗?!

“起誓!”

到现在,五个妖帅大概没有不明白的了,这是起誓吗?这是升级呀?从此奴隶大翻身,自己也是天族了。还犹豫什么!

“噗噗噗……”手点眉心,识海大开,这可是相当危险的,朗宇一旦心怀不轨,五个人可能倾刻间魂飞烟灭。

这回绝对是真的。

太过意外的收获往往让人不敢相信。朗宇长长的吸了一口气,拍出一口精血,抬指向着六人弹去,一闪之间没入了识海,一只只小紫貂坐在那鼠形的元神之中。

只要在神识范围之内,五个人的生死只在朗宇的一念之间,而且无论你离他多远,他都能感觉得到你的位置,因为这就是寻找自己的魂血呀。但这种血誓与魂誓的重要区别就在于主人的生死与他们无关,只要朗宇死了,这种誓约也就解除了。

只有五个人?

朗宇转眼看向了老妖王,那血誓对他无效?

老妖王抬起头:“上族不要怀疑,老朽已经死去多年了。”

“啊!?”

吓人不!

自己跟一个死人做了一把交易。

“怎么可能,你真的不是妖皇?都起来说话。”

“嘿嘿,主人,我闻到了妖草的味道。”雷蛇又活了,摇着脑袋张望着六个鼠妖,最后停在了老妖王的头上。它的瘾又犯了,想爬一爬妖王了,那感觉……啧啧。

但是,不敢。

“上族,这是……”

老妖王起身,细看雷蛇,不由惊问道。这个天敌也叫主人,而且他当然也看出了雷蛇的真身。

朗宇低头看了一眼:“这是我的一个兄弟。”

“噢。”

一句话,雷蛇立刻直起了脖子,简单美的找不着北了。兄弟呀,平起平坐的身份,这个主人太给面儿了。

我要誓死捍卫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