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一节 众敌云集


小说:刀破魔天  作者:光头儿

金鹏翅,妖帝之物,无论放在谁的身上,等级不会变,朗宇的元神劫虽大,还达不到损坏他的程度。但是主人的修为太低,那种震荡就不是朗宇能承受的。

玩命的打法,获益也是最大的,三道闪电吸收了三分之一就足以支持金鹏翅一飞之力了。按这个理论,只要朗宇能坚持住,他可以把百名上仙追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数十个大妖王也得身死道消。

但是朗宇的神识不够哇,再劈下去,便有晕菜的危险,三人一蛇也得留下了。

报仇不是这么个报法,金鹏翅一抖钻进了云层里。携雷而逃,不知还有没有不要命的来追。

北方、东方最近,但是朗宇现在不是急于回凡界,他需要的是恢复。

神罚的腹地也不能再回去,只有绕着边界冲向南方。只待恢复了度劫之力,能压下元神的修为,不管是哪一帝国,朗宇都有了一拼之力。

进入云层里去度劫,这是朗宇的发明。只不知这本不是自己的雷劫,会如何招待他了。

红云翻卷着飞向了南方,数十名红袍仙卫,骇然的退回了森林,在他们背后的遥远处,一个青衫文士,望着雷云,略一感应,提身追了过去。

雷击后的战场,一马平川,一塌糊涂,一片狼藉。

红毅退了出去,收笼众妖王;丘云子心有余悸的望着远处即将消失的雷云,回想着那句让人心虚胆战的话。

七位长老,损失了五件灵器,另一个孙长老残了,失去了战斗力。仙卫殒落了十一人,其余几乎全部重伤,这个战果绝对不是两个掌门想要看到的。

“撤!”

丘云子、梁真子,两个仙门的一把手,却只得无奈地同时下令。

对面数十个妖王,同是元婴的存在,正在虎视眈眈。

撤而不走,只是退回了混乱地带。这样的战果,回仙门无法交代。而要继续追下去,恐怕第一个对手就是那天族的老妖王。

朗宇的身边有两个大妖,其中之一竟然是东海的龙族,几个长老虽然没有弄清一群妖王究竟在追谁,但肯定不是来保护朗宇的。

他们在等,等着妖族去追,即使宝物旁落,两个仙门也要看到朗宇到底是死是活。面对数十个妖王,在这神罚地界,上仙门嚣张不起来。

天宫的传承,人妖共争,此时还不是撕破脸的时候,红毅就是有心一战,目前的对象还不是秃毛的人族,他要的是金鹏翅。

冷冷的看着上仙门的一群残兵,放了一句狠话:“你们上仙门数次挑衅神罚,这笔帐容后再算。追!”

青翅鹰一声清唳,带着众妖王掠空而去。

“追!”

梁真子对着丘云子一点头,七位长老起步消失。这一次,面对的是妖王,仙卫之流带去也没用。

万里红云,遮天蔽日,想不让人知道都难,这不是朗宇能控制得了的。

雷云中的一场大战,只有色狼和雷蛇看得最清楚了,这东西不是什么好事儿,但有一分之路,还是不看为妙。

今日一见,才让人知道什么是妖孽,什么是逆天。一龙一蛇自诩是天雷的克星,都看傻了,也没有时间细看。朗宇已经照顾不到他们了,两个人钻在翅膀下,还得合力自保。那闪电无踪无形,只是一条条细碎的余波,就劈得两人惨叫连声,传出一阵阵烤肉的烟气。

九龙盘旋,灭而又起,《化雷诀》已经开到了极致。数道攻击后,朗宇确定了金鹏翅无恙,便不再顾虑它,一把刀,九条龙,还吞下了一颗传承的万年仙草,只是护住裸露的身体和胸前的麟儿。

他不能主动的出击,只是在被动的挨劈。神识太珍贵了,朗宇不敢乱用。化雷劫为玄气,以玄气抗雷劫,说着简单,真要操控到这种程度,也是命悬一线哪。

这场劫,绝不是青城之劫可比的,朗宇敢于以身试天威,除了被逼无路,还有一个依仗,便是九阳灯,但愿他能像大黑猿的盘龙棍一样,能临危救主。虽然这个指望相当不靠谱,却也别无选择。

雷云一路飘向了南方,恐怖的天地之威,奇葩的度劫方式,只是片刻的时间,震动了两界。

跟在最前的红毅紧张了,在他的神识里又出现了数个对手,太玄、天风两门远远的在后边坠着,左侧的又出现了三个红衣的长老。

数息之后,左边的天空中蹿出了一队妖将、妖帅,一见天族迅速消失,紫貂族恐怕已经得到了消息。

越过天武帝国边境,正吉门的黄袍长老也现身了。

红云盖天,拖着一个长长的尾巴,一直向南飞去,四个仙门加入,又追进了紫貂族的地界,红毅心里没底了。

朗宇本身是紫貂一族,向南飞去毋庸置疑,而在他的身边还有一个东海的王族,虽然暂时还没有发现龙族的出现。但是以妖族的感应,应该用不了多长时间必来救应,妖族人族的一场混战恐怕不可避免了。

雷劫不会太久,无论那小子是生是死,争夺金鹏翅的可不是他一人了。

红毅站在青翅鹰上,一边追一边审视着面前的局势,最后一颗血珠吐了出来,一把拍在眉心,挥手弹了出去。

飞血传音,请援兵!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敖景隆也捏开了一颗龙珠,正吉门,广佑门两位长老也先后拍碎了传讯符。

“咕咕……”

一声清鸣,三只青鹤自西方飞来,带出一片翠绿的彩云,三五十名妖王,雁翅排开拦向了雷云的前方。

紫貂族的三个天族大妖王联袂出动。

“嗤嗤嗤!”

“轰轰!”

“嘭嘭嘭嘭……”

紫云中的朗宇是什么也顾不上了,人妖两脉,八个法诀同时开动,摇摇摆摆的仿佛雷海里的一叶浮萍。

不敢消耗神识,他想全部躲开是不可能了,不到一刻钟的时间,身上的衣服被打光,晶莹的宝体象乌鸦一样,露出一块块的穿透伤。

对抗天威,这一劫不是考验,而是惩罚。电光击在金翅上可以转为玄气能量,但是轰在肉身上,那瞬间的能量还是朗宇无法吸收的。

越阶挑战是与残酷的修炼成正比的,翅膀下的一龙一蛇已经近似呆傻,眼前的情形,惨烈更胜于困在那个人族的法阵中。

他要干什么?!还能坚持多久?

那个翅膀一旦收起,他们就会象一个肥皂泡一样,一道青烟消失在这一界中。真到频临绝境,谁不吃惊。一条命握在别人的手里,你能安心吗?

妖脉在迅速的充盈,神识却没有丝毫的寸进。

血脉的一次觉醒,害人不浅哪,如果不是那个幻心术,朗宇现在便可以冲进凡界,引一场浩荡的雷劫,何惧什么上仙、妖王。以自己元神的修为,就是再对上仙器,应该也有一逃之力了。

该死的幻心术!

朗宇在心中怒骂,他已经有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了。

“青鸿,白薇。”

一把仙器,让人无比的想念哪,此时若在手,何惧此劫。

世事非无常,而是自有因果循环,如果不是那把仙器,不是这金鹏翅,也许朗宇早死了,但也可能不会招来这些杀身之祸。

紫劫十八击,朗宇没有容他形成,就变成了现在的样子,轰击的次数数不清了。

朗宇只是向南飞去,但走的并不快,劫云已经被团团围住,近万里之内无人敢进,自然也无人能知道雷云内的情况。

红毅在西北,貂族在西南,太玄、天风跟在最后边,东北东南是天武帝国的两个仙门,中间远远地夹着敖景隆。

谁强谁弱,彼此都不敢出手,无论要杀人还是要救人,都不得不等着雷劫的消失。

轰轰隆隆,雷声如辗豆,电光如织网,持续了整整半个时辰,才有了暗淡的迹象。

扛了这么久?一个个的元婴老怪心里划魂儿了,这玩意儿他们都玩儿过,只要不死那就是受益无穷啊。

丘云子两眼发直了,心底里莫名的生出了一股寒意,在这里,也只有他是最了解朗宇的,二十几年前一个伸手可以辗死的炼气小修,眨眼间成了可以与他抗衡的存在,他不得不承认自己走眼了,如果现在让他重新选择,当初他不会出手。

二十几年,对于这些老不死真就是一眨眼的时间。他怕的是,自己再一眨眼,朗宇的那句狠话会不会就成了现实。

此子必杀!丘云子已经没有了放手的余地。

红云必然要散,朗宇也必然要现身,整整半个时辰的一场大劫,渐渐翻上了高空,凄惨的朗宇笑了。

半空中的死神也不得不摇摇头,感叹这个妖孽。

金翅收起,朗宇一抖手,披上了一件青袍,这是古家的族服。

《化雷诀》功不可没,《古木生花诀》功不可没,而且终于进了尊者。

数千里看去,朗宇很小,小到在神识中才可见一个豆大的黑点儿,然而这个微不足道的黑点儿,却令人不得不深吸了一口气。

居然还活着。

白凤尘眯眼看着朗宇,不由自主的摸了下胡子,陆家,出了个妖孽,这盘棋难道还能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