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六节 拣来的灵器


小说:刀破魔天  作者:光头儿

翻过山去,按照黄宗虎的指引带着一龙一猿奔向了东面的木城。

丛林里,乱草和大树很多,朗宇没有飞行的意思,雷蛇欺负上了色狼的肩上,大黑猿拽出了棍子在前面开路。

“我说,咱们这得什么时候才能到。”

走了一个时辰,色狼憋不住了,不耐烦的问道。

“我都不急,你急什么,进城之前,打两只野兽,让你们尝尝本尊的手艺,进了城可就吃不着了。”朗宇一笑,推了下鼻子。

“切!吃个野兽有意思吗?”

“这个我来!”雷蛇“哧溜”一下钻走了。

“小妖女现在怎么样了?”朗宇问。

“还能怎么样?睡觉!”色狼说完,突然两眼一眯,左一眼右一眼的打量朗宇。

“看啥?”

“嘿嘿,小妖兽,我这次代替大美女来找你这算不算人情。”

“算哪,不过,我救了你一次,已经还了。”

小样儿,你还能比人精?朗宇一看那表情就知道没好事儿,立刻断了他的念想。

“你!”色狼一立眼,不过马上又想起一事,眯眼又笑道:“那在草原上我告诉你的化妖池的事……”

“化妖池?那是我刚才从黄宗虎嘴里问出来的。你到底想说啥吧!别绕圈子。”

“嘿嘿,我听大黑猿说,你曾经给过他万年的仙果,不知……嘿嘿。”

“噢——这事呀,给过。不过,他也说了,那颗仙果给他了,我也没有了,你要想要,可以去问问他。”朗宇一摊手。

去!我还去问他,那小子就是凭着仙果进了一阶,早变成猿粪了。何着刚才的那种表情白拿了。

不是朗宇抠门儿,在他的印象里,那东海里可都是宝哇,他一个龙族的殿下会缺了仙果,这个情绝不能舍。

正在此时,那前面的大黑猿突然间站住了,晃着脑袋四处寻找。

“好熟悉的气息呀,这个地方好像以前来过。”

“赶紧开路!你小子哪儿都来过,前面那棵树你是不是也很熟悉呀!”色狼没好气的怒道,他也就能熊住这个黑大个子了。

“嗯。”大黑猿真的抽了抽鼻子,两眼盯了过去。“好像还真是它。”说着提着棍子走了过去。

朗宇两眼微缩。

色狼一仰头,一闭眼,我他马真是让你给打败了,神罚的妖兽怎么都跟猪似的。

“你在找太阳吗!这里是森林,不是你们东海,龙族怎么都跟傻子似的。”雷蛇鼓着着大肚子回来了。

“小子,我一脚踢扁你!吐出来!”色狼郁闷,真要上脚了。

“嘎嘎嘎……”大黑猿回头大笑。

朗宇静静的站着,眼珠左右上下的转了转,轻轻的出了口气:“走,到前面的空地上我给你们烧一顿大餐。”说着向前走去。

森林中难得有一片空地,清理了乱草,支起了火架。谁也不明白朗宇怎么来了这种兴致,等到肉香飘起,一个个直吸鼻子。

吃野兽对他们来说,已经没有实际意义,但是这东西还能烧出香味来倒是让人新奇。

烧烤,是一种技术,它绝不同于被术法轰击得糊了巴叽的那种东西。

朗宇一翻手,拿出了仙酿,似乎真要好好的享受一下。

“这就是老黑的仙酿,每人只有一瓶。”

色狼接过来,闻了闻,“咝咝,有点味道,可是比我们龙宫的玉露琼浆却差得远了。”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打击大黑猿的机会。

说着,转头去看老黑的表情。

那家伙居然正在呆呆的望着一棵古树。

“我——靠!黑货,你不会是觉得那棵老树也很熟悉吧。……”

“嗖!”

话没说完,突然身边的空间一动,一道箭光飞了过去。

然而树上的一条光影更快,色狼还没有看清是什么东西,古树上一个虚幻的影子,一闪之间没入了大黑猿面前的黑棍里。

消失了。

朗宇的身形显了出来,移形化影居然慢了一步。一只右手还保持着抓的姿势,离树只有半尺。

“那是什么?!”色狼一惊站了起来。

“它是从草原上跟来的,一直不肯现身,如果我猜的不错,它是一个——灵。”朗宇回身盯着黑棍道。

他没有动用法则,因为在这森林里,那个东西一直隐在草木之中。最重要的是,朗宇没有感觉到它的杀气,所以没有出手必杀,只是想把它抓出来。

“猿兄,拿起你的棍子,看看有什么不妥。”

“噢!”

一连串的变化,大黑猿有点反应迟钝,现在的它,如何与朗宇能比。

起身,又低身,抓起了棍子。

谁知黑手刚一摸到,却“啊!”一声惊叫,一把丢了出去。

“怎么回事?!”朗宇一招手,大棍飞了回来。感应了一下,一皱眉,没什么特别呀。

“一只猴子。那里面多了一只猴子!”大黑猿慌了,两眼瞪得象灯泡。

“灵器!”

朗宇和色狼同时惊呼,一眼盯在了又粗又笨的黑木棍上。

“猿兄,你这黑木棍从何而得?”

“是……是森林里的一棵老树的树心。那棵树被天雷劈断,树心中出现了这棵黑木棍,我用着还挺顺手,便炼成了本命法宝。”

看着了吗,灵器,拣的。

色狼更郁闷了,这得是什么点子,自己的那把黑剑那可是求爷爷告奶奶的,搭了好大个人情,才求着二哥炼出来的,他倒好,随便劈了一棵树就弄了把灵器,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然而,这只是猜测,到底是不是灵器,看看才知道。那只猴子既然能隐在树中,没准也只是借这根木棍藏身而已。

朗宇立刻盘身而坐,祭出玄气,托起黑木棍,一道神识送了进去。

棍的外形确实象是木质的,然而其内部的构造却没有木纹,似乎只是精铁一块。

没有空间,也没有灵。

闭目的朗宇再皱眉,换了个手势,又重新以妖脉的玄气打入,仍然漆黑一片。

朗宇不得不调动识海中的小人儿,一指自眉心中点出。

“嗡——”

黑木棍一声颤鸣,黑光闪过,“扑通”一下落在了地上。

一缕黑气的反噬,让朗宇觉得嗓子眼一甜,血丝流出了嘴角。

厉害!

太小看它了。

这根黑木棍,朗宇祭炼不了。什么也没有看见,却正说明了,这是一把灵器无疑。没有血脉认主,你根本看不到它内部的空间。

没有找到那只猴子,朗宇相信它不是走了,最有可能是真进入了灵器内,成了器灵。

这可是天大的怪事,什么时候炼器纳灵都这么简单了么?

“怎么样?”色狼急切的问道。

“什么也没看见。”

“跑了?”

朗宇摇摇头。他的炼气知识连个皮毛都算不上,可是那个色狼根本更是四六不懂。妖族的元婴之上,大概也略通此道了,但是若论炼灵器,还是人族的专利。至于他们的本命法宝,那不叫炼器,只能算是在体内培养,最后以自己的神念做为器灵而已。

朗宇睁眼看向了大黑猿。

“猿兄再看看那根棍子,那个猴子还在不在?”

大黑猿走过去,小心的伸手摸起。

“啊!还在,嗯,很熟悉的气息呀!”

“呵呵……”朗宇站起身,笑向大黑猿道:“恭喜猿兄,这可能真是把灵器。他是只认你呀。你再试着用此棍攻击一下。”

“噢!”大黑猿一手拿起棍,开始寻找目标。

灵器有这么大么?这个笨家伙真会是灵器,色狼歪着头思索着,两眼盯着大棍。

“呜——梆!”

突然那大棍脱手而飞,迎面削中了色狼的前额,直把一个好大的龙头都打了出来。

“呃!”一声闷哼,直挺挺的向后倒去。

什么是朋友?朋友要是出手,百发百中啊!色狼做梦也不会想到一个猪脑袋的大黑猿敢向他出手,一个天族的化形大妖竟被一招撂倒了。

大棍“嗖!”的一下又回到了黑猿的手中。

速度很快,仿佛一条黑影一伸一缩,一切就完成了。

“啊!”

朗宇和大黑猿同时一声惊叫,这个结果谁也没反应过来呀。雷蛇“噌”的一下弹回了朗宇的身上,估计也吓出了一身冷汗。

色狼躺在地上,回忆了老半天,满脑袋嗡嗡乱响,三四息后才有了动作,抬手摸摸脑门儿,都有点扁了。

我靠!

一弹腿站了起来,手指着大黑猿急了:“黑小子,我跟你有仇吗!?今天咱俩没完!”“噗!”的吐出了黑剑。

大黑猿撒脚就跑,回头大嚷:“我没让他打你呀,只是那么一想,谁知道它自己就飞过去了。真不是我打的!”

“嘿嘿!”朗宇推着鼻子一笑。“我就说过,那是把灵器,是你自己不小心。老黑,你要不要再想一下。”

“啊!”色狼一捂脑门儿站住了。

“哈哈……,死猴子好在没有想我。”雷蛇大笑,突然发现,大黑猿的两眼转了过来,“哧溜”一下没影了,钻回了指环里。

朗宇笑看向大黑猿,“猿兄,把棍收好,这可是个宝贝,但是灵器也不是这么使的。你需要坐下,好好的炼化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