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二节 鉴宝


小说:刀破魔天  作者:光头儿

“雷玄气我是没有了,雷子,给他点雷吃。”朗宇向着古雷扬了扬下巴。

古雷傻傻的看看雷蛇,又看看朗宇,给它什么吃?我没有哇?

“就是打它。”

“哧溜”一条蓝龙升空,这句话古雷听明白了,立刻出手。

“嘭!”一道电光落地,雷蛇“嗷”的一声被打翻了起来。“小子!我要杀了你!”也不装死了,屈身就跳。

“滚!伤他一根毫毛,我要你的命!”

“他,他……他为什么打我?!”雷蛇气势汹汹,挺着半个身子却不敢出手。

“我让打的,他是在喂你,不要拉倒。”

“我……去!你以前不是这么给我的。”

朗宇推了下鼻子,伸手点指着雷蛇:“要吃,就这么喂,不要你就饿着,记住,在这乱魔海,我兄弟若是受一点伤,你就不用回去了。”

朗宇忽然有一点反感,雷蛇进了五阶有点儿不服管了。

果然,那小子一歪脑袋送给了朗宇三个字:“算你狠!”

谁狠,雷蛇一发彪,连杀十一人。

如今又一眼瞄上了山坡上的五个战士。

“前辈,饶命!我们也是……”

“呜——”

血溅白石坡。

朗宇扭着头,没有阻止。雷蛇也许是对的,朗宇还记得鬼云庄的事儿,他与雷蛇的消息绝不能走露出去。

这样打过去,很危险,以两个人的能力挑不了一个殿,血淋淋的杀了十六人,朗宇从太玄门带出来的恨消了。

幽灵谷死了多少人,那是天变干的,他没有看见,如果说有仇那也是四大殿的人,而不是这些散帮。

一把火烧了十六具尸体,朗宇瞪着眼收了雷蛇。前面的路,只要没人找自己的麻烦,桥归桥路归路,两不相犯,真有不长眼的小帮,还是一个不留。

修罗岛东北,靠近南方的一片数百里平原上出现一座方城,面积不大,简单的石墙也不过丈许高,只有一南一北两个出入口,有城无门,两个相距丈二宽的石柱之间的一条灰石路,直通向城里。左侧的石柱下有一块巨石,上边刻着两个黑字——“梦城”。

三天后,在城门前走来了两个黑衣年轻人,在城前张望了一下,走了进去。

这是死神殿的烟、魂、幽、梦四个卫城之一,与血坛的风城格局相仿,对于朗宇来说算是既陌生又熟悉吧。

三天时间,从南跑到北,一路上还算安静,两个尊者同行,不长眼的小帮不会很多。

付了入城的灵石,带着古雷进了一个颇不起眼的“醉梦居”小店。

能开得起店的,身份都不同寻常,消息也最灵通,只要付得起晶石,梦城的一切便了如指掌了。

不过一刻多钟的时间,一切搞定,消息是打听出来了,可是朗宇也随之郁闷了。

要出乱魔海,不是他想象的那么容易。价格没有变,千年仙果五十枚,或者魔丹一百五十颗,这不是问题,问题是,要拿到出海的死神令,只有总殿可以办,这不像在死灵城堡,有钱就能买得到。甚至可以说,要出去,不通过殿主同意是不可能的。

修罗地狱仍然是好进不好出哇。

朗宇只是巧妙的一提此事,店主还给他打了打气,“这是修罗岛的规矩,不只是死神殿,道友如果真得到了足够的魔丹或仙果,四大殿不愁有人送你出去。”

道理是如此,可是朗宇有选择吗?而且,巧的是死神殿出海收鱼的时间就在十二天后。

就是这班车,迟则生变,朗宇打定了主意。

换了家小店,安顿好古雷,第二天便找去了神殿。他想放雷蛇守护着古雷了,但是现在的雷蛇让人信不着,一旦在城里闹出乱子,这盘棋就更危险了。只要在店里不出来,古雷一个尊者,比带在身边更安全。

要迅速离开乱魔海,朗宇还有另一个原因,他的寿元不多了。这一路行来,他有一种相当不好的预感,自己的生命在快速的流逝,他看不出自己的寿元还有多少。

朗宇已经吃掉了不少的仙果、丹药,但是,那种衰老阻止不了。

传承中的那些神物他也尝试过了两种,没有用,而且要完全炼化一颗,看样子,至少要半个月的时间,会不会增加寿元还不知道。

算来算去,上上之策还是尽快回到古族。不惜代价。

手中的魔丹和仙果已经不足两人的费用,朗宇不得不打算舍出两颗传承之草。甚至还要花大价钱找到如范离那样的办事儿人。

梦城不是很大,按着那个店主所说,绕过两条小街,便看到了此城的中心大殿,广场上竖着一块石碑,二层大殿的门首上立刻着两个字“神殿”。

广场上行人不多,还有七八个武士、尊者在闭目打坐。

“神殿?还真敢起名。”朗宇轻推了下鼻子,从容的走了过去。

二进乱魔海,和上次不同,如今作为一个尊者,朗宇在这修罗岛上也是帮主层次的存在了。

殿内很简单,也很讲究,其实就类似于一个交易大厅。兵器阁、丹阁、仙宝阁,鉴定阁、殿务阁……不下七八个小厅。

“鉴定阁?竟然还有这等地方。”朗宇两眼盯住了最边上的一个小厅。

不妨先看看灵草的品质如何,他其实也很想知道,自己得自天宫的传承都是些什么东西,那可是挂着一个重建天宫的任务呢。

转进小厅,寂然无声了,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一米多高的平台,台上一个不到两尺的窗口。

禁制!原来自己所见的小厅只是个隔绝神识的禁制。朗宇回头看了一眼。

“道友要鉴定什么?”一个貌似不耐烦的声音传了出来。

“一颗仙草。”朗宇把一个古铜色镶花的盒子推到了窗口下。

“仙果、仙草鉴定费用百分之五”

看一眼要这么贵么?朗宇顿了下手,仍然推了过去。他的预计价值是百十枚魔丹,让出五颗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什么用处,倒也值了。况且真要能换到百颗,那么这一颗仙草也就够出海了。

窗口内有三位灰衣老者,接过盒子的老者手指一弹,盒盖翻开,一道盈盈的蓝光,如一个闪烁的水晶球罩住了柜台。

“啊!——噗!”老者只看了一眼,一声惊叫,翻手盖住。

就这一开一合之间,满厅生香,如兰似麝,还有一丝淡淡的腥味。屋里的另两人“噌”的站了起来。

宝物!这不用老者去说了,只要是修者,一道气息足够了。珍贵到什么程度不知道,肯定是宝。

“道友此宝得自何处?”老者手盖着盒子一倾身,激动的问道。

“呵呵,偶尔进了一处密地。”朗宇这理由随口就来,随后问道:“此草可换多少魔丹?”大概是朗宇的脑子里全是魔丹了,脱口而出。

“换魔丹?”花白山羊胡的老者重复了一句,随手一压把盒子拉到自己的身前。

仙草换魔丹,有点儿换反了,乱魔海中可以打到魔丹,但却不生长仙草,所以通常情况下都是以魔丹换仙草,以备进阶之用。他们收魔丹是交给总殿,一个散修换去魔丹有什么用?

至于想出乱魔海,几乎没人有那种想法,即使有,仙草也可以直接换出离岛的死神令,何必多此一举?

窗口内蓝光再次闪了一下,声息皆无了。

拿走了仙草,据为已有?朗宇的两眼眯了起来。

不要逼我犯错误,冷声的问了一句:“道友不会是不想还我了吧。三息内……”

“慢!慢!道友误会了,我们正在鉴定此草为何物。”

“两息……”

“唰!”古铜色的盒子推出了窗口。三个人无奈的放手了,那仙草上确实有一个奇怪的手法封印着,但是三个人还没有功夫去解,他们确实是在判断着此宝为何物。

盒子出来了,人也从侧面跟了出来。

“道友可有意出让此物?”

三名老者,都是尊级的修为,朗宇不由面上一沉,一翻手收起盒子,“道友还没有告诉我这是什么仙草?”

“此物极象一种普通的三叶草,但气味不同,而且三叶草最多不超过五百年,此草的品质至少在万年以上。”

“万年以上?”应该有了,朗宇忽然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个问题,仙草的品质是以年久为珍贵的,吸收的日月精华多,凝结的天地灵气浓,难怪三个老家伙追出来。

不仅如此,还有一个重要的东西,那个老者没说。万年仙草已生灵性,与那天地灵根也没有多少区别了。

换百十颗魔丹朗宇没当回事,须知这是乱魔海,即使能换二十颗,也足够人舍命相夺了。

三个老者的表情,让朗宇的心里咯噔一下醒悟了,他还是小看了异宝的吸引力,或者说小看了那只老鼠的传承。以那只老鼠祝寿的情形看,这些宝物或许在万前就是万年奇珍。

现在还有这些东西吗,没了,一万年哪,有很多东西都成了绝版。

一个在乱魔海里几乎无价的东西被发现,再想走似乎有点晚了。

“唰”的一下眼前一亮,禁制消失了,四名灰衣的尊者挡在了神殿的门口,在大厅的中央,一个高个略胖的灰衣人转过了身。

三位鉴定阁的老者对着灰衣人一拱手,转向朗宇道:“这便是本城的城主大人。”

一个地尊者。

“城主大人这是要杀人夺宝?”朗宇眯眼看了过去,冷冷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