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一节 欲加之罪


小说:刀破魔天  作者:光头儿

朗宇没有心思寻宝了,头顶是若大的一个悬浮大陆,自己围着圆周去找入口,那跟寻找天涯海角也没什么区别。

天罚的妖族在这里出现过,显然已经早了自己一步,以两龙感应出的方向看,还在前面。

朗宇很快,他是半人半妖之体,而且脚踏的是五种法则。这一次一较劲,敖洪、敖成化两人服了。

天族的血脉真是惹不得,一个神罚的妖兽,跑起路来,竟让以上天入海自诩的龙族望尘莫及,而且在两人的感觉里,这个小妖兽貌似修为相当水呀,比殿下还不如。

看看差得太远了,两人不得不一翻身化出了原形,三阶的大妖,对朗宇彻底的无语了。

一天半的时间,前面出现了一片红沙,同时一个侧面如瀑布一般的青影也在远天中呈现出来。

“上族,这里的气息很浓。”敖洪传音道。

“看来他们又先了我们一步。”

第四层的入口之下,神罚的妖族已经没有了踪影,朗宇落下来时,看到的只是一层新翻过的流沙。

两条青龙在半空中收起了本体,一个团身站在了朗宇的身后,抬眼随着朗宇向上看去。

石阶窄了不少,还是那样高,那种熟悉的气息很浓,证明着那些四脚毛兽离开的时间不会很久。

追到了屁股后了,可是剩下的时间也不多了,满打满算不足四天。

四天的时间,还有一层,仍然不容乐观。

朗宇无可奈何的摇了下头,抬手在鼻子上推了一把:这一次天宫进的,自从出了老鼠洞就是一连串的紧跑,最后还是落在了后面。

灵霄宫真的是在第五层吗?如果从来也没有出现过,该怎么找?两大妖族和五个仙门的人又会对自己是什么态度?

一切未知的结果都在这条天梯之上。

足足看了三十多息的时间,朗宇的目光中,迸出了一丝冷冽的杀机:“上!”

双脚一点沙地,冲身而起。

一层天,一层威压,朗宇这一冲落向了石阶的三分之一处,却硬生生的被压下了十二阶,两腿一绷挺住了。

“小心!”向下传了一句话,伏身向着石阶上奔去,这样的威压下,不用想飞行了。

“唰!”一道金光毫无意外的把快到尽头的朗宇也打了下来,金光中看不出任何东西,只是在那一刹那间,在天梯的尽头,闪过了一个月牙形的黑影。

那不是属于这一层的东西。

第五层,真的存在!朗宇心中一喜。

第二次,有了准备,闭目顶着金光,象推着一根千钧巨木攀到阶顶,一股又甜又腥、还夹着一种令人作呕的味道冲鼻而来。

朗宇刚要睁眼,忽然心头一阵燥动,仿佛心中的一把琴被人拨动了一下,同时不知在何处产生了一种即熟悉又亲切的共鸣。

这是一种什么感觉?

“唰!”

还没来得及放开神识的朗宇,突然一拧腰,一道射向丹田的红色剑芒贴身而过,几乎在同时“轰”的一下热浪狂卷而过,这一次躲不过去了,整个人被打飞了起来。

向下落很快,想止都止不住。

六阶的妖体也扛不起了,“噗!”的一口血喷了出来。半空中一抬手,剑与血同飞。

“小白!杀!”

青光冲起,只是在天梯顶上一转,又电转而回,停在了朗宇的头前,梯顶上声息皆无,。

“噗”朗宇被一招打下了数百阶,一脚半跪,一手支在石阶上,歪头吐了一口血水。

“上族!”

还在很远的敖洪两人立刻停下了,一声惊呼。

朗宇回头看了一眼,没有说话。

入口被人封住了,还让人打了个冷不防,连是人是妖都不知道。

平复了半天,上面仍然一片寂静,没有人出现。

刚才在下面,朗宇还在想,天风门杀了两人,太玄门也死了四个,好在除了两条龙没人知道。如果进入第四层,没有人阻止自己寻找灵霄宫,也不必开剑杀人,没想到才一露头就来了一个下马威。

原来善良就是个祸害。

朗宇起身,抬手背抹了下嘴角,两眼一缩,盯住了天梯尽头。

今日在天宫,此时恩仇此时了,仁慈之心留不得,就是刚才那一下,放在两龙身上,不死也是残了,所以想要保住小妖女无事,也只有挡者披靡,剑下饮恨了,任何危险也不能留在身后。

重走天梯,朗宇把青鸿祭在了头顶,天梯顶上设伏之人——杀无赦。

金光又现,朗宇一别头,只是停了一下,神识扫了出去。

没有人偷袭,继续向上,直到神识中所见两个红衣弟子在天梯顶上三丈外身首异处,才暗暗的长出了一口气。

竟然是广佑门的人,他们也是得到了掌门的授意了么?为什么只有两个人呢?

朗宇不敢大意,人还在天梯下,摧动识海中的小人搜了出去。

天梯上是一个六角形的祭台形状,台面上没有符文,呈现一种斑驳的暗红色。除了两具广佑门的尸体,还有四五个散落的白骨堆。

祭台很大,足有十余丈方圆。再向四周,看不到什么了。

看来只有两个广佑门的人守在这里,刚才被一剑秒了,三阶的炼神,连哼都没哼一声。

青鸿已经强到这种程度了吗?

朗宇只是稍一犹豫,一步跨了上去。有此一把仙器,长老之下,他还真不用怕谁。

“嘭嘭!”两声闷响。

太玄门的太玄殿里,十几个老者一惊,全部看向了一身红袍的孙正良,在他的面前,两股白烟冒起,八个魂牌还剩下两个了。

“此子果然嚣张,我仙门的弟子已有二十八人陨落在他手,各位还在犹豫吗?”上元门的紫衣老者愤然站起。

上仙门九门来了七门,十五位长老应童玄子之邀齐聚太玄殿。一个下界的隐世家族弟子,手持仙器进入天宫,那是虎入狼群哪,可是已经进去了,无人能阻止得了。不过几天后,太玄门四名弟子同时陨落,童玄子坐不住了,觉得以一门之力无法扼杀这个逆修,不得已发出了聚仙令。

三大掌门一起把朗宇逼进去的,这个已经没人再说了,由三家发起的九门大会,在太玄殿招开,童玄子把朗宇推上了公审台,与天风门一起历数了朗宇在下界杀仙的恶劣行径,上元门、广佑门积极响应。

此子要杀,仙器也必须收回仙门,以凡杀仙的先例不能开。

仙器很吸引人,但是只有一把,而且朗宇是隐世家族的人,不知为什么,似乎还与东海有点瓜葛。在得不到利益的情况下,其它仙门不愿意被人当剑使,因此对于在仙界内追杀朗宇的行动,迟迟没有达成一致。

然而,在大会招开了三天后,突然之间,名门手中的魂牌纷纷爆开,进入天宫的弟子,爆豆一样的陨落。

继天风门之后,正吉门的两名弟子也全军覆没。五十位仙门弟子只是两天的时间剩下不足一半。

天一门的长老小眼睛内精光一狠,终于下了决心:“此子太过残忍,本门同意把守西南方向。”

太虚门长老看了看剩下的七块魂牌:“他若出现在本门的范围,本门自会留下他。”

最后,正吉门也只好表态,发现了朗宇会通知童玄子,但是如果东海的龙族要出面保朗宇,只他一个仙门留不住。丑话说在前头。

无始门、青幽门没有人进入天宫,一个在极北,一个在极西,童玄子是通知了,但是没有人到。

大会基本达成一致,童玄子又陈说了一次放朗宇下界的危险,众仙门长老才拱手鸟散。

意见是达成了,但是真正在意的没有几个,一个炼神的小修,你就是给它把仙器,他又能驾驭得了吗,进入天宫的还有三大妖族,即使那个小修够狠,他还敢同时得罪九个仙门不成。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当然,如果遇到了仙器,谁也不会放过。

朗宇真没有他们想像的那么黑,可是那么多的上仙都是谁杀的呢?

不想乱杀无辜,但是仙界的一张大网已经向他张开。没有人在意这个下界的小修,也没有人怀疑,他还能逃得出去,对于强大的仙门来说,杀朗宇依然如辗死一个臭虫。

金光像雨幕一样洒了下来,神圣而安详。玄气的浓郁让人如沐在温泉之中,只是味道很邪。

祭台之下是一片暗褐色的红土,放眼望去,朗宇仿佛感到自己真的一脚踏进了地狱。地是红的,山是红的,雾是红的,台下的地面上一条条闪电形的裂痕伸向了无边无际,近在眼前的几座矮山象数十块万丈的巨石东倒西歪着。

第四层,竟然是一个残破的世界,仿佛经历了一场天地大劫。

淡淡的血雾中,似乎有一种声音,在层层叠叠的嗡嗡回响。

“杀……杀……杀杀杀”

浑身的血脉被激荡了起来,一种毁灭的**潜然升起。朗宇猛力的晃了下头,把那声音压了下去,可是不到两息的时间,又飘了进来。

好邪恶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