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一节 一刀之灾


小说:刀破魔天  作者:光头儿

进,还是不进,他自认为有能力,但可以不冒险,也不喜欢杀人。朗宇不是白衣战士那般的无奈,如果他想,他可以立刻买票转道天武帝国,几年后平安的成尊。

但是,水梦瑶呢,还有那个疑似古雷的药人呢,会不会等自己那么久。以左行的战力,能不能就在这修罗山上面?

若干年,和三个月。

朗宇在心里纠缠着,愣愣地看着眼前的石柱。黑塔的道府中,三天前一位尊者进阶失败,身死道消,那个道府还空着。十连胜立刻就可以入住,而且论修为,自己的三阶圆满也不必再等了。

“小子,不敢上滚开!”突然,一声喊喝,身后的一只大手劈头抓来。

“嗯?”朗宇一愣,玄气压迫了上来,是冲自己来的。可是大手的范围太大,躲已经来不及了,稍一侧身,回手就是一刀。

匆促之间出手,力道把握不好,虽然不是‘修罗斩’,但是战技已经成熟在心,难免带上一丝。

一道绿光,从那大手的中指、食指之间穿过,玄气凝形的大手,轰然爆开,刀虹如电弧一般击在了三丈远的一个白衣修者的胸前,“啊!”的一声大叫,劈飞了出去。四个人一闪身,出剑。

三阶,一招败北。朗宇转过头,推了下鼻子,他不知道那一刀会不会要了对方的性命,临时收刀了。因为刚才的那只大手虽然嚣张了点,但是没有杀气。

“上!杀了他,这小子活腻了。”劈飞的那个白衣人一步蹿回,挥剑要上。刚才自己只是想把那小子轰走,没用全力,吃了一瘪,这个面儿不能就这么栽了。

可是他的话似乎不怎么好使,另外的四人并没有动。

“慢着!”左边一个清秀的中年人出声喝止,收剑看向了朗宇。“这位道友是哪一帮的人?”

“没帮。”

“哼哼,可知道对西花岛出手的代价?”

“不知道。”

“常护法,杀了他。”被劈飞的那人退了回去,咬牙切齿的看着朗宇。

那清秀的中年人浅笑了一下,摇了摇头。“不急。”而后向着朗宇一抱拳道:“本尊西花岛青龙护法——常怀春。看道友也是大圆满的修为,不知可敢挑战修罗。”

“这个好像与你无关了吧。”朗宇静静的看着忽然变得一脸人畜无害的常怀春,一握手收起了刀。

“呵呵,不瞒道友,如果不敢挑战修罗,那么今天的修罗山你可能出不去了。”还在笑。朗宇自然是不知道,这个西花岛第一护法,外号人称‘笑面虎’,他这一笑,就意味着要杀人了。

朗宇也笑了,这真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就多站了这么一会儿,引来了杀身之祸。

“你以为能留下我?”

“呵呵,连你都留不下,我还来这修罗山干什么。道友不用怀疑,就看你有没有资格让我出手了。五千战力以下,你就不用上山了。”

只要不进龙门,就不在修罗殿的保护之内,以五人之力,灭一个同阶战士,分分钟的事儿,被劈飞的那人“嘿嘿”一阵阴笑,有点明白常怀春的意思了。

朗宇也明白了。不过,这样的货色就敢争道府的话,那还有什么犹豫的。这样的人,就是杀了,又有什么可失道的。

撤身让开了石阶,地府的路,永远是敞开的。血坛都摆平了,一个西风岛,还会放在朗宇的心上么,只要没有人掣肘,这修罗岛,朗宇自认为不敢去的地方不多。

常怀春五人整巾撩袍,昂首阔步的走了上去,路过朗宇的身边时带了一句话。“小子,别忘了把买命钱准备好。”

“呵呵!多谢。”朗宇居然抱了下拳。

“哼!”那个手下败将路过时冷哼了一声。

玄玉柱上光芒亮起,一道幽幽的蓝光瞬间逼向了柱顶,在离着半尺多的位置停了下来,渐渐的滑落,最终固定在距柱顶一尺半左右的地方。

“哇!”

“呵呵,原来常护法修为又大进了,这一次必可成尊了。”

有惊讶的,有恭维的,听得确实让人心爽。常怀春收了手,仍然微笑,“各位过奖了,本尊成尊,绝不会忘了各位道友。”

这里哪有朋友,说出来谁又能信?四个人个个感激,但是随后却都把这句话当成了一个屁,左耳听,右耳就放了。修的再高,也是人家自己的事儿,再有大战,四个人还是炮灰,这个命运改不了,除非有一天自己也成尊。

接下来四人分别上前,一一测试。没有这个测试,就拿不到胸牌,没有胸牌你就上不了修罗山,谁也不例外。

四个人玄气不同,但战力相当,亮起了玄玉柱的八成左右。战力值是多少,领牌时就知道了,或许他们自己已经知道了,这个结果并无意外。只是朗宇判断不出来。

常怀春走下来,特意照顾了下朗宇,“道友,该你了。”言下之意,你不想上,也得上,否则保证你无法活着离开,说完走向了“黑”字窗口。

一袋袋的晶石送进去,五人各领了一道胸牌挂在胸前。

“7000”只有一个,其余都是“5000”。这就是他们的战力了。

朗宇抬手,推了下鼻子,这个广场可不只是他们四人,周围还有百十来号,有张望的,有闭眼的,甚至还有七八个尊者的存在,相信没有人不在关注着他的。

一人对五人,而且惹的还是八岛之一的西花岛,有你的好瞧了。最好的结果,买牌上山,对方挑战,拿钱买命,然后立刻下来走人,如果西花岛就此罢休你就算拣了一条命,有多远走多远。只是不知道这个呆傻的二百五,能明步吧。

众人拭目以待,但是没有人来提醒。

西花岛的五人,领了牌并没有急于上山,而是半包围的挡住了朗宇的去路。

到底是谁惹的谁?那你就不用管了,要杀人有的是理由。进了修罗岛,便生死只有天决定了。这地方,你就是喝口水,没准都能刺出把要命的刀来。

朗宇嘴角一翘,看着西花岛的五人笑了一下,转步走上了石阶。这种石柱自己今天是第二次去碰,在荨阳名镇时,惹了大祸,这一次不知又会出现什么结果。

神识略扫一扫,朗宇立刻又无语了,广场上的一群人,连原先闭着眼的现在都睁开了,为什么每一次自己测试都会弄得万众瞩目呢?邪了门了。

伸出右手,单提了一丝雷玄气,注了进去。

这一次朗宇加了小心了,这是四大殿共同的财产,如果再弄坏了,可没人给自己兜着。

一蓝一白两色玄光,同时亮起,从柱底“嗤”地一下升到了一半,朗宇不由手上一哆嗦,立刻收了回来,太快了。有点吓人,他不知道,一下冲到柱顶会是什么结果,没必要的麻烦还是不要惹。

手中玄气一撤,光柱立刻暗淡。

“哈哈哈哈……”

“我——靠!”有人大笑。玄气到一半,勉强算是及格,战力一千。可是升的挺冲,落的也快,眼看剩下半米了,光芒一亮停住了。

“嘿嘿,真有你的,就这个,刚才还拉的挺硬的呢!”常怀春摸了一下无须的下颌。看这意思,自己连动手的兴趣都没有了。狗屁不是呀,你冲的再高没用,一般的三阶战士如果尽力一摧都能把玄气打到顶,但是你得供得上,最后不再下落的那个位置,才是你真正的战力等级。朗宇这个档次的,连门都进不去。

朗宇一摇头,还是玩儿不好哇,两次测试连感觉都不一样。

确实不可能一样,当年自己是废物,没有玄气,而且丹田内有个神秘的卷轴。现在自己算是一个纯正的修者了,那感觉能一样吗。

心里没底,就只能慢慢试。朗宇再提玄气,一丝丝的注入了进去。

这样的测试法,可以说是亘古少见,表现在玄玉柱上便大杀眼球了。两色的玄光在柱子上象兔子似的一蹦一蹦的,一次半尺,跳了三次,朗宇似乎有了点把握,“噌”的一下蹿上了两米高,吓了一跳后,又落下了一尺。

再注入,再跳。

这种刺激没有人能受得了,台下百十号人,包括西花岛的五人在内,一个个随着光柱的跳动一次一个激灵。

真正的动人心弦啊,不过整个广场却鸦雀无声,彼此的滑稽表情根本没有人去看,都在注视着光柱的进度和旁边的那个黑衣青年。

这小子在搞什么,究竟会有多高的战力?

多高的战力吗?朗宇能秒杀尊者,至于玄玉柱上会给一个什么评价,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十多息后,两个鼻涕串似的光柱终于爬到了顶,常怀春的两眼眯了起来,那光柱只见向上跳,不再往下退,貌似情形有点不太妙哇。这小子三阶圆满的修为,体内两种玄气共存,据他所知这是一种相当难对付的雷系功法特征,有越阶挑战的潜力,如果战力值再与自己相同,那么他反而就危险了,没想到随便踢了个萝卜,却要崴了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