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八节 真假三爷


小说:刀破魔天  作者:光头儿

云梦山南麓,莽莽苍苍的森林,三车马车,十几匹快马,沿着低矮荒芜的山路奔了上来。

“现在,你该给我一个说法了吧。”猴脸的青年满脸不悦的勒住了马,盯着身旁的白面青年问道。

“呵呵,三爷,我也没有个说法。灵龟占术,谁又能解释得清。”

“可是什么也没有发生啊?!”

“那三爷你是想发生点什么了?”

“放屁!”

猴脸青年气不打一处来,这一天一夜跑的,脚不沾地呀,千余里路,纵然是修者也吃不消,就为了旁边这小子的一句话。‘北方位千里之外,心想事成,迟则血光之灾。’

“呼——”长出了一口气。猴脸青年,小鼠眼蔫蔫的转了几转,灵龟占术,确实有点邪门,曾经应验过几次,不由他不信。

白面青年瞄了他一眼:“三爷,没事就是好事,这预卜之说,我们照做了自然一路平安,若不走,谁知会不会有祸事。”

身后紫袍的何总管提马上来。“金三爷,前方就是云梦古路了,一线天据说有大妖守护,我们是不是要先休息一下。这一路上……”这一路上,三位尊者倒不碍事儿,可是其他人牢骚满腹哇。要不是带着这三个人,鸿运商行哪用这么折腾,不知他们抽的什么疯。只是在这大罗地界里,众人对这位金三爷敢怒不敢言。

“休息休息!他马的,都是你这小子给坑的。”

“什么?!……”白面青年有点脸发绿,占卜也是你求的,现在反倒都推到我的身上了。随之却又晒然的一笑。“随便,我还是得再走二十里。此处地险林密,不是祥地。”

“我靠!行,他马的,那就再走二十里。”猴脸青年刚一旋身要坐下,又站了起来。眼前这小白脸貌不惊人,可是有些事儿,他不得不服。

车队继续前进,马上的两位紫袍尊者,冷眼相望。看在晶石的面上,看在商行利益的面上,没有吱声。

“轱辘辘,轱辘辘……”虽然速度明显慢了下来。但是,二十里路对于他们来说也就是喝杯茶的功夫。

再往前,路上出现了东西,大批的尸体。有妖兽的,有人类的。地上,树干上一片片紫黑的痕迹。

这是兽潮大战的战场了,尸体已经干瘪,空气中还散发着一种臭气。有人掩鼻,有人两眼放光。

妖丹哪,这得多些妖丹。不知那死人还有没有戒指。

三位尊者没有动,几个武士干咽唾沫。天下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儿,真要有那些东西,也早被人取走了。猴脸青年翻了几具尸体,失望的骂了几声,冷不防撞到了白面青年的马上。

“你小子长没长眼。挡着三爷……”一抬眼,话没说完,后半句憋了回去。一张乌鸦嘴刚才说的话应验了,就在前方十多丈外,路中间站着一个黑衣人。事儿来了。

“此树是爷栽,此路是爷开,要从此路过,脑袋留下来。”一声阴冷的话从黑衣人方向传了过来。

金三爷看了看白面青年,那青年也在看他,两人不由得无语的一笑。你这灵龟占,到底灵是不灵。

何总管听着也是一笑。呵呵,这年头,什么人都想做这买卖,一个三阶的战士,竟敢截住尊者的队伍,不是吃饱了撑的吗。

“何总管,还用我出手吗?”金三爷头都没回的吩咐道。这是截你们货的,你们不摆平还等谁。

一个紫袍尊者,玄气一摧,就在马背上起身升空。

“哼哼!不要自误,你们那点东西,还没看在三爷的眼里。”突然前面的黑衣人又传出一句。

“谁?”马上的金三爷瞪目如牛的伸脖子问向白面青年。他怀疑刚才听错了。

白面青年两眼一眯。“看来是冲我们来的。”

冲我们来的就怕了,我们也有尊者。猴脸的金三爷底气不是一般的足。“小子,你刚才说什么,别装神弄鬼的。即是冲着爷来的,敢报个名吗?”

“哼,有何不敢,只是报了名怕会吓死你。本尊金三爷,识相的把身上的东西都给我放下,哪来的回哪去。”

“我——靠的!”金三爷没吓死,却吓傻了。有这么巧吗!

“呵呵,行,你真行,冒名都冒到三爷头上了。看什么看,给我拿下,我倒要看看你是何方神圣!”

身旁的尊者一拧身就要升空。

“你怕了。”黑衣人说话间一转身。“唏溜”一声,十几个人一起倒吸了口凉气。

什么?!真是又一个金三爷,猴脸扒相的。不仅貌似,而且神采也一般无二。对于武士来说,就是一个穿青,一个挂皂。看在三名尊者的眼里还能感觉出一丝气息的不同。

“嘿嘿!有意思了。”青衣的金三爷一提马,摆手让那尊者退下。

黑衣人冷眼看着他。“知道为什么要杀你吗?假冒本尊者都得死。告诉我,这张面皮是从哪弄的。本尊给你个全尸。”

这句话说得挺狠,牙缝里挤出来的。青衣的金三爷不由自主的摸了下脸。立刻有点回味,“去你个*……的,我怎么还成假的了。”抬手一道玄气。谁料那黑衣人也是个火爆性子,手指间同时金光一闪。

“怎么,你连本尊的战技也能冒冲么!?”一出手,那黑衣人还来了这么一句。

“莫非你还……”青衣金三爷上手就是一道战技,可是没有那黑衣人打的快,话也没赶上。

再看两人之间,众人都瞪大了眼睛。

两只金色的玄龟,一大一小。黑衣人弄得像个小山,青衣的金三爷,迎上去的不过面盆大小。

嘿嘿!行走了大半个大罗了,今天头一回碰上遭瘪的事儿。金三爷气往上撞,你大就厉害吗,心念一摧小金龟光华闪烁,栩栩如生,向着大龟撞去。其速之快,其力之大,直让黑衣人都是两眼一缩。随之两指连弹,“给我收!”

顷刻间,大龟凝实,一口向着小龟吞去。“唏溜”一声还带着响动,真的收进了腹中。

玄气之物,也能互相吞食么?这有点超出了众人的认知。

玄气斗法,生死都在须臾之间。金三爷要有危险,后边的尊者感觉的清楚,那黑衣人的玄龟能量惊人,他们的三爷不是对手。右手一探,就要引动法则。

“陶长老。三爷没事儿”白面青年向他摇了摇头。

没有杀气,那黑衣人虽然说的挺霸道,却从其身上没有散出杀气。人若杀人,先有杀心,杀心一起,杀气外放。

那么眼前的黑衣人要干什么?白面青年,修为不高,但心思缜密。陶长老放下手,眯眼注视着两个三爷,以尊者之能,他料想一个三阶的战士在自己眼前还杀不了人。

“爷还就不信邪了!”青衣金三爷感应着自己的玄龟在神念中一点点的消失,怒骂了一句,张嘴要喝“爆!”可是还没喊出来,对面又说话了。

“你要敢爆,你就死定了。”真像他肚子里的蛔虫一样,对面的黑衣人步步踩在他的先机上,金三爷要吐血。

“嗤”正此时,大玄龟金光一闪,竟然让人无语的在屁股后面掉出个小龟来。

“哈哈,王-八-蛋。”商行的队伍中,有人叫了一声。

金三爷脸一热,怒了。“陶长老,给我杀了他!”他也看出来的,那个黑衣人这是要玩儿死他呀,当着这么多人让三爷栽面,你是找死。

“哈哈哈哈!”黑衣人丝毫不惧,反而仰天大笑,手一挥玄龟消失。“小子,你就这点本事么,也敢冒冲三爷,这个东西,你也给我冒冲一个出来,三爷我就饶你一命。”说着抬手扔出一物,疾点金三爷。

“啪!”一把黑金铁扇,应手展开,“噗!”的一声拦住来物,“吧嗒”掉在地上。

原来不是兵器。

“陶长老!给我拿下!”

两个回合,青衣的金三爷,熊了,知道自己不是那黑衣人的对手,人家打的跟玩似的。

陶长老终于有机会了,大袖一挥跳上了半空,“小子,敢假冒三爷,今天本尊就废了你。”尊者出手,法则想随,虚空中金线一闪,三刀六面,围定了黑衣人,爆射而出。

“住手!”

“下来!”

间不容发,陶长老的耳中突然狼嚎一样传进了四个字,地上人影一闪,刀尖下就多了一个人。

收!

哪有时间想为什么,“哧哧”的三四点血花,三把刀头儿硬是一偏滑了过去。

引动的法则,打出的玄气,哪是那么想收就收的。一反一正,两股逆血倒行,陶长老想不下来都不行了,两眼一发黑,差点走火入魔,实的惠的拍在了地上。

“怎么……!”

“你要找死呀!”青衣的金三爷肩头,左肋,还有胳膊上,三道刀口,回头却大喝道。

打也是你,停也是你,还让不让人活了。陶长老直翻白眼。

这是在演啥戏呢?鸿运商行的一行人掉了一地的眼珠子。两个尊者眼一缩,跳下马来,情况有变,何总管连连后退。“护车!”

这和身怀重宝一样,大利面前,任何人都可能翻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