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节 给别人做了嫁衣


小说:刀破魔天  作者:光头儿

白影一闪,朗宇就知道了是谁,没想到这两条龙还没有走。再看法台上,只剩几把残破的刀剑,哪还有一个人影。

本来是一顿大餐,没想到吃了一嘴的尸体,白龙不由气撞顶门。那青龙吃了一个灵根,它自然对这些个连屎带尿的上仙没什么兴趣,可是自己就不同了,法力恢复才到一半,与那几个老不死对抗起来异常费劲。

一种怨毒的目光盯上了朗宇,“我要生撕了你。嗷。”一声怒号,长尾一摆扑了下来。

无论是什么妖兽,它的最强战力都是本体的形态。因此,即使人族的战技也多模仿妖兽的本体来攻击。所谓的化形,只是为了一种形体的美观,和保持一种尊严。或者说也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哼!”朗宇冷哼一声,“我正要找你!”抬手飞剑掷出,“斩!”

“青鸿”就是一道青光的剑虹,“唰”地一闪而过,此剑一出,白龙的脑海里“嗡”的一声。

“我靠,危险!”不知哪条龙筋反应的灵敏,长身一甩,大半个身子遁入了虚空。

“嗷!——”仅此一击,一大彪龙血飞溅在法台上。那凄惨的嚎叫,令得远处的青龙都是一回身,三件法宝同时拍在了身上,一口龙血喷出。变幻了数次,差点回了原形。

白龙惊恐了,大眼睛瞪的跟二盆似的看向朗宇。

朗宇的脚下“嘭嘭”的溅着血花,那是白龙的血,顺着“青鸿”滴下来。

抬脚轻落在法台上,翻手抓出一把晶石,这东西朗宇没用过,但不等于不会用。再说他的识海里可是还有一老古董在。第二个洞,第三个洞,法台上已有三色光亮起。

这里很危险,但是,朗宇没有退路,他一边填着,一边看着最近的白龙。那家伙瞪眼瞅着,不敢近前。

第四洞,四道光。

第五洞,五道光。

朗宇的手有点抖了,生死大劫呀,终于要出去了,激动啊。朗宇相信,只要到了凡界,他有一万种方法,躲开仙门的追杀。甚至可以杀了仙人。

第六洞。“哗啦啦”一把晶石撒了下去,紫光冲天。法阵上的变幻的条纹,瞬间摇动了起来,活了一样,然后光芒冲起。

朗宇一步踏入了其中。

“拦住他!”这声音不知是谁喊出来的。朗宇头都没回,无反谓了,就要白白了。

一步踩下。突然“砰!”一声,象是撞到了禁制上一般,惊愕的朗宇大虾一般被轰了出来。

“哈哈哈哈!小子,你还是上别的传送阵吧,这里不是你能去的。”法阵内一道青影,而后又是一道白芒掼了下去。

“我日……”朗宇如何不恨,又让两龙摆了一道。手中“青鸿”飞了出去。

“嗤”的一声,“嗷”的一声。

“青鸿”飞回,法阵大亮。

“孽畜!”

朗宇身旁三道疾光,“轰隆”一声砸到了法阵上,

“砰!”法台碎裂。乱石崩飞。

朗宇傻了,再想回去,没戏了。他可不知道,这仙界有几处传送阵,以为这就是自己来时的唯一一个传送阵呢?

三位大老在这一次的冲击中也倒飞而出。“抓住他。”有人在后退中还在大喊。

丈把长的龙尾齐齐的削掉了,向着朗宇的方向飞来。

“噗噗噗噗”一顿乱剑,削成了肉片,难解心中之恨。

这事儿不怨朗宇,就是那三个品级上仙,也没有料到青龙还有这一手,这是一种血脉传承的救命之法,要相当大的牺牲,才能瞬移虚空,只是这些恐怕只有青龙和白龙知道了,别人谁会料到。

茫茫无尽海,万里晴空。

突然,高天上“轰隆”一声巨响,仿佛炸开了一般,一团黑色的火球凭空而生,“嘭”的一下爆散。两条黑湫湫的东西冒着青烟坠落了下来。“扑通”一声扎进了海里。

无尽海太大了,即使法阵被毁,两龙还是找到了家。

朗宇呢,还得逃,仙界这么大,难道找不到一个藏身之处。

“青鸿”一指,朗宇一低头就扎了下去。这是他的一种错觉,仿佛一想到藏就不能满天空的乱飞,所以他的第一思维就是向地底下钻。

可是天界无底,你就飞吧。

怎么走,怎么藏?一直向下去吗?

“主人,我需要灵气。”

“啊!”朗宇一惊,从思索中回过神来。是呀,这‘青鸿’再牛差,它也得有能量支持着呀。

朗宇从丹田中提出玄气摧进剑里,速度一下就提了起来。远处追来的几道虹影,很快的消失了。

一把最不起眼的剑,居然在这无边的仙界里纵横了起来,究竟是什么原因?无灵的“青鸿”是怎样的存在,又是怎样被激活的,就因为小白鼠吗,那么小白鼠又是什么级别的妖兽。

剑飞如鸿,破碎虚空,不让品级上仙的速度。它是灵器吗?却为何又削灵器如撕纸。还是那上仙手中根本就不是灵器。

这一切的一切,朗宇也就只在心里问了自己一遍,没有时间去细想。

武机子没有心情了,另一个老者却怒了,“这小子是哪一洞的,竟然私闯传送阵,难道还想下界吗?”

“此事,丘长老最是清楚了。”另一个长老回了一句,而后看了一眼身后。一脸悔气的丘云子,刚好冒出头来。

“丘长老认得?”

“这个……”丘云子白了另一人一眼,那老头儿,正是看着朗宇坐在他仙鹤上之人,真他娘倒霉。“这个,这个倒要问一问武长老了,你们桐崃山的弟子私放了妖兽,恐怕不好交代吧。”

“什么,你放……”武机子一听,青筋都蹦起来了,什么屎盆子都往我身上栽。“今天,你若不给老夫一个理由……”那意思,咱们就单拉。

“嘿嘿,武长老还记得那个凌长老送入桐崃山的弟子吧。嘿嘿。”

“古宇?”

三个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道。这事闹了几个月了,明里暗里谁不打听打听。同时几个老头儿也一起想起了一件事儿。

《化雷诀》

“嘿嘿。”追过朗宇的那个老者,用一种说不清什么意思的眼神看了眼丘云子。

“追!”没有人商量,四道遁光,眨眼消失。

‘青鸿’是个什么存在?杨逍也在捉摸,为什么朗宇居然可以驱使,为什么凭一个一阶炼神斩杀上仙如切菜,还有这速度,逆天哪,品级上仙追不上。

老了,离开道辰界太久了,朗宇身上的很多东西,他都说不清,更无法回答这个为什么。

朗宇再次向‘青鸿’里注入了玄气。不就是拼吗,你们是大修,可是我的丹田里也有两个小湖,而且还有妖脉。那种玄气虽然不能发出体外,但是注入剑中,供其飞行还是不成问题的。

一口气不知飞下了多深,还没有到底,说实话,朗宇还真想直接飞到底,所谓的下界应该就在下边,如果一直飞到下界的边缘,没准自己扎出一个窟窿,就跳下去了。那可就真的捅破天了。

可是他还是不明白,什么是界,界的范围是一种空间的叫法,它不能以距离去衡量。朗宇的一路飞行,也许正是在下界的一栋栋的房舍间穿过,但由于界的存在,他却看不见。

界,可破,当你有足够大的法力,就可以破界,穿越虚空。

就象传送法阵,为什么只是那么薄薄的一层,朗宇又为什么眨眼间穿越到了异世。

这其中的秘密还是让朗宇自己去揭开吧。总之他现在离那一步还相当远,而且目前看,处境还相当危险。

朗宇改变了方向,捉迷藏也不能一条道跑到黑。在他的感觉里,身后的三人应该是找不到他的气息了,但并不安全。翻身斜向下扎去,然后再向左。

朗宇感觉心里越来越踏实了。可是有人却笑了。

“呵呵,这小子,很不简单,尤其他所持的秘宝,本尊还真想见识见识。”

还是在那个庄严的大厅里,凌松子几人曾经恭敬的在此受命。说此话的正是那个道士模样的老者,天风门的掌门,风虚子。

风虚子,并不姓风,而是历届掌门的共姓。他是虚字辈。

“传符在外的十一位长老,配合二百仙卫,三面劫住,不要伤他性命,本尊要见他。”

说罢,手指一点身前的法盘,一道仙旨传了出去。那盘上,纷纷乱乱的一些光点在游动,没人知道他是以什么方法看出了朗宇的方位。

为捉一个炼气弟子,这场面铺的不可谓不够大,朗宇有霉可倒了。

飞了这么长的时间,后面一直没有声息,朗宇可以喘一口气了。说句不怕人笑话的话,朗宇现在几乎就是在裸奔。外面的长衫早已经七零八落了,自从被丘云子打了一记之后就成这样了,还多亏了凌松子让姬紫昕送来的这件破背心。现在看来,这上面还没有什么勾当,倒是自己多心了,这么长时间,也没见凌松子追来,应该能证明这一点,只是现在在前胸上也就只有几根丝连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