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节 破禁而出


小说:刀破魔天  作者:光头儿

第三个当属妖脉,那道化元诀的作用绝不次于前两者,它时刻洗炼着朗宇的筋骨,尤其是经脉,这是一般的药物所做不到的,也可以说这本是妖兽的专利,正是如此坚韧强劲的经脉才可以承受朗宇那样鲸吞海塞的玄气流量。普通的修士,即使是在服丹冲关的时候,也不敢达到这样的吞吐量,那是要爆体的。

所以综合起来再看时,杨逍默然了,不快才没天理了。而且还守着一个灵泉,喝着灵液,想着想着,就连杨逍都有一种想骂(娘)的冲动。

还好,这是我徒弟。

《坤罗诀》在这里受到了压制,玄气不足,也许是功法的等级不如《化雷诀》高吧,但是朗宇没有放弃。

两条大龙也打出了感觉,而且天天喝仙酿都喝上瘾了,朗宇的目标终于要被他们两个实现,那就是吃光、喝光。

至于凌松子的事,好像已经被人遗忘了。反正你没找我我就炼,找我就跟你干。

朗宇的指环里只有一瓶原灵液了,还不太满,这个他得留着,没准逃跑时还用得上。

妖脉已经趋近圆满,这个不受自己控制,也许一次大饥大饱就不得不冲关了。

神识从妖脉上离开,朗宇笑了,这凌松子还真是给力,竟然给了自己这么长的时间,还容自己养成大招。

呵呵。仙门,既然你不让我好活,我也得叫你们喝上一壶。

“主人!抓住它。”

“主人!”

朗宇正在思索,突然间,脑海里响起了小白急促的声音。“嗖”的一下,人就消失了。

“嘭!”光罩上青光大绽,一个精致的小绿人光头光脑的就顶了上来,朗宇被弹开,小人也没有破开光罩,又一下沉了下去。

“小白,怎么回事!”朗宇大叫。出了意外,这东西要是跑了,可要了命了。

“主人,这东西又活了。”

“我知道活了,别费话,快抓住它!”

“嘭!”小绿人又一次顶了上来,被光罩弹了下去。

“师傅,怎么办?”朗宇真的慌了。

“哈哈哈哈,嗷呜——”一声长吟在山洞里“嗡嗡”作响,朗宇被大爪子一拍,“扑通”一声落到了池子里。

“你们……”只叫出了两个字,朗宇忽然明白了,自己被这两条龙给涮了,还聪明一世呢。

“小子,想活着就给我老实的呆着。”青龙一张口,也不知哪来的水,直接一道水箭把朗宇贴到了墙上。

“小白,快抓住它,那两条龙要抢!”此时的朗宇只得传音,依靠小白了。

“发生了什么事儿?”杨逍遁出卷轴,惊道。

“师傅,我又上当了,被那两条龙给耍了,它们要抢灵根。”

“嘿!”杨逍使劲的闭上了眼睛,他还是小瞧了这一界的大修,见着如此的神物,哪有不动心的。亲娘老子,都敢杀人夺宝,自己的教训怎么就没记住呢。

“小子,保命要紧。”

“不行,师傅,小白还在里面,鹿死谁手还未可知。”朗宇“扑腾扑腾”的游过来。自己是真心的要救这两条龙一起走,没想到它们竟是这样狼心狗肺的东西。

一伸手,金珠雷芒出现,弹指一挥,锁定了青龙。

“小子,你找死。”青龙嗷的一声‘扑棱棱’一盘,若大个龙体瞬间消失,山洞里立刻一空,闪出了一半来,再一眨眼“唰”一个青衫老者出现。

朗宇如何不惊,一个愣神,失去了目标。那金珠被老者伸手一弹,“嘭”的一声击在了光罩上。

这一幕只是发生在一息不到的时间,“扑棱”一下老者一旋身,又化作青龙的样子。张口向着光罩吞去。

朗宇一击的青光还没落,小绿人就蹿了上来,“噗”一顶而破,毫无意外的射进了青龙的口中。

你马的,时机掌握的太好了。

一道白影随后而至,抬头一看青龙,“哧溜”又钻了回去。

“主人,主人,我……”小白鼠都哭腔了,没想到这一追,追到大龙嘴里去了。

“小白,没事儿,保护自己!”

“轰”光罩一破,玄气井喷一般的涌了出来。

“哈哈哈哈……”“砰”青龙狂笑,一爪子拍在法阵上。

“轰隆隆……”地颤山摇。“噼里啪啦”的石块砸了下来。

“砰砰。轰隆、轰隆……”这一击象是引燃了连环雷一般,整个桐崃山接连爆响。一角法阵被破坏了,五行失衡,就象人体里走火入魔了一般,五处禁地,禁制全部报消。

“嗷呜!——”

“吼——”

各种兽吼声,四处响起。

“孽畜!”

“怎么回事!”

“立刻通知主峰!”

……

桐崃山大乱。

困龙涧内,水花翻起,“唰唰”一青一白两条龙穿涧而出。

“哈哈哈哈……痛快!”青龙摇身,现出一个青衣老者。

白龙翻旋,化出一个锦衣的中年人,“青帅,那个小子怎么办?”

“走!他虽然与天族有点渊源,修为太差了,自求多福吧。本帅困此千年,今天借他手出来,倒也不必亲自灭了他。”说完,随手震蹋了山洞,青白两道虹光射向远天。

“孽障,哪里走。”山顶一道金光打出,随后有人化做残影追了出去。

片刻后,困龙涧再翻水花,怒目的朗宇浮了上来,这一亏吃得不少。被人耍了,至宝还丢了,那东西,一入肚,你就是杀了他也找不回来了。

小白缩着脖子趴在肩膀上,紧张兮兮的看着朗宇。

“没事儿,这笔帐早晚要算。”

朗宇一咬牙,斜斜歪歪的升上了半空,此时不走,更待何时。也顾不了去体会飞天是什么感觉了,找了个方向就飞了下去。

茫茫仙界,放眼皆云,朗宇就象一个无头的苍蝇,目标只是想着离开仙山越远越好,先藏起来,再做打算。两条龙引去了大修,也给自己创造了机会。

朗宇觉得自己已经飞得很快了,没想到还有更快的。

回眼看仙山已经变成了米粒,正自高兴,左后方却有一个金影追了上来。“小辈,哪里去!”

是仙卫,这身打扮,朗宇认得,暗叫一声“糟了。”换了个方向飞去,哪敢停下。

“枉破仙规,你要找死吗?!”那金甲仙卫怒喝,迅速放大。

“上仙息怒,我只是去抓妖兽。”朗宇无奈,只得停下,抱拳答道。

金甲仙卫近前,上下打量了一下朗宇。“一阶炼神,去抓妖兽?哼,你把仙卫当成了傻子吗?哪洞弟子,自废修为!”仙卫手中长刀一指,毫无商量的余地。

仙卫,那是真正的上仙的修为,朗宇一见,不是心凉半截,那是全凉了。一进仙门时他就清楚,那是跟洞主级人物都称兄道弟的存在,自己能抗吗,没资格呀。

“同是仙门弟子,上仙何必非要了同门的性命。”朗宇嘴里说着,丹田的玄气却调了上来。打不过也得拼,就看这妖孽的身体抗不抗得住了。说话间金珠弹出,滴溜溜电光四射,这一击,朗宇不得不尽全力。

“小子,这是你自找的。”“唰!”一道刀芒劈过,睛空中如亮起一道白色的闪电,三道刀影一记横斩,对付一个一阶炼神,以仙卫的身份,还用得着大招吗?

朗宇打完之后就在飞退,一回身,扬手青龙腾空,只是闪过一道青光,瞬间两断。再挥手玄龟祭出,金光“嘭”的一声爆开。

这些手段似乎太儿戏了。“噗噗”两声,朗宇中刀,一股杀伐之气让他感觉五内翻腾,“噗”的再一声,一口血箭喷了出去。

没有腰斩,人却不知飞出去了多远,两道战技,也只是堪堪的减弱了一刀的力量,

“嗡嗡……”眼前一阵发黑,朗宇的御气行风被打断,抛物线式的向着脚下沉去。

“你——是——谁……”朗宇吐着血沫硬挤出了三个字,他不知道自己伤得多重,他只想知道杀自己的是什么人。

“嗯!?”那金甲仙卫也是一惊,一刀没有毙了一个小修,有点意外,刚要向下一扎跟下去。“唔?”身边却出现了一股杀气锁定了自己,这时它才注意到,那个闪着电光的金珠居然还在。

再次挥刀劈了一下,抽身便走。不料,金珠也加速跟了上来,那随意的一刀根本没有什么效果。

朗宇没死,金珠自然还在锁定,只要不消失,他就誓要把金珠打入仙卫的体内。管你是仙卫还是上仙,

只有一个上仙跟来,朗宇想凭此再拼一下,如果引动天劫,自己就彻底暴露了。

这是个什么东西,仙卫不清楚,但是有一种危险气息。他只得回身,祭出刀阵,把那金珠先团团围住。

刀阵一出,朗宇无奈了,神识里立刻感觉着金珠再也无法寸进,那是一种法则之力在封锁,只能引爆,否则神识一旦切断,就算废了。

“嘭!”金光爆开,那仙卫也是托大了,没有躲,伤是没伤到,却被电光击中了,瞬间一个失神,掉落了好几丈。气得一声大喝“小辈!”身体一翻追了下来。

朗宇一闭眼,完了,以自己的御空速度,根本摆脱不了追杀,神念一动,引动的体内的妖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