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节 不值钱的上仙


小说:刀破魔天  作者:光头儿

朗宇的神识又能外放了,他看到了母女俩在收拾地上的疤块,看到了院里的柴堆,看见了远处的几户人家,几名老者,几个青年,几个孩童……。大树上的一张兽皮在随风轻摇,更远处有一条溪流,有人在担水。再远处一片石砾的山路上,一个壮汉,半扛着一只虎形的野兽,吃力但却兴奋异常的爬上来。身上布条褴褛,手臂和胸口都有抓痕和血迹渗出。

呵呵,野猫,朗宇轻笑,如果猜的不错的话,这壮汉应该就是玉儿所说的父亲了吧。约摸还有十几里路,朗宇也没想到这次竟看出了这么远。收回神识,轻轻拨了下水,还有些温,但是也该出来了,总不能在水盆里见那位救了自己的恩人吧。

一抖手,一件灰衫罩在了身上,这是从自己指环里取出来的,原先的那件太大,但朗宇可没敢穿上古族的制式衣服,太显眼,没有弄清这里是什么地方,还是小心一点的好。

出得门来,小丫头第一个就喊了起来,“哇,大哥哥好漂亮呀。”

朗宇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洗了个澡,又换了件新衣服,人自然是精神了,不过用漂亮来形容,朗宇听着还是头一回。

低头摸了下女孩的头,大眼睛溜溜的瞪着他。朗宇这才想起,以前也总是有人喜欢这样摸自己来着。看来这动作是祖上传下来的,人人都会。

“小妹妹,你要是喜欢,哥哥也可以送你一件,不过可没有带花的。”

“好哇好哇,谢谢大哥哥。”看来只要是新的就行。小女孩高兴的拍了下手。似乎都有些急不可奈了。

“别胡闹,你爹不打死你,敢要人的东西。”阿婶训斥了一声,回头对着朗宇道。“原来公子是大户人家的人,小孩子不懂事,公子不要怪罪。”看来这样的面料不是人人都穿得起的。阿婶似是有些害怕,而后踌躇着道:“公子一定是饿了吧,可是我们这小户人家,确实没有什么可拿出来吃的。”

真的没有什么可吃的,刚才朗宇的神识可是扫得清清楚楚。一蓝野菜,几张干皱的小兽皮,还有小半筐不知什么植物的果核,象是米的东西,只有小半坛,就是四方桌子下。大概也不会怎么好吃吧。

“无妨,无妨。阿叔可能马上就回来,要不然,我会自己去搞些野物来。您就放心吧,今天一定让小妹妹有肉吃”朗宇说着又摸了一下小女孩的头,这是不由自主的动作。只要出了死地,吃的对于朗宇来说还是问题吗。

伸手向怀里摸了一把,拿出一件蓝衫来,“这个送小妹妹怎么样?”

小丫头瞪眼扣着小嘴,看看衣服,又看看娘。没敢吱声。

“玉儿!玉儿!”这时院外有男子兴奋的叫道。

“爹,是爹回来了!”小女孩一跳高的蹦了出去。朗宇细心的发现,回头看向门外的阿婶长长的出了口气,抬起袖子擦了下眼睛。

朗宇是看到了那男子的样子的。看到阿婶的情形,不由心中一酸,看来这凡人的生活穷困还在其次,大概她是在一直担心,那个男人是不是还能回来。

“爹,你,你怎么流了这么多血,疼吗?”

“没事,这回玉儿总算可以吃到肉了,呵呵,小宝贝。”

“玉儿以后再也不要吃肉了,呜……”

“不要哭,哭了就不好看了。来!”男人很豪爽,一把拉开房门,怀中抱着抹鼻子的玉儿。

“还是家里好哇。噢!”一进门便看到了穿戴齐整的朗宇。“小兄弟,你终于醒过来了。”说着放下了玉儿,大步向朗宇走来。

女人默不作声的进了里屋。片刻端着水盆出来了,要为男人擦洗一下。

壮汉摆了手,“不用不用,”说着回腿坐在床沿上。“没想到兄弟还是大户人家的子弟。不过,即是咱兄弟有缘,大哥这草屋也只有先委屈点了。来来,坐坐。”壮汉很豪爽,自打一进屋就没容朗宇说过话。

朗宇施了一礼道:“多谢阿叔救命之恩。”

“嗨!什么恩不恩的,只要你还有一口气,哪有见死不救的道理,就是真的没气了,也得好歹埋了不是。噢,对了,玉儿娘,小兄弟的那个酒壶你放哪了,还给人家吧。”这位大叔的话是有点直了,不过情是真的。

酒壶!?

朗宇记起了自己临昏迷前死死抓住的那个茶壶。呵呵,这位大叔更有创意。

阿婶单膝跪在木榻上,伸手向里抓动了两下,果然是那个茶壶端了过来。

壮汉哈哈笑道:“说起来,要不是这东西被你死死的抓在手中,大哥还认不出你是个人呢。,”

这个茶壶可是个宝贝,朗宇掀盖看了一眼,白色的乳液还在。这可是一滴就让自己顶上一个多月的食物,这山村的人家还真是纯朴的可爱,竟真的一动没动。话说回来,他们是没动那心思,否则说不定一家人到现在还都得昏迷不醒着。看得出来那男人也不是修者。

看着壮汉一身的血迹,朗宇抻手进入怀里。他不能一抖手就变出一些东西来,那样在他们面前可能会太惊世骇俗。神识中拣了一瓶血气丹,估计是档次最低的了,拿了出来。

“阿叔,我这里有些药,你化成水在伤口上敷一下,或许会好些。”内服药变外敷大概药力会大减吧。朗宇就是这么想的,若是不行,自己还有。

“哈哈,那倒是让兄弟破费了,我们村野人,皮糙肉厚,一点皮肉伤也算不得什么。”说着脸上颇有些得意的又道:“这家伙,横得很,十几天前我就在琢磨它,昨天终于被我逮到了。”说着把那丹丸接过去,也不矫情。可是下一刻却盯着那丹丸眯眼看了看,又瞅瞅朗宇,递给了那妇人。

那丹丸在妇人手中,看也不看的放进了水里,瞬间就不见了。入水即化。

壮汉瞪眼看着,随手扯开了前襟。妇人拿着一块布条蘸上水,在胸前的伤口上擦了过去。只一下,从左胸到右肋。那布条过后,鲜红色的血痂立刻变成了暗褐色。大概是奇痒,壮汉伸手就抓,三挠两挠,一条尺把长的疤痕血条被他撕了下来,露出面的新肉。爪痕不见了,胸口上平平整整,只是还有一道略清晰的嫩肉色。

“仙药!”这一次连妇人都忍不住惊声道。

壮汉也站了起来,却并不惊慌。“原来兄弟是修仙之人。”

一粒药竟暴露了身份么。朗宇摸了下鼻子,“阿叔看错了,我并不是什么仙人,这是族中的长辈送的一粒疗伤药罢了。”

“嘻嘻,真的好了,大哥哥真好,要是有很多,爹就不用再出血了。”小女孩高兴的笑了,天真的道。小手还在壮汉的胸前不停的来回摩挲。

“玉儿别闹,去和你娘把那只野猫收拾了,今天咱们吃肉。”壮汉拍了拍女孩儿的头。

妇人会意的拉着女孩出去了。壮汉非常严肃的一抱拳,身形一矮就要单膝跪下,朗宇赶紧拉住。“下民不知是上仙。万请恕罪。”

朗宇大急,“阿叔,不能这样,我不是你们想的上仙。我也是一介凡人而已。”心想这上仙也太不值钱了吧,随便拿出一粒丹药,竟成了凡人眼里的上仙了。

壮汉已经起身,恭敬的问道:“不知上仙是哪个家族,因何到了此处,下民好即刻送上仙回去。”

“阿叔,先坐下,正有一些事要请教一下。”这回轮到朗宇让坐了,看来这壮汉应该比那阿婶了解的更多一些。壮汉却战战兢兢的不敢坐,刚才的豪爽不知丢到哪去了。

“不敢,不敢,下民所知不多,上仙只管问,一定知无不答。”

朗宇叹息一声,无奈的摇了摇头。这种感觉不是他想要的,他还是更喜欢刚才那种同是凡人,可以兄弟相称,可以任意笑骂的侃快气氛,但他知道再也不可能那样了。

“阿叔,你可听说过古族?”

壮汉思索了一阵,摇了摇头“没听说过。我们这里只是每年都向刘庄上交贡项。听说刘庄还要上交给林家。别的就不清楚了。”

“林家,会不会是自己知道的那个林家呢。”朗宇低头想了一下,又问道。“那么这里是不是属于荨阳镇管呢?”

“荨阳镇。”这次壮汉没有犹豫,“上仙所说不错,下民听说过荨阳镇,但没有去过,据说是个很大的地方,从这儿向东走,要很远的路程。”

很远是多远,朗宇没有再问下去,因为在他心里基本上已经确定,自己并没有再飞到别的界里去。荨阳镇,林家,另一界里不会这么巧吧。只是如何到了这里,又是怎么变成那幅鬼样子他就说不清了。

这大概是一个最下等的凡人家了,见到修者如见神衹。朗宇局促得有些坐立不安。

肉煮好了,一家人看着朗宇吃,就连小丫头玉儿,也在娘的怀里扣着嘴角,露出怯怯的表情。

无论朗宇如何说,两个人都是不敢吃,而且越说越恭敬。

哎!朗宇叹了口气,这是谁订的规矩,又是谁分的等级,凡人敬仙犹若神明,仙人杀凡等闲如割草。可是自己又能做什么呢,他又想起了铁笼子里的那些少年,也许除自己而外,不会有人活着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