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节 临终的传承


小说:刀破魔天  作者:光头儿

在一处密室中,今夜也有几人深夜不眠。这是古族的祠堂下。六颗夜光珠照如白昼,室内陈设不多,只有一桌六椅,右侧一排隔架,隔架的上两层平放着一些古旧的书籍,下面的大部分是一些长长短短的薄厚不一的盒子,最下面像是几个抽屉,整个看起来是一间储物室,空气中还散发着淡淡的药香。围着方桌的几个人并不陌生,古莫、两位族老古谦、古虚,沐秋柔、大掌柜古久成,这几个人已经是如今古族的核心了。在陆雪盈、甘长老离开后,几个人并没有走,而是被古莫带到了这里。黑夜笼罩的祠堂在外面感觉不到任何异样,没有光亮,没有声音,甚至感觉不到一丝气息。这密室并不深入,显然是被用特殊的方法屏蔽了。

几人围着深褚色的木桌坐着,茶还满着,已经凉了。这次是特意将古久成召回来,参加这次族会。

论起来这个古久成还是古莫的孙辈。但此人却是整个古族的智囊。修为并不高,却是心机非常。

两位族老,已至终极战士级别,是支撑古氏一族的顶梁柱。正是这两个终极战士的存在,古族虽然被打压却能始终保得这一隅之地。但两人只是专心于传承心法的领悟,不能分心,这才把一族事物交于古莫。古莫虽在修炼一途上算不上天才,但在管理族务上很有一些手段,在一族上下颇有威望,诸事能顾全大局。

当时正是他力排众议的放手培养古久成,而放弃了让自己的儿子古云峰接管古族商务。如今看来这决定相当正确。因为古云峰根本不是混迹商场的料,倒不如让他进入军队为古族争得些功名,而把镇上仅存的几个铺面全权由古久成打理。这是古氏一族生存的命脉,也是一切信息的来源。古久成终是不负所望,在强蛇林立,风云变幻的荨阳镇立住了脚跟。可见其才智之一斑。因其交往广杂,身居要位,因此在古族核心的一些重大决策中成为了不可或缺的一人。

此时他那一直深锁的双眉微微舒展。右手食指有节奏地在桌上顿了顿。边思索边慢慢的说道:“若依族长所言,此番作法也没有什么不妥。只是我们终不知这几人的来路,虽然此事对我古族有莫大的好处,但以此二人的修为,真的是为仇家追杀,恐怕引来的灾难也是我们不能承受的。待我这次回去,再派人暗中查访一下,只是伏牛关距此何止万里。短时间怕是不会有什么消息。这些年来我们也一直也在关注此事,至今仍然没什么结果。”

“若是真要隐瞒,恐怕伏牛关也不会有什么线索。或者根本与伏牛关也没什么关系。”这时坐于上首的大族老古谦摆了摆手,“此事还是不要特意去查,只是暗中留心便是了,莫说仇家,只是他们两人,若要对我们不利怕也是轻而易举。也许我们这个家族也还不在他们眼中。只当不知罢,我们也不要张扬,只要黄家、林家知道我们请了两位长老坐阵就可以了。古莫也将冲击三级战士,云锋再有两年也要回来了,只要在这两年内有他二人在,即使我出了什么意外,也可保我族无虞。”说至此,众人都把目光看向古谦。

古久成听族老如此说也不免面露焦色:“族老这次闭关可是有些把握?”

古谦不由抚须沉默。一旁的古虚摇摇头道:“五成。”两人在一起潜心研习多年,自是清楚,此时不是隐瞒的时候。五成恐怕也只是乐观的估计,与失败没什么区别。

屋里的气氛立刻压抑起来。一阵安静后,古莫咳了一声,声音并不大,却是让众人一惊,可见刚才的消息让大家的心情如何沉重。

“此事大家也不必为族老担心,自从兽潮之后,我古族两位族老和族长一战陨落,从此便断了传承。没有了前辈的指导,几百年来再无人突破尊者境界。以至于肖小叛逆,先祖基业被瓜分。想我古氏一族几百年来,也不乏惊才艳艳的前辈,为给后人开拓通途不惜性命,英年陨落的也不知几何了。这是我们古族的骄傲。

我们祖先传下的心法或许已是天阶功法,其难度当然也不可寻常看待。大家都知道,我们的祖上也有过先辈修至尊者。更有飞生天界之人,两位族老也在瓶颈处领悟了二十几年,相信会很有把握突破的。”

这番话任谁听起来就是为大家打气的,但打点气就是好使,压在众人心口的一口气渐渐沉了下去。

古谦向后靠了靠,仰头看着天花板。沉思了一会儿复回过头来,象是有什么决定,环顾了一下众人,“诸位都是我古家未来的支柱和希望。有件事说出来或许有些荒唐,但是若不说怕是大家心中还有些疑惑”声音很低,说的也很慢,像是在斟酌着怎样措词,又好像连他自己也在怀疑。

“其实我已寿算一百三十二,早把生死看得淡了。倒不是秀在乎能不能突破成功。对于我古族现在的传承心法《化雷诀》早在前几代就有长老置疑过,怀疑是被人作了手脚。但却找不出破绽,它的原本儿是一直由族长代代亲传的,不可能落入他人手中,真的有人要改,除非是传说中的皇者、帝者,才有可能修改功法而不露痕迹,但这样的人物会有闲情用这种方法对付我们一个小家族吗?因此这些无由的怀疑也就不了了之了。但一代代的强者在冲击尊者境界时不是走火入魔就是魂飞魄散,以至于我们古家曾经的一个大家族,没落到如今的地步。后来,为了家族的生存,每一代的强者只有在寿命将尽时才被迫地冲击尊者,据族史三百多年的记载至今无人成功。许多先辈留下了宝贵的经验,这几年我和古虚不断的研究参悟,虽有进益,终是差之一线,每到第七周天总觉后气不继。如今已是思索了一个替代的办法,理论上讲应该可以冲过第八周,但是每一周天可能都会出现不同的状况,我们目前只能多做些准备。不久我将闭关,会将冲关的一些感悟灵识传出,也许会为你们增加一些成功的机会。大家也不要有什么顾虑,成与不成也只不过十几年的差别。这是我们的责任。”

说到此室内的其它人都肃然的低下头。其实每一代即将寿终而冲关的族老都会有这一番交代,这一次是轮到他们来继承这份嘱托了。

沐秋柔已是小声的啜泣。其实像她和古久成两人现在是没有资格知道这古族秘辛的。由于如今古云锋不在族中,也就剩下古莫一人,因而破例让两人也先知道了这一切。在弱小的家族中,大家没有什么勾心斗角的伎俩,也没有争权夺势的暗斗。几十年大家都是相互支撑,彼此爱护,上位者更是负有一种沉重的责任。因此也更加珍惜身边的亲情。这种相濡以沫的情况,在一些大家族可是不多见的。

所以即使以沐秋柔洒脱不让须眉的性格,还是难免在这一刻流露出女人心性的柔弱。

古谦这时看着沐秋柔却是笑了笑,“但是,大家也不必担心。我刚才所说有一件事。这件事之所以说是有些荒唐,其实就是我的一种直觉,这种直觉是在一年之前,我和虚老几乎同时感到了。直觉中这次冲击尊者十有八9会成功,至于届时会出现什么样的异象尚不得而知,”

直觉?是一种没根据,没理由的莫名的感觉。比如有时你偶然有种预感家中会来客人,但谁会来,为什么今天来,等等,之前没有一点迹象,有时自己都感到可笑,但当你不自觉的做好接待客人的准备时,不速之客果然就来了。直觉让人感到莫须有,但有时比预测还准确,尤其如古谦古虚这样的老古懂般人物的直觉。他们都是修炼之人,那种对不明危险的感知,绝大多数来自于直觉。因此众人对这种直觉不仅相信而且是笃信

听到这儿古莫、古久成三人立刻面露惊喜,有种离坐而起的冲动。看着古谦的目光不由同时转向古虚。直到古虚默认的点点头才将欠起的身体落回椅子上,满面的阴霾一扫而空。在他们心中这不只是惊喜而是天大的惊喜,一旦成功古族的现状绝对会得到极大的改观。尊者和士者一步之遥,却是天壤之别。

“就在昨天,”古谦接着说道,“这种直觉一时忽然变得更强,也更真实。只是一直不知道为何。”

仅仅一息的沉默后。

“陆长老”几个人几乎同时脱口而出。古虚在旁点了点头道:“只是猜测,昨天朗宇醒来,陆长老自是高兴,难免一时激动气息外放。另外她身为药师,灵识自然强大,我们有所感应也是可能的。如此我才和大哥决定不惜代价留下两位长老。那枚指环虽然价值不菲,但尚是我古族能承担得起的。虽然空间小了点,只因能隐于体内,才得相与,若是‘重明戒指’即使我们舍得,恐怕陆长老也不会收。况且陆长老本就与我族有恩,不为这个原因我们也是要有所回报的。至于《化雷诀》,先祖也有明示,对我古族有莫大之功者也可相传,只是不得外传即可。况且如今我们的功法明显的出了问题。也只是给了宇小子上半部而已。”

说着,笑看向沐秋柔。“柔儿倒是舍得,那把短剑可是不凡,目前以我们的能力尚无法驾驭,想来绝不次于大哥的‘紫电’,当然,当初也是云锋所得,便随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