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节 妖晶


小说:刀破魔天  作者:光头儿

“就知道你会跑到祥叔这来,来也白来,祥叔不会让你动手的。”月月跟在后面,像是知道古雷来这儿的原因。虽然不介意,朗宇还是有一种上当的感觉。原来这小子领自己出来还是有他的小算计的。

古雷听到只是回头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又向前跑去。

入林内不久,树木花草散发的幽幽清香气息渐渐被一股腥味掩盖了,还伴着一股剖开的脏器的味道。果然,转过两个弯,前面出现一片空场。只用简单的木栅栏围着,四边搭着几间高脚木屋,木屋有十几根大腿粗细的木桩支撑着,离地面二米多高,因此看着很显眼。

待看到木屋下面的场面时,朗宇不由心中一阵翻腾,差点吐出来。那完全是一副血淋淋的场景。剖开的尸体,滴血的头颅,劈断的残肢。在院里这儿一摞,那儿一垛,还有在长杆子上挑着的,一条绳上串着的。仔细看过朗宇才确定这里是一个屠宰场,当然那些尸体、头颅都是各种野兽的。

场内还有七八个壮汉,都是赤着上身,正挥舞着刀、斧在忙碌着。还有人或拖或扛着肢体在分类摆放。

朗宇还真没见过这阵式。虽然也算曾经纵横江湖,但他几乎从不见血,只是掳人点财物罢了,伤人心不伤人身。也没那必要,他下手的对像本来也并无仇恨,只是铲铲不平的草而已。今日见此,难免满脑子一阵晕旋,月月却很有经验的掩住了口鼻。

唯有古雷不同,停下脚,等朗宇他们上来,一副不屑的表情看了眼月月。然后对着朗宇翘出大拇指在胸前挺了挺。“兄弟,看见了吧,这叫血性。”

“噗”朗宇实在弊不住一口喷了出来。还真头一回听说血性是这么解释的,惹得月月直撇嘴“臭美吧你”。

这边的闹腾也被场中的人发觉了,几人都停下了手中的活计,向这边围过来。

“雷少爷来了。”

“见过雷少爷”。几个人虽然很礼敬,但并不拘束。可见平日古雷也没有什么少爷架子。

古雷摆了摆手,向几人身后张望了一下,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便回身看向朗宇姐俩对众人道:“这是月小姐,噢,已经认识了,这是宇少爷。”几人又向他两人也问候一声,见了一礼。

小姐?少爷?这个头衔朗宇一时还接受不了,不免心下有些尴尬,脸上还有些发烫。生来还是头一回被人如此称呼。跟演戏一样,而这几个人,包括月月却分明是一副认真的样子。

古雷更是还做出一个派头来:“这就是陆长老的——”看到几人有些茫然的表情,不由想起了什么。顿了下便改口道“明天你们就知道了,反正和我一样称呼就行了,”说完就转了话题道:“你们还去忙吧。古祥叔在哪儿呢?”

其中一人回过头指了指西边的一个高脚屋,“在西屋里洗炼妖晶呢,这次运气真是不错,打到一个二级的妖晶。”

“真的,好好,快!”听到妖晶,古雷的两眼立马都放出光来。拉着朗宇向西屋跑过去。

踏着木梯登上高脚屋,木屋的门没有关,透过仅容一人通过的门口可以清晰的看到屋内的事物。朗宇三人到在门前并没有急于进去,古雷、月月是想偷偷的看,而朗宇是出于谨慎。因为在刚才登上梯子时,他就感到木屋里透出一股莫明的推拒力量,如两块同性的磁铁之间的那种排斥,越近越强,直要把他挤下楼去,不得不紧拉住古雷的手。

怎么回事呢?只是抗拒自己,而古雷和月月却好像没有感觉到一样,行走自如。不由猎奇心胜起,掠过两人的肩膀向屋里看去。霎时一团桔红色的的光团映入眼中,一个火球?朗宇的第一个感觉就是如此。那火球如人头大小,却在慢悠悠的不断缩放,似是还在缓缓的旋转,周身射出寸长的桔红色毫光。开始看不甚清,过了一会儿,便发现在那火球的中心上空此刻正悬着一颗如鸽卵大小的淡红色晶体,形状不太规则,光芒就是从那里发出。

这东西就是他们所说的妖晶?但这妖晶又是什么概念,朗宇却是一点印象也没有,只是看起来倒是很古怪的。

适应了一会,朗宇才注意到这火球是被人捧在手中,准确的说是被两只大手抱着,一只手左下,掌心向上,一只手右上,掌心向下。抱着这火球的是一个青衫的中年人,四十多岁,盘膝席地而坐,那火球就飘在他的胸前不足两尺的地方。此时正两眼凝神的注视着掌心的那块妖晶,仿佛木雕泥塑一般。

这时古雷回过头,对着朗宇捂了一下嘴做了个禁声的手势。这个自然明白,全世界的通用的手势。朗宇对他点了下头,仍又注目于那个火球。

这现象确实有些奇异,似乎超出了朗宇的逻辑思维。那东西竟然毫无依靠的空悬于两掌之间。在他理解中好像也有一种类似的气功可以凌空摄物,但也只是在短距离内使物体移动。似这般如臂使指有些不可想像。当初自己也是修炼地提纵之术,敛气凝神,凭丹田一股真气可以做到窜房越脊,也算身轻如燕了。师傅曾说这世上能在此术上超过他的,恐怕不会多于五指之数,看来强中还有强中手。见异思奇修者本性,由其在自己引以为骄傲的方面被人超越时,自然会涌起争强之心,朗宇也不外如此。

当下自是不错眼的盯着,可惜直到光球渐渐敛致拳头大小时,仍然没有看出个所以然来。时间已过了一刻多钟,那人手上的光球终于开始再次缩小,光色也淡下来,光球中的那块晶状体却呈现暗褐色。

那中年人此时却是放松下来。一道中气充沛的声音从屋里传出来:“都进来吧。”虽然没的抬头,甚至目光都没有移动,想是早就发现了三个小家伙的到来。

古雷立刻兴奋的跑过去,蹲在中年人身旁伸手试探着要摸那团光华。离得近了,朗宇才发现在这中年人的周围还泛着一股燥热。就象是靠近了被中午的阳光晒烫的石板。

而当最后一丝桔光迅速的收敛,暗褐色的晶石落在那人手上,燥热和那股斥力也一起消失了。

中年人收起晶石,站起来,看了看古雷那渴望的眼神,微瘦的脸上笑了下,“就猜到是你小子。”随即转身从桌上打开一个玉匣,小心的把那晶石放入。望着古雷那失望的表情,月月当然又不失时机的狠狠打击了他一下。

青衣的中年人就是祥叔,三级武者,负责这个鹿场。处理打来的猎物的皮毛骨肉,分类疏理,当然还有洗炼妖晶,据说这妖晶是非常贵重的东西,是妖兽的一身精华所在。

朗宇看到的并不是妖晶原貌,那颗妖晶原本应该是浅红色的,火属性。因为不过才二级,颜色不重,若是五级以上便是一种血红色,如烧红的铁块。妖晶里本身含有一些妖兽生灵附带的杂质,当然那对于妖兽是必不可少的,但人类却不能吸收,因此要经过初步的洗炼。炼化出的杂质便附在妖晶上,如刚才所见的暗褐色物,若要存放时这表面的晶衣是不能破坏的,以保证妖晶的精元不致溢散。

待古雷把朗宇说给祥叔认识后,祥叔明显的更加热情。看到朗宇好奇的样子,便仔细的向他讲解了这妖晶的一些信息。还打开匣子让他摸了摸,古雷在一旁早羡慕的抓耳挠腮了。

然后祥叔便带着他们到院子里,看着各式兽头,骨架,朗宇又是一翻开眼,一个个与他意识中不同的名称,相似又有极大差别的样貌的兽头,壮硕庞大的骨骼。甚至有的相当恐怖。

祥叔看似并不健谈,此时却不顾朗宇是否听懂,指点着经过的各种兽首、兽皮介绍着那些曾经的森林中的强者。无论毛色、外形,习性,攻击方式等等,如数家珍只管娓娓道来。倒却是个行家样子。

身后的古雷手里不知何时拽着一把长刀对着一只只兽头,或指脖颈,或指顶门,或眼睛,摆出各种姿势。祥叔开始说他几声,后来也不管了,他也不敢真的用刀扎。几个壮汉看着只是笑,月月却是老实的跟在祥叔身边,看来这个场面她并不是很喜欢,只是偶尔的问两句。有时或怕朗宇听不明白自己再增补几句。

听他们所说这鹿场中的野兽都是从离村最近的黑目森林中猎到的。每个月古村都会派出一个小队的族人进入黑目森林,小队由几个武士带着,其余也都是至少三级斗士才能去,一是打猎采药,二是历练,这是家族壮大的根本。当然这过程中也是会有伤亡的。古雷两个月前就修炼到了三级斗士,但古爷爷却不许他去历练,必须要到武士层次才允许他出去。因此古雷现在心痒的很,只能不时的到这里来发泄一下,但这里的气息场景却使他每次都更加的热血沸腾。来一次却是更加闹心一次。可偏偏一有机会就来,巴不得哪次遇到活的也试上两刀。可是别说活的,就是死的祥叔也不许他再杀一次。因为这些野兽身上的一切对古族来说都很宝贵,一族要靠这些东西生活的。有的在猎到的时候都有不同的伤害了,尤其是皮子,因为一点缺陷价格就大打折扣。

跟着走了一会儿,朗宇便感到了又一个奇怪的情况。只要在祥叔身边不超过十步,便没有那种腥膻的气味。难怪月月不跟古雷乱跑。竟有这个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