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六十一节 魂断升仙阶(三)


小说:刀破魔天  作者:光头儿

刀破魔天第一千二百六十一节魂断升仙阶这是一场拼命,也是赌命,就看他们的底蕴能不能抢先登顶了。

而那三个殿中的中阶仙王,即使得了仙丹,如果不炼化便与他们一样,若是炼化之后再来,恐怕他们已经登顶了。

一个个千年老怪,眼睫毛都是空的,仙宫寻宝,也要靠智慧,否则,这个仙祖宫他们也就不用上了。

那么,三个中阶的仙王就是傻子吗?真正的强者自然不惧他们抢先一步,没有仙丹和宝器,能不能登上第二个九阶都不一定,就是勉强夺得了仙殿,那些宝物他们还能守得住吗?

各人的选择不同,结局也殊难预料,由于两个中阶仙王各占一殿,卢承泽和肖正飞得以安心的占据了飞龙殿。

大殿里无梁无柱,宏伟而空旷,五色玄气如云,最为难得的是充满了浓郁的魂力,在玫瑰色的雾气中闪耀着如繁星般的金色符文。

这绝对是一个难得的修炼之所,两人一入殿便不由得张大了嘴,再也合不上,看来这大殿必然是一个聚魂的阵法,只要在此地修炼几个时辰,再登仙阶绝对不难。

可惜,他们似乎都没有这个机会,进入仙宫的不止他们两人,两个老家伙自然也清楚那几个抢占升仙阶的长老是怎么想的。

此时,只能先找到仙丹和神器了。然后在漫长的登阶时间中,他们至少有资源可以恢复魂力。

感受着灵气中那浓郁的能量,半天后两个人才不舍的叹了口气,分头向着大殿里搜索。四壁都是古兽的图腾,大殿中共有五个法坐,最后面是一片玄域星空图,图中闪烁着七把仙剑的光影。

然而,有影无剑,有星无丹。

这是怎么回事,仙殿虽大,却也绝难漏过两个仙王的法眼,两个人在大殿中巡视了十多分钟,除了得到一把名为“寒星”的中品仙器和一个空空的戒指以处。想像中的丹药半粒也没有,更不要说神器了。

两个老家伙四目一对,傻了。

这只是一个空殿。难道……?

卢承泽似乎突然间明白了原因,双眼一缩返身出殿。那左右的两座大殿中,四道杀气正在狠狠的盯着他。

看来那两个老鬼也是一无所获了。

“上——仙阶!”卢承泽果断的大喝,带着肖正飞直奔第四道升仙阶。而那个洪长老却是抢先了一步,跳了上去。

冯子章眼看着卢肖两人站在了仙阶下,深吸了一口气:这只是刚刚开始,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两虎相争必然便宜了那个洪老鬼,他可没有把握秒杀卢肖两人。

狠狠的看了三息之后,带着三个仙王取道第七个升仙阶跳了上去。

他可是被卢承泽压制的相当痛苦了,第二个九层的争夺,绝不能再被人踩在脚下。

而肖正飞正要飞起,却也被卢承泽一把拉住:“走!”

这两个人也不想被踩在众仙之下,卢承泽原是要引冯子章上勾,一计不成,他们也左向了没有选择的第三道。那么,反应最快的洪长老反而苦逼的上当了,被踩在了那三个仙王的脚下,退不下来了。

第二层的大殿中自然是雪剑锋和两人和冯子章最先进去了,洪长老一番苦战之处,三人人仍然是各得到了一座空殿。

接下来几乎没有什么悬念了,仙祖消失万年,这一次可不是正常的百年开启,那么自然也没人给他们准备仙丹和神器了。

登仙阶,看来只能凭自己的能力了。如此一来,登顶虽然不是不可能,但是,却需要相当的漫长的时间了。

神器魔刀就在头顶之上插着,此时在众仙王的眼中,却变得可望而不可及了。

那么要想第一个得到此宝,恐怕……

一个个的老家伙,眼中都冒出了绿光:识实务者为俊杰,否则恐怕就要见点血了。

仙殿仍然是争夺的对对象,不过,这一次却是要争夺修炼的资格了。

登上第三层仙阶,这一次众仙是各选其道了,剩下的十一个仙王,雪剑宗两人占在第四道,另有一对蓝袍仙王同在第二道,冯子章和洪长老也是各取一道,其余的各自分开,各自提防,各人的心思也就不同了。

第三层,第四层,第五层,顶着仙祖设下的威压,一步一艰难,接下不,不止是拼修为,还要拼底蕴。稍有失误,便会被困在仙阶之上,进不能,退不出,后果无人可知。

倒霉的众仙太低估了仙宫,也错打了算盘,一个个拼尽了家当,却还一无所获。眼望着神器,这一望就是半个月,最后的一个九阶恐怕更是遥遥无期。而九阶之上呢,那个金光璀璨的仙宫中会有仙丹吗?能有神器、祖器吗?

即使有,又有几人能够得到?!

仙阶之上,恐怕已经有人后悔了,也失望了。但是机会却越来越平等了。登顶必然是一场杀戮,慢者并不一定就是坏事儿。

就在众仙苦于得不到资源补充,正在痛苦挣扎着,蓝湖之上的朗宇却盘坐在一片的化形仙草之中。一颗颗帝阶的仙丹自那小胖子的口中吐出,以朗宇的修为,是用之不竭呀。湖面上五色的仙光变幻,朗宇口中的仙丹也是从来就没断过。

小胖子要的是金丹祖气,而朗宇要的是体质和修为。虽然这里没有天劫,小胖子也明确的告诉他,这里感悟到的法则在外面没用。也别想出去就引劫。但是能够凝出祖气金丹,对于朗宇又是何等的重要呢?

摧动神器,镇压天狼刀,甚至破开祖界,那么逃出三帝的封印恐怕也不是不可能吧。

整整修炼了半个月,朗宇倒是一点儿也不着急,以他现在的修为,真的不急于出去,而且有这人小胖子在,对于仙祖的那个神器,更是跑不了。不知那么仙王若知道此事会做何感想呢?

那种仙丹,不但朗宇吃,小白鼠也没闲着,甚至小凤凰也得到了一颗。朗宇不是那小气人,况且这仙丹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呀。

一颗金色的丹药被朗宇咬下了半口,简直是暴殄天物,这东西即使你能咬开,那么丹气一泄,也就品质大减了。可是,如果不减弱朗宇也享受不了哇,而且下面可还是有一个尖牙利齿的小脑袋接着呢?

看着小白鼠舔着牙齿,红衣小胖子斜眯了一下眼:“嘿嘿,小东西,这颗就免费送给你了。”说着,一张口,一颗黑球射向了小白鼠。吓得小家伙一缩头消失了。

朗宇一把抓住,看着小黑球提了下鼻子:“小白。”

“啊?主人。”小白脑袋又钻了出来。

“呵呵,我想,这应该是一颗宠兽丹吧。”

“主人,你……你确定这不是屎?”

“什么?哈哈。”朗宇忍不住大笑,那小东西明明已经流口水了,却还是怀疑小胖子使坏。“你见过从嘴里拉屎的吗,他可是灵体。”

小白眯眼一笑,一张口把那个黑球吸进了嘴里。

“我——靠,你是要找死吗?”看得小胖子都一瞪眼。小白鼠张嘴想吐可是来不及了。“欧”的一声掉回了戒指里。

朗宇立刻神色大变,双眼一冷抬头看向了小胖子:“你给他吃了什么?”

“嘿嘿,还能有什么,当然是妖兽丹了,不过这小子也太心急了,那可是一颗帝丹。”

“你竟然给他帝丹,是想要了他的命吗?!”

“嘿嘿嘿嘿……”红衣小胖子笑的很坏,很开心,笑完了才道:“放心,他死不了,便肯定也好受不了,哈哈哈哈……”

朗宇的双眼一缩,冷笑了一声:“你既然能炼妖兽丹,那就再给我炼一颗灵境的丹药出来。”

“不会。”小胖子的笑声嘎然而止,拒绝的斩钉截铁。

“什么?你不会?”朗宇的脸色相当的难看。

“哼!当然不是不会,而是不能浪费,本灵也不屑于出手。你以为这些化形的仙草就是炼那些低等的丹药的吗?他们也是有尊严的!”

我了个去!

朗宇满脸的无语,左右转头看了看,他还真没想到,这些即将被炼成丹药的仙草还要什么尊严。不过,貌似用他们炼出灵丹来倒确实是浪费了。

“那就再给我一颗帝丹。”

“没用,那个小凤凰可是享受不了。”红衣小胖子象是朗宇肚子里的蛔虫,立刻就猜到了朗宇是要给另一个宠兽。

“她为什么不行?”

“哼,如果我看的不错,那个老鼠的体内你也给他炼入了祖气吧,可是那个小凤凰,别怪我没告诉你,她只要碰了帝丹,至少是废了。”

噢——

朗宇深出了一口气,明白了。原来如此。只是小白鼠的祖气可不是他炼入的,那家伙是抢了一滴祖血。看来应该是没事儿的。只是这次一睡去,恐怕你就是给他一剑,这小子也不会醒来了。

小胖子肯定是故意的。貌似一直对小白鼠不顺眼。可是现在,朗宇也只能无语的狠瞪了他一眼:“记住,你答应我的那几颗祖丹,一个也不能少!”

“什么?!谁答应你祖丹了?!那是仙祖压炉的仙丹,我都拿不出来。你还想要祖丹……只要你能抓到就行,嘿嘿!”

朗宇冷笑了一声:“放心,他们跑不了!”

手势一起,继续修炼。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