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五节 你还想修到仙帝?!


小说:刀破魔天  作者:光头儿

“唰”的一下,小白鼠落回了草丛中,那道红光也如长虹一般遁向了东方。

林中瞬间响起了一声惨叫,一个头顶着菜花的冰蓝色小妖蹿上了树顶,还是被小白吞进了腹中。

抓不到老鬼,还能跑得了你吗?!

小白鼠在树枝上一弹,落在了地上,抬眼仍然不甘的看着老萝卜飞走的方向。

会飞很了不起吗?有能耐你别下地!小白鼠的肚皮鼓了几鼓,晃出个人形的小胖子,一翻身又钻进了地下。

看样子这事儿还不算完,只是先抓一个小仙草出出气。

地下山洞中,朗宇足足用了三天的时间,才炼化了那枚紫丹,整个地下通道,即使有阵法护持也寒如冰潭。

五行玄气如暴风骤雨般卷来,《归元诀》化出了阴阳二气,但是那颗金丹却没有凝出。朗宇一捻手,在指尖上升起一个掌心大小的雪莲。

冰主的术法他倒是练熟了,只是这只小巧的雪莲又如何与金丹相比呢?

朗宇摇了下头,收回了雪连,转眼看了下左侧的洞府,回头又闭上了双眼。那个神王的窥探如何还能逃过他的感知,不过,凝结金丹还是次要的,他要炼化那颗帝丹,还是为了此丹中的神识之力。

这才是一个修者的根本,要压制魔刀,要感悟法则,要打开自己的五行雷域,没有魂力是办不到的

这一修便又是三天,稳固了灵体,放出了五行元光,在洞府中展现出了一个奇异的景观——朗宇的周身出现了冰火两重天,一红一蓝两层人形的光圈中电光喷薄,只辉映出了不足两尺,另人仿佛坐在神圣的佛光之中一般。

这也就是朗宇感悟到的法则的距离,看来他还是飞不了哇!

“你醒了?”

明知故问。

“你把我带到了什么地方?”

顾左右而言他。

祖境的法则虽然还无法堪悟,但是几十米的距离内两洞的传音还是做得到的。一个装睡,一个装傻,却又心照不宣。只是为了避开那一场无奈的尴尬。

“多谢神王前辈的救命之恩,本尊的誓言向来不会反悔。只是这里……我也确实不知道是什么地方,难道前辈也没有感应出来吗?”

说着,朗宇一翻手,把最后两颗丹药带着瓶托在了手上:“这是两颗冰主所留的丹药,我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如果你用得着便拿去,实话说,以我现在的能力,恐怕是无法保护你了。”

“哼。”凌竹冷笑了一声:凭你的修为也敢说保护我么?!

“记得你的誓言就好,答应我一件事,本王可以不计较之前的事情。”

“说,只要我能做得到,而且不能违背我的道。”

“呵呵……”凌竹又是冷冷的嗤笑一声。却既没有收那丹药,也没有过多的嘲讽,直言道:“把你识海中那道本族的魂念放出来,这个不难吧?”

谁知朗宇却也回了一笑道:“呵呵,你说的是水梦瑶么?这个……恐怕真的很难。我也想知道——她到底是谁?”

“哼哼!”凌竹竟然气乐了,只是乐得相当凄然:“此女被你收入识海中,却来问我么?刚刚是谁叫了她的名字,这就是你的誓言么?”

“既然你不认得她,那为什么要救我?”

“救你,一个仙君小修,你得有多大的脸,值得本王以生命相救!”

朗宇一下尴尬了,摸了下鼻子道:“既然不为了救我,看来我倒是不用还这个人情了……”

“人情?!哼,你还得起吗?!”

“那不好意思了,此女是我的一个朋友,我就更不可能送给你了。”

凌竹凤眼一眯,目光如刀的看向了对面的洞府:“那可就由不得你了,敢封印我神族之人,后果恐怕你无法预料。”

“你们神族的人,那么你还是认得她了。而且她还对你很重要,不要跟我说你不是因为她才救我。”

凌竹沉默了。屏息看着朗宇的方向许久,才一扬头道:“是又怎样,本王只是感应到了她的灵体内有一丝我神族的气息而已。”

“天——神——帝。”朗宇微微闭合的双眼中,放出了两道欣然的光芒。绝对不会错了!

“啊?!”

三字出口,左侧的洞府中还是轻微的发出了一声惊咦。

“你是谁?”

“你又是谁?”

“你见过宫主?”

“算是吧,此人就是天神帝托付给我的,所以不见到神帝,恕我无法交给你。”朗宇基本上确认了,也放下了心。从五魔破界那一战中可以看出那个天神帝似乎对水梦瑶没有恶意,而且就现在的情形看,那个绿裙女子就是设了一个陷阱,朗宇也得试一把了,恐怕也只有天神帝才能复活水梦瑶了。

凌竹微微的低下头,也无奈了,宫主让她找一个人,既不是这个小子,也是那个丫头,既没说杀,也没说救。自己没有找到人,却发现了一道宫主的魂息。这得怎么办?

由此可见,朗宇已经伪装的相当的成功了,以冰主大帝的那颗雪莲的压制,连一个神王都无法分辨出他的本来面目了。

半天后,凌竹的神色稍缓,抬头道:“你想找宫主?”

“我不知道什么宫主,而是要找这个人。”说着朗宇送出了那个绿衣女子的图影。

“咝——”凌竹暗吸了一口气,没错,这就是宫主大人。如果他没见过,应该是传不出来。

影像一消失,凌竹的语气变温柔了:“小道友真要找宫主的话,并不难,只要随我走就是了。”

以她现在的修为,恐怕就只能哄了,想封印朗宇不可能了。只要把朗宇带到瑶池,无论生杀,自己都算完成了任务了。

然而,无论如何温柔,也难以掩饰凌竹的杀机,一个神王被打落了凡尘,恐怕任何一个修者都无法原谅,既然宫主的神念都封在了他的识海中,这种骗人的鬼话倒也不难编出来了。

对于凌竹来说,当然最好的结果是斩杀朗宇,夺回那个魂体,因为那个女子她可以确定绝对是宫主的血脉,而朗宇并不是她要找的人。

温柔中的杀机逃不过朗宇的心智,然而,神情上却没有露出半分的怀疑,这个神王有恩又有恨,可以利用,又相当的危险,毕竟一个王者的手段,朗宇是一无所知的。

“带我找到那位神帝当然是最好,可是,现在貌似我们已经出不去了。”

“这当然不难,这里无论是秘地还是空间裂缝,只要我们进得来,就出得去。”

“你是说……”朗宇一低头,恍然大悟。看了眼天狼刀,点了下头。

不错,只要此刀能够进入这里,当然也应该破得开。

朗宇转头看向了左侧的洞府方向道:“你能确定,这里不是哪位大修的玄域?”

“哼!这里若是一个有主的空间,你认为躲在这地下就安全了吗?”凌竹嗤笑了一声。

“但愿如你所说,那么,看来我们就不用着急了,这里如此浓郁的玄气如果不用倒是浪费了。只不知几时能够修到仙帝呀。”

“什么?!”凌竹立刻惊怒:“你还想修到仙帝再出去?!”

“那么你以为呢?你能确定外面那三个人族不是在等着我们吗?你难道不需要恢复吗?”

一提到恢复,不由得凌竹又是怒从心头起:“你那是什么术法?!竟然抽走了本王的大半儿的魂力,在这里我……”

“前辈息怒,晚辈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若要早日逃出那三帝的封印,还要仰仗前辈……”

“不可能了!哼!”凌竹断然拒绝。

朗宇当然更想早日出去,甚至都想到了双修的邪招,但是这个真不可能了,也不敢。于是便想到了再次利用抽魂之法,似乎也落空了。

“难道前辈不想告诉我仙帝是何等的存在,要如何才能破开他们的封印吗?”

“呵呵……”凌竹鄙夷的嗤笑了一声:“一个仙君还想破开帝者的封印,你也太……”说到一半,忽然停下了。貌似这个小修想的也不错呀,要逃出三个帝者的追杀,恐怕不修到仙帝真的办不到哇。转而问道:“你的那把刀……?”

“这把刀还不是我的,而且它极耗神识。除非我有前辈的魂力。”

“王者?”

沉默了很久后,凌竹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个空间中你引不出风劫,更不要说光、暗法则,不掌握空间之力,你根本逃不出去……何不……”

“呵呵。”朗宇抬手推了下鼻子道:“前辈的意思,我明白了,但是这道魂念却不能交给你,况且,以前辈现在的战力恐怕也逃不出那三个人族的围杀吧。”

“他们敢!他们要杀的是你和那把魔刀。”凌竹立刻怒了,朗宇这是要以那一道魂念来要挟她呀,上当了。这个小修知道了自己的弱点,这是要拉着她来保命的节奏,根本不会交人。

朗宇也是双眼一缩,若有所思:“嗯?”

凌竹的一句话不由让朗宇想到了一件怪事,在那个仙帝的空间中,自己可是全力抵抗,根本无法顾及身后的这个神王,她居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莫非他们真的不敢动这个女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