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七节 残破的空间


小说:刀破魔天  作者:光头儿

刀破魔天第一千二百二十七节残破的空间九天界,太危险了,仙君的修为似乎在这里也只是蝼蚁般的存在,何况一个灵境修者。若没有宗门的庇护,便是步步杀机。

朗宇陷入到这个血色的空间中,在这种绝对的压制之下,已经无力回天了。镇定不一定就是胜券在握,对于此时的朗宇来说,却是已经没有了选择。

圣魔子绝对不是一个仁慈之辈,他还会留给朗宇感悟的时间吗?

“呵呵呵……修成了宝体,又能抵抗几时呢!收!”圣魔子望着魔刀上的透明火球淡笑了一声,张口一吸,那个如血一般燃烧的火焰便缓缓的飘了过来。

空间法则,帝者的标志,即使只是炼成了一个残缺的小世界,对于王者也是绝对的压制,一花一世界,一叶一乾坤,朗宇所感应到的数百丈血色空间,便是圣魔子眼前的一个拳头大小的火球,自然,在这个火球中的一切便皆在他的掌握之中。

这个魔王为什么要舍了十三个王者血食而来杀朗宇,恐怕也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了。

死亡的烟灭,灵魂的魔化,在血雾的侵蚀下没有丝毫的痛苦,反而有一种回归天国般的悠然。

还记得那个幽冥空间吧,如果没有人来唤醒,沉醉在这个血色空间中的人便如魂游幻府一般,直到魂飞魄散,意念全失。

朗宇想的不错,然而感悟这个空间却是一条取死之道。因为这个血色空间并不是一个真正的空间,他所感悟的法则其实正是圣魔子的意志,感悟的越深便迷失的越深。

不知不觉中,五色元光渐渐变成了血色,一个灵如烟似雾的模糊人影从朗宇的头顶上飘了出来。

他以为是感悟了法则,其实是法则吞噬了神念。

忽然,一道金光在朗宇的识海中闪耀了一下,“噗”的一口血喷了出来,头顶的魂影破碎,朗宇愕然的睁开了眼。

走火入魔!太悬了!

魔族的杀招仍然是邪异无比,这个封印恐怕只能是破开了。

可是怎么破?!如果那真是第二把天狼刀,其威力大概没有第三个人比朗宇更清楚了,足以让人绝望啊!

死,并不可怕,朗宇不甘心的是这具身体内的几个无辜的生命便再也找不回来了。

小白鼠,敖芊凝,还有……水梦瑶,若识海中的灵念一灭,那妖帝宫中她的本体还会有生机吗?

“小白!你怕不怕死!?”

“死?……为什么?主人?”蓝色的空间中,小白鼠正在雪皇的面前吹嘘,闻言一缩脖,小心的问道。

“我们被封印了,也许只有你可以出得去。”

“啊!嘿嘿,主人,放心,能封住本尊的阵法还不存在。”小白鼠一挺身,扭头看了眼雪皇,摇头晃脑的笑道。

这算是主人都要求他了吧?怎么样?小凤凰!

朗宇点了下头,眼望着血雾的深处淡淡的道:“能够出去也许我们还有救,不过,你可能要承受一道仙君的天劫。”

“嘿嘿,没问题,只要主人……嗯?仙君……主……主人,你不是可以……”小白鼠刚刚自豪了一半,突然吓得白毛直竖。

渡天劫,他可没有雷蛇的本事,仙君的天劫那可是隔着一个大境界呢,主人这话是什么意思?难的真的要让他接一道妖皇劫吗?不对!那可能是妖帝劫呀!他的本命神通就是再牛差却逃不了天劫,可是主人那意思……是不想把他收回来了吗?

“呼……”朗宇沉沉的吐了一口气:“此魔的修为太高了,恐怕只有借你的身体才能引来天劫,这一次……我真的不敢保证,我只能全力提升你的修为,……你……”

“主人,那我真的会死吗?”

“……算了,这个戒指的封印是挡不住你的,但是要记住,收回魂誓以后,不要马上出来,在里面呆的时间越久越好。”

朗宇最终还是放弃了冒险,以小白鼠的修为,根本抵不住一次仙君劫。他无法保证自己识海里的那一道魂誓能不能保住小白鼠的性命。这一次引劫非同以往,若以小白鼠度出自己的一道神念,那么他就不能收回来。这个宠兽的修为还是太低了。

小白鼠的两个小眼睛转了转,沉默了一下。此妖既为魂兽,自然与朗宇心意相通,已经明白了朗宇的意思,以主人的强大,这番话语必然是遇到了大危机,这是要解除魂誓了吗?

小白鼠两眼一闭一睁,笑了:“嘿嘿,主人,放心吧,以本尊的神通死不了。”

“嗯?”身旁的雪凰小眉头一皱,竟然歪着头赞了一句:“呵呵,小老鼠,我忽然觉得你还挺像个男人的。”

飞身而起的小白鼠回头看了她一眼,又是一笑:“哼,等着我。”

人有道,妖亦有道,小白鼠的心思连那个雪凤凰都懂了。仙兽在本质上也是妖族的血脉,看来真正能够征服他们的不是花言巧语而是忠义之行。雪凰并不知道小白鼠与朗宇的传音,但是这只尖嘴丑陋的老鼠那种绝决的神色逃不出一个皇者的感应。

这只宠兽戒早已经挡不住五行遁了,一道白光在朗宇的手上射出,直冲血雾之中。

朗宇的双眼跳动了一下,没有阻止。他既然不想让小白冒险,便只需要看着就行了,如果冲不出去,如果引来的雷劫太猛,小白鼠还是可以一念收回来。

朗宇的授灵术能给它提升到什么程度?

二阶妖皇的巅峰,再高它就承受不了了。

小白鼠的五行遁到底有多强?

在血雾的空间中闪闪烁烁的冲出了二十余丈。这就是极限了,膨胀了一倍多的一只白毛大耗子如一面风筝般的飘在雾气中迷失了方向。

血色的空间,不是阵法,不是封印,它真的成了一个独立的空间,虽然残缺,却完全在圣魔子的控制之下。

这种空间的法则已经近乎于道辰界,至少它已经形成了自己的法则,而圣魔子却是个活人。道辰界的法则小白鼠可以感悟和遁形,可是这片血色空间的行止却是圣魔子说了算,只要被他发现,便是寸步难行,除非你也掌握了空间法则,除非你也达到了王者巅峰的修为,或者你有破界的神器。

只是一息的时间,小白鼠就变成了血鼠,与朗宇同样,它的五行遁引魔入体了。

“不好!收!”朗宇的神情大变,惊叫一声,收回了小白。

一只浑身是血的大耗子掉进了蓝色的空间中。朗宇的食指上闪过了一道金光,切断了圣魔子的魔念。

“嗖——”

“嗯——哼!”雪凰一瞪眼,撇着嘴摇了下头:勇气可嘉,却太不中用了,还是废物一个。

废不废物,朗宇不知道,小白鼠也不知道。却让圣魔子眼中红光一闪,大吃了一惊。

怎么?!竟然逃了!?

一个灵境初期的小妖兽,竟然在魔王的神念中逃出一命,足以让人惊讶了。

在这个血色的空间中,如果出来的是雪凰,就是有十条命也都成了此魔的血食了。

圣魔子阴狠的一笑:“好在你还没有找到本体——”

血球足有人头大小,魔气蒸腾着飘到了圣魔子的面前,映着一身血色长衫,一头红发,分外的邪异。

危险越来越近了,感应在朗宇的心中便是死亡的气息越来越浓了,这是一个修者的本能感应。

那个魔族要怎样杀人,朗宇无从猜测,只是这一身的东西不能再留给他。

身前的小女孩已经死去了,越来越凉,象抱着一块冰。朗宇带着她离开了冰主宫,本来是感念她开启冰柱空间之恩,谁又能料到会落入魔王的封印呢?

气息已无,人已物化。

朗宇低头看了数息,一念收入了戒指之中。

这个戒指是冰主的,现在也算是朗宇的全部的家当了,却又根本不是自己的东西,里面确实有一些宝物,可是那些东西朗宇已经没有时间来用了,甚至能不能毁掉都很难说。

修者,皆恨仙材不足,不惜以性命相争,可是争来了,命没有了,又有什么意义呢?!

朗宇看着戒指吐了一口气。遇到冰主是一场缘分,而杀机却又像是中了一个诅咒一样,瞬息立至。也许是自己拿了不该拿的东西吧,这枚戒指,看来还得还给有缘人。

剩下的就是那个誓言和那把魔刀了。九天界的事情朗宇算是一无所知,魔界的变乱更是摸不着头脑,当时接受了魔刀和誓言只是为了逃出魔界,现在,这个魔王明显是看着这把刀来的。

要誓死守护此刀嘛,凭什么来守护?

朗宇想到了只在不久前那个红发女子的誓言,不由摇头一笑。在那匆忙之间,倒是忘记问了,如果自己死了,这把刀怎么办。

然而,这个问题似乎也不用问了,对于一个死人来说誓言还有用吗?既然在我的手中,是毁是扔自然是随便了。

在圣魔子的封印中,朗宇只能认栽了,但是他至少还有一个权利:便是如何处置这把魔云刀。

置身于必死之地的人,当然绝不会再便宜了敌人。

除非你还有本事阻止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