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四节 破界(下)


小说:刀破魔天  作者:光头儿

天空中五彩飞动,美丽却不可触碰。

朗宇似笑非笑的站在那彩云之下,抱手看着飞来的众仙。

“怎么,一个妖族也没来?”文成仙君皱起双眉,缩眼扫了一下四周。

“咝——”其他几个仙君也不由得咝了一阵冷气。

云洛仙子飘然而出,冷眼问道:“圣主真的不想用祖宝破界么?”

“哼哼,我已经说了,那祖宝无法开启,难道第八本天书在你们的手中?”

“这……”众人面面相觑,看了半天摇了摇头。

云洛仙子盯了朗宇数十息后,深吸了一口气:“既然封魔图无法开启,想那南海中的七宝塔应该是已经认主了吧。”

“封魔塔事关道辰界的存亡,你们还是要毁了此界吗?”朗宇的脸色也冷了下来。

……

“否则……圣主可以发出那天书的图形和气息,我们可以一起去找。只要在这道辰界中,总会找到的。”

人族拼了继续等下去,看来也不愿意冒险。

“呵呵。”朗宇一笑道:“实话说吧,就是找到了第八本天书,本尊也不打算带出道辰界。要想保证此界的安全,三件定界之宝一个都不能少。所以能不能走得了,就看诸位的能力了。”

“你!”新进真仙的月罗仙君,立刻就怒了。

朗宇一转眼:“怎么!你怕了?!”

“你这是找死!”

“我答应带你们回去,绝不食言。破界之中本尊也绝不会袭击你们,因为我也不想死。但是你们能不能抵住界面的封杀就看各位的修为和运气了。另外,还要通知诸位一个无奈的消息,金仙之上的人族必须得走。我是不会把你们留在道辰界中威胁定界之宝的。”

“什么!?你……你这是要借刀杀人!”一群金仙当时就爆发了。

“呵呵,不要把我想像的那么坏,事实上我是在救你们。你们以为启动祖宝就可以轻松破界么?封魔图一启,你们就是他的血食了,你们的魂魄将成为仙君们破界的能量,嗯?”

朗宇以目光扫视了一眼几个真仙。

众仙无言以对。得到祖宝,如何破界,他们自然是知道的。

“与本尊一起祭刀,便是你们唯一的机会。”

一众金仙傻眼了,到了现在,不想走也得走,左右都是一死呀。大概有人已经后悔进阶金仙了,后悔吃多了真仙的祖血。原来都是有目的的,这世上真的没有白得的好处哇。

“如果此刀破不开界面呢?”云洛仙子平静的问道。

“破不开此界,当然只能退回来了,至于能不能回得来,我也不敢保证,这就是一赌。”

能不能破界,当然朗宇也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死不了。这没什么可欺骗的,身为道辰界的巅峰至尊,他就有实话实说的资格。

赌,赌得起也得赌,赌不起也得赌。如果不跟着朗宇去赌,那就是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了。因为他已经把杀人的理由告诉了众仙,为了道辰界的安危,没有人怀疑那个威胁只是说说。

“你真的不想把祖宝带回天界?”云洛仙子还是不甘的问道:“那祖宝即使不能完全开启,以我人族的秘法,应该还是可以驱动的。”

朗宇冷哼了一声,没有回答,一伸手,在虚空是抄过了天狼刀:“祭刀!”

天狼刀紫光一闪飞上了头顶,“嗡”的一声绽开了一团紫色的电光。朗宇的身上也同时光芒一亮,五色元光化仙域,迅速的扩大。

“进域!起阵!”朗宇沉喝了一声,仙域一放千余米,飘在了众仙的面前。

这是一个疯子,以魔刀破界,你以为它也是祖宝吗!然而这个疯子太强了,又以血丹压制着众仙君,不得不赔他赌一把。

十九个仙君的识海里嗡的一声,灵体的能量忽然被抽走了一成多。不由得大吃一惊,几个人互相望了一眼,一步迈进了黑洞之中。

“唰”的一下,眼前却亮了。又恢复到了刚才的情景。这是朗宇的域,自然是想让他们看见,他们就看得见了。

朗宇的意思,很好明白。凭着那把紫刀他也没把握破界,自然是要借助于人族的阵法了。以众仙大阵凝聚神魂,再摧动魔刀破界,这样一来,大家也就成了一个整体了,主导的虽然是朗宇,但是,如果没有了众仙的支撑,他也就死定了。

这倒是一个一生俱生,一死俱死的办法,所以几个仙君没有怀疑。

黑洞之中,只有一团紫光在闪烁,那些金仙殿卫和长老望而却步了。仙域这种东西,他们连看都很少看过,敢进吗?

然而,朗宇还没有说话,众仙的脚下却咔的一声裂开了,一条万里长龙般的裂缝中,恐恐怖的劫雷震耳欲聋。

闪电竟然从下面劈了上来。

“啊!”众仙一声惊叫,不得不扑入了黑洞之中。死亡之旅开始了,即然修到了金仙,这辆死亡的战车不想上也得上了。

“七伤聚灵阵!起!”

大鱼吃小鱼,小鱼自然就得吃虾米。七伤聚灵阵,可是一个残酷的阵法,几乎类似于授灵术了,完全是吞噬阵中修者的灵魂。

这个阵法就在于快速聚灵,然后可以越阶杀敌。如今的情形,那些金仙之灵自然是聚到了做为阵眼的十二个仙君的身上,补充了被朗宇抽走的魂力,只是他们得到的灵念却是还不回去了。

可怜那四十多个金仙,还是成了他们的牺牲品。

天狼刀燃烧了起来,熊熊的紫焰仿佛被飓风撕扯着一般迅速的放大,如一个妖艳的太阳悬在众人的头顶。

十几息的时间,便是海量的魂力注入了其中,朗宇仍然在静静的看着,看得十几个金仙想破口大骂:如此的浪费魂力,你会不会玩儿!?

然而那识海里的灵念像流水一般的穿梭,几个人也是满脑袋嗡嗡的轰鸣,无法开口。

又是十几息后,紫焰渐渐的收敛,现出一把怪异的刀形,紫的都透明了。

仍然是八十三颗星辰。

朗宇望着天狼刀,无奈的摇了下头,抬手向上一指:“天狼啸月!——斩!”

“轰!——吼!”

一声咆哮,众仙的眼中,紫光一闪,一只毛发箕张的紫金色狼影从刀柄中扑了出来,霎那间冲进了头顶的虚空,一条紫金色的裂缝豁然而开,仿佛一道地府之门缓缓的开启。

是快,还是慢?!

在众仙的眼中似乎没有了时间的概念,裂缝中生死难料,谁都想看清其中是怎样的情景,谁都期望一步登天。

然而,那一刀也只是电花一闪间,劈开了十余丈,便迅速的变成了锥形,渐渐的弥合。

朗宇伸手抽刀,紫光一闪,再次劈了出去:“天狼啸月。”

这一刀,劈得众仙向前猛一扑身,一口口紫血喷了出来。

“噗!”

“天狼啸月!”

“噗!”

接连三刀,不仅是喷血了,已经有修为不济者,都七窍崩流了。那头顶的金色裂缝也终于被撕开了数十丈,恐怖至极,深不可测。

“啊!啊!”

漆黑色的域动了,随着朗宇的意念,立刻缩小了数十倍冲进了罡风之中。那无形的风刀似一台绞肉机一样,只是一个旋风,那个黑域便被削掉了三成,十几个外围的金仙,惨叫一声,无影无踪。

“天狼啸月!”

最后一刀,连朗宇都晃了一下,勉强把那个即将缩小的裂缝再次劈开了数丈。

四刀便是极限了。按照朗宇的估计,这些仙君之力也只能支持三刀。而且即使他们的魂力足够,他也无法承受七道天狼啸月。所以第四刀便是极限了,如果还冲不出去,只能撤回去了。

“啊!噗!唰!”

风声,惨叫声,喷血声,瞬息响起,霎那而止,这一刀过,数十名金仙便随风而散了。

二十余名仙君也支持不住了,满头满脸的鲜血泗流。吞丹来不及了,只能手势狂舞,以压制神识的涣散。时而以目光怒视着朗宇,却说法出话来,唯有露出了绝望、恐惧和诅咒的神色。甚至有人苦笑:呵呵,小子,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呀,拉来这么多的仙君来陪葬,你这一赌倒真是值得!

身在朗宇的域中,他们是无法感应到外面的情形的。眼见着朗宇也要报废了,自知没有了生的希望。

“噗!”

就在众仙绝望之时,突然间,眼前一亮。三十多人惊叫一声四散崩飞。

域,消失了。不是朗宇收回了,而是放不出来了,连五色元光也压回了体内。朗宇感觉着自己就像一片鹅毛一样不由自主的飞了起来。

有人横飞,有人坠落,还有人……头上脚下的飞上了自己的头顶。

怎么回事?!这是……九天界?

“不好!这是飘流层!见鬼!”

突然,不远处的一个仙君惊叫道:“立刻封锁识海!”

“嗯?”朗宇也是一惊,转头向那个仙君望去。这一看也是吓了一跳,只见不远处便有数个灵体出窍了。

连朗宇的灵体出虚虚地在头顶上升起,却被他闻声拉了回来。

果然是危险。

可是那些金仙就没有再回本体的机会了。一个个惨叫着眼看着自己的身体越飞越远,干干的嚎叫却追不上去。

因为这里没有法则,动用神识就是灵魂离体。真正来得及封锁神识的,除了十几个仙君之外,便只存下了三个人。

那些出窍的灵体,沉沉浮浮,在惨叫中越来越小,越飞越高,最后……

消失在一片五彩的仙光之中。

朗宇渐渐的抬头,看到了头顶不远处,是一片绚丽的世界。一层密集的符文组成金色的天空,在那片金光中,五色流动。

“咝……”朗宇猛吸了一口凉气。

这……,似乎很熟悉呀!颇似那个幽冥界的界面。

“快!立刻恢复修为!否则便只能在这个漂流层被分解了!圣主!”云洛仙子缓缓的飘过来,急声道。

“这是什么地方?”朗宇一皱眉。

“这才是真正的界面,到了此处,除非破界而出,我们是回不去了。这里没有法则,以我们的修为,是无法再破开罡风了。”

朗宇看了一眼脚下,双眼缩成了一条线。

看来是真回不去了。修者之所以有翻天覆地之能,不是他本身的力量有多大,而是调动了天地之力的原因。而这里没有法则,修者就没指望了。似乎这里已经不算是道辰界了吧。

然而,没有法则之力又如何破开这个金色的天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