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五 天地之道


小说:刀破魔天  作者:光头儿

杨遥之过,其罪当杀。收藏本站

当年不念兄弟之情,今日的杨逍真的会顾及手足之谊吗?修炼界,就是一个强者说话的地方,纵然是父子,尚无法比及师门,何况兄弟。越是大修越是寡情,修为越高越是无恩。这一点,看破了千余载岁月的杨遥怎么会不知道。

但是朗宇真的没有出手杀他,而其中的原因,便只有这对师徒心有灵犀了。那杨遥竟也没有感激涕零。识海中坐着那个小人儿,他是炼化不了了,而朗宇便可以随时来取他的性命,那么,这具身体便是由他代为保管了。

金鹏翅直飞南海,如今的封魔图在握,那么两族的传承也该大白于天下了。

敖九宵既然接爱了龙族的传承,自然知道南海秘地的重要,率领东西两海的妖皇进入了南海墓地。只要封魔塔还在,龙族的任务就不算失败,秘地自然便要守护。

朗宇再到南海,敖九宵率众出迎,站在海面是,躬身见礼。朗宇却没有理会,只是静静的巡视着封魔塔海域的周围。却丝毫也没有看出当年那个五龙壁的痕迹。

片刻后,低头问道:“那个海底空间可还在?”

“回圣主,先祖全部陨落,那个墓地禁制已经破了。属下正在重新布置。”

“古塔内的那五层是怎么回事?可与隐世家族有何关联?”

“这个,龙族的先祖只是告诫我等封魔塔的最底层千万不能进去,至于其他几层的情形的,没有说明,原本龙族的是在要三个月的时间进入一次封魔塔的,可是现在已经进不去了。”

“嗯。”朗宇点了点头。一伸手,在怀中取出了古卷轴。玄气一摧,古卷轴闪起烁烁的金光。

“你们等的可是此物?”

“圣宝封魔图?!……不错!”

封魔图,就是封魔图,那传承中记载的不只是影像,最主要的是气息。有没有这东西,是不是这东西,恐怕半点也做不得假。

“呵呵。”朗宇一笑,抬手推了下鼻子:“现在可以把那个传承告诉我了吧?”

“圣主果然得到了此宝,看来妖族终于可以回归天界了……两海龙族拜见圣主。”

两海龙族,如今也只有七个妖皇,在敖九宵的命令下,一个个推金山、倒玉柱的拜伏在海面上。这一次是拜见真正的圣主了。

龙行九拜,一对对的铜铃大眼无不闪烁着激动和热切:看来那个古老的传言貌似是真的。龙族的任务要结束了。

敖九宵拜见后,抬起了龙头:“属下得到的传承中确是此物,但是先祖有训,若是圣主出世,须得三族共同见证方可确保万无一失,此事关系着两海的存亡,还请圣主见谅。属下现在就可以带圣主前往万妖海,此图恐怕还要神桑老祖确认了才可以,据说当年妖帝把此宝的形貌亲自告诉了他。属下只是刚刚得到了传承,不敢冒认。”

神桑老祖,唯一的一个妖帝时代的不死传说,果然是一个超然的存在。

朗宇不缺时间,不怕人来确认,自然不会为难了老龙。收起古卷轴,微笑着点了点头:“也好,那神桑谷,本尊也正要去拜访一下。”

六位龙皇守护着封魔塔,敖九宵随着朗宇飞向了神罚大陆。

两个灵境的大修飞越天景帝国,虽然不必刻意释放气息,那种恐怖的威压也可以被下方的修者感应到了。

刚入大陆,便碰到了一个熟人——谢家的老祖谢晋。

朗宇两人从高空飞过,谢家十三人望天遥拜。朗宇一笑停下身,缓缓的落了下来。想这天景谢家,至少当年还没有太为难古家,给朗宇的印象颇好。

天空中的两人落向了自己,谢晋也起身相迎,望着朗宇两人拱手道:“古帝谢家拜见圣主大人,见过龙王。”

朗宇抬手推了下鼻子,笑道:“老祖客气了,不知古帝家族现在的情形如何?”说着转眼看向了前方又道:“天景帝国,似乎被魔族祸乱的很严重啊。”

“回圣主,天景帝国近在南海,几次魔乱,自然首当其冲。倒是多亏了妖族的守护,谢家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损失,只是秘地却是破了。老朽每日亲自监视着南海的动静,不想今日碰到了圣主和龙王,才有机会当面道谢。”

朗宇点了下头:“其他的帝国情况如何?”

“回圣主,自从魔族两次进入凡界,凡界的人族几乎十不存一,据老朽所知,五大帝国的尊者之修近乎全部陨落了,公国纷纷独立,现在皆以五帝家族马首是瞻。连帝国皇室也用意成为帝族的属族。但是,我等只为守护传承,对于凡界之事不会参与,恐怕只有圣主可以安排了。”

“噢?”朗宇一愣。

谢晋再一抱拳道:“圣主大人有所不知,当年封魔一战,圣主之名威震百族,后来传言圣主大人已经飞升而去,所以各个公国才自立为王,只尊圣主。如今这凡界的人族战乱纷起,恐怕又是一场灾难了。”

“嘿嘿!”敖九宵不屑的一笑:“那些秃毛就是这个德性,他们的老祖宗都已经臣服了,这些凡界的帝国也没必要存在了。”

两海一统于天宫,哪还有人族的生存之地,老妖皇的意思有点太恶劣了。听得谢晋一脸的发黑。

朗宇放眼扫了一下,道:“人族之事,你等不可妄行杀戮,既然他们已经臣服了天宫,本尊也是答应了他们同样有生存的权利。”

“是。”敖九宵一缩头,拱手应道。

朗宇的本心,当然还是认为自己是人族,更何况,曾经的武家、白家、还有那个山村中的小女孩一家,以及甘十三等人,岂不也是人族,爱乌及屋,何必徒境杀孽。

“今日既然见到了老祖,烦请通知一下其他的三个帝族,不日我将回到古家,有些事情可能还要请教诸位。”

“圣主放心,老朽立刻派人前去,五族皆赖圣主大恩,如何敢当请教二字。”

“嗯,好,那晚辈就告辞了。”

“恭送圣主。”

谢晋远望着朗宇两人消失在神罚的方向,老眼微微的缩了起来,数息后,传音回族,三队尊者大修立刻飞向了东北和西、北三个方向。

朗宇的意思当然很好明白,所请之事无非还是古帝的传承,此事他无权做主,也只有五家共议了。

朗宇没有直接拿出古卷轴问他传承的秘密,一是恐怕也如敖九宵一般无法,谢家无法决断,另一个当然也要把这个资格留给古家。至于知道的早晚,朗宇自然不在乎几天的时间了。

神罚森林,一如凡界人族一般的寂静。道辰界的毁灭没有发生,然而只是五魔出世,两族的大修便近乎损失殆尽。

一个喧嚣繁荣的道辰界沉寂了。即使回到几十年前,以朗宇炼神的修为再入此地,也必然没有了当日的凶险,恐怕想遇到几个大妖都难。

朗宇的目光渐渐的深沉,看着眼前的情景,不由得暗自一声感叹:有生命处便有争夺,生与死竟然是如此的奥妙。

没有了厮杀,没有了争斗,这本是人们奢望的一种情景,多少人为之终生的抗争,前赴后继,就是魔乱之前,自己不也在抱怨这世界的不公,也想争取一个安静的修炼环境吗?众生平等,各凭机缘感悟天地,那是多么伟大的理想啊。

然而,如今真的没有杀戮了,没人来争夺资源了,这个世界却死了,变成了死一般的安静。

大海无波便是一潭死水,山林无风便是一地的枯木,人生无争,便是一座坟墓。

强者为尊,弱肉强食,不是没有道理。若不是生死危机,谁去拼命的抗争天地,不是有一颗强者之人,谁能破开这秘境的囚笼。

真正能够与天地同寿者必然没有几人,就如自己这般逆天的妖孽世间还有几个?

高处不胜寒,而之所以能站在高处者,岂不是皆如魔主一般集天地间的力量才可与天地争锋,杀戮似乎是难以避免了。

曾经的荨阳镇三大家族也不过是为了自己的强大。杨遥弑兄也是为了与天争命。妖族相残,上仙门争斗,无异于此。

而朗宇自己呢?虽然半生逃亡,貌似没有留下一条血路,然而,若无天宫第四层那些残魂,没有几件古宝相助,会有如此快的速度吗?

这样的逆天运自然不会是人人都有,不争不抢,难道那些至宝会自己送上门吗?

真正送上门的,却又不是那么好拿的。对于朗宇来说,手中的这些东西,现在已经成了一颗颗的定时炸弹。让人舍不得,又留不得,如果真正是自己拼杀得来的,好像倒更放心了。

没有了争斗便没有了生气,没有了血腥便没有了激情,这就是天地之道吗?

那么,古家所赠可谓倾族,自己何争之有。东海所献可谓无价,自己可有去杀戮?

天地间或许另有其道吧?

望着数脚下数万里神罚,朗宇不由得进入了一种迷蒙的幻境之中,仿佛穿梭在过往的时空隧道一般,一幕幕的情景自眼前划过,魔心与道念在意识中上下沉浮。

人族臣服了,但并没有认错,杨遥认输了,却并不后悔。无疑,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是对的,然而真的正确的是什么呢?……

顺应天意!

那么,此方天地的天意恐怕就是那个妖祖的意念了吧,可是他的意念就绝对是对的吗?!

“咔!”

突然间,一道炸雷惊醒了梦中人,不知不觉间,一道五色的圈在朗宇的身边涌起,一整个人悄然间在敖九宵的眼前消失了。

“圣主!”老龙惊叫了一声抽出了探海尺。

“唰”的一下,朗宇又现出了身形,抬头望天,轻轻的推了下鼻子:“哼哼,天道。不可逆吗?”

只是想一想都不行?

“走!”

朗宇扫了一眼脚下的森林,转身向北飞去。

神罚的东北,依然是寂静,在一座平整的山脉周围更是一只妖兽都不见,远远的三座旧城还在,早已兽去城空。

这是一片近万里的领域,如今统领此处的妖族却是一群老鼠。

朗宇两人飘身落在了九窟山上,回想当年的鼠洞一行,不由莞尔一笑。

小白回家了,可惜那个家伙依然在沉睡。

眼前的景色一变,就在当年的那个洞口周围现出两男四女六个装扮怪异的妖人。

“下族,参拜圣主。”

“呵呵,免了。你们的老祖可好?”

“回圣主,老祖……已经陨落了。”说着,为首的那位妖帅修为的女子,张口吐出一块黑石。“老祖陨落前让我把此石归还圣主,并代为老祖感谢圣主大恩。”

“嗯……呼。”朗宇微有惊色,转而深吸了一口气。第八本黑书,开启古卷轴。朗宇本意是来看看此书是否还在,不曾想,鼠族那个老祖竟然陨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