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五节 逆天的计划


小说:刀破魔天  作者:光头儿

一步错,成千古恨,云璃从一个玄仙被一颗血丹打落到了元神,如果说那一刻她不恨朗宇是不可能的。

然而面对强敌,不择手段,却也无可厚非,只能怪她自己小看了这个天宫之主。

眼前的这个小子很不简单哪,胆儿肥心细,而且气运逆天,

这一路生生死死的走来,亲眼见证了朗宇以天仙斩玄仙,杀仙体夺传承,从一个中期地仙,眼看就要冲击玄仙了,这是多么骇人的修炼速度哇!

而且,即使越阶挑战也没人敢招惹真仙吧,这仿佛就不是人能干出来的事儿呀!

云璃渐渐的认识了这个下界的小修,这等心境,这种胆量,不得不服哇!

最主要的是这小子还算不抠门儿,够仗义。

忽然间,云璃的目光失神了,自己的一个错误的决定似乎是因祸得福了。

看着朗宇翻手收起了黑瓶,云璃轻轻的吐了口气:朗宇的表情已经告诉她了,那瓶精血他绝不会放过,看来倒是自己在不知不觉间替别人担忧了。

修者逆天夺命,哪一步不是生死危机。朗宇绝不是傻子,自己已经提醒他了,既然还敢打那瓶仙君之血的主意,必然有保命之法吧。

所以云璃松了一口气,不是因为朗宇收起了精血,而是选择了相信他的能力,因为这小子的身上有一种特殊的魔力,让人不得不信!

至于为什么相信?

不知道,更说不清。

朗宇真要找死吗?

当然不是,他是想活着,而且要活出个人样来,一瓶真仙的精血让他看到了光明的前途。

虽然可以确认那个真仙神念已经灰飞烟灭了,但是这一赌也太危险了,真仙的手段绝不是闹着玩儿的,朗宇必须要万分小心。所以,他必须炼化仙体,先把华飞的气息和魂魄融入自己的血脉,。

真是天道循环,报应不爽。只是几息的时间,情况出现了戏剧性的反转,朗宇倒是要谢谢王道璇了,不是他的提醒朗宇恐怕还想不到这一招。

把华飞的血脉炼入体内,虽然不能改变朗宇的气息,但是仙体的血脉总不至于引来杀机吧。

华飞已经死了,精血是要不出来了,但是朗宇可以炼尸还有那个魂魄。精血既然出自于这个身体,就不愁炼不出来。

朗宇正襟盘坐,双手一起,两道火光包住了黑袍尸体,两指一捏,摘过了华飞的戒指,那团翻滚的火球冉冉升起。

炼人哪,看着有点儿血腥了。而且这个人很不好炼,那不是火化那么简单。

所谓的炼化,不只是用火烧,而是要炼去皮囊,留下精髓,这仍然需要强大的神识去寻找、去凝结。

火团迅速的缩小,一股另人恶心的焦糊味在法则的封锁中还是飘了出来。

云璃看着朗宇的手法,似乎明白了他要干什么,轻轻的道:“他的血脉精华,就在金丹里。”

“嗯?”朗宇一愣神,立刻明白了。

不错,其实血没有用,一个修者的气息自然是来自于丹田和神田,这是一个另人很尴尬的常识。大概也只有朗宇不知道到了。

然而云璃的这句提醒,是不是说这些人族的大修也生炼过金丹呢?

朗宇转头看了一眼,云璃的表情再自然不过了,甚至不知道朗宇为什么回头,还诡异的笑了一下。

仙规是仙规,只要做得人不知鬼不觉,谁又能白白扔掉这种堪比仙丹的宝贝呢?你以为那些金仙、真仙都是仙丹灵草培养起来的吗?

云璃的话语一出,朗宇立刻便不觉得自己的做法有什么残忍和邪恶了。

对不起了,这也是你们逼的!

紫火唰的一下缩小到了苹果大小,一个散发着金属光芒的白色珠子出现在火中。

这一次朗宇是清晰的看到的人族的金丹,与他自己丹田里的东西可是大不相同,即使一个仙体,也是毫无杂质的纯白色。微微散发出五彩的毫光。

这就是金丹么?

朗宇捏在手中,仔细的观察。

这还不是真正的金丹,其能量比之王道璇的那颗元丹差得远了,华飞还没有凝出金丹的能量。

朗宇静静的感应了片刻,点了点头,抬手拍进了嘴里。云璃说的不错,这颗白色的珠子上确实有华飞的气息。

这一扔,华飞在道辰界的痕迹便彻底的消失了。

那个残魂似乎仍然有所感应,在聚魂瓶内咬牙大骂。

“嘿嘿,别急,马上就轮到你了。”

朗宇一翻手拿出了聚魂瓶,一张大脸出现在了草原的上空。

“小妖孽,杀了我,你也别想活着走出传承之地。”华飞仰天叫道。

“呵呵”两根手指在那大脸上推了一下,笑道:“看来本尊是要谢谢你了,你这句话倒是提醒了我,仙体一死,真仙必有察觉。所以我不会杀你,正要靠你带我出秘地呢。”

“哈哈哈哈,妖孽!你觉得可能吗?!”

华飞真是狂傲惯了,连骗人都不会了。朗宇看着他,无语的摇了摇头。抬手一指华飞,瞬间一道电光穿体而过,如一根紫色的牙签一般把昏迷的华飞挑了出来。

“啊!”云璃惊叫了一声差点站起来:“道友不可!此人绝不能炼化!”

“云道友是怕引来真仙追杀吧?”朗宇的嘴角一勾,邪恶的笑了一下。

“他既然已经进阶了灵境,那么天鼎宫必然已经知道此人。仙体若陨落,就不是追杀的事了,恐怕我们都出不了这个秘地。”

“呵呵,谁说我要杀他,这个灵体可是有大用,以后我们还要指着他混呢?我只是先把他在识海里养着而已。”

养着么?

朗宇已经善良到这种程度了吗?

云璃看着一皱眉:这小子是要把灵体封印在识海里呀,可是,把一个异魂留在神田难道他不知道这很危险吗?!

张了下嘴,欲言又止。这样的残灵已然杀不了朗宇了,天知道这个妖孽葫芦的里又卖的什么药呢。

看着朗宇把那个已经透明的仙体拍进了眉心,云璃还是“咝”的吸了口冷气。凡是与仙君有关的东西,后果都无法预料。

看着别人炼化自己炼化那绝对是两码事,云璃在祭炼空竹剑时也没有这样的紧张过,此时看着朗宇一颗心却提到了嗓子眼儿。

正所谓关心则乱吧,人,还是有感情的,如果不是担心朗宇的安危,她又如何会变色呢。

一个毫不掩饰的表情,被朗宇收进了眼角,微微的点了下头。有了这一道目光,眼前的女子也算值得自己去守护了。

既然已经有了五个道侣,天宫中也就不多这一个金仙了,只可惜她下不去。

云璃算是捡了一个大便宜,朗宇是多年轻啊,也好在她的容颜不老。

此时此地竟还能想到风月之事,可见朗宇已经没有危机感了,至于如何出秘地,怎样对付那四个金仙似乎也已经在他的掌握之中了。

华飞的灵体象死狗一样侧卧在血色的识海中,对于朗宇来说,这道残灵连两个宠兽都赶不上,何惧他翻起什么浪花,而且他也没机会醒过来呀。

一条紫色的电光仍然穿着华飞,这小子还有一个用处,就是威胁王道璇,如果那瓶精血中真有仙君神念的话,朗宇还有退身的余地。

炼化了华飞的金丹,朗宇翻手拿出了那个黑瓶,转头看了看云璃,送去一个放心的微笑。

“千万要小心。”云璃还是很紧张,提醒了一声,转头又看了看秘地的禁制。

朗宇其实比她还紧张,那炼魂之痛难道他能忘得了吗。所以这一次朗宇知道谨慎了,把黑瓶微微的倾斜,只是倒出了一滴,便以紫火包起,封在两手之间开始炼化。

手势一起,云璃就明白了,原来朗宇不是为了精血中的能量而是要改变气息呀。

他要干什么?!

一股冷风无声的吹进了的口中,云璃的两眼越瞪越大,只是霎那间便已是满脸的惊骇。

他这是要把自己变成真仙的气息么?!那种手法云璃自然不陌生,终于让她想到了一个堪称逆天的计划。

这!这小子也太疯狂了!这一招,即使能骗过那四个殿卫,然而在真仙面前却无异于找死呀!因为这不是一个无主的秘地。

朗宇的手势正是一种改变气息的术法,正是火云宗艾家的法诀。改变气息之术大同小异,就是一种引精入脉的过程,那艾家祖血不过金仙修为,以王道璇的精血来压制绝对轻松愉快。

但是真仙的精血一入,那种气息你再想改变就不可能了。而以真仙殿主们的修为,发现这个气息的真假自然不难,到那时,朗宇就成了七圣殿的共敌,整个真仙界中都不会有容身之地。

王道璇和空竹不同,空竹不过才金仙的修为,不可能转世,神念一失,便是彻底的陨落了。那么连七圣殿都会为他选择合适的传承之人,以壮大人族的力量。所以云璃不过是抢先一步成为了传承者,只要恢复了金仙修为,殿主便不会追究。

可是杀了王道璇就没这么便宜了,朗宇这是杀了转世真仙哪。三宫四殿的仙君都是要选择这条转世之路的,谁不怕在自己最虚弱的时候被斩杀,所以绝不会留下这个先例,这种弑仙的逆修必不能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