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一节 王道璇归天


小说:刀破魔天  作者:光头儿

头顶上的雷云淡淡将退,柳长老恶狠狠的扫了一眼光华殿的四个殿卫,一翻手拿出了一面金色的玉牌。

玉牌已经变成了暗黄色。

仙体危险了。

“光华殿还真是有胆量,仙体若有不恻,你们就等着七圣殿的怒火吧!”柳长老已经气急败坏。

四个仙卫也顿时觉得浑身发凉。

难道云璃真敢杀了仙体吗?!这是要让他们陪葬啊?!

然而这又怎么可能呢,一个不足元婴战力的金仙,怎么能杀得了传承者,如果她是压制了修为,又如何骗得过真仙的感应?

然而,除了她,别人有可能做得到吗?!

四个人不断的互相传音,却谁也没有答案。心中仍是一团浆糊,一个个脸色越来越难看。

仙体有失,那可是相当于杀了一个真仙哪,天鼎宫不是在恐吓他们,七圣殿虽然不会把光华殿给拆了,却绝对饶不了他们几个金仙。

即在河边站,这一趟混水是不想沾也脱不了身了。

都是贪心惹祸呀,真尼玛倒霉!

然而相对于秘地之中的王道璇来说,这四个真仙还远远算不上倒霉,最倒霉的应该是自掘坟墓的人。

王道璇的一指竟然没有打散朗宇的灵体。

连朗宇自己都觉得郁闷了。他真的猜不透,为什么这些自以为是的狂修,都喜欢炫耀,喜欢虐人呢?

作为一个仙君的存在为什么非要折魔得人生不如死,而不是一指毙命?

这绝对不是一个好习惯。

即使不能一招杀死,至少也要尽全力吧。

朗宇杀人,如果能用一刀的话,绝不出手第二刀。这也许是只有长期在刀刃上夺命的人才会形成的手法吧,因为在朗宇的一次次的危机中,从来没有人给他出第二刀的机会。

抽魂炼魄,算是修者的极刑了。

王道璇那一指确实是让人痛彻了心菲。朗宇一口血喷出,脸都绿了,一张面孔扭曲的恐怕就是陆雪盈来了,也认不出这是谁家的孩子了。

“哼哼哼,小子,这只是一个开始,现在是不是很后悔,是不是想灵体出窍,是不是渴望昏死过去……呵呵呵呵,可惜这一幅妖体了,放心,十指之后,我会让你亲自看到,自己的血脉被炼入仙体之中。哈哈哈哈……”

王道璇又是一指白光凝出,望着血色灵体的丹田方向指来:“想死?没那么便宜!”

修界的事,真的无法评论谁对谁错,只能说,有人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了一个错误的地方,所以遇见了错误的人,做了错误的事。

朗宇与华飞本来没有交集,只因为在神罚边缘的一次偶遇,便成了今天无解的仇。

仙门的争斗再正常不过了,抢了一个仙体,结成道侣,其实也本不为过。只是很不巧的被朗宇碰上了。所以才有了古战场的杀戮,才有了太玄门之战。

华飞要斩杀魔魇,朗宇要活着出去。最终就得罪了这个真仙的魂念。

几百年的转世之身几乎被毁,可以想象得出王道璇此时的怒火了。

这一次,朗宇算是第二回遇到了真正的杀机,以二阶天仙的修为对抗顶级真仙的魂念。又一次尝到了那种无力的感觉。

就象一只蚂蚁站在大象的脚下,纵然用出浑身的解数,也逃不过他的一个念头,想杀你便是无路可逃。

这种绝望不次于当年遇到宋书子,甚至更有过之。

真仙的神念,在拥有了传承的能量后,就相当于陨落前的巅峰一击,就连云璃也永远不会知道这个传承的绝秘,只知道从来没有人能在秘地中杀仙体。

朗宇明白了,却晚了。而且这个王道璇更残忍,封锁识海,十指炼魂,在真仙的封闭下想死都成了一种奢望。

神魂的巨痛,让朗宇不得不把意识转向了识海之中,正看到那银辉一闪的手指,惊得惨叫了一声,狠狠的一闭眼……

“啊!”

那一指银光何止是恐怖,燃烧灵魂的巨痛简直让人无法形容啊!

未痛而先叫,不得不说,朗宇真的怕了,连心脏都停止了。

那惨叫的声音仿佛是穿过远古而来,都叫出了一种回音的效果,绝望而沙哑。

而在惨叫之后却传来了一声更加恐怖的惊呼:“什么东西?!”

巨痛并没有到来,

按照时间的推算,那击穿灵体的一指竟然迟迟未到。

什么意思?吓唬我?还有这么玩儿人的吗?!

若大一个真仙竟然对一个小修如此费尽心机的折磨,朗宇不由得青筋暴跳,咬牙大骂。

“我去你个奶奶……!”

可是第二句还没有出口,识海中的情景立刻让朗宇瞪眼愣住了。

辽阔的识海中,忽然出现了一颗金灿灿的太阳,暖暖着光芒照射下来。那所谓的回声并不是朗宇发出来的,而是两个人的恐惧心有灵犀般巧合在了一起,王道璇也吓疯了。

吓得都不知道躲了,惊恐地仰望太阳,如一尊冰雕一般,一个真仙的魂体就在金光中缓缓的融化了,化成了一块块儿,一片片儿,化成了千万缕白气飘向了太阳之中。

金光仿佛在旋转,然后渐渐的熄灭,渐渐的显出了一个金色的圆柱,随着金光一起消失了。

金色的太阳象一根火柴,在黑暗中擦亮,燃烧了不足一息。

朗宇仰着头,目光和神念仿佛追之而去,一望数万里。半晌之后,才双唇抖动着,如梦如呓般的呢喃道:“古卷轴……师——傅。”

两滴闪亮的泪珠,晶莹着滚下了脸颊。

天风门一别,寻师的路,太艰难了。

朗宇忽然之间,感觉很累很累。终于见到了古卷轴,他多么就此想双眼一闭,沉沉的倒在这七星台上,睡它一万年。

可是,只有睡在师傅的身边他才会感到安全。此刻……还不能。

那不是真正的古卷轴,只是一道神念的影子。没想到就在朗宇濒临绝境中,竟然然激发了古宝的感应。

只是一道遥远的感应,就收走了一个真仙,看来王道璇真是踩了狗屎了。

而朗宇呢,似乎完全忘记了片刻之前的绝杀,呆呆的看着前方。

那个古卷轴他再也没能感应到,只能确定,它确实在真仙界里,似乎离着他很远很远,那种冥冥中的气息若有若无。

“陆……朗宇!你醒醒!坚持住!”

一个焦急、绝望的声音在耳边大喊着。

朗宇缓缓的,慢慢的扭转了头,看着云璃苍白的脸上那双焦急的目光,生硬的挤出一了丝笑容。

“他……死了。”

王道璇死了,不明不白的死了,彻底的死了。

金光洗去了他的唳气,抹灭了他的神念和记忆,化作了一道道纯正的魂力被那枚遥远的古卷轴收走了。

连那一指银光也不例外。

定界之宝的威力,还远远不是他能抵抗的。只是三五息的时间,一切豪言壮语都成了云烟泡影,亏年仙君的存在,连一句遗言都没有留下。

“小妖孽!给我滚开!”半空中的那个白色的影子怒吼一声冲了下来。

华飞似乎已经感觉到了什么,疯狂的抓住了朗宇的剑。

“嘭!”

黑衣项上的头颅轰然炸开,一道紫光把华飞的灵体击飞了。

“妖女!”白影再次冲下来,直指云璃。慌不择路,饥不择食,为了活命,华飞也不管男女了。

但是,云璃就是那么好夺的吗!

一道白光钻进了云璃的眉心,云璃惊愕的向后一仰身,那团白气又飘了出来。金仙的识海不是他能夺得起的,而且在其中他竟然又看到了朗宇的影子。

吓得仓皇而逃,不但没有夺成,反而被斩掉了许多魂识,最后凝成一团模糊的白光冲出了禁制。

朗宇靠在云璃的身前,抬剑一指,有气无力的道:“小白,那本黑书。”

“嗖!”小白鼠一跳而出,眨眼间抱着黑书摇晃了回来。

“主……主人,我……真要……睡觉了。”

朗宇的嘴角轻轻一弯,点了下头,小白鼠消失了。朗宇划开了手指,向着黑书上抹去,一翻手收了起来。

“给我护法。”

“放心吧。”

云璃扫视了一圈,抽出了空竹剑紧紧的盯着那具真仙的尸体。

朗宇还不能睡觉。华飞走了,谁也不能保证他会不会他狗急跳墙,夺了别人的身体再次冲进来。

多少人都是在最后的关头功亏一篑,前车之鉴,朗宇不得不防。

数枚仙果,一颗灵根,一颗丹药,依次被朗宇填进了嘴里,也摧动了起来。

一场无声的大战后,朗宇的神识重伤。

秘地中又恢复了死寂般的安静。

华飞的无头尸体还盘坐在七星台上,没有了真仙神念的加持,在两次轰击之后,他那原本就是快速提升出来的灵体,已经不能化成清晰的相貌了,只是凭借着那种真仙的气息在秘地中还不会很快的消散。

可是,失去了真仙神念的他,要想想夺舍,除非是死人。即使那几个地仙护卫肯为他献身,那种宿体他都承受不了,从来没听说有能越阶夺舍的。

一刻多钟后,禁制之外,传出了绝望的咒骂声,该死的真仙竟然没有给他留下救命的出口。而那个该死的朗宇呢?却霸占了七星台。

“我是仙体!我是无敌的……柳疯子,天鼎宫,你们意敢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