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六节 灭九门


小说:刀破魔天  作者:光头儿

下界的修者就是个炮灰的存在呀,三宫四殿中的那些金仙为什么不下界?!否则何至于此。

然而心生怨念没有用,八个宗主还得捏符飞遁向最近的太虚门传送阵。

可是一入仙界,八个人更傻眼了:太虚门——灭门。

仙山之上,尸横遍野,还留有一丝淡淡的魔气。

不好!

陆玄英顾不得细看,立刻直奔三仙岛,那八个魔物出手太快了。他们甚至以为一门的长老都陨落在其中,以八魔的邪术来看,这一点儿都不奇怪。

而七个魔君还会来太虚门么?借他们个胆子也不敢诳骗魔主大人。而且那个三尺高的黑魔主,岂是可以骗的,一入仙界,那万万里内的情景便了然于胸了。

九仙门,三仙岛,七个有人守护的秘地,还有那个辉煌的天宫。

“嗯?”魔主大人望着天宫,突然眯起了眼睛,十几息后,才自语了一声:“又一个祖宝的味道。”

转过头来看向青卢等四魔:“这就是你们说的仙界?”

“是,魔主大人。只是九仙门的元婴长老都去了南海。魔主大人既然还不想去那里,属下觉得此处的血食要比下界强得多。”

“仙族,竟然也来了这里?”

在魔主大人的眼中,凡界小修根本就不算修,唯有南海的那六个人才让他想到了仙族。

道辰界,对于他来说,只是一个小小的弹丸之地,而且贫乏之极,以魔主的身份甚至不屑于去吞噬那些卑微的魔魂。在他的眼中看元婴之修,有如一只牛看到了几粒芝麻,连低一下头的兴趣都欠奉。

然而,到了仙界才发现,原来天外还有天,可是头顶上的结界他却破不了了,想吃更大的螃蟹以现在的灵身做不到。

南海自然也早在他的神识之中,那里的魔魂确实不少,但是面对仙妖两族,恐怕以他们八人之力没有便宜可占。而秘地中的魔主,现在他还不想放出来。

看来蚂蚁肉也得吃了,只有吃了这些蚂蚁才有力量去吃大象。而要独吞南海的那顿大餐,还要靠七个魔君才能到口。

黑魔主冷冷的看向了东方。

“我只要那几个元婴,其余的魔魂便赐与你等了。”

“谢魔主大人。桀桀桀桀……”七魔望着魔主看去的方向一阵的阴笑。

不是他们喜欢以杀人为乐,而是他们天生就是为杀人而来。

兔子吃草,狼抓兔子,而老虎吃狼。天地循环如此,又如何非要分个善恶呢?

天下以强者为尊,弱肉自然当为强食,这就是魔族的修炼之道,唯如此才能屹立在众族之巅,才能给族人至高的荣耀。

何况对手是敌人。

七道黑光卷着如潮的乌云冲向了正吉门。七位魔君同时光临,风卷残云一般,一群饿虎哪容得仙卫反抗,瞬息间黑云压过九仙山,在魔主的令下,大小通吃,一个没留,那个守门的长老连爆两符,只是传出了一句话,一个呆傻的元婴便被献上了魔主的面前。

太弱了。聊胜于无。

黑魔主伸手一捏,看了看,填进了嘴里。

正吉门遭到邪恶的黑妖袭击,无一生还。此事还发生在八个玄仙飞往三仙岛的途中。

黑魔主看着那八道流星般飞驰的身影。嘴角一弯,笑了。

“上元门还有一顿点心,先毁传送阵。”

“是,魔主大人。”

七魔转身向南杀去。黑魔主目逃着八个玄仙消失在三仙岛,微微皱了下眉。

“呵呵,能阻挡本尊的神念。有点意思。”言罢一步闪进了虚空,再出现时已经站在了上元门的头顶。这已经不是速度了,其身形有如鬼魅一般,仿佛已经无处不在。

“魔主大人威武!”

这一步让人佩服得五体投地,七魔远远的高呼。

“啊!魔主是什么东西?”

飞身而起的上元门元婴长老,一惊之下顿住了。来犯之人,他感应不到任何气息,只有一种唯我独尊的意念让人提不起抗拒的勇气。

不好!

老家伙暗道一声,压身回阵,识海中突然传来掌门的命令:放弃仙门,迅速撤离!

嗯?仙门都不要了么?这是掌门的仙旨吗?

就在一个迟疑之间,元婴出窍了,一个淡青色的小人无限神往的飞向了黑魔主的那双接引的手中,犹自凝神着那双夺魂摄魄的眼睛。

一扇血色的大门打开了,一个冥冥的声音在呼唤:归来吧,给你永生。

血海中悄然站着一个青年,正是自己年青的容颜。

唰!小巧的元婴钻进了口中,飞进了极乐世界。

“呜——嘭!”

黑气八方涌来,护门大阵如泡沫般被踩破了,可惜那个长老的命令还没有传出去,大阵内的惊呼之声,便嘎然而止,一门近千的修者化做了血食。

死得无声无息,去得毫无痛苦。

吴元子老脸一皱,仰天长恨,孟长老的神念消失,上元门完了。真仙传旨放弃了九仙门,老家伙还当的朗宇所为,望着天宫咬牙切齿。

忽然,一阵邪恶的杀念涌上心头,立刻运起法诀压制。那种念头一闪而逝。

险些走火入魔了吗?有仙旨传下,我怎么会对一个仙门执着如此?

黑魔主的目光再次扫过了三仙岛,遍观整个仙界,也只有那里的血食或许对他有点用处。但是还有四个仙门先要吃掉开说,貌似他们已经开溜了。

天一门、无始门,天风门,太玄门,与上元门同时接到了命令,四个长老还在犹豫间,又传来了上元门覆灭的消息,立刻四散奔逃。有下到凡界的,有躲入秘地的,有远遁万里的,了有不怕死的。三五成群,满天乱飞,大批的炼气弟子被送回了凡界。一派树倒猢狲散的景象。

无疑,这一群群的小修,都被灌输了天宫作乱的思想。太玄门和天风门当然走的最干净。

上界真仙害人不浅,隐瞒了黑魔的消息,不知他们是做何想法,却致使炼神之上的修者几乎全部陨落。

他们自持身份,不肯下界,数日之间,被七魔扫荡一空。太玄门的守门长老司徒云也悲剧的死在了黑魔主的口中,结束了悲剧的一生。

司徒云本来是很让人羡慕的,收了一个仙体,前途无量,谁知后来却搞得很失败,甚至无面目去面对那些同门。被童玄子安排守护仙门也算是一个好差事了,谁知却遇上了黑魔之劫,先走一步了。

生死无常,祸福无常,人生何必太过执着于那些功名得禄呢。冤有头,债有主,生死富贵自有因缘,若不是上仙门追杀朗宇,哪有五龙壁破,七魔纵横。

朗宇的毒誓很不巧的被魔主大人完成了,也不枉放了他们一场。

三尺的灵身站在升仙阶的尽头,七魔立在无始峰下,静候着魔主的命令。

在魔主的眼中,面前是一条通道。五行祭台罩在空中,应该可以直通上界。然而,这不是空间结点,而是一个人造的传送阵。这等之物,不是没见过,也不是没走过,只是此阵不是魔族的,对于现在的他来说便危险了。

这里是那个狠人的禁制之中,而且以那六个仙族的存在,完全可能在阵中重伤他,即使因为魔族的气息而自爆,这一壶他就喝不起。

站在升仙阶上看了很久,回身又看了看七个魔君,最后还是放弃了。

以此界的魔魂,他完全可以破界而过,何必铤而走险。

抬起头看了看前方金光闪耀之处,缓缓地道:“去天宫。”

南海之中安静了。六个仙君默默的守着封魔塔,不舍又无奈,近一个月的时间,宝塔内一点动静也没有。

八魔扫荡了九仙门,也激不起心中的波澜了。今日失手,那些下界的修者已经没用了,人族没有机会了。

他们需要和朗宇好好的谈谈。可是这个小子得了祖血,却回避了。连神罚的妖皇也撤走了三分之一。

那些妖兽必然是去守护葬妖谷。明知如此,可是看在六个人的眼中,却还是一种胜利的姿态。这是在用行动告诉他们,南海不必担心了。

七魔进仙界,危及三仙岛,他们不是不知道,越快去剿杀越有利,但是,如果真是魔主的存在破封而出,他们是杀不死的,就是不受压制也办不到。何况是在天劫的限制之下。

唯一的机会就是夺塔。

可是现在不可能了,祖血一失,什么脾气都没有了。六个人想活着出去,就得给朗宇一个说法了。

如果简单的放手就走,以那小子的性格,恐怕就不会给他们解释的机会了。六剑之仇哇,足以让人不顾魔族的利害。

早就说过,不要到眼前无路时才想回头,这个结是那么好解的吗?

怎么会是这样的结果?

洪极仙君的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让朗宇交出七宝塔,如果是那么好做到的,他又何必费尽心机的来夺呢?这就是在一个不可能的事情上,创造万分之一的机会呀。

天意弄人。

而这个机会还要等。

这个机会还需要魔主大人来创造。

洪极不得不舍了九个仙门的代价。

“嗡”

封魔塔的上空波动又起,那张大脸又出现了。

“回禀上仙,魔族攻击了九仙门,属下等迟了一步,特来请罪。”

洪极的双眼一跳:“他们现在去了哪里?!”

“正在攻打天宫,我等会誓死守护圣地,请上仙……”

洪极长出了一口气,点了下头道:“立刻阻止他们攻打天宫,不惜代价!”

“啊!什么!?”

陆玄英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