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节 魔主的怒火


小说:刀破魔天  作者:光头儿

“道辰界?……哈哈哈哈!你够狠!”

黑魔主一声悲狂的惨笑,魔体刹那间缩小了数倍,成了一个七八岁的孩子大小。

他不是不想杀玄仙,而是杀不了。逃出雷封塔,冲出了道印的封锁,岂是那么简单的,如今只剩一道重伤的残念,灵体能量全无。

以魔主的修为,看破一个阵法何难,而用的却不是八位宗主所说的改变法则。纵然有那个能力,在天劫的威胁下,他也不敢。

如血的劫云在冰山上空旋转,黑魔主能清晰的感应到,一种熟悉的意念在摧动着灭杀的雷光。

宝体就在眼前,却无法前进一步。

这就是封印,逃出四界锁魂阵,你仍然飞不出道辰界。一个灵体的存在,谁敢去碰界面罡风的绞杀。

“呜——桀桀桀桀……!”

黑魔主悲愤的长啸,扭身看向了飞来的八位玄仙。

“守护封印者——死!”

死字一出,脚下黑风倒卷,正在玩命攻击的七魔身不由已的冲向了八仙,黑光中一对对的眸光如灯笼般扇面排开,在黑魔主的身前,舞起一条七头巨蟒。

魔君的修为,在魔主面前太水了,之所以只是一道残念他们都不敢不尊,正是因为邪恶的魔族术法,一念夺魂,七个魔君瞬间如被夺舍了一般,如何组成的怪蟒自己都不清楚,醒来之后,七魔已经合在了一起,成了魔主大人的兵器。十四只魔眼红光闪耀,看得人眼花缭乱。

黑魔主以魔君灵体为身,摧动了术法。巨蟒之上的七只魔头如蛇一般的扭动了一下,刹那间,在八个玄仙的意识中万蛇出血海,幻象重重。

飞扑而来八位宗主级大修顷刻间冻在了虚空。陆玄英张口怒喝的表情。

“住手!”

然而,血天之下,只有魔主的狂笑,却传不出他的一丝声音。

诡异的黑魔术法邪门儿,八位玄仙在无法克制的情况下,可以选拔逃避。但是八个魔物攻击北海秘地,他们就无法置身事外了。

这是要激出秘地的恐怖存在呀,仙旨不到,他们不敢不来阻止,一旦北海的封印破开,后果不堪设想,若是影响到南海,几个人吃罪不起。

顶着血云雷劫出手也是迫不得已,或许不需要他们斩杀了这八个黑鬼,只要不让他们破封成功即可。相信南海的任务很快就会完成。

退一万步讲,只要他们在北海出手了,即使无功,也可以无过。三宫仙旨只要求他们尽力阻挡,天知道那冰山之下压着什么妖魔。

八个宗主虽然冲了过来,却无不紧张提防,可是面对着这样的一群邪物,谁又知道他们有何等的手段。

远看着那个不可一世的魔主被天劫重伤,众人心中才刚刚的轻松了一下,下一刻便再次中招。

血海中乱蛇飞舞,一股仿佛来自心底深处的欲念蠢蠢欲动。

是幻境,还是真正的绝杀?

不用去想了,在他们这般的修为下,两者还有什么区别吗?!

生死决于须臾。

“噗!”逍遥子牙齿一抖,喷出一口紫血,第一个退上了高天。继而又是四人吐血挣了出来,仍然是剩下了三个宗主。

修为的差距,分毫间便是生死,越是受创,就越是不济。七头巨蟒眉心中各喷出一缕黑光,化出一支墨羽乌金箭破气而出。

“嗤——”

神念有多快,黑箭就有多快。四个玄仙回身祭剑,谁还能来得及,然而那支黑箭并没有取那三个呆傻的宗主,而是锁定了逍遥子。

“啊!”逍遥子一回头,只觉着眉心发凉,寒毛倒竖,一声惊叫,提剑欲挡,却突然间剑光大炽,轰的一声爆了。

一把仙器自爆,老家伙真是舍得。但是那支黑箭之威,除此之外恐怕别无他法,就是有也来不及了。

仙器的爆炸仍然是玄气的能量,对于黑箭损失不大,但是这一爆却轰开了虚空,炸乱了法则,黑箭的目标消失了。

一箭穿进了虚空的黑洞之中,七头巨蟒和黑魔主都被吸近了十余丈又轰了回去。逍遥子满天喷血,须发皆红,象断线风筝一般倒飞而去。

仙器爆在眼前,也就是他自己有所防备才没有粉身碎骨。

“逍遥子!”陆玄英怒吼。

虽然明明看出那逍遥子是无奈而为,但是这把仙器爆的不是地方啊,正在那三个宗主的头顶上方,那三个如傻毕般的家伙如何承受得了,其中的两人灵体都被轰出来了,死尸射向了大海。

“呜——”七头巨蟒怪叫一声,分身而飞,夺向了三人。这是魔主大人的恩赐,谁拿到算谁的。

一只只的黑爪抓了下去,突然在那一人两尸的身前金光一闪,现出一只金色的乌龟,天空中轰隆一声,就在七魔顿手抬头间,三个宗主与金龟消失无踪。

灵身归位,陆玄英一退千里,七窍中流出了蚯蚓一般的血线。

魔口夺人,陆盟主损失了至少三百年的寿元,发出了超出限制的神识之力,又以自身的神念压制气息,就象点燃了火又不能让它爆发一样的难受。

灵体大伤。

魔主要疯了,就刚才那一击,陆玄英自认为挡不住,即使爆仙器他也不能全身而退。逍遥子那纯属幸运。

但是,那老家伙确实成功了。

陆玄英轻轻的抹了下胡子,缩眼看了下正在服下丹药的逍遥子,心中暗惊。今日危急时刻,老东西终于放出了终极的战力。以自己的修为,都不一定奈何得了他呀。

“唰!”黑光一缩,重又收做了七首巨蟒。

不足一米的魔主小人儿双眼一厉:“废物。”抬脚踏在了蟒背上。

“是,魔主大人。”

七个废物真是烂泥扶不上墙,如此一个机会都被他们白白放跑了。黑魔主真想一口吞了他们,然而聪明的魔主不会做傻事儿,即使吞了七个魔君他也恢复不了几成,在这道辰界法则的压制下,自己也不比一个魔君强多少。反而是这种借灵之法,威力更大,还可以为他收取更多的魔魂。如果能夺舍了宿体,这七魔的战力事是非常可观的,至于他自己,一个几万年不死的存在,对于眼前的人族之体没有什么兴趣。

回头看了看不远处的冰山蓝湖,恨恨的道:“本尊既然已经出来,这宝体你还镇压得住么!桀桀桀桀……时日不久,本尊还会再来!再给本尊丢人,你们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这后一句话就是说给七魔君的。

“是,魔主大人。”

七魔当然是想存在呀,然而,在魔主面前,没有必要意味着什么,就不用细想了,你也不用怀疑魔主在开玩笑。

“本尊只能再给你们一次机会。”黑魔小人儿冷望着远远的八人,平静的道。

“清除这几个异族。”

“呜——”黑气如潮的扑向了八个宗主。

陆玄英无奈的下令:“撤!”

八个人在一团白光中消失了。北海密地无恙,四人重伤。如果再拼下去,真的不敢保证会不会有人陨落。他们的任务是监视北海。面对这群黑鬼,上界玄仙认熊了。

同时一道传讯符送了出去。

南海百仙阵中,六个仙君仍然在紧张的认主中,五天的时间那滴金色的血液才落入了第三层。三层的封魔塔外泛出金色的毫光。

但是六人的表情阴沉沉的不见一点阳光。这是倒行逆施的无奈之举,不仅艰难而且没有意义,即使认主成功,他们也操控不了七宝塔,人族万年的准备,只是在塔上做了个记号,阻止了那个逆修把宝塔沉入海底。

而六人的认主与朗宇不同,朗宇是得到了两层的镇塔之宝,把宝塔激活了。对于每一层他都相当于主人的存在,而六仙君的认主是通过金色的血液,宝塔之内还是漆黑一片。

两者的差距,对于万年前的仙君来说,再清楚不过了,如果能反过来,他们可以轻松的祭炼七宝塔,抹去其他的神念。而现在,却只能赌那滴金色的血液,是一个元婴小修无法抹去的,七宝塔也就悬在了南海之上。

以一人阻止六个仙君,这个结果,让人如何能乐观得起来呢。

忽然,六人之间的虚空中一阵抖动,陆玄英的那道神念渐渐的清晰起来。

“下修回报真仙老祖,北海出现了邪物,自称魔主,欲攻密地。我等奋力阻挡,三位宗主重伤。”

“啊?!什么!?”

陆玄英说的轻松,而听在六人的耳中却不次于一声霹雳,个个颜色大变的站起了身。

“你说什么?!自称魔主!?”

那表情张口要吃人的样子。

陆玄英的大脸吓得一缩脖子,数息之后才小心的回道:“是七个黑衣中年人,有人称那个为首之人叫魔主。……下修看不出他们的修为,但……可以肯定不是人族,也……不是妖族。”

陆玄英斟酌着道。

洪极仙君渐渐的眯眼看着陆玄英的影像,数息后一个个的以目光问向其他的五人。

谁也不相信这是真的,但是又太可能是真的了。道辰界的秘密知道的恐怕不多,可是那久远的记忆让他们不敢怀疑。

魔主?这两个字岂是可以随意编出来的,然而,若是真的出现了魔主,人族也就万劫不复了。

只是两个字,六个仙君便如一脚踏进了万丈冰窟中,浑身凉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