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二节 破界


小说:刀破魔天  作者:光头儿

真仙还是没有出现么?

魂血的联系传回了神罚,两个妖皇在大阵内没有感应到元婴之上的修为。

朗宇微微一笑,又点出了八个妖皇,身边只留下了四个人守护:“我们一起走,出阵之后立刻飞往天宫。”

“是。”

八个妖皇进阵。

“啊!?圣主大人……”金灵童和陆景琦同时转头看向朗宇。

八个妖皇先入阵这有意义么?被人分而围困,与十二个妖皇破阵那危险可就大了,毕竟皇者也不敢尽全力,一旦引出天劫感应几乎必死无疑。

看着朗宇自信的神色,陆景琦还是提醒了一声:“圣主大人,属下不知道上面的情形如何,但是人族狡诈,还有十位真仙,只留四个人恐怕不妥吧。”

话语之中,你应该读得懂。皇者自保和保护你不一样,你的修为在真仙面前太低了。

“先祖对自己的一击还不放心么?”朗宇一笑道。

金灵童看着朗宇的目光渐渐的变冷。

“圣主大人若真是归元之主,自然不会有生命危险,若不是……属下只能尽力,神罚的妖皇,圣主可以再调一些。”

“你是担心天宫令会被抢走。”

“哼哼,没有妖帝的传承,任何人也夺不走天宫令。……”

朗宇点了点头:“我的命不是那么好拿的。如果不幸陨落,妖主大人只有继续等了。”

金灵童老眼炯炯的看着朗宇,人族的话她从来不信,但是眼前这个圣主,说的好像真的很可信。

数息之后,点了点头。

“我希望圣主就是归元之主。”

“相信,妖帝不会错。”

金灵童所惧者,朗宇会不会背叛妖帝,把天宫让给人族,最可怕的是人族以天宫令来威压妖族臣服。所担心的却是朗宇若被杀,天宫令一旦再收回天宫,传承的使命便又是遥遥无期了。

“起阵!走!”

朗宇断然的一声令下,传送阵上光芒炽烈,“嗡嗡嗡——”

“唰唰唰!”

就在光柱形成的霎那之间,五个先祖的面前突然五光冲天,一道道残影象彗星的尾巴一样收进了天际。

“什么!?”

“啊!”

朗宇五人竟然率先消失,直接破界!

“不好!”

“进阵!”

“嗖嗖!”白家两个先祖飞身扑向法阵,陆景琦两人直接追了上去。

只有金灵童惊得猛吸了一口气,抬头望着天空。

变化来的太快,就连身边的这五大妖也反应不及。真是人要找死你八匹马都拖不回来呀!

难道就是为了证明自己是归元之主吗?不死之身?

“不能破!”

天宫令内响起了陆景琦的大喊。

天狼刀已经一往无前的劈了出去:“修罗斩!”

本尊的妙计,岂是你能理解的。八皇进仙界,必然引动真仙的注意,我在此一破界,他们又必然是舍妖皇而来,那么八个妖皇就可以安全的进入天宫了。

而朗宇呢,只需要两息的时间,便可以进阶引劫,连身边的妖皇都得退避三舍,真仙也只能眼看着他轰轰烈烈的返回天宫。

之所以分两地进仙界,就是怕上仙门一阵封天,自己若引不出天劫的感应,面对真仙的封杀危险就大了。

破界而出后,他需要两息的时间,上仙门即使一念即到,只要自己不钻进布好的大阵中,四个妖皇要争取这两息也不难吧。

瞒天过海,偷送八个凡人,一场雷劫送自己平安回天宫,即不伤妖皇,也不杀上仙。纵然你护天大阵又奈我何!

如今的关键是时机!朗宇不会为先祖的提醒而迟疑。

月光划出,四把本命法宝也同时捅向了两界结点。

“嗡——唰”

传送之光,冲天而起,毫不客气的崩飞了两个白家先祖。

天空中也轰的一声,爆了。

陆景琦两人裹着黑烟被砸了下来。

“咔咔咔咔咔……”

一片声的脆响,向着天际外铺开。

金灵童一闭眼:“我还以为你真是归元之主呢,愚昧!”

悲哀呀!

朗宇就没问问余成子妖皇破界能不能一起走,陆景琦也没有想到他会选择破界回天宫。所谓寸有所长、尺有所短,有的时候,妖王能做的事,皇者却不能做。

五人过结点,一刀捅破天,威力太大了,大到轰出的黑洞连女娲都发愁了,两界密集的法则交织在一起,层层的切断,猛烈的撞击。

这捅破的不是一层窗户纸,而是一块钢化玻璃,沿着碎断的法则,电光突闪,无数个结点“嘭嘭”的爆开,万里长空,仿佛一只巨眼正在睁开一般。

如果朗宇能回头看一眼,也许不陌生。正是曾经出现在乱魔海的景象——天变。

“啊!浑蛋!”

黑洞还在扩大,天空都扭曲了,突然,金灵童竟然大不敬的怒吼了一声,急飞葬妖谷。

“不好!快走!”白元成惊愕的收回望天的目光,大袖一甩跟着消失。

法则变了,天地异动,身为皇者自然不难感应到,一个个妖皇瞬间神色大变,不但葬妖谷危险了,而且这天空中如秋风刮过一般,由上而下传来了一种肃杀之气,妖皇的修为又被压制了一层。

“走!”一个个翻身离开了传送阵,直奔葬妖谷。

谷中又震动了,压制下的火湖时隐时现。

南海也波翻浪涌,五族秘地如鲤鱼翻身。

一刀之威,如此恐怖么?不是朗宇的本事大,而是道辰界经过数次的变动,尤其是封魔塔的离位,本来就已经摇摇欲碎,岌岌可危了。

然而这个道辰界似乎真的只是妖族的,上仙门并不关心。

妖族的传送阵第三次冲出光柱,竟然上来了八个妖皇。

还是没有朗宇。

周正阳倒抽了一口凉气。

“上当了。”

“再给我等!小妖孽!我倒要看看,你究竟要玩儿什么把戏?!”

八个妖皇,没有真仙是留不住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送人进天宫。他敢打赌,那八个凡修就是在这八妖的腹中。

留下他们就得放过朗宇,放过朗宇就留不住这八人。

这是一个很别嘴的逻辑,却是一个不用细想的必然。

九位真仙、五个掌门真都等在了传送阵的上空,却生生的看着八个妖王理都没理他们,翻身化出本体,“嗷嗷”叫着飞奔天宫。

周正阳要吐血了,他整不明白,朗宇只是不足百年的道龄,哪儿来的这些花花肠子。三启传送阵,能把人启疯。

半刻钟之后,这些妖皇返回,你有什么阵还能经得起他们轰。杀人夺宝的计划几乎就是一败涂地。

那么朗宇为什么不等一刻钟后再上来呢?

除了要确保陆雪盈等人安全外,还有一种冥冥中的预感,只要落入上仙门的大阵中,便有生命危险。无论准备了多少后手,都没用。

上仙门没有放弃,就是还有一线希望,朗宇如此的小心翼翼也是为了躲开这万中有一。

进入了仙界,在真仙的阵法中,以他的修为太不保险了,朗宇就是认准了,引下天劫才是保身的不二法则。

就象现在,他如果在法阵上出现,仙门大阵会立刻扣下来,任你如何攻击,只需封住三息的时间,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

千算万算,一切由天定。

就在周正阳要吐血发彪的时候,突然间虚空一震,仙界都仿佛塌陷了。

周正阳立刻寻找源头。动静太大了,连他都没敢想这会是破界能弄出来的动静。

整整二十多息的时间,仍然没敢动守在传送阵的真仙。直到在护天大阵的下方出现了五个黑人,才精神一振大吼道:“封住他!”

抬脚一步迈进了漆黑的传送门。

这么大的动静,所有人都惊动了,连天宫都觉察了。

“靠!天塌了?”雷龙坐在天门之顶,向着声音的方向看去。

“吱!是不是主人上来了?”小白鼠眨了下眼睛斜看了眼天空:“不是天上,是地下。”

“切,你以为那个翅膀能拍出天劫来吗?”雷龙一歪嘴。

这一刀,恐怕说是天劫也不为过吧。

只有天宫第三层上,默默望向东北的水梦瑶,无声的流下了两滴清泪。

刀破仙界。

“轰”的一声,数丈长的一条空间裂缝出现在了眼前,两次穿越界面,朗宇连看都没看的就钻了过去。

“轰轰!”就在所有感觉消失、眼前一黑的瞬间,接连数声巨爆,他甚至都没有听完,就彻底的晕迷了。

破界,不需要什么高超的技术,带人同行也不是第一次了。但是妖王过界和妖皇过界却完全不同。

这一次是个例外。

皇者,已经超过了此界的限制,如果达到地妖皇,一个都别想过去。在下界你可以压制,但到了如此密集的感应区,必将原形毕露。

一个妖皇过界,即使偷天换日也要接受天劫的一击。如此的四个妖皇同行,直接冲开了一个数百丈的大窟窿。

灭杀的一击能善得了吗?

真不知四个妖皇是怎么想的!难道他们也不懂破界的后果么?!

追随圣主,死而后已。

可爱又可悲的理论。

或者说,他们对妖帝的崇拜已经到了迷信的程度。以为做为天宫的守护者,似乎都具有不死之身。

然而,两界法则的不稳,似乎真的给了他们一线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