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过往!


小说:重生未来之变  作者:水中的病鱼

“田江超!”

时尚来拿资料,路过田江超身边的时候轻轻喊了他一声,并用手比了一个3。

“真的?”

田江超很是欣喜。

时尚没有说话,只是不动声色的点点头。

“多谢多谢!”

田江超双手合十感谢。

这一幕正好被陈菲看到。

待到时尚离开,她悄悄地走到田江超身边。

“几个了?”

田江超找时尚帮忙她是知道的。

“咳咳!”

田江超做贼心虚的看了眼四周,用手比划了一个三。

“嗯!”

陈菲点点头,做了个加油的手势以后,就走了回去。

“你俩干啥呢?搞得神神秘秘的!”

王蕾觉得陈菲田江超他俩肯定有事儿。

“蕾姐,没事儿!”

陈菲摇摇头。

田江超可是说过了,这事儿不能说出去,最好烂在肚子里。

手段总归是有些不光彩,会遭人病诟的。

“不说算了!”

见陈菲不说,王蕾白了她一眼。

她总觉得他俩这对狗男女在密谋什么。

“小超啊,快,给我把手续给办了!”

门外走来一人,来到田江超身边气喘吁吁的说。

“哟,是王先生啊,您先休息一下,我去给您倒杯水。”

见是昨天订房的那位,还一头的热汗,田江超赶紧热情招呼。

“不用了,不用了,赶紧先给我把手续给办了,钱我都要已经带来了!”

王先生拍了拍身上挎着的包。

“呃,全款还是按揭?”

这个包挺大,看出来装了多少钱,昨天他也没给田江超一个准信儿。

“全款!”

王先生昨天说回家商量,显然家里是不差钱的主。

“哎,好嘞,马上给您办!”

田江超赶紧带他去财务室。

怪不得满头的热汗,感情是包里揣着22万呢,这里人多眼杂,被人盯上了可不好。

田江超不得不佩服,这个王先生,看着有点守财奴的感觉。

可没想到,在买房这上面,却是这么的阔利。

显然他是真的不想出那么多的利息!

等田江超帮他办好了手续,送走了这王先生,陈菲拿着一些资料过来,让田江超通知顾客,告知他们贷款已经批下来了。

“喂,崔哥,我是小超,对对对……”

“孙哥,我是小超,对对对……”

……

眼看着时间过去三天,只剩下最后四天,田江超心里还是有些着急的。

拿着要涨利息的说辞,来催促那几位还没有确定是走全款还是按揭的顾客。

光是电话里说,说不清楚,他只能想办法把他们给炸过来,好给他们当面洗脑。

就算是真走了按揭贷款,至少也能够安定田江超的心。

如今这不上不下的吊着,确实让人有些恼火。

他们这里现在还剩下最后3套,确实是越来越难卖,田江超真想一股脑给它们全包圆了。

他可是知道以后的房价行情,不管是四层还是七层,在价格蹭蹭蹭往上涨的行情下,根本就不愁卖!

他也很想买,只是他真的没有那么多钱而已。

他刚出来工作,也不符合贷款条件,全款又不够,只能看着眼馋。

他已经从这个月开始,为自己按照两千块工资的标准去缴纳社保了。

当然,公司不会出一分钱,都是他自己个人缴纳的,不是一般的多。

想要贷款买房,最少也得缴纳一年的社保才行,他只是希望一年后政策不要变。

打了半天的电话,终于说通了那几人,他们打算今天好好商议一下,明天过去办理手续。

收起电话,田江超返回大厅继续奋斗,怎么说,也得在两天之内卖掉这最后的三套房子,好歹也得拿到两万块的奖金,才对得起自己这么多天辛苦的付出!

“老田,这都过去三天了,你堂弟那边还是没有给你消息吗?”

吴峰等的有些着急了。

三天时间,田鸿威堂弟那边是一点动静都没有,田鸿威也拒绝主动打电话询问。

这三天,没有了前几天的热闹,就连前几天做的几份计划,都已经被放在抽屉里不闻不问了。

若说不担心那是不可能的,他们这些人,都是马上面临毕业的人。

目前都在外面找的有临时工作,自从听了田鸿威说了这事儿以后,连好好工作的心思都没有了,只想着快点辞职,然后大显身手,大干一场。

可由于白朴横插一嘴,导致事情的变化,已经超出了田鸿威的掌控。

“嗯!”

田鸿威点头。

“老田,这么等着也不是办法呀!

你不知道,白朴那混蛋玩意已经把这事儿宣扬的人尽皆知,大家都已经在背后议论我们了!

若是再不拿出点对策,我们很被动的!”

吴峰说了一下这两天的情况。

白朴确实是在那天以后,把这件事儿给宣扬了出去,可没有吴峰说得这么坏。

都是面临毕业,自己的事情都自顾不暇,哪有时间管他们,关注的人并不是太多。

有人看他,他就觉得人家是知道了这件事儿,在看他们笑话,这只是他的心理作用罢了。

不过,同为男宿舍的同学,却是基本上都知道了,有人也确实打听过情况,还有人为此而担忧了两句。

“是啊,老田,真要有什么事情,三四天的功夫,也该差不多了,咱们询问一下,不算多!”

一边的史黄也劝说了一句。

现在事情的关键就在于田鸿威找他堂弟确认真实性。

若结果是真的,大家皆大欢喜。

若结果真的是假的,大家也能够松口气,无非就是被人给骗了而已。

可现在他不问,大家连个来消息的渠道都没有,这么不上不下的吊着,再加上白朴传的谣言,外面风言风语的,确实让大家心理压力很大。

田鸿威此时心里也多少有了些动摇。

堂弟说的到底是真是假?

若说是假的,好像真的没有那个必要。

他这几天,心理承受的压力要比其他人大些,都没怎么睡觉,眼睛都是红的。

右手摩挲着电话,总有一股想打电话给堂弟确认一下的冲动。

“再等两天吧,可能是真的忙,你们看,马上就五一了,面临着过节和放假,人家怎么也得好好安排一下是吧!”

田鸿威抬起头,脸上挂着勉强的笑容说。

“可,可我们已经等了这么长时间了,多少得给个信儿吧!”

吴峰皱着眉头说。

心里多少有些难受,你若是真的这么忙,你多少说两句,哪怕是直接说五一以后再谈也行吧?

好歹给我们一个交代呀!

“老白,听说,你最近想要开个公司?”

正待吴峰还要说些什么的时候,走廊里传来了这么一句。

“嗨,别听他们瞎说,就是家里给了点零花钱,想让我弄个什么东西,锻炼锻炼,都是瞎胡闹的,当不得真!”

白朴谦虚了一句。

话谦虚,人却是一点都不谦虚,还有点洋洋自得。

想开个公司,只是用家里给的零花钱,还而已!

听听,这是变着法的在宣扬自己的实力雄厚,跟着他干,有前途。

“那也总比去外面找工作好呀,那啥,确定做什么了没有?

你看兄弟这身肉,能干点啥,回头需要了,给说一声,保证给你办的妥妥的!”

有人拍了个马屁,想要趁这机会混个脸熟。

“没问题,这都不是事儿!

只要我这边有了头绪,到时候,兄弟们肯定优先!”

白朴笑着做了一句空口无凭的承诺。

“那兄弟们的以后,可是要拜托给你白老板了!”

又有人上来混个脸熟。

听听人家说的话,什么叫财大气粗?

零花钱都能开个公司,他家里得富成什么样子?

天天饭里得有海参鲍鱼吧?

出门都是豪车代步的吧?

洗脚水都是用早晨的露珠烧的吧?

那些对白朴不太了解的人,都纷纷围上来,笑着打招呼,想要留个好印象。

万一人家真的开了公司,自己说不定还能过去混个好工作!

“大家客气了,客气了!”

白朴走一路,招呼打了一路,好不容易才回到了宿舍。

“哎呀,咱们的同学们实在是太客气了!”

进门以后,白朴感慨了一句。

不过,宿舍的三人没人搭理他。

他看了一眼,也没在意,都已经习惯了。

“这,那边还没有消息过来吗?”

看三人都围着电话,白朴眼珠子转动,询问了一句。

“要我说呀,还是打电话过去问问的好,万一人家这几天把这事儿忙忘了怎么办?

咱不得提醒提醒!”

见没人搭理他,他还是对他们三人说了这么一句。

看似说的有道理,实则是搅屎棍一根,这是火上浇油。

要说起来,他们四个一个宿舍,按理说,就算成不了好兄弟,怎么说,也能保持正常的同学关系。

可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却是田鸿威,史黄,吴峰成了一个小集体,而白朴则是被彻底的排斥在外。

若说白朴性格脾气不好,显然不是,至少,在应对其他人时,没见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很礼貌,很得体,也很会经营关系。

可为什么在宿舍里,就会被排斥了呢?

这还得从他们一件事儿说起!

那时候,他们都是刚入学,都相互不认识,自然谈不上讨厌。

在平时的接触中,也都是注意着分寸。

白朴是富家子弟的身份,并没有一开始就暴露。

为人也十分的彬彬有礼,平时也很豪爽,并非因为家里富有而显得咄咄逼人。

还三五不时的帮助一下同学,不管是借钱还是接借物,都很大方,只要不是故意赖账,他也都一笑了之。

在同学眼里,这家伙也算是个为人友善,且家庭条件不错,品格也很好的人。

直到他搭上了班里的女神,学校的校花!

班里的女神,真的是学校的校花,学校的每一个男生,没有不喜欢她的,有暗地里暗恋的,也有大着胆子过来求交往的。

不管是长的多帅,表现的多金的,最后,都被她给委婉的拒绝了。

年轻人,爱慕之心人皆有之,大家暗地里竞争,成功也好,失败也罢,谁都不会说什么,谁的青春不是这样呢?

只有他,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最终得到了女神的青睐,成为了人人羡慕嫉妒的对象。

成天跟女神出双入对,看的人很是羡慕。

一个个都暗地里吐槽,觉得这个长相并不是很帅的家伙配不上她。

虽然暗地里不服气,可嘴上也都欢声笑语的祝福过,好歹一个办的同学,总比班里的女神落到别人手里强。

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直到有一天,有人看到他陪着校花去医院打胎。

那几天,班里气氛比较压抑,因为这事儿被人传开了。

年轻人偷吃禁果的不少,可搞出人命的却是不多。

若是这事儿放到十来年以后,无非就是老师找他们两个谈一谈罢了。

可这个时候,风气还是比较保守的,这种事情,往往都是严厉打击的。

当然,你们偷偷摸摸的,不说出来,学校也会睁只眼闭只眼,只要没有不好的影响,也就过了。

正所谓,民不举官不纠!

可坏就坏在,有人举报了,并且还通过手段拿到了医院里的单据做证据!

这也怪他俩,去医院的时候比较慌乱紧张,留下的都是真名。

这就气坏了学校,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经过开会研究,对两人做出了劝退处理。

消息一出,全校哗然,引得无数师生侧目。

作为当事人的两人,更是面如土色,如坠冰窟。

在这种情况下,白朴最终选择了暴露身份,求助家里。

当同学们知道白朴家势力还不小的时候,心里都松了口气,以为,只要在他们家的运作下,学校怎么也要给点面子,大事化小。

虽然名声可能会有点不好以外,应该不会被劝退开除。

可谁料想到,几天过后,校花女神却是选择了主动退学,而白朴却是毫发无损的留了下来。

暗地里,则是流传出一则小道消息,说是校花看上了白朴的钱财,勾引白朴,故意怀孕,想要借此攀附高枝。

没想到最后被白朴家人识破,这才有了这一闹剧。

还传的有鼻子有眼,说的有声有色。

而作为当事人之一的白朴,当时也是一言不发,选择了默认。

而另一当事人已经不在这里,没有了求证的机会。

从此以后,他们班里对他的看法或多或少有了变化,而宿舍里其他三人,也选择了跟他保持一定的距离。

认为他没有担当,此事不是男人所为!

这也是白朴人生上的一个污点。

原本大家还想着,这家伙可能会转学,毕竟这里给他留下了不好的回忆。

可没想到,这家伙竟然选择了留下来,并且连班级和宿舍都没有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