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八章嘉郡王的折腾


小说:穿越之锦绣农家  作者:别唱

丰南起转头,反过来抓住楚明月的手臂,将她扶起来。

然后挥退了下人,与楚明月父女都坐下,才开始说话。

丰南起道:“岳父,明月,你们不必难过,其实我不只是因为你们,才会有今日之举的。

这次也不是,我主动请舅公来的,他来找我其实有旁的事情。

如今舅公在一些事情上,擅自替我做主,我自己都发现,不能再和他走太近了!”

后来丰南起低声说起,这次嘉郡王来的目的。

原来,嘉郡王看好三皇子,想让丰南起投靠对方,说是方便和傍上太子的沈家打擂台。

而且在将来,可以有光明前途。

他甚至还说,已经在三皇子面前,举荐了丰南起。

那意思是,已经替丰南起安排好了前程!

当时丰南起就觉得,嘉郡王做过了头。

这下子,楚明月也皱眉了,她道:“丰大哥,你也说过,参与夺嫡之争,可是冒险的事情啊……”

“所以,我当时就回绝了舅公!”

楚文贤倒是不说话,毕竟那什么夺嫡,他自觉没资格评论。

所以最后反过来,是丰南起安慰的楚明月父女。

而此时,那嘉郡王已经带着人,搬出了丰府。

丰南起为了表明立场,硬是忍住没去送。

等到了半下午的时候,楚卫也带着楚开文,和杜氏找上门了。

于是当着楚卫的面,丰南起明确的说,为了这个事情,他们家都已经和嘉郡王闹翻。

所以他们直接去找嘉郡王,说不定还有机会。

也希望楚卫还有楚开文这些人,以后再莫要上门打扰他家。

这些话是丰南起自己说的,他其实就是在表态,自己与楚明月家立场一致,希望这些人别再在他身上打主意!

如此楚卫明白,这事彻底没戏了

望着冷漠的,看着他们的楚文贤,他知道,自己算是又一次触怒了这个二儿。

不过要说,还是楚开文有眼力劲,一看对方几个人,全部都没有好脸色,他觉得对方说,与嘉郡王闹翻,应该是真的。

此时他拉住了焦急的杜氏,带着他那爷爷,告辞出了丰府。

不过他倒是没信,丰南起他们是为了他一个,无关紧要的秀才,而与嘉郡王起冲突的。

等送走楚卫后,楚开文就跟杜氏说,让她不要再折腾了,他自己会努力读书!

杜氏也有些心灰,知道要丰南起说的是真的,那他们再找嘉郡王恐怕会被迁怒,便答应了。

哪知道,真是注定的缘分,她回头打算给楚开文,买点安神茶汤的时候,却在街上再次偶遇嘉郡王。

这时候,杜氏知道所谋之事没希望,就对嘉郡王采取了,回避的态度。

她人不傻,你说你一个身份差别巨大的人,非要到人家面前去表现,其实很容易惹祸。

可是,安静站在街边的她,却反而被路过的嘉郡王,叫到了一边问话。

“那妇人,你找过丰小子他们啦?”

杜氏据实以答:“找过了!”

“他们怎么说?”

“他们说,已经与你闹翻,所以让我们莫再指望!”

怪老头一听,眉眼倒竖,然后冷哼一声。

结果还把杜氏吓得心惊肉跳。

其实当初她是满腔热忱的,为楚开文奔波,似乎也不觉得,这嘉郡王很可怕。

不过如今冷静下来,她却有些后怕。

人家那是个王爷啊……

她都不知道头几天,自己是如何做到,理直气壮的在人家面前提要求,而不腿打哆嗦的。

反正她现在腿就在打哆嗦。

接下来,嘉郡王问她:“他们还说别的没有?”

此时的杜氏,迫于嘉郡王的淫威,那多老实啊。

她道:“其余还说,让我们家再莫打他们家的主意!”

嘉郡王背着手,冷着脸,然后从鼻孔里嗯了一声,抬手让杜氏带着,同样哆哆嗦嗦的丫鬟离开了。

此时怪老头心里还在想,这丰小子护妻也护得太厉害了,都到插手妻子娘家恩怨的地步了,这岂是大丈夫所为!

大丈夫就应该志在四方,而不是尽顾着这些,儿女情长的破事。

他觉得,这次等丰南起,请他回去的时候,自己得好好教育一下对方。

最主要还是让他跟自己一条心,支持三皇子,将来大家的路都能好走一点。

要知道,他也是从皇上的言语间,发现皇帝越来越不待见太子,而暗地属意三皇子。

他都不明白,丰南起如今怎么这么不听话,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楚明月父女传染了反骨……

所以丰南起跟楚明月父女说,要与嘉郡王保持距离的话,是真的。

嘉郡王越来越不知分寸的,插手他的事情,让他感觉到了危机。

事实上,上辈子怪老头因为同样的,到后来,许多事情上,想插手左右丰南起,导致丰南起与他关系产生裂痕。

而且还不是说,是丰南起与他吵架,是嘉郡王自己看,完全左右不了丰南起,单方面的要决裂。

总之就是,这怪老头,是真闲久了生事。

他自己家里的人,就是因为反对他过度的掌控欲,让他觉得不满意。

而得着丰南起这个便宜侄孙后,他从最开始的礼让相处,博取好感,到后来就本性毕露,处处想染指。

所以丰南起这个很有主见的人,终究都会与他产生矛盾。

事实上,当初丰南起求他的时候,唯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让嘉郡王替他撑腰,以王爷的威名,让沈家不敢轻举妄动。

然后自己拿回家财,其余还真没怎么求过他。

反而因为得了人家大好处,丰南起一直以来,都对嘉郡王,包括嘉郡王府恭敬有加。

甚至送嘉郡王一家的礼,那都不是按照年节来,而是但凡得着什么好东西,都是要给嘉郡王,甚至他那府上的人,备一份的。

要说起来,嘉郡王府不怎么差钱,但是谁会嫌钱多啊,人家丰南起送的东西可不少。

就最近两年,丰南起孝顺他们家的,一年起码也得有,上七八十万两银子的东西。

所以要说丰南起过河拆桥,其实也不对。

他甚至都打算,将来依旧年年送王府大礼,只是对嘉郡王本人,需要回避了。

丰南起知道自己这位,闲得肝疼的舅公,住进了县里的万福客栈,他倒是专门又备了一套新的行头,给嘉郡王送去。

看嘉郡王一副我生气,哄不好的那种,丰南起于是自说自话,就叮嘱了几声,再和护卫们又说了几句,他自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