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六章入金刑宫


小说:荒古秘主  作者:草堂狂生

洛崖踏入这金刑宫的大门,那金刑宫的大门不像剑宫那样锋锐,反而是有一种厚重感与一股钝意,金色的大门显得极为庄重,想必这里更适合太阿这种憨憨吧!

洛崖进入到金刑宫后,那些人看到洛崖身上剑宫的腰牌有些惊讶,洛崖也是感觉到了一种鄙夷与轻视,此时有一人走了出来,看着洛崖说道::“师弟,这里是金刑宫,你是迷路了吗?”

话音刚落,顿时引起那些人的一阵笑声,洛崖也是没有感觉到身前这人的敌意,所以也就没有针锋相对,躬身行礼道:“我前来找一位长老,前些时日他跟我说,若是我有疑问就来金刑宫找他!”

洛崖说着就将一块腰牌递给了眼前的师兄,那师兄接过腰牌也是一愣,看着洛崖笑着说道:“师弟倒是有福气,不过要见我们副宫主,你可是要亮出一些真本事的!”

那师兄将腰牌递给了身边的一位弟子,那弟子接过腰牌就直接离去了,不等洛崖说什么,那师兄直接开口道:“我叫周正,乃是你上一届的师兄,你既然进入我金刑宫的地盘,我也送你一份礼,你可要收好了!”

不等洛崖开口,那周正猛地暴退,落在一个铜狮之前,那铜狮高数米,需要几人合抱,重达三千斤!那周正双手直接抱住铜狮的一角,身上的肌肉突然显现,洛崖看到了一个完美的线条,上面是一种力量的爆炸感!这就是金刑宫的修炼方式吗?

那周正看着洛崖,嘴里猛的爆喝一声:“起!”

那铜狮缓缓被周正抬起,那身旁的师兄弟看着周正也是表现出一种羡慕的意思,周正在这金刑宫也是极为优秀的师兄了,他不是给洛崖送礼,这是来考验洛崖的!

洛崖也是无奈的笑了一下,周正缓缓的走来,将那铜狮搬到了洛崖的身前,喘了一口气粗气说道;“你试试能不能将这铜狮放到原处!”

洛崖没有办法,能让这群肌肉男承认的最好方式就是做到比他们更强的事,洛崖的肉身力量当然很强,但是他可从来没有举过铜狮啊!但是也只能微微点头,走到了铜狮的身前。

那周正一脸微笑的看着洛崖,他们金刑宫认为力量到达完美以后,就可以一力破万法,其他宫的修炼,他们根本就不放在眼里,所以今日也不过就是给洛崖一个下马威罢了,这剑宫之人若是想举起这铜狮根本不可能!

洛崖在那铜狮前扎马步,双手抱住铜狮的一角,身上万妖体直接显现,再加上那天罚圣体的超级力量,举起这铜狮按理来说是应该没问题的,但是洛崖始终没有办法将这个东西真正的举起!

洛崖怒吼一声:“起!”

洛崖身上的衣服寸寸炸裂,虽说没有像周正之人充满爆炸力量感的肌肉,但是周正他们看到了洛崖身上的一股力量,原本有些不屑的金刑宫弟子也是有些神色凝重,周正也是收起了嬉笑。

那铜狮的底部慢慢的被抬起,但是洛崖不知道为何总是觉得无处着力!

“咚!”

那铜狮还是直接掉下,洛崖看着那铜狮,没有想到这家伙这么难举!周正也是走到了洛崖的身前,淡淡的说道:“第一次举这个东西,你已经做的很好了!”

就在这时,那金刑宫的大殿之上走下一个老者,正是上次与洛崖相见的那人,原来在洛崖递给周正令牌的时候,周正就找人通知了副宫主,但是他金刑宫副宫主是何等人物,哪里会这么轻易的见到,周正也就自作主张考验洛崖!

“举铜狮乃是我金刑宫的传统,这倒是没有错,不过人家可是什么都不知道,你就让他举,这不明显就是想看人家出丑吗?”那老人看着周正淡淡的说道。

看着眼前这个胡子犹如钢针一般的老人,洛崖微微躬身,淡淡的说道:“前些时日您老来找小子,果然没有多久,小子就要来找您了!”

“怎么?你想好要拜我为师了吗?还是你那个师尊对你不好了?”那老者厉声说道。

此时按金刑宫的弟子也是看出了洛崖的身份,一位新生大叫到:“他就是洛崖!那个新生第一人,今日我在梦林也见到了他,他与柳乐还有一位不知名的修士联手,三人将那骑士盟弄的人仰马翻!”

那弟子话音刚落,那些人就反应了过来,看着洛崖的脸上也是有了一些别样的佩服,那老者也是呵呵一笑,看着洛崖说道:“你小子有出息啊!竟然能让按骑士盟措手不及,那柳乐已经被百变那家伙要走了,不过也算是遇到名师了!走,我们进去说吧!”

老者说着,就要拉着洛崖走,走出几步就折返回来,双掌微微运气,对着那铜狮拍了一掌,只听一声巨响:“嘭!”

那铜狮直接飞起,稳稳的落在那原处,随后又回来拉住洛崖的手离去,只是留下那些学员满脸的目瞪口呆,这才是真正的力量,但是洛崖看到的远远不止这样,那铜狮虽说很坚硬,但是在那一掌之下,定然会留下一些掌印,但是那铜狮之上没有任何的凹陷。

这就是需要对力量的绝对控制,眼前这个老人可不是那些只注重力量的金刑宫长老,这才是大能者该有的样子,拥有足够强大的力量,而且能完美控制住自己的力量,看来洛崖这次来帮太阿找老师是找对了!

那老人来到了大殿,看着洛崖开口道:“你小子说吧!这次来找老夫到底是什么事?”

“前些时日,我不知您老就是金刑宫副宫主,话语粗疏了些,今日前来就是为了道歉的!”洛崖躬身说道。

“放屁,就烦你们这种人,有什么话就直接说,跟老子走着一套弯弯绕!”那老者也是直接怒道。

洛崖也是没有想到,随后就没有了刚才的那副恭敬的样子,直接看着那副宫主说道:“我今日前来是想让你收个徒弟,不过这人不是我。”

“哦?老子凭什么收他,就因为你一句话吗?”

“他比我更适合跟你一起修炼,我既然已经选择了师尊,就不会改变,您老就不要想我改投了,不过这人你非收不可!”洛崖铿锵有力的说道。

“为何?”

“他会给你一个惊喜,若是按照天赋来说,他不弱于我,若是按照身体强度来说,他轮脉四重,单手轰杀轮脉六重楚疯!”

洛崖的话引起了那老者的兴趣,竟然能以轮脉四重境攻杀那些轮脉六重的修士,但是那老者也是佯装无所谓,只是淡淡的说道;“仅仅是如此吗?还有其他特别的吗?”

“他天神神力,若是按照力量来说,已经足够虐杀所有新生,甚至于你金刑宫的一些学长都比不过,不过我想让他跟尼学习控制力量,若是你想要,我就带来,你不想要,我就另寻名师!”洛崖的声音也是不容置疑,这老者竟然如此说,洛崖也是直接表明态度!

见到那老者还在犹豫,洛崖直接就要转身离开,就在这时,那老者急忙说道:“你急什么?我又没有说不收,你先将人带来再说!”

“我想知道你会不会收!”洛崖酒直勾勾的看着那老者,那老者也是没有办法,随后说道;“若是真的像你说的这样,我就收他为徒又何妨,什么时候带人?”

“明日!”

“痛快!”

洛崖与那老者三言两语的说着,洛崖已经是了解了这位老者的性格,随后那老者也是无奈的笑了,淡淡的说道:“你我虽然没有见过,但是却有因果连接!”

“什么因果?”洛崖好奇的问道。

“你父亲是我师兄的弟子,你二叔是我的弟子,你小子说,你改叫我什么?”那老者微微一笑道。

洛崖神经也是一震,他来的时候听三叔说过,二叔与父亲都是来自金刑宫,但是没有想到会遇到二叔的师尊!

“按理来说,我应当是徒孙,徒孙洛崖拜见师叔祖!”洛崖说完就对那老者行跪拜礼,随后那老者急忙拉住了洛崖,淡淡的说道:“你爷爷还好吗?听说你三叔已经痊愈,倒是一件喜事!”

“爷爷很好,您老不必担心这些!”洛崖笑着说道。

“你父亲与你二叔都很优秀,你比他们强,以后好好修炼,我姓刑,你若是不介意,叫我一声爷爷我也能担待得起!”那刑副宫主对洛崖说道。

“刑爷爷!”

“好孩子,我带你去见一个人!”刑爷爷拉着洛崖就前往一处密室。

这里有着一位老者,那人赤裸上身,虽说两鬓斑白,但是身上的精气神却很好,那老者直接开口道;“你小子怎么又来了,这次更过分,还带个小孩,没看到我在修炼吗?”

能与这金刑宫副宫主如此说话的,唯有那金刑宫的宫主了!只听那刑副宫主说道;“你看我给你带谁来了!”

那人转身看向洛崖,脸上有些久违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