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抓人


小说:娘子万安  作者:云霓

柳苏收回了目光,娘子现在的心思他猜不透,不过只要穿上这身衣服,背起药箱她就是医婆。

医婆怎么会拒绝赚银子的机会,这样好的机会多少年都遇不到一次。

顾明珠伸出手来,贪婪的模样一览无余。

陈婆子反而松了口气道:“放心,少不了你的药钱。”

顾明珠点点头,又看向床上的陈二,然后指了指陈婆子手里的药包,又从药箱拿出一个小沙漏。

柳苏解释道:“我家娘子说,病患刚用完了药,要过一会儿再服用这神药。”

“我知道,我知道,”陈婆子道,“老婆子方才一时着急,竟忘了这一桩了,药不能一起吃。”

说完话,陈婆子将手里的“神药”收好,走到陈二床前:“我先带医婆去看看你兄弟。”

陈二晦暗的脸上浮起淡淡的喜气,连喘息都没有那般急促了似的,仿佛很快他就能好起来。

这份希望只是源于她给的那瓶“神药”,那“神药”不过是黄芪、当归磨粉制成的,根本救不了陈二的命。

陈二的命早就没了,只有他自己不想相信。

顾明珠跟着陈婆子一路前行,陈婆子停下来几次,显然对这个决定有所疑虑,不过最终还是拿定了主意,引子顾明珠走上条小路。

“前面不好走,娘子小心着些。”

走了好一阵子,在不远处隐约看到了几间破败的房子,房子已经垮了一半,剩下半间房屋都被草木覆盖。

“生病的人不敢四处走动,会被人嫌弃,只好在这里。”陈婆子解释。

顾明珠摇摇手示意不在意这些,伸头向房子看去。

“我先去说一声。”陈婆子刻意咳嗽了一声,提醒房子里的人她来了。

不多时候,陈婆子向顾明珠招手。

顾明珠和柳苏走了进去。

房子从外面看很小,里面还不算太过狭窄,这是屋子里漆黑一片,只有陈婆子带来的灯摆在矮桌上。

顾明珠向周围看去,陈婆子正站在不远处与一个人说话,黑暗中似是还有几个人坐在地上,她看不清楚他们,但她知道那一双双眼睛都落在了她身上。

虽然早有准备,仍旧免不了在这时候心跳加快,这些人躲藏在这里做什么?

只听陈婆子道:“小二这几天精神好了些,就是吃了她的药,小二惦记着你们,让我带她过来。”

那人声音粗哑:“何必费那个事。”

“人都来了就看看,这是小二的意思。”

陈婆子话音刚落,顾明珠就转身走出了那房子。

“咦,娘子你做什么去?”陈婆子急忙去阻拦。

顾明珠伸手指了指那屋子,然后摆了摆手,仿佛十分害怕。

“来都来了,你怕我们不认账?我先给你银钱。”

陈婆子又掏出一块银子塞入顾明珠手中,这次顾明珠的挣扎的不再那么厉害了。

“这就对了,”陈婆子道,“赚钱的营生你怎么还能推推搡搡。”

顾明珠勉为其难地将银钱收下,跟着陈婆子再次进了屋,柳苏上前拿起了灯,跟在顾明珠身边寸步不离。

两个人开始给屋子里的人看症。

“这里只有一盏灯,照也看不到什么,”陈婆子道,“娘子看脉就好了,还少了麻烦。”

是不想让她看到那些人的脸吧,这样即便她出去说了什么,也没有大碍。

顾明珠听从了陈婆子的话,拨开那人的袖子,手指搭上了脉,仔仔细细一个个地看过去。

这些人的病症都和陈二一样,他们的手上也布满了老茧,他们都是采石人。

顾明珠打开药箱,开始在灯下配药。

“我这病能好吗?”终于有人忍不住问。

顾明珠没有说话,陈婆子帮忙解释:“她是个哑巴,不过她说过,小二的病能治,你们自然也能治得好。”

“就算能治好,只怕我们也逃……”有人啐了一口还想说些什么,却被人阻止。

顾明珠将药包送到陈婆子手上,陈婆子露出笑容:“如果娘子能药到病除,将来我为娘子找营生。”

这话仿佛让房子里的气氛轻松了些。

顾明珠正要离开,外面又有脚步声响起,立即有人前去门口查看,眨眼功夫外面的人进了门。

“今晚不太对,报更的时间晚了半刻,照我们之前约定好的,报更迟了,就要立即离开,你们先走,我留下等消息。”

来人说完话,才发现今晚有些不同,房子里多了两个人。

那人皱起眉头。

“这是我带来的医婆,”陈婆子道,“刚刚给大家看了脉,现在正要走。”

顾明珠只看得那人向她来看,流露出的态度颇为不善,她下意识后退一步,柳苏立即挡在她身前。

“出去什么都不要说,”那人道,“对你没有任何的好处。”

顾明珠忙点头。

那人又看向陈婆子:“你也快走,你与我们不同,他们不会查到你。”

陈婆子还要说些什么,那人急切地道:“还愣着做什么,分头走,真的出了事一个都逃不掉。”

说完话,陈婆子拽住顾明珠的袖子向外出了房子。

三个人比来时走得更快了些,刚刚走过那条小径,还没进陈婆子的院子,就看到四周有火把晃动。

陈婆子整个人僵立在那里。

是官兵,在夜里闹出这么大动静的只能是衙门的人,顾明珠使劲扯了一把陈婆子,陈婆子这才回过神跟着顾明珠跑动起来,三个人一口气跑进回了院子。

陈婆子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现在外面正发生的事仿佛击垮了她,她眼泪跟着淌出来:“天杀的世道,不给穷人留半点活路啊,喊冤的反被冤,他们这是要赶尽杀绝……”

陈婆子说完这些,就闭了嘴,半个字也不肯再提。

外面的动静渐渐远去,显然破房子里的人已经将衙差引走了。

顾明珠看了看陈婆子,今晚她不宜打听太多事,反正那陈二行动不得,陈婆子不会丢下儿子离开,等到明天一早从衙门里知晓今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大概会有个猜测,那时候再来试探陈婆子不迟。

至少陈婆子和那些采石人不是穷凶极恶之徒,否则就不会这样轻松地放她离开,陈婆子说的“喊冤的反被冤”,意思是那些采石人身上背了冤屈。

会是什么冤屈?冤他们是盗匪吗?

城中出了事,她不宜再逗留下去,顾明珠指了指门外示意要走,陈婆子点点头:“今晚吓到娘子了。”

顾明珠和柳苏提着灯赶路,现在她只想快点回到家中,不管从崔家还是聂忱那里打听到今晚发生的事。

顾明珠正思量着,忽然感觉到身边的柳苏快走一步挡在她面前,她抬起头来只见不远处站着一个人。

明亮而皎洁的月光洒在他身上,显得他格外的清朗,凤眼微微扬起,目光中带着几分凌厉。

夜晚光线朦胧,原本不该看得那么清楚,大约是因为他十分白皙,正好合了这月色。

这不是那个看了她一场戏,还想要拆穿她的路人吗?

八成他的命格与她犯冲,冤家路窄,又让他给遇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