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我望一座山


小说:动漫技能加个点  作者:龙鸽鸽

纱掉这一口川普听的方平安脑瓜子嗡嗡的,只勉强听懂了那句“猫要吃我”,剩下的全没听明白。

方平安转过头,瞅瞅躺在床上一头的喵路由,此时它咧着嘴,舌头耷拉在嘴角处,鼻青脸肿的模样,眼泪汪汪的,委屈的不行。

其实,方平安前脚刚走进厕所,喵路由便突然出手,准备打纱掉一个出其不意,却没成想纱掉实力似乎强的离谱。

就在喵路由咧嘴咬向它尾巴的时候,纱掉瞬间转身,一个咸鱼摆尾直接抽在喵路由脸上,给它抽了一个跟头。

然后,一鱼一猫便鸡毛满地的厮打在一起。

最后变成方平安出来看到的那一幕。

喵路由一脸生无可恋的慢慢挪身,嘴里发着嘶嘶哈哈的疼哼声翻了个身,背对方平安。

太丢猫了。

居然被一条鱼给揍了。

最重要的,这还是它率先出手偷袭都没得手。

纱掉在床上不断扑腾。

它嘴里骂骂咧咧,全是川普,什么哈麻批的瓜娃子,打脑阔的兔崽子等等,它似乎是气坏了,骂街时还时不时夹杂几声虎吼。

看着嘴里不断骂着丧气话的纱掉,方平安嘴角抽搐,他也不客气,两步走到纱掉身旁将其一把抓在手里,也不管对方如何挣扎叫骂,直接一把塞进布偶服的口袋里。

方平安一手按着不断在布偶服口袋里挣扎的纱掉,同时面带微笑柔声安慰道:“虽然听不懂,但是骂两句就成了,再过分,我可就烧水了。”

纱掉侧着身被方平安按在胸前布袋里,赤色的眼眸中火气渐起,它在边境征战厮杀何止数十年,哪里受过这样的窝囊气?

“瓜娃子,憨批!威胁我撒?!!”

“呦呵!不听劝是吧!”

方平安一听顿时就乐了,转过头对着喵路由说道:“喵路由,别装死了,烧水烧水,给纱掉兄弟洗个热水澡,蒸个桑拿。”

纱掉:“????”

喵路由闻言顿时一个激灵从床上蹦了起来

方穷穷什么意思?

这是要蒸了纱掉?送兄弟上路?

喵路由顶着半个高高肿起的脸颊,眯眯着眼,难以置信的兴奋问道:“真的??”

“假的!”方平安一手按着胸口布袋里越发暴躁纱掉,两步走到喵路由面前,举手就给它一个板栗,训斥道:“为啥要吃纱掉?你把它吃了,我怎么和纱绮罗交代?”

假的?

听到是假的,喵路由原本神采奕奕的模样瞬间消失,变得和霜打的茄子一样,蔫巴的不行。

喵路由咂咂嘴,有气无力的解释道:“本能嘛……猫吃鱼狗吃肉,天经地义嘛……再说,我又没有打算彻底吞了它……”

喵路由蹲坐起,抬起两只爪子在面前相对比划出一个大小道:“我就吃这么点就可以了。”

“实在不行……”喵路由想想,又缩小了两只爪子间的距离,“这么大也可以呀。”

方平安看着比划着大小,可怜兮兮的喵路由,心里觉着好笑,不过没有表现在脸上,刚要讲两句大道理,缓和一下喵路由与纱掉的关系,不过突然噤声,面色怀疑的转过头望向酒店大门的方向。

………………

缥缈山脚下。

一位身影纤细窈窕的少女身穿道袍,一头长发两侧盘起,其余披散在背后,垂于腰间,她脚上踩着一双丹青纹龙的布鞋,缓步下山。

有一个满头白发,头生多耳的骄狂青年,他身穿一身白色运动服,垂头丧气的跟在少女身后。

走着走着。

无支祁突然伸手,想要说些什么,却又想到之前因为他出手替这个小姑娘做决断而被眼前这个小姑娘直接“不讲道理”的镇压在伏羲镜中。

要不是有突发情况,小姑娘自己应付不了,无奈才放出自己,不然鬼知道他会被镇压到什么时候。

想到此处,原本打算询问一二的无支祁只好摇头欲言又止,低声叹气。

而走在前面的少女似乎知道无支祁心中所想一般,突然脸上露笑,语气轻快的解释道:“是不是好奇,为什么会有人突然袭击我,而我却没有杀掉对方?”

无支祁脸色不好看,如丧考妣,眼神怪异的看着身前少女的背影。

那模样仿佛是在说,你还知道啊?

妮妮迈着步子,解释说道:“王之子与王之子之间会有一定的感应距离,一旦对方出现在这个距离内,就能清楚的感应到对方,续而厮杀。至于为什么没有杀掉对方……因为他比我强嘛。”

“不过话说回来,那个望东山也是一个可怜人嘛。”

“就在与他交手的时候,我‘看’到了他的人生。”

无支祁对于少女口中“看”到别人人生的事见怪不怪,他早就知道妮妮拥有这得天独厚的古怪能力。

不然,老头也不会收她做关门弟子。

妮妮迈步间穿过树林小道,有麻雀叽叽喳喳落在松树枝头,她仰头看向树梢,伸出一只手,那只小麻雀似有所感,一跃落在少女手头叽叽喳喳叫声清脆。

妮妮笑着伸手抚摸麻雀的脑袋,背对着无支祁说道:“说起来啊,望东山也是个可怜人啊。”

“他做为一名城隍庙中的武秘书郎,一心为国,到头来却遭人陷害,落得惨死。

未婚妻成了陷害他那人的老婆,而家中双亲听闻这事,一病不起,相续离世,原本平静幸福的生活,支离破碎。

等他再出现的时候,就变成了向人类复仇的王之子。”

无支祁听着少女一一道来,蹙眉沉思。

…………

清凉山。

山腰酒店中。

方平安单手伸进胸前口袋中,按住纱掉。

喵路由眉头皱起,目光警惕的盯着破门而入,双手负后的……年轻人。

大门外,九尾狐小队的人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

生死不知。

站在门口的那个年轻人腰间挂着一杆青铜短棍。

棍体青铜,两端尖锐。

年轻人脸型轮廓阴柔,嘴角似乎习惯性的咧起,给人的感觉就像无时无刻都在微笑,配上他微眯的笑眼,看起来挺像一只狐狸。

他此时眯着眼,目光落在身穿布偶服的方平安身上,语气柔和:“你好,我叫望东山,同时与你一样,也是一位王之子,我想请你帮个忙,可以吗?”

方平安面色看不出丝毫变化,同样面容挂笑,问道:“王之子,那是什么?至于帮忙,我可以拒绝吗?”

望东山摇摇头,咧嘴,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装傻充愣?至于帮忙,很简单。”

年轻人负手眯眼,嗤笑出声,言语轻佻,“这个世界上最丑陋的存在,就是人类。

他们没有感恩之心。

并且傲慢,

目光短浅,

只会彼此嫉妒,那不如彻底从世界上消失。”

“人类心中的无底的恶意,对他人的成见,如同望向一座大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