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钟情人,可不止井希


小说:余生倾心皆是你  作者:婉州

“你这个新人,可是很让人有紧迫感啊。”

宫耀很端正的坐姿,双手端着咖啡杯搁在桌上,看上去不像特意来挑衅。

只是这深夜的来意,总不是为了和她闲聊。

齐悦关掉电脑,喝了一口宫耀递来的绿茶,用和他一样的端庄道:“宫先生有话请直说。”

宫耀只好勾出自己觉得最有诚意的唇度,正眼相待:“齐小姐想多了,你和我交流不需要紧绷,我希望我们能借助《长情之蔓》成为朋友。”

“所以呢?”齐悦两只手抓紧了茶杯。

“所以我只是善意的提醒一下,你的‘谈判作家’,并不只是新闻上那样正面的褒奖。”

这个对谁都能自来熟的男人,也让齐悦淡淡放松下来:“谢谢提醒,最负面的,无非就是我不务正业,把‘作家’这个职业太过放大化,无所谓,只要能真正帮到人,我问心无愧。”

“可是你有想过,负面对一个名人的影响吗?你出道八年,只有寥寥两部作品,后面还有电视台节目,且不说公众的看法,但你的读者们,你不能不管。”

影响?

齐悦依着她正常的推理思绪,问:“宫先生莫不是想说,拍摄《长情之蔓》是为了帮我挽回些负面,壮大正面?”

宫耀重重点了两下头:“是的!”

齐悦轻笑地摇摇头:“作家跨行演戏,这个正面从何而来?”

“一百个人心里有一百个梁小婉,但最接近的,只有你,要让《长情之蔓》成为经典,成为史上第一,唯有你。”

齐悦对于宫耀这种无事献殷勤的举动感到费解:“这件事我已经答应爸爸了,宫先生也就不必再处处表示关心了。”

比起关心,齐悦更想说“讨好”。

为了一个项目,宫耀太过上心也不是好事。

“井希一定没有告诉你,星耀为你做的事吧?”宫耀看似岔开话题,却又不知不觉引起了齐悦的注意。

齐悦看宫耀这不依不饶的势头,有些嫌厌地又喝了一口茶,琢磨着怎么不明面得罪地摆脱他的多管闲事。

井希确实没有告诉她,她到目前为止都没有收到任何行内的“点评”,都是星耀起了作用。

她何尝不知道,作家之间的竞争,不输娱乐圈里的内斗,她这么锋芒毕露,怎么可能风平浪静。

星耀把谈判事件引起的业内影响无声无息地压了下去!

这委实符合井宏韬的处事风格。

这点井希早就告诉过她,齐悦现下听来,并不觉新鲜,更没有意外。

所以在宫耀看来,她和星耀绝对是一场互惠互利的合作,他会当众借助井宏韬的力量向她要求《长情之蔓》,并提议她出演,只是一种由心而发的成就。

成就她高高在上的美名不动摇。

而他今晚的来意,似乎也是在向她解释:“井希表面看上去确实很保护你,但我很好奇,你到底出于什么原因,才会闪婚嫁给他?”

齐悦愣了愣,这个问题她毫不客气:“宫先生不觉得,这个问题,已经超出对合作伙伴的了解吗?很抱歉,私人问题我拒绝回答。”

着实没想到他如此这般的直接,齐悦抱起笔记本,起身欲走。

“但是你们的私人问题已经被我看到了破绽,如果他真的爱你,又怎么会撇下你一个人,去准备行装?”宫耀仰望她,眼睛里充满了探究。

齐悦就知道白天的偶遇是个随时都会引爆的炸弹。

她重新坐回藤椅,警示道:“宫先生有这个闲心去关心别人,不如好好研究一下‘孔因桀’这个人物,从‘孔因桀’和‘梁小婉’身上了解一下什么是爱,为了大家的名声,这个项目只能更好。”

星幕下的草坪上,投下了淡淡的光影,还有两间屋子亮着微弱灯光的井家别墅,反衬着花园的路灯异常明亮。

却反照着宫耀那张被怼得略显委屈的脸,有些落寞:“对不起,可能我很直接,但是很奇怪,对你的事,我无法委婉。”

齐悦肉眼看到的本该比井希更加尊贵的宫耀,撩妹的高超倒是毋庸置疑,但怎能如此轻易表现出落寞?

这是新颖的为求同情的把妹手段?

齐悦看得模糊:“宫先生什么意思?”

宫耀微微抬眸,凝视她。

齐悦有那么一刹那被宫耀目不转睛的凝视电到。

没错,是电到!

齐悦霍然回眸,犯桃花的事不适合她做,尤其是这个节骨眼,不敢再有恃无恐地去质问他。

宫耀放低声音,克制略微激动的情绪,柔声对她说:“齐小姐不必太拘谨,我不希望你对我今晚的举动产生任何的误会,以及,我希望你能好好把电视台的谈话节目做好,让‘作家’这个职业在悦语身上,得到真正全面性的发光发亮。”

齐悦受宠若惊地回给他一个咬齿的冷笑:“谢谢宫先生如此为合作伙伴着想,不过以宫先生的身份,如果我是一个未婚青年,我会对你有所幻想,但是你面前的是一个已婚妇女,还请宫先生能分清楚对象!”

齐悦拔腿欲再走。

“你可曾想过,你在镜头前摘下面罩的那一刻,对你一见钟情的,不止井希一个人。”宫耀这回按捺不住地紧随而起。

宫耀默默看着她的背影,目光里、神色里全是无奈:“当我看到你在镜头前摘下口罩时、那张在冯宛心面前异常镇定的脸,和我想象中,能塑造出梁小婉和伊澜这样坚毅又高贵的人物的形象一模一样。哪怕是在北电那种美女云集的地方,我也从来没看到过那样认真专注的一张脸,仿佛有了你,所有问题都能迎刃而解了。”

齐悦不想听,拔腿又走。

“你再往前走,我就再跟,我不怕告诉全世界我对你有好感,只要你也不怕。”宫耀又紧跟。

她每走一步,宫耀就会紧跟一步,皮鞋踏在草上的声音,让她惊恐抬头上望,唯恐惊动别墅里面睡着的人们。

还好花园够大,能够很快地消弭声音。

真是个糟心人,齐悦也不知怎么就招惹上这个人。

无奈,只好又回到座位上,她左右探了探,没人,把声音压到最低提醒他:“宫先生,你高高在上,大好的青春年华,不需要浪费在我这个已婚妇女身上。你有什么话,今晚一并说完,今晚过后,你我只是最单纯的合作关系,请你搞清楚这一点!”

“我当然清楚,所以我才必须在今夜和你把话说清楚。我知道你觉得很突然,觉得我很浮躁,对一个已婚妇女有好感,更是人品有问题。”宫耀不吝自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