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一章:缝合


小说:长姐穿越啦  作者:天麻虫草花

长姐穿越啦正文卷第二百六十一章:缝合“你这是又给他扎了什么针法。”等林传年缝合完伤口后,他见黄亦云给邢小公子又扎了一套针法问道。

“退热针法。”黄亦云回道。

“不错,很好,想的挺多,也很细心。像是邢小公子这种伤口,缝合止血往往都是小事,但是更大的事情,缝合之后,人怕高热,高热起来,那意味着伤口感染了,大多数的病人,往往是死于伤口感染、化脓,感染这一块。”林传年看了一眼黄亦云,他点了点头道。

“行针针法不可多得呢?你是在哪里学的。看你这手法和行针针法,有些火候了。”徐俊林见状问道。

“这多亏了我这双巧手,十分的敏感和巧,找穴位一找一个准,只要有行针针法在手,就没有我扎出来的针法。”黄亦云笑了笑,解释了一句道。

这也是黄亦云防止别人怀疑自己学医从医这么短的时间,就有此成就的说辞。

反正别人也不知道自己的异能,不信,他们也得信,信还是得信。

“咦,徐大夫,这娃儿不是你药童。”一旁的林传年听到徐俊林这话后问道。

“并不是,黄姑娘是我家少东家的朋友,少东家说黄姑娘学了一些医术,想要实践结合在一块,嘱咐在我身旁学一学。”徐俊林道。

“原来如此呢?徐大夫,你看,现在邢小公子腹下哪里开个口,把腹中的淤血导流出来呢?”林传年也知道,这个时候不是说这些话的时候,他便朝徐俊林问道。

“我看此处就行了,林大夫意下如何?”徐俊林先是摸了摸那邢小公子的腹部,又捏了捏他的双腿,之后,徐俊林指着腹部右侧后侧背的地方道。

“嗯,就这个地方了。”林传年也查看找了一遍,就那个位置是最佳开动插芦苇管,导出邢小公子体内淤血最佳的位置了。

一旁的黄亦云也用异能查看了一遍邢小公子体内的情况。

起先‘看’到的是,肝为木,木呈绿色的颜色黯淡无光,怕是大出血引起来。

并且带来一系列的影响。

首先失血过多,导致体内血液变少,流动减速,体内供血不足,导致心脏有气无力的跳动,严重集体供血不足。

五行失衡,身体陷入十分的虚弱。

除此之外,他体内淤积了许多之前肝脏流下来在腹腔内的淤血。

这些淤血不及时清除干净,继续残留在体内,必定会引起积水、发炎,之后再腐烂,从内里穿肠肚烂。

林传年和徐俊林两个不愧是精通外科的大夫。

黄亦云异能查看下,他们两人找到开洞,引血流的位置是最佳的地方,而且,那个地方淤血聚集的最多,也是最容易引流淤血的位置。

林传年接过徐磊递过来的小刀。

那小刀只有成人一指半长,寒光闪烁,十分的锋利。

只见林传年捏住一侧的肌肉,手上的小刀一划,直接划一个口子,甚至连血都没有流出来。

他另一手接过徐磊递过来一根芦苇管,速度极快的插入那口子里头。

不一会儿的功夫,便缓缓的流出一些黑褐色的淤血出来。

一旁的徐磊见状后,取出一个盅,接住从伤口内流下来的淤血。

如此一刻钟的时间,林传年见再也没有淤血流出来后,他便拔出了芦苇管,再次的把伤口缝合好了。

“好了。看他能不能够挺过这几日,就看邢小公子的命运了。”林传年给邢小公子收拾好着一切道。

黄亦云也见邢小公子低热也退下去了,也一同拔了银针下来。

“林大夫,邢小公子这是怎么弄成这样子的。”徐大夫朝林传年问道。

“是和几家世家公子去郊外骑马弄。具体我也不知道。这两天就麻烦徐大夫和我守在这里了。”

“这倒是没问题。只是.......。”

徐俊林的只是还未说完,外头就传来一阵阵吵闹和哭闹的声音。

林传年和徐俊林两人相视一眼后,便快速的走出诊室。

诊室外,一老一少,两个身着华丽,穿着绫罗绸缎的妇人,哭哭滴滴的往这个方向走来。

“林大夫,我家在庆伟现在如何了。伤的严重吗?”那年来一些的妇人见到林传年后,她双目一亮,快步的走近问道。

“该处理的都处理好了,能不能够熬过去的话,就看邢小公子的运气了。”林传年如实道。

“这......。”

“邢老夫人、邢夫人你们都要进去看邢小公子吗?”林传年见邢老夫人领着邢夫人、还有之前送邢小公子来医馆的那群朋友,林传年拦住道。

“难道不行吗?”邢老夫人问道。

“不是不可以,只是邢小公子身体有一处伤口颇大,刚刚缝合好,进去的人多,免的带了什么脏东西进去,感染邢小公子伤口,让他的伤口发炎化脓,之后引起高热,然后,伤口腐烂甚至是......。”

“林大夫,你的意思说,庆伟要留在医馆,不能够回去了。”邢夫人面上露出担心之色的问道。

“需要渡过这几天的危险期,危险期渡过之后,就能够回去了。”

“林大夫,我想去看看庆伟,这该如何?”邢老夫人问道。

“这......。”林传年声音顿了顿,没有说。

“邢老夫人、邢夫人,现在怕病人伤口发炎感染,见病人的话,人进去的不宜多人,怕带脏东西给过渡病人,继而感染病人的伤口,导致感染发炎。

所以,见病人的话,须得把头发藏起来,洗净手、面,尽量不要裸露出肌肤来,衣服需要用药物熏制一下,经过处理后才能够进去看病人。”一旁的黄亦云见状后,她上前一步回道。

“这是.......。”邢老夫人看了看黄亦云,又朝林传年问道。

“这是黄姑娘,刚才在邢小公子手上流血不止的时候,是黄姑娘扎针行针止住了邢小公子流血不止的血点,刚才黄姑娘在里头出了不少功夫呢?至于刚刚黄姑娘所说的,进去看完小公子,就须得这般做。”林传年看了一眼黄亦云,再朝邢老夫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