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暗潮涌动


小说:芜卦  作者:翻滚可乐气泡

叶凝霜朝着宁惊尘抹着眼泪便哭着跑了过去,满脸都写着——“委屈”两个显赫的大字。

而宁惊尘则是在她哭丧着脸狂奔而来的那一瞬间侧而让开,面无表地让她扑了个空,然后才故作惊诧地将她不稳的子拉了拉,缓缓笑着说道:“凝霜这是要去哪里?怎么这般匆忙?”

叶凝霜一时间也没反应过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她怔了怔子才缓过神来狐疑地扫了宁惊尘一眼,然后皱了皱眉头问道:“宁哥哥,难道你没有看到方才她推了我一把吗?”

叶凝霜一边说着一边将手指控诉地指向了弃如烟。

满目的幽怨,满眉眼的愤恨。

看得不远处的弃如烟啧啧了几下,不由得心中暗自感慨这女人不仅演技一流,这恶人先告状的本事也是一等一的。

宁惊尘故作惊讶地瞧向了弃如烟,然后迟疑了片刻似乎不可思议一般回头笑嘻嘻地对叶凝霜说道:“凝霜你怕是弄错了。这如烟大病还未愈,别说是推一修为的你了,就算让她去宰一只鸡她也是没有力气的啊……”

说罢,宁惊尘还故意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然后信誓旦旦故作玄虚地猛点了一阵头。

引得弃如烟心里又一阵啧啧地赞叹。

——果然,这一物降一物。宁惊尘这一的演技,亦不是盖的。

可惜的是,处恋之中的女人啊,都是盲目的。

叶凝霜虽然知道宁惊尘在瞎扯淡,却心里仅仅是不甘心而已。

她拉过了宁惊尘的胳膊,一阵摇晃撒,卖着嗲的哼着:“宁哥哥,你讨厌~你这般说凝霜,岂不是觉得凝霜是个母夜叉?”

“哪儿能呢……凝霜这么可美丽又大方,自当必须不能是母夜叉。”

宁惊尘不着痕迹地将她的手撇开,然后微微一笑,随口胡诌的话顺手拈来。

他说罢便给了弃如烟一个极为灿烂的笑容,然后阔步朝着她走去,十分自然地便牵过了弃如烟的手,附耳过笑得极为狡诈地说道——

“娘子,你方才那一招,漂亮啊……深得为夫真传啊……”

“呵呵呵……过奖,过奖。以后呢,你离我远点,便是对我最好的回报了。我可不想还没活够就莫名其妙地去见阎王了。”

弃如烟“啪!”的一声将他的手给打开,然后给了宁惊尘一个大大的白眼,哼了一声便拍了拍手上并不存在的灰扬长而去!

“喂,弃如烟!你这么做,你会后悔的你知道吗?”

宁惊尘碰了一鼻子的灰跟在她的后十分心有不甘地边小跑着边喊着。

他的眼眸里的温柔与宠溺似要掐出水来,随风而过出,花瓣簌簌而落,落了一地的粉色。

弃如烟见他跟了上来,又加快了脚下的脚步,却被宁惊尘从她后一把环过了肩膀,将半个子亲昵地挂在了她的肩膀上,然后嗔着说道:“人家累了……”

“滚。你刚醒,累个毛线。”

“你昨儿压着我的手睡了一个晚上……”

“……怎么可能?!”

“不信?!我像那种会随便诬陷别人的人吗???”

“像……”

两人的后,一路繁花,悄然似锦。

在繁花的尽头,却是叶凝霜眼眸幽怨似冥海,一跺脚狠狠地将一旁的一朵含苞待放的花苞碾碎成了淡黄色的汁液。

“弃如烟,你当真以为,你能得意到几时吗?”

*********************************

当两人你打我闹地回到了芜归阁的正阁之处时,便有侍女匆匆来报。

侍女见到了宁惊尘便一脸慌张地说道:“启禀阁主,昨儿婢女明明还瞧着魔王病重躺在榻之上,今晨起去端药之时却发现他已然不见了踪影!并且,并且……地上还有一滩血渍!”

“什么?”

弃如烟听得此处脸色一变,急急拉住了侍女便问道:“在哪里?带我去看看。”

侍女有些胆怯犹疑地偷看着宁惊尘的脸色,踌躇不已。

“带她去看看。本座亦去。”

宁惊尘轻声一句便拉过了弃如烟的手一路径直朝着厢房的位置走去。

“你放开我,我自己会走。”

弃如烟被他抓得有些生疼,不满地嘀咕一声说道。

“谁让你当着外人的面这么关心其他的男人?嗯?”

宁惊尘丝毫不放,还将她抓得更紧了,一路悠闲地便像遛狗一般地牵着她朝前走去。

弄得弃如烟心里将他腹诽了数万次。

——这个宁惊尘,当真是小气的很。

“到了。”

宁惊尘带着弃如烟一路跟逛街一般地拉着她将整个芜归阁逛了个遍,受尽了众婢女和众下人的注目礼后才将她带到了厢房,然后相当悠闲地倚靠在了门框之上对着她灿烂一笑。

在他看来,什么魔王什么冉冰琛来了或者走了或者有什么血渍了都不要紧,要紧的是这个女人一点都不对他这么风流倜傥的男人上心,这让他相当地……头疼。

所以,趁早在芜归阁宣示一下自己对她的主权比较重要。

当然,这一切对于向来缺一根筋的弃如烟来说就是——白搭。

她听得宁惊尘一说出这两个字连膝盖的酸软都顾不上,拔腿就往厢房内钻,“啪!”的一声推开了门,将房门撞击得一声哐当响!

“冉冰琛?”

她试探地一声轻唤,一眼便瞧见了地上的一滩血渍。

那滩血渍已然有些发暗,似乎并不是因为时间久了而发生的变化,倒更像是……中毒?

她的眉头微微一皱,缓缓低下了子,伸出手去想要去触摸那滩暗黑色的血渍,却忽觉得后一阵风窜过!

“谁?!”

她下意识地便要去抵御,却不料那道影的速度比她更快!

在她和宁惊尘还没来得及反应之时,她的脖颈处一阵微凉,一只宽大的冰冷的手抚过了她的脖颈处将她猛地往旁边一拉!

她猝不及防只能跌落那个影的怀抱!

却撞击得那人的子微微一颤!

若不是他抓住了一旁的沿,怕是两人皆已经倒了下去。

“别动那个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