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5章 999


小说:阿蓉(系统)  作者:朱女

此为防盗章,购买30%以上直接看新章,低于则3小时替换越看越觉得舒心,不愧是他的种,小小的一坨份量却不轻,原来他和昭仪的孩子,是这样的?

醒来之后,陈樾便有些睡不着了,殿内的灯光很是柔和,基本不会让睡梦中的人感到任何不安,他垂下头,久久的看着躺在身边、只着了一件里衣的小姑娘。

她比初见的时候长大了许多,却还是小小的,也因此再听到对方要为他生孩子那一刻,他在震惊之下,只敢对她说,睡在一起便会有个孩子了,于是他的傻昭仪,就真的乖巧睡在他身边,半点都没察觉出来,他骗了她。

一念及此,年轻的帝王有一点心虚,又有一点迟疑,他小心地、又将头垂了几分,目光落在小姑娘白中透着一丝粉红的脸颊,顿了顿,俯下身用唇蹭了一下,确实……很软。

只是还没等陛下仔细体会过小昭仪的香甜后,一只吐着香气的小舌,突然如同羽毛一样,湿漉漉的舔过他的唇瓣。

陈樾:……

小昭仪正不知何时睁着迷蒙的双眼,歪着脑袋打量他,看上去是困极了,可能是觉得嘴巴上发痒,才伸出舌尖舔了舔。

年轻的帝王脸上腾地一热,他装作若无其事的,伸手拍了拍阿蓉,“吵到你了?继续睡吧。”

“哦。”阿蓉可爱的看着他,过了一会儿,又探过头来,望了望正规矩躺着的装蒜陛下,突然吧唧一下,重复了他方才的动作。

陈樾倒吸了口气,就见小姑娘又凑上来,伸出小小的舌尖,又好奇地对着他舔了一下。似乎是发现了陈樾入塌前,喝的那盅酒味儿……男人的眼神立刻就变了。

十四岁的小姑娘,又有一半异域血统,身材早已发育的玲珑有致。

虽有宽大的睡袍一挡,在外看不出什么,可真正趴在人胸膛上,隔着细软的衣料感受到那滚烫的娇躯,莫说是二十五年从未接触过女人的圣上,此刻就算是个普通男人,也都要忍不住了。

年轻的帝王尴尬的发现,这一刻的身体的反应异常强烈,几乎对方的每一个动作,对他来说都是一种冲击力巨大的诱惑,直叫他口干舌燥起来……

他下意识伸出手臂,将人往怀中一揽,张口缠住她小巧的舌尖,顿时一股沁人心脾的清甜气息,从口中渡了过来,这口中的濡湿与少女的体香一并狠狠地诱惑着他。

这是他的昭仪,往后……等他的小昭仪及笄,他对她做什么都可以,可如今,他还没等到小昭仪及笄,身体却要爆炸了一般,只觉得手掌下的每一寸柔软的皮肤,都在诉说着勾、引,叫他心中难耐。

不知过了多久,陈樾终于放开小姑娘的吻,睁开眼一看,就见小姑娘似是已经对他的那盅酒味儿失去了兴致,再次被困意席卷,沉沉睡了过去。

“……朕就知道。”他抚了一下小姑娘的额头,无奈又纵容地小声道。

这一年,大周最为庞大的人贩团伙,被金甲卫逮捕归案,罪当处斩之人就足有上百,举朝一片叫好,每见到一名人贩被判决,城中百姓便向着皇城的方向叩拜,大周朝皇室地声望,头一次达到了顶峰。

阿蓉亲自出宫见到了那些人的结局,只觉得前所未有的轻松,她前世就是被人贩拐走的,其中受到的苦楚绝非一两句话可以说清。

她这一世虽并没有经受过那样的折磨,却不能表示,她不厌恶这些人。陈樾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合作伙伴,他将她所希望的,全都做到了,为了奖励他,阿蓉打算为他生两个孩子,第一个孩子拿来玩,第二个送给他玩,这样就能两全其美了。

只是回头阿蓉将这个想法一说出口,就被哭笑不得的陈越抱在怀中打了两下臀部,严厉告诉她,她生下的孩子都不许她玩,圣上真是太坏了,阿蓉不想理他了。

她胆子可肥的很,原本在宫中还小心谨慎、在陈樾面前还乖巧可爱的讨好,后来发现这个圣上实在很好哄,也不会乱生气,阿蓉的小性子就出来了。

就连徐公公都看出来了,圣上实在是对昭仪娘娘,宠的过头了……不过那又如何?两个人心甘情愿,一个乐意宠,一个过的快活,整个天下都是圣上的,谁敢说什么?

于是这一年的宫宴,白郡齐家的人坐在大殿中某一个偏僻的角落,就见到大房的那个庶女,被圣上牵着坐在了最首。

这个女孩似乎模样又变了不少,原本在齐府上时还稍显稚嫩,如今却全是少女的清媚,一举一动比她那个吸人目光的娘亲还要更胜一筹,更何况如今她身上的衣裙、首饰还是宫中最为珍惜之物,直将她明艳的小脸更添一分华贵。

这已经不是当初那个齐府庶女了,她如今是圣上的昭仪,也是后宫之中唯一的妃嫔,可想而知此女是如何的荣宠至极。

齐航独自饮了好几杯酒,整个人都是醉醺醺的,他虽出身齐氏家族,在白郡世家中算一号人物,可于朝中却品级不高,每年的宫宴,只能得到这一处角落。

往常也没觉得有何不同,可如今见到庶生女在首位受万人叩拜,这落差感就大了。

“你有什么不满?”刘氏也是心气不顺,准确的说她这一年都心中惶惶、生怕被圣上寻来麻烦。

毕竟当初是她做主与洛平侯定下的亲事,若是圣上龙颜大怒,只怕她要吃不了兜着走!

好在圣上似乎忘了她这号人物,从没想过要整治她,刘氏这才有余力暗恨齐蓉这个不省心的,净招惹上大人物,让她所有的谋划都付之一炬。

“我有什么不满?不是你干的好事,今日我便是圣上的岳丈,你说我有什么不满?”齐航喝了酒,对于刘氏也没那么客气了。

他本就不太满意刘氏,不然年少时候也不可能着实宠了一阵阿蓉的娘亲,不过因为后来刘氏生下了儿子,齐航才待她好了不少。

“阿蓉出身不高,你便要随意磋磨她,叫她在庄子上自生自灭,如今还被人暗中诋毁无人教养,圣上才恶了我,你莫非不知?”

“怎么莫非你在朝中分量很重?圣上还有闲心厌恶你?”刘氏早年的刘氏家族,地位可是要高出齐家不少,哪里受得了齐航这般指责,立马还声回去。

“你……”齐航脸上忽青忽白,被妻子当面说出无才无能,简直比捅心窝子还要令他难堪,“……简直就是个毒妇!”

不过片刻功夫,这个偏僻的角落中,齐氏夫妇就相看两相厌了。

引起这一片纷争的阿蓉,却半点不曾看向齐家那一处地方,她从未将齐父和刘氏当做真正的亲人,这两人前世的所作所为,也算是间接害死了前世的阿蓉,所以大家没有联系,才是最好的。

她正以三根手指夹着银筷,胡乱戳着面前的糕点,颇为好奇的看向洛平侯的位置……

这个面容俊秀的少年郎只端坐在席上,都格外的好看,当然阿蓉并非是在瞧这个,她对洛平侯避如蛇蝎,怎么会因为对方的容貌有所改观呢?

她只是在探究——

刚才她进入宫宴的那一瞬间,洛平侯身上发生了什么?系统面板上一直不曾动过的任务完成度,突然从百分之零,跳跃到了百分之二十?

就在这时,同样在首位之上、左边端坐的那个人注意到这一幕,突然展开臂弯,将阿蓉圈进怀中,陈樾垂下目光,一手举着半满的酒杯,漫不经心地问道,“阿蓉,这酒格外香醇,可要尝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