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8章 牛鬼蛇神(求订阅月票)


小说:我在西北开加油站  作者:爸爸无敌

因为拿到黑夏公路的绿化单子,牧雅林业已经被很多双眼睛盯上,陈牧被工安菊带走配合调查的事情,当天晚上就在L市本地传开了。

一开始爆出来的,是在网上的一个微博上。

上面上传了一段小视频,就是陈牧被工安菊两名同志领着坐上车的情景。

视频里,陈牧虽然没带手铐,可是看起来却特别萧瑟,有种坏人被惩治于法、让人大快人心的感觉。

然后,这段小视频很快被转载,包括朋友圈和一些本地的论坛,形成小范围的扩散。

“这个牧雅林业是什么公司?到底出了什么事儿?有大佬能科普一下吗?”

“事情是这样的……总之,他们公司借着合作种树的事情坑蒙百姓,现在闹得很厉害。”

“还有这样的事情,真是活久见了,支持铁拳出击……”

本地网络上,事情闹得纷纷扰扰。

L市的金鼎会所。

龚少和猪头中年男又一次坐到了一起。

两个人显得心情很好,抽着高档雪茄,吞云吐雾间,龚少笑问道:“老徐,这件事情是你搞的手脚吧?”

“我只是提前收到消息后,找人过去拍了段小视频,其他的……什么都没干。

然后,我让人把这段小视频传给了市里的苗木商人,是他们找人传出去的,所以网上的这些事情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猪头中年男嘿嘿一笑,低声说道。

这事儿他只是顺水推舟,事后就算有人追查,不论如何查不到他的身上来。

这种暗地里操控一切的感觉,让他非常自得。

龚少说道:“这一次的事情,足够牧雅林业喝上一壶,过两天如果再闹得大一些,戚昭华那边就该急了。”

猪头中年男笑道:“听说已经有人向二建那边递举报信了,举报戚昭华在采购的事情上偏袒牧雅林业,到时候结合着这一次的新闻,戚昭华身上的压力就大了。”

龚少笑着摇了摇头,指着猪头中年男道:“老徐啊,还是你们这种人黑啊。”

“不是我黑,是这家牧雅林业太招恨了,盯着他们的人太多。”

猪头中年男笑道:“龚少,你知不知道那三名记者为什么要去阿奇善,还因此出了车祸?”

“为什么?”

龚少好奇。

猪头中年男压低了一点声音,道:“听说他们牧雅林业在阿奇善还做着供应肉苁蓉的生意,挡了很多人的财路,所以那边早有人传他们卖假肉苁蓉的事情了,所以那三名记者是想过去调查的,谁知道中途就出了车祸。”

微微一顿,猪头中年男笑道:“等着吧,这里的新闻出了,阿奇善那边也会收到风声的,到时候那边肯定也要闹起来。”

龚少想了想,拿起桌上的酒杯,朝猪头中年男举了一下。

猪头中年男也拿起了酒杯,两人无声碰杯,一饮而尽。

……

承口县。

王成和张赟坐在一起吃饭。

L市和阿奇善其实非常近,两地商人的圈子其实也有交集,他们第一时间收到了陈牧“出事”的消息。

这让他们很兴奋。

现在已经七月了,很快就到八月,眼看着又是肉苁蓉秋季收成的时候。

阿奇善的鼠灾虽然得到了控制,可秋季的收成应该不会太好,货源只能从外头找。

王成和张赟一直眼馋X市这头的货源,心心念念的就是能分一杯羹,之前那几个研究员黑X市一年生肉苁蓉的事情,是他们在后头推波助澜的,可是效果却很一般,没有多少实际的作用。

只要阿奇善一天缺少货源,X市那边的肉苁蓉就不愁没销路,所以牧雅林业和刘大海那边根本没搭理他们。

而且,他们就算把X市的肉苁蓉黑了,他们也拿不到什么好处。

反而因为X市地处疆齐,车末县同在一省,那边的管花肉苁蓉会因为他们自己散布的传言,受到影响损人损己。

“这可是一次机会,只要把这事儿传出去,牧雅林业就算收到肉苁蓉也肯定脱不了手,到时候我们再和他们谈,不怕他们不乖乖就范。”

张赟越说越高兴,觉得这可真是天赐良机,只要能在X市那边掺和上一脚,再加上他们手里掌握着的车末县的货源,以后阿奇善的市场上,就有他们一个位置了。

“不急,不急……”

王成想到的更多,这一次他们明显是半道捡到枪了,如果还不好好利用起来,可真是对不起自己了。

他沉吟了好一会儿后,才开口道:“小打小闹没意思,这一次我们来个大的,争取把牧雅林业的路子全都堵死……嗯,我明天就去巴卓市那边的农林科研院,找一下刘老头,让他开一下口。”

“刘老头?”

张赟皱了皱眉,问道:“那老家伙可是爱惜羽毛得很,他会愿意吗?”

王成笑道:“之前让他为我们说话,他不愿意,现在有这么个打落水狗的机会,他怎么还会不愿意?”

微微一顿,他又说:“你不了解刘老头这人,他这一辈子都放在阿奇善的肉苁蓉种植上了,心里面对本地的保护观念特别强,X市那边的肉苁蓉种得这么好,这对他来说绝对是威胁,现在有这么个好机会,他肯定不会放过的。”

张赟点点头:“那行,如果刘老头那边肯说话,当然最好。”

想了想,他又说:“我听说腾飞药业那边之前好像也找过牧雅林业,想要拿他们的那一批肉苁蓉,结果没成,要不我去联系一下他们,看看他们有没有什么想法。”

“好!”

……

两天后。

阿奇善肉苁蓉种植的第一人刘奇良在微博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说明了肉苁蓉的生长是有固定周期的,任何违反了正常生长周期而种植出来肉苁蓉,很有可能使得肉苁蓉本身的营养价值受到损失。

刘奇良是在阿奇善最早尝试种植肉苁蓉的人,如果当年不是他的带头作用,其他牧民们不会随之种植肉苁蓉,阿奇善的肉苁蓉产业也不会达到今天的这个规模。

在巴卓市,刘奇良不但是研究员,而且还是肉苁蓉的最大供应商。

他不但自己种肉苁蓉,而且还会收购附近牧民们种出来的肉苁蓉,可以说,他在巴卓市跺一跺脚,阿奇善的肉苁蓉市场也会随之震一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