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1章 晚安,俞记者(求月票求订阅)


小说:我在西北开加油站  作者:爸爸无敌

“俞记者,没事了,赶紧洗个澡,然后睡一觉吧,明天睡醒以后,事情就都过去了。”

招待所里,陈牧安慰着女记者。

刚才饭馆里发生的事情,他们已经报了警。

警*察来了以后很快对情况进行了了解,开始派人查看交通枢纽位置的摄像头,希望能找到犯罪分子。

秦刚作为L市四维办公室的副主任,警*察那边对他非常客气,所以他留在那儿继续应付,而陈牧则把哭累了的女记者先送回招待所。

女记者脸上的妆被醋浇了一遍以后,完全化了,再加上刚才洗脸和哭鼻子,现在基本上属于素颜以对,看起来脸色非常的差,状态萎靡到了极点。

“你能不能陪陪我,我……我怕……”

欧子娟这话儿半真半假,她是真的没有安全感,同时也希望陈牧留下来,她好赶快把事情“办”好,然后可以尽快脱身走人。

陈牧点点头:“好,你先洗个热水澡,我就在外面等你,不要担心。”

“好。”

欧子娟连忙去选了一套性感的睡衣睡裙,然后进入洗浴间,洗澡去了。

陈牧坐在椅子上,还在回想之前的事情。

刚才听那辆小破车上的人的喊话,显然是冲着他们牧雅林业来的。

而那些话儿里的意思,和之前秦刚提醒他的事情,完全对上了。

如无意外,应该就是望西省本地有些人看不惯戚工选中他们公司的树苗,然后采取了这种威胁的方式来警告他。

发生这样的事情,可真让陈牧没有想到。

做生意下黑手、使绊子,这都正常,可是像这种明刀明枪的威胁,感觉好像有点过了。

不过,这事儿也让他警惕了起来,以后真的要小心了。

这世界上不是每个人想事情都和他一样的,他可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去赌人家的脑子是否正常。

想了想,他决定回头就让人云龙安保那边派几个人给自己。

不但要保护他,还要保护公司里比较重要的人,例如维族姑娘和陈曦文,还有即将要过来教导农民种树的库尔班江他们,也需要一定的保护。

这事儿闹得……感觉跨省做生意还真不安全,怪不得人家说强龙不压地头蛇呢。

以前陈牧一点都不觉得自己需要保护,以他的身手,等闲几个壮汉他都不放在眼里的。

可是今天……他突然觉得真应了那句古话,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安全这种事情,有时候还是得交给专业的人来做。

嗯,顺带自己也能学一点,以后有用。

他正思维发散的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洗浴间的门打开了。

女记者从门后走了出来,穿着一身睡裙,显得特别的性感。

陈牧偷瞄了几眼,然后又假正经的把目光收了回来,给女记者倒了杯热水,说道:“俞记者,你喝点热水,睡个好觉,我就先走了。”

欧子娟伸手拉了他一下:“陈总,你能不能在留一下子,等我睡着了再走?我……我怕……”

看见女记者楚楚可怜的样子,陈牧觉得有点内疚。

今天的事儿,女记者完全是被他牵连的,属于殃及池鱼的池鱼,所以听见女记者这样的请求,他大气的点点头:“好,俞记者,你睡吧,我就坐在这里陪你。”

“谢谢!”

欧子娟微微一笑,走过去她的行李那边,摆弄了起来。

她拿出好几个包包放在桌面,然后什么紧缩水、润肤露、精华素之类的一堆东西涂抹在脸上,最后还吹干了头发,这才上了床。

陈牧一直看着,觉得女人真的好麻烦啊,每天都要折腾这么多东西,多累啊。

欧子娟故意把事情做得比较慢,一来是为了不动声色的把摄像头拿出来打开,二来则故意展现魅力,吸引男人的目光。

她一直通过镜子和眼睛余光看着陈牧,发现陈牧一直盯着她的背脊看,心里忍不住有点得意起来,自己的魅力还是有用的。

她对自己的身材一向很有自信,也一直很注意保养自己的身材,她觉得以自己的身材,能让任何男人神魂颠倒,不可自拔。

之前陈牧一直对她兴趣不大,让她的这份自信很受打击。

现在,她觉得之前的打击都报还回来了,这个男人虽然控制的很好,可终归还是抵挡不住她的魅力的。

躺到床上后,欧子娟又提要求:“陈总,你能不能坐到我的旁边来,这样我才能看到你,感觉到安全。”

陈牧想了想,起身走到女记者床头的那张椅子上坐下了,和声道:“俞记者,你安心睡吧,不要再去想之前的事情。”

欧子娟半真半假的说:“可我现在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想到之前的事情,陈总,我没办法控制自己的脑子。”

陈牧轻叹了一声:“俞记者,之前的事情是我连累了你。

这一趟其实不应该让你来的,你来了以后,我没保护好你,让你受到了这么大的惊吓,真的对不起。”

欧子娟摇了摇头:“陈总,这不怪你的,是我自己要来的……嗯,陈总,你要喝点水吗?桌子上有一瓶水,你可以拿来喝。”

“我不口渴,谢谢!”

陈牧摆了摆手,又说:“俞记者,这样,明天你就回去吧,不要再呆在这里的。”

“回去?”

欧子娟第一时间摇起了头:“我不回去,我要继续采访。”

开玩笑,吃了那么多的苦头,如果不把这人拿下,能对得起谁?

陈牧不知道女记者的真实想法,又劝道:“俞记者,今天的情况你也看到了,这里真的很危险。

在这种情况下,我没有办法保护你的,你如果继续留下来,一旦发生什么意外,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向你们单位交代。”

欧子娟坚决无比的继续摇头:“我不会走的,陈总,我是一名记者,不论遇到什么情况,都不会临阵脱逃,离开自己的采访对象,你不要说了。”

陈牧突然觉得有点佩服这个女生啊,虽然有时候表现得有点虚伪,可这时候的坚持还是很能体现她本身的职业道德的,非常专业。

轻叹了一声,欧子娟假装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然后对陈牧说:“陈总,我脑子有点乱,睡不着,嗯,这样吧,我的行李里放着一瓶红酒,本来是想在采访结束的时候送给你,现在……嗯,你能不能帮我打开,我想喝点,让自己能好睡一点。”

喝点酒也好,安神镇静……

陈牧走过去女记者放行李的地方,果然找到一瓶红酒。

按照女记者的指点,他很快找到开酒的器械,把红酒打开了。

“啵!”

酒塞打开,酒味一下子冲了出来,感觉很香。

陈牧嗅闻了一下,点点头:“嗯,这味道……应该是好酒。”

欧子娟看着陈牧的动作,心里很有点得意。

她把药打进酒瓶以后,还特地弄了点蜡和木屑封住那个小口子,让人根本看不出来。

酒的味道也保存完后,没有散逸,简直完美。

陈牧给女记者到了一小杯红酒后,递了过来。

欧子娟看见陈牧的动作,看似随意的说了一句:“陈总,要不你陪我喝一杯吧,我一个人喝有点无聊。”

她满心期待着陈牧答应下来,然后……水到渠成。

可让她没想到的是,陈牧再次用她很熟悉的方式拒绝了:“俞记者,我不喝酒的,对不起,你自己喝吧。”

“你不喝酒?”

欧子娟皱着眉头,好不容易才压抑住自己心底的怒气,假装疑惑和好奇的看着陈牧:“陈总,你说你不喝酒,是什么意思?”

陈牧自己也有点不好意思,弱弱的解释道:“我的体质不适合喝酒,好像有点酒精过敏,只要一沾酒就会醉得不省人事,所以我一直以来都是不喝酒的。”

雾草……

欧子娟向来自认为是一名不说脏话的淑女,这时候都忍不住打心底吟唱起一曲mmp的赞歌。

一个大男人,居然敢说你酒精过敏,一沾酒就醉,你特么好意思?

关键是你之前为什么不说?

偏偏在这种时候才说出这么一件事情来,这是编的吧?

欧子娟握杯的手很想一下子甩出去,把眼前的这个家伙一杯子砸死,可她偏偏要硬忍着,一边默念小不忍则乱大谋,一边只能想象自己手里握的不是杯,而是草。

陈牧感觉挺尴尬的,自己也很想豪迈的陪女记者喝酒啊,可是谁让自己的实力不允许,只能说:“俞记者,你自己喝,我陪你说说话吧。”

这有药的酒……

欧子娟怎么能喝,她想了想后,继续努力求生:“陈总,那你喝水吧,你以水代酒,和我碰个杯怎么样?”

陈牧刚想说话,电话铃突然响了。

抱歉的看了女记者一眼,他接通了电话。

电话那头是秦刚:“陈总,怎么样,俞记者的情况还好吧?”

陈牧点点头:“好点了,你那边怎么样?”

“没查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秦刚的语声挺失落的,随即又说:“陈总,你出来一下,我有话想和你单独说。”

看了女记者一眼,陈牧略一犹豫,点头道:“行,我现在就过去你房间。”

陈牧挂断电话以后,看着女记者说:“俞记者,秦主任有事情想和我说,我必须现在过去一下……嗯,你先睡,有事给我打电话,好不好?”

欧子娟看着眼前这个人,真的,很想砸他脸……

可咬了咬牙以后,她终于还是按住了自己心中的魔鬼,笑着说:“陈总,你走吧,我没事。”

陈牧欣慰的看着这个坚强的女记者,心里不禁又多了一丝好感,柔声说:“晚安,俞记者,我们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