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宫斗6


小说:我来也  作者:淑女派

阿图在宫中听到和会说的都是汉文,夏至现在教的是满文,她知道学习的环境很重要,就好像一个一点英文都不懂的人,被丢到了国外的监狱里面,一年就能学会流利地道的英文。|

周围都是说英文的,不会说,听不懂就会死,谁不抓紧时间学习啊。

所以夏至找的伺候的人都会说满文,还有一个会说蒙文,先让阿图接触一下。

李海洋慢悠悠的走了过来:“公输彻又造好了一件东西,咱们现在去看看?”

夏至放下了手中的书,阿图早就有些坐不住了,得到夏至的同意之后,跳下了她的小凳子,蹦到李海洋的身边亲热的说道:“哥哥。”

“说满文。”夏至不放弃教育。

李海洋也随她,又用满文重复了刚才的话,阿图也开始用满文了,她现在还不会写字,但是普通的听说已经没有问题了。

“他又制造出什么了?”

“你看了就知道了。”李海洋卖了一个关子。

三人收拾了一番马上出门,现在工匠多了,李海洋遍把这些人放到了郊外的庄子里面,还买了附近的一座荒山,供他们试验,反正有些人做实验的时候动静可不小。

到了郊外的庄子那里,所有人都忙活开了,夏至一看公输彻发明的东西,马上笑了:“他是不是和飞天较上劲了?”

公输彻这个人可不像是个什么发明家,倒像是富商,当然了,还是个奸商。

他刚来的时候,那真是和乞丐没什么区别,整个人干瘦干瘦的,现在来了一年多的时间,整个人补回来了,而且认为肥胖才是美,起码饿的时候能消耗一些脂肪啊。

现在整个人舒心无比,变得丰满不少,肚子也大了起来,而且对李海洋谄媚万分。

按说他祖上发明的东西不少,但是因为李海洋见他第一面的时候,说起木鸟的事情,他就把这件事记到了心中,几次搞的发明都能让人上天。

简直把李海洋奉为自己的上帝了,绞尽脑汁的希望博得他的喜爱。

公输彻上来请安之后,滔滔不绝的介绍起来自己的发明了。

虽然夏至一眼就看出那就是一个热气球了,但仍然耐着性子仔细听他说。

公输彻仔细介绍一番之后,马上就让人开始演练。

自从知道李海洋喜欢飞天之后,他就绞尽脑汁想着到底用什么材料才能让人飞天,很是做出了几个成品,不过危险性太大了,飞上天之后根本不知道该怎么降落了,第一次做实验的时候,把一只猪绑了上去,等找到的时候,猪都被摔死了。

公输盘找到了最密实的布匹,把它缝成了一个圆球,充满气体,让它升空,下面吊着一个篮子,可以装人。

虽然原理听起来很简单,动手做的时候更是容易,但是能想起来这个点子可不容易。

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万有引力定律了,知道东西掉了之后,往地上落而不是往天上飞,就因为地球有吸引力,但是在牛顿发明出来这个定律之前,有无数的人看到苹果掉到地上了,可没一个人往这方面想。

所以人们才说,第一个想到的人是天才,随后的最多能被成为人才。

在给气球充气的时候,李海洋问道:“这能升多高?”

公输彻小心翼翼的说道:“目前只有十丈,再高了,人就危险了。”

十丈就是三十多米,这也够高了,要知道现在三层的楼房都少见。

“为什么会危险?”

“这……也许是上天有威严,不许凡人靠的太近的原因?”公输彻也不知道原理。

他之前试验的时候,不但用鸡鸭猪各种动物,还有人,一点点的升空之后,到了十几丈,上去那人本来也是个胆子大的,还说什么犹如厉鬼附身,整个人浑身冰冷,呼吸不畅,最后无法,只好降到十丈,低了一些。

李海洋看他想不明白,认真的说道:“北人到了南地总会有些水土不服。”

公输彻迟疑的说道:“那您的意思是这也是水土不服?”

还没有等李海洋再开口说什么,公输彻已经彻底的接受了,并且还为李海洋做了详细了解释:“没错,没错,话本里面不是说了吗,天上一天,人间一年,照这么算的话,天上一丈,地上起码得百丈啊,天上十丈,地上就得千丈,这都隔了多少里地了,从南到北也就这么远的距离了,这上去了肯定得水土不服啊。”

现在可没有物理和化学的学科,公输彻这样解释,虽然离事情的真相差了十万八千里,但是能更容易被人接受。

夏至笑着说道:“既然这样,那就找个密实的袋子,装些下面的咱们呼吸的气息,带到上面去,等上去了呼吸困难,就吸一口,也不知道有用没有。”

“肯定有用啊。”公输彻直接让人制作夏至说的东西去了,这又得半天的功夫,李海洋干脆的让他们不要着急,今天先试验一下,等明天再看,今晚他们先在这里住下。

下午李海洋带着人去打猎了,这边树林也不严密,动物很少,夏至直接让人在这里放养了一些小动物,都快成家养的了。

两人带着阿图过来了,带着她猎一些野鸡野兔什么的,让她高兴的不行,还说了自己也要骑马练箭,夏至转身就去安排了。

到了第二天,热气球终于可以正式开始试验了。

这试验的人选自然不能让李海洋他们上去,而是找了一个普通人,热气球下面的吊篮里面放了很多沙袋,他穿着厚厚的棉袄,带着一个圆球上去了。

热气球慢慢升空之后,影子越来越小,一柱香的时间过后,热气球里面的气体变的少了,下面无数人开始拉绑着它的绳子,直接把热气球给拉了下来,里面的人过来无碍。

公输彻上前就追问圆袋里面装的气体到底用上了没有,到底有啥感想。

等到热气球第二次升空的时候,李海洋一个人上去了,第三次升空的时候,夏至才上去。

倒不是说他们不能一起上去,而是谁也不知道会不会发生什么危险,为了以防万一还是留下一个人看着,要是出了什么事情,就算是展现自己的与众不同,也要把人救出来。

倒是阿图看的眼热无比,可是她实在太小了,夏至最终也没有让她做,等她再长大一岁再说,保证之后,才让阿图高兴了起来。

之后又连着试验了半个月,全都成功了,没有一例是失败的,李海洋才邀请康熙过来一起坐着升空。

这次是李海洋和他一起坐的,防止有什么事情发生,在李海洋看来三十米不算高,康熙显然也没有什么恐高症,他去过的大山也有很多。

但是京城附近显然没有这么高的山脉,来到高处,京城已经可以一眼看完,周围好像还有些薄云,整个人竟有些神仙的感觉了。

不知道是不是高处不胜寒,康熙竟然感觉到整个人有些冰冷,向下看着京城心中才豪气冲天起来,下来之后还有些不满,者距离太远了,根本看不清,如果能看清就好了。

李海洋马上表示自己正在研究这个事情,下面的人肯定能找到解决的办法。

中午的时候,康熙留在这里吃饭,全是一些野味野菜,调料放的不多,讲究的就是一个鲜字。

“那热气球皇阿玛坐着怎么样?”

“食不言寝不语。”康熙把一碗菌汤喝完了这才慢慢说道,还瞪了李海洋一眼。

李海洋不以为意:“现在又不是国宴,又没有旁人看着。”

除了他们一家人之外,只有贴心的太监在那里试毒,就连阿图都是一个人吃饭。

康熙看着她把自己吃的满脸都是,也没有说什么,这孩子的变化太快了,一年的时间就白白嫩嫩的。

看着在一边大口吃饭,但是礼仪很好的李海洋夫妻,心情也愉快了不少,这样的事情偶尔一次也挺不错的。

“早些年您慈善,借给百官不少钱财,现在国库空虚,听说户部亏空严重?”

李海洋淡淡的说道。

康熙的眼神马上就警惕起来了,他本来以为这个儿子淡泊名利,没想到知道的倒也挺多的。

一时间房间里面只有阿图吃饭的时候,调羹和碗碟碰撞的声音,惹的试毒的太监心惊肉跳的,就没有看过这么不长眼的皇孙,真是一点气氛都不会看啊。

“皇阿玛看这热气球怎么样?”

“你到底想说什么?”

李海洋好像有些不好意思,挠挠头说道:“儿臣喜欢研究这些东西,同样喜欢研究这些东西的人,但是这太费钱了,就和烧银子没什么区别。”

康熙放下了茶盏,淡淡的说道:“你名下不是有个什么千机阁吗?里面的生意不错,还养不起这些人?”

“养的起和完全养的起这完全是两回事啊。所以我想了一个新的发财的门道!皇阿玛先说说这热气球怎么样?”

“自然是极好的。”

“所以我就想在京城里面也造一个,专门让人上去看看天!”

“胡闹!”康熙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如果人人都可以上去了,那往皇宫那里一看,那不是什么秘密都没有了吗?

“怎么能是胡闹呢?到时候过来观看的人肯定很多,我就想着一百两银子上去一次,每次一柱香的时间,到时候利润肯定不少,我只要其中的一成,剩下的四成归到国库里面,五成就是皇阿玛的。”

康熙想也没有像的直接拒绝了,虽然这些年全国各地并不太平,但是他并不想发这个财,哪怕宫中都已经开始节俭起来了。

“皇阿玛到底在担心什么?到时候热气球可以飞到五十丈那么高,到时候整个京城都可以纳入眼中,观看的人肯定很多,至于皇宫的事根本没有必要担心,到时候太高了,人就和蚂蚁一样,谁知道谁是谁?难道还有那么高明的刺客可以从那么远的地方刺杀什么不成?而且大家都会往天上看,往远方看,谁的眼神都不会那么好。”

听到李海洋这话,康熙到底犹豫了一下,还是拒绝了。

最后李海洋直接说道:“那您给我一块封地吧,什么地方都行,到时候我要让我的发明遍布我那块封地!”

孩子气!康熙直接在心中评价道。

“这个朕得好好想想。”

“那您赶紧同意吧,明天我也往皇宫中放一个,您没事的时候,在皇宫中也可以远眺一番。”

夏至在一边看他们说的差不多了,笑道:“庄子里面的新东西多的很,吃完饭了,皇阿玛可以继续看看,真不知道那些人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奇思妙想。”

“哦,是吗?那朕可得好好的瞧瞧。”

康熙对夏至这个儿媳还是很看重的,夏至嫁过来之后可没有怨天尤人的,几个儿媳中数她最鲜亮。

第二天不是上朝的日子,康熙又在这里呆了一天,看了这些人发明的东西之后,不得不承认夏至说的话,人真是有很多的奇思妙想。

这些人造出来的东西都是稀奇古怪的,所有的都是为了享乐造出来的东西,感觉没机会派上什么用场,不过倒真是挺稀奇的。

大部分东西,康熙根本看不出来到底有什么用。

让别人说了用处之后,有时候甚至感到无语,不过一天下来,他倒是放松不少。

回到皇宫之后,康熙仔细的考虑了两天,也没有找任何人商量,国库空虚的事情,他不是没有和别人说过,但是那些人说的无一不是节流的方法,甚至还有让加税的建议,相比之下,李海洋提出来的开源的方法自然是最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