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管7


小说:我来也  作者:淑女派

本乡芽衣离开学院之后,柴田兄弟两个人,还有学院里面的每个大小姐都去找她,各自用各自的办法让她回心转意。

不管到底是什么原因,反正本乡芽衣收获了无数的友情,又回到了学院里面。

夏至也没有闲着,她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一个什么勤奋的人,但是她每天希望能学到一点东西,她认为任何东西都是知识都会有用,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派上用场。

之前的经历到底还是给她留下了后遗症,虽然说现在她可以堪称幸福,但是不学会点什么她认为就是倒退,会有无数人超越自己,自己会失去活的资格。

这个学院就好像是世外桃源一样,实在□□逸了。

也许刚创办的时候,它不是这个样子的,也许是现在的学院长罗丝或者之前的院长改变了它,现在它正在变成避风港,让人逃避现实,安静的呆在这里,享受片刻的愉悦。

这样可不行呢。

身体慢慢会钝化的。

夏至和李海洋马上申请了毕业考,在学院里面的其他人一窝蜂的去寻找本乡芽衣的时候,她通过了毕业考,回到了本乡家,向本乡金太郎提出来自己要进家族里面的公司。

本乡金太郎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答应了。

不过没有把她留在本地,而是把她派到了海外的分公司。

他在防备着她,如果在本地,夏至的优势就有些大了,在海外只能凭借着自己的能力单打独斗,而且那里大多数的员工都不是本地人,想要融入进去,得花费很大一番功夫。

夏至恭敬的点头,然后带着李海洋离开。

“怪不得这么人喜欢权利,你看,就这么轻易的决定一个人的前途命运,可以让人的境遇彻底的翻盘,谁不喜欢啊。”

本乡金太郎这么做的原因,无非就是觉得夏至成长的太快了,需要给芽衣一点时间竞争才可以。

“好了,这对我们也有利,以后可以光明正大的去实验室了,公司里面的事,你不想管就别管了,反正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不,我就要去,我喜欢挑战。”夏至笑嘻嘻的说道。

两人到了美国,夏至一头扎进了公司里面,李海洋钻进了实验室里面,夏至这边的人虚心假意的迎接她的到来,李海洋那边就是真心实意,无比欢迎了。

很多绝症在李海洋看来都是可以根治的,他之前到过的世界不知道有多先进,但是他并不打算把所有的疗程都公布出来,除了因为费用极高之外,就是平衡守则。

如果他把绝症弄的和普通感冒一样,那么就会有新的绝症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会令李海洋也举手无措。

因为位面不允许有从死神手中可以轻易夺走任何人的人类存在。

绝症也分为好几种,有的病症得的人很多,有的病症得的人非常少。

全球几十亿人中,几千万会得这个绝症,医学界在这个绝症上投入的精力就会多一些,几十亿人中,只有几十个,甚至只有一个人会得这种绝症,医学界在这个绝症上投入的精力就会少。

甚至会取决于得病的人的家世,有权有势的,自然会得到更多的关注。

李海洋直接朝着这样的绝症下手,很快就迎来了第一个病人。

虽然这事对李海洋很轻松,但是事先的准备工作很复杂,首先要做的不是动手术,而是要提高病人的身体素质。

所有的手术都要看事后病人恢复的状况,有些病人身体太弱,甚至不能撑到手术结束。

就算一个正常人要减肥或者增重,也得几个月的时间,更别说一个病人控制自己的身体了。

尤其是一些病人精神力并不强大,甚至惧怕疼痛,在充当身体医生的同时,还要充当心理医生,麻烦的让李海洋把治疗费提高三倍,仍然觉得有所亏欠。

夏至相比他就轻松多了,去了一趟公司之后就再也没有去过,整天开始跟踪别人,从中挑出自己看好的人,每天开始约会。

夏至对政治,经济的流向都不太擅长,她唯一依靠的就是自己的直觉,她懂得看人,碰到自己有大片基业的情况下,采取的方法就是选择全能的助手。

现在不是古代了,如果是古代,尤其是武侠世界中,找个大点的酒馆,坐在大厅里面,吃一顿饭的功夫,耳朵里面就能听到无数人才的名字,方便极了。

不过现在也不差,侦探社,猎头公司应有尽有,夏至提出来条件之后,马上就有无数的人选供她选择。

这些人无论年纪性别外貌如何,身上的气场就不是一般人能拥有的,和这些人说话都是一种愉悦。

夏至每天打扮的美美的,开始和这些人‘约会’了。

这天,夏至都收拾好了,看见李海洋竟然还没有出门,不禁有些奇怪:“怎么了?今天走的这么晚?”

李海洋双手撑着报纸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过来接我的车半个小时之前已经来了。”

“那你怎么还不走?”

李海洋的视线从报纸上面抬起来,紧紧的盯着她,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乖一点。”

夏至挑了挑自己的眉毛,突然用手指着他:“你手上的报纸拿反了。”

李海洋不慌不忙的把报纸颠倒过来,再也没有看她一眼,夏至忍住笑:“我出门了!”

走到外面一蹦一跳的,和个孩子似的,一整天的心情都不错。

李海洋等到她离开之后,心情才平静下来,把报纸放到桌子上,准备站起来的时候才发现,报纸颠倒了,也就是说,原来他没有拿反。

被夏至摆了一道之后,他也没有生气,心情反而愉悦起来了,觉得夏至应该明白他的意思了。

他离不开夏至,哪怕夏至就呆在他身边什么都不干也行。

第二天夏至就缠着要和李海洋一起去他的研究所,也没有捣乱,李海洋忙自己的事情,她就在别的房间里面玩电脑打游戏,吃零食。

只不过原来的李海洋就是一个工作狂,需要别人提醒了才会吃饭,十分钟内肯定解决,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中了。

夏至来了之后,到了饭点,她非得要去外面有名的餐厅里面吃饭,悠闲的吃完饭之后还要睡个午觉,半下午的时候还要喝下午茶,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她都会拉着李海洋。

其实李海洋的正常工作都没有少,只不过不加班了而已,但是在别人眼中夏至就是个祸害,一直过来捣乱,把李海洋的工作效率不知道降低了多少。

有助理看不过去,还提醒了夏至几句,说李海洋是做大事的人,研究的绝症能为全世界做贡献,让夏至不要总是缠着李海洋,耽误他的时间。

没看到其他科学家的妻子整天闲着逛街旅游吗?夏至怎么就不能学学这些人?

夏至眯了眯眼睛,直接开始捣乱起来了,李海洋准备好的资料被她故意泼上了咖啡,开小组会议的时候,在一边打游戏骚扰别人。

李海洋没有半点不乐意,而且她在自己身边,自己反而更加放松,直接开除几个看夏至不顺眼的人之外,所有人都知道了夏至是他的心头肉。

不过也让一些人松了一口气。

李海洋这个人看着无欲无求的,对什么都不感兴趣,但是夏至可不是啊,其他人总算找到了突破口,从夏至这边找关系,礼物也都送到这边,希望夏至的枕头风管用一些。

公司这边全换上了自己的人,夏至根本不用出手,平时一堆人围着自己,想要什么直接送上来,夏至的小日子不知道有多舒服,要不然她坚持着锻炼,能直接胖上一倍。

半年之后,等到李海洋完成了一例心脏更换手术之后,本乡金太郎把夏至和李海洋招了回去,在本乡家,夏至见到了芽衣和理人。

本乡金太郎看着比之前更加苍老了,不过身上的威压一点没有减少,坐在轮椅上,拄着拐杖的瘦弱身体,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庞大起来。

芽衣是第一次见到他,虽然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但现在有些拿不准自己到底该怎么称呼他,毕竟自己的身份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但是明面上可没有任何的宣告。

“这次让你们过来是有一件事要宣布,我已经决定好本乡家的下一任继承人的人选了,毕竟我的身子是一天不如一天了。”

外表和内里从来不能划上什么等号,本乡金太郎在夏至的心中一直都是虚弱无比的样子,这么多年过去,虽然一直都没有变好,但也没有变坏。

她马上笑道:“忍可是公认的医学博士啊,爷爷有空可以让他帮着看看,其实我看爷爷的身体还是不错的。”

“算了,我自己的身体不自己知道。”本乡金太郎咳嗽一声说道:“我已经决定好了,继承人是诗织,这半年来她在海外分公司的表现不错。”

“是吗?我真是太高兴了,对了,理人是不是该回到我身边了?真有些舍不得啊,毕竟忍也是这么优秀啊。”

夏至故意说道,毕竟柴田家才是世代服侍本乡家家主的管家。

芽衣本来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她现在来到圣露琪亚学院已经一年多了,但是才从阴级升级到月级。

而且她认识的人中,太阳级别的只有夏至一个人,那么多比她早去的大小姐都没有达到这个程度,那自己就太够呛了,尤其夏至现在已经毕业了,还插手了公司的事物。

每当自己觉得离夏至近了一步的时候,当她站到自己跟前才发现,她其实离自己越来越远了。

自己还有追上她的可能性吗?

听到理人要离开自己了,她脸色才惨白起来。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啊,理人,过来吧,我还是更喜欢你啊。”夏至说着就去拉理人的手,把李海洋推到了芽衣跟前。

李海洋配合的说道:“芽衣小姐,如果真的有缘分的话,那就请多多指教,理人管家会的东西我都会,他不会的我也会。”

看到理人站在夏至身后,李海洋站到自己身后,这简直就是噩梦,她当即大声喊了出来:“不行!”

“什么不行?难道你想违背爷爷的命令?”

夏至自然看出来了理人和芽衣之间有猫腻,对于本乡金太郎来说,继承权是最重要的,管家是次要的,对于芽衣来说,管家才是最重要的,继承权是次要的。

本乡金太郎刚才没有说理人的事情,但是夏至把继承权和管家的事情都搅到一起。

芽衣连连摇头:“我对继承权没有任何兴趣,我想要的是理人。”

“龙恩寺泉的事情你难道忘了吗?泉因为不是继承人,所以木场才不能继续服侍她。”

龙恩寺泉的事情自己怎么能忘记?她的事情还是自己在帮忙呢,所以泉到现在虽然会去相亲,但是一直没有订婚,木场还一直陪伴在她身边,虽然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但起码现在一切都挺好的。

未来会怎么样呢?泉总会毕业,总会结婚,她和木场是没有未来的,自己和理人会不会也是这样?

自己比泉还要惨啊,起码泉和她的管家能安稳的呆在学院里面到毕业,还有几年的时间,难道自己现在就要和理人分开了吗?

芽衣想也不想的直接说道:“咱们打一个赌吧,就以理人为赌注!”

“打什么赌?”也不是夏至看不起她,无论各方面,自己都是完全碾压她,不,等等,也许有一样,芽衣的父母开着一家面馆,芽衣从小就对做面有兴趣。

如果比这个的话,自己可能赢不了,她从来没有学过做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