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妖怪3


小说:我来也  作者:淑女派

就没有见过这么不识好歹的鬼!

夏至的心情越来越烦躁:“告诉你们,我可不欠你们什么!你们的尸骨都是害死你们的人埋在这里的,想走那就走的远远的!带着你们的尸骨离开!你们成鬼的时间短,没有一点法力,要不是我的本体庞大,被太阳一晒就是他这个下场,我给你们提供了庇护,想要白白的享受,这是不可能的!”

她的声音尖锐无比,这些鬼的怨气厉害,把自己变成这个样子,自己没有把他们全都灭了,就已经是心胸宽广了。

众鬼迫于夏至的压力,也不知道她说的到底是真还是假,不过就算是假的又怎么样?难道他们还能反抗不成?

全都恭顺起来了,开始顺服夏至。

这里本来就是古代,尊卑十分明显,凡人有,仙佛有,鬼怪之间自然也有。

被杀死害死埋到夏至这里的人大多数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有因为识人不清被人出卖的,有因为不会察言观色被人杀死的,有因为一腔热血被人当成出头鸟的,不管什么原因,这些人既然都死了,那就是失败者,没有什么好得意的。

就好像一个人活了一生失败无比,然后重活了一遍,这一次他记住了前生的教训,活的潇洒无比:

知道什么样的爱人是最好的,主动追求,知道彩票的号码,直接中奖,知道未来会成才的人,主动招聘,知道未来会火的小说,电影,游戏,主动投资。

那是因为上天偏爱他,让他重生到了事情发生之前,比如他小时候,如果上天还是让他重生,重生到了十几年之后,这些优势全都没有了,说不定他会比重生前过的更加的落魄。

无论重生之后过的多么潇洒,都无法掩饰他重生前的平庸。

现在夏至门下也多了形形□□的鬼怪。

所有鬼奉夏至为尊,而且环境不一样了,很多鬼奉承夏至的时候,都采取了前世的老办法,一点长进都没有。

比如其中一个生前是做戏子的女鬼,现在成鬼了,仍然一副清高的样子,对于别的鬼有意无意的陷害,仍是一副:我没有做,如果你认为我做了,那就是你识人不清的样子。

她先是给夏至一点好的脸色,等着夏至先和她柔声的说话,发现夏至根本就没有搭理她之后,竟然勾搭了一些男鬼,组成了一个小团队,然后觉得自己就是有底气了,开始公开的和夏至过不去。

说话做事都冷冰冰的,首先等着夏至低头。

还有一个生前是书生的男鬼,念了几首酸诗,在夏至身边转来转去,看到夏至实在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然后和一些女鬼在一起了,也组成了一个小团队。

夏至十分相信自己的直觉,她对于危险,恶意这些东西十分的敏感,但是这个男鬼和女鬼接近自己的时候,都不带危险,恶意,夏至也没有反应过来。

看到大大小小的团队组成了,她才后知后觉的明白了一件事:当初接近自己的人有的是想讨好自己,有的是想勾引自己,那个男鬼和女鬼就是想勾引自己。

至于为什么男的女的都有,很简单。

夏至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化为人形的执念,她觉得自己现在以大树的样子存在很好,当过那么多世的人,还没有当过树,这番经历真是别有一番滋味。

夏至现在虽然能发出来声音,但是声音粗粝又尖锐,听着类女类男,分不清到底是男还是女。

书生自然把自己当成是女人,戏子自然把自己当成是男人了,显然他们生前是什么样的人,现在仍然是什么样的人,生前使什么手段,现在自然还会使什么手段。

这两个鬼铩羽而归之后,其他的鬼还有使这种手段的,觉得夏至不理会他们就是因为他们的手段不行,但是目的还是对的。

这让夏至烦不胜烦,如果是个多情的人,自然不会拒绝,但是夏至显然不是什么多情的人,看到众鬼对自己的称呼不一样。

叫什么的都有,干脆的说道:“从我没有灵智到生出了灵智,又到现在都不知道过去几百年了,你们所有人直接叫我姥姥就行了。”

言外之意就是自己的年纪已经很大了,可不想再沾染什么情情爱爱的东西了。

果然,夏至这么一说,所有人在心中浮现的夏至的样子,全都是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妇,顿时换了一种攻略方式。

比如帮夏至做事,在她面前乖巧无比,说些讨她欢心的话。

整座山的地盘很大,夏至现在把整座山差不多都围住,让这里布满阴气,所有的鬼,无论修为深浅,都可以在这座山里面四处进出,完全没有任何的限制。

很多女鬼生前也就是在一个小院子里面呆着,自然不会觉得这地方有什么狭窄的。

很多男人本身就生活在这个县城,最多考上个秀才,连这个县城都没有出过,这座山的地盘这么大,也不会感到什么拘谨。

短时间内,这里还是显得很平静的,夏至也很满意这份平静。

她开始耐心的拔除自己核心里面的怨气,因为两者已经互相交融了,进展十分缓慢,夏至也不着急,反正自己有的是耐心和它耗。

鬼怪修炼吸收的是天地之间的灵气,夏至在这里庇护他们,要求他们上交的就是灵气凝成的结晶。

天地之间飘荡的是空气,空气之中夹杂着灵气,修炼的时候只吸收里面的灵气,光是提炼就是废一番的功夫。

这些鬼能有什么好东西?而且夏至也看不上眼,直接让他们送上一些灵气结晶,当作代价。

反正夏至觉得自己还是十分公道的,灵气凝结起来需要大量的时间,而这些鬼不也是不缺少时间呢?

夏至的要求就是每半年每人得交上三颗结晶,这个要求并不过分,还给他们留下了足够的修炼时间。

夏至刚展示过自己的神通,下面的鬼都听话的很,每个都按照夏至的要求乖乖的交了结晶,有了结晶之后,夏至的修炼速度马上就快了起来。

转瞬又是几百年过去了。

人间总是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妖怪们这里也是,这几百年中,山上也闹出了不少的事情。

有些鬼怪已经有了气候,开始偷袭夏至,抢了自己的尸骨然后离去,到了外面,短时间里面也不畏惧阳光,然后找了一个地方,自己开始称王称霸起来了。

也有些鬼怪知道了夏至的存在,在外面混的不如意,反而跑到夏至这边的,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听说的,说夏至最喜欢握住别人的命门。

没看到那些鬼的尸骨全都在夏至手中吗?他们过来的时候,也把自己的命门送到了夏至的手中,来表达自己的忠心,但是后来又开始反悔,非说是夏至强迫他们交出来的妖怪也有不少。

每隔一段时间,这里总会热闹一番,但是夏至可没有什么看戏的心思,她全身心都在修炼上面,只要是碰到这样的事情,处理的全都是雷厉风行的。

经过一段时间,选出了四个管事的,虽然有男友女,但是仍然被称为四大金刚,出了什么事情,就让这四个人来处理,夏至就不再管什么了。

如果处理的不好,或者哪两个管事之间有矛盾了,其中一个处理的不好,被另外一个管事闹了起来,夏至才会亲自出手。

这样的做法虽然让夏至修炼的时间大大增加了,但也有一些不好的后果,因为夏至的不管事,让手下做事,所以有很多事夏至根本就不知道,但是仍然被认为是夏至做的,平白背了无数的黑锅。

又是无数年过去,夏至核心中的怨气去除了,到了夏至开始修炼一千年的时候,她终于功法大成,可以脱离自己的本体,就是这片榕树林被毁坏了,也伤不到她半分。

虽然雷火仍然可以对她造成伤害,夏至也开始有了还手的余地,之后每到雷雨天的时候,有雷电劈了下来,夏至甚至可以搜集一些雷电。

夏至的实力比手下的鬼怪高出来太多了,所有鬼怪都不知道夏至的实力有多大。

夏至的心情还没有高兴几天,就听说了一件事,手下的四大金刚之一女鬼雪女竟然和人类的书生相恋了。

另外一个金刚地狼爱慕雪女多年,发现雪女竟然和一个书生准备私奔,马上阻止起来,结果事情越闹越大,一直闹到了夏至的眼前。

众鬼聚集的地方是一个大厅,正中央放着一个石椅,虽然有些简陋,但是布置就和凡人间的宫殿里面的布置一样。

夏至没有出面,而是放了一个只露出模糊五官的木头傀儡,遥遥的用自己的法力控制住它,充当自己的代表。

一直以来,她出现的时候都是这个形象,所有鬼甚至认为这就是她的本体。

“到底是怎么回事?”夏至的声音仍然是似男似女的分不清楚。

地狼三言两语就把事情说了个遍,修炼虽然可以吸收天地之间的灵气,慢慢修炼,但是也可以走邪道,比如吸收男子的精气什么的。

夏至手下的鬼什么性子都有,有辛勤修炼的,也有这种吸收男子精气的,而且后者还占据了绝大多数,夏至也不禁止,她又不是神仙,也不是佛祖,自己想走正道可以,没道理还约束手下所有人都走正道。

如果她真的这样做了,手下鬼肯定会背叛她,就连正道的人也会认为她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鬼死之后,在人世的记忆就消失的差不多了,除非真的有什么深仇大恨,这些鬼被夏至圈养的时间不短了,时间过去了这么久,还在人世的记忆已经全都没有了。

成为鬼之后,就好像成为了一个新的人一样。

雪女生前也不知道叫什么,但是成鬼之后性子冷清,冷若冰霜,就被人称为是雪女了。

她手下管着一部分的女鬼,这些女鬼全都是有些偷懒的,喜欢吸收男子的精气,但是她冰冷的好像是一块石头,一直把手下的女鬼管理的很好。

如果女鬼和哪个男子有什么牵连了,直接就处理干净了。

“雪女是吧,我记得你最恨的就是女鬼和凡人男子相恋的事情,为什么这次明知故犯?”

“是我先纠缠了李生,不关李生的事情。”她的脸上虽然仍然冰冷,但是声音有些急切,显然十分关心自己口中的男人。

“你之前这样的事情不是处理的十分干脆吗?女鬼怎么处理的?啊,对了,先劝,如果劝不了那就直接让她消失在天地间,凡人男子直接抹除了他的记忆,如果两个人反抗的很了,就把两个人全都杀了。”

这样的事情都不知道出过多少次了,夏至说的就是每次雪女处理事情的方法,她觉得自己就是回忆一下而已,但是听在雪女耳中就是威胁了。

雪女极力镇定,但是袖子里面的双手紧紧握着,看在夏至的眼中,就好像一直炸毛的猫一样。

“李生和其他人不一样,我们是相爱的,我们和其他人不一样!”她努力的强调这一点。

“其他女鬼和书生们不是相爱的吗?”夏至的口气中莫名透着讽刺:“好啊,我可以成全你们。”

“姥姥!”

“姥姥!”

雪女和地狼都喊出了声,但是口吻中全都是吃惊的意思,没有一丝的惊喜。

地狼磨磨牙说道:“姥姥,这可不合规矩,人鬼殊途,不能结合在一起!”

“是吗?”夏至垂下了眼睛,遮挡住眼中的讽刺,人鬼殊途?这是谁定下来的?自己可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

还不是他们这些下面的鬼怪自己添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