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老鼠 4


小说:我来也  作者:淑女派

魏利不懂夏至到底是什么意思,耳边回荡着的还是刚才那一幕,浩荡的车队,神仙般的少爷,态度高傲但是格外显得优雅的侍女,精壮高深的侍卫。

刚才那群人嫌弃这个嫌弃那个,周围的人脸上没有一点的厌烦,反而带着谄媚的笑容,甚至连大声说话也不敢,等到那群人走的连影子都不见了,周围的人才敢议论起来。

“真是好大的威风啊,那是哪个大家族的人啊。”

“真是孤陋寡闻啊,没看到那马车上面是江家的印章啊。”

“江家?可是江南的江家?”

“可不是吗,要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大的排场呢。”

夏至虽然不知道儿子心中所想,但是看到他望着江家的车队离去的方向,还以为他是在羡慕,马上笑了:“看着刚才那个小公子,你可是羡慕嫉妒恨?”

魏利被她说的一惊,连忙否认,他心中虽然就是这么想的,但也知道这是一种不好的情绪,直接说出来还不知道要遭受多少嘲笑呢。

夏至直接说道:“你竟然不羡慕?我看着都有些羡慕呢。家族的背景深厚,身边有那么多伺候的人,想要什么直接就送到面前了,投胎真的是个技术活啊,这些人生下来就站到了大多数人的前面了呢。”

之前魏利还觉得嫉妒什么的是一种阴暗的情绪,现在听到父亲这么光明正大的说了出来,说的这么自然,感觉嫉妒什么的也不是一种坏事呢。

夏至的声音没有降低,周围的人也不少,旁边的人听到她的话,反而开始附和起来了:“嘿,你这话真没错,有的人天生就是命好啊。”

“命再好和我们也没有一文钱的关系。”

看着旁边无数脸上也是羡慕嫉妒恨表情的人,魏利心中的阴暗突然消失了,原来这么想的不是我一个人啊,看啊,世上千千万的人都是这么想的,所以自己也是这么多人中普普通通的一个啊。

魏利这么想着,整个人看着也明快不少。

夏至不知道自己在毫无意识的时候,揪出了儿子心中的一团阴郁,看着东西已经买的差不多了,父子两个带着两大团东西往深山那里走去。

深山里有时候安静无比,有时候又喧闹无比,都是各种动物的声音,甚至危险无处不至,又因为没有一点人的声音,很多人都感到害怕无比,但是夏至却觉得舒服无比,因为每一世她都忙着在各地的无人地带探险。

魏利也觉得舒服无比,反而在有人的地方感到了不自在,在他短短的记忆中大山是最好的地方,因为有了这个地方,他才能够吃饱穿暖。

夏至把搜寻过来的药材全都放在一起,在系统的指导下慢慢的开始熬制。

如果是在雪国的时候,这么多的材料最后会变成淡绿色的液体,然后装在透明的试管里面,成为基因药剂,但是现在各种机器都没有,夏至只能用最简单的办法,大火开始熬制,然后弄成药浴,开始泡澡。

夏至首先开始泡,泡完之后,和系统沟通了一下,把配方又调整了一下,然后才给魏利调配,让他开始泡澡。

药剂在两人的身上截然不同,夏至这具身体的根骨不是很好,而且年纪也有些大了,已经二十多岁了,魏利的根骨相对来说好一些,而且他今年才六岁,正是塑骨的好时机。

夏至经过基因链的解锁之后,个头串到了一米五五,原主还不到一米三,夏至从来对外形都没有什么要求,这样也很满意,魏利的个子虽然也不高,但是已经快和她差不多高了,可以预测,未来绝对会比夏至长的更高。

个子还不是太明显,最明显的就是身体素质的提高,其中一个额外的产物就是样貌变的好看了,这是自然变化的结果。

样貌单单的看,也不是特别英俊,但是配合着气势,还有整个人的形象,倒是变得格外的好看起来了。

在深山里面一年多,夏至开始带着儿子走进了江湖的世界,这里有很多的门派,大大小小的门派都有自己的武功心法和绝招,江湖的地位可以和朝廷的地位相提并论了。

夏至开始拜访各个门派,虽然说有无数的门派,但是她只拜访那些名门大派,比如少林,武当什么的,这些门派势力大,背景深,而且门下弟子众多,而且存在的时间久远,虽然里面有一些敝帚自珍的人,但是目光长远,心胸宽阔的人仍然有不少。

夏至受到的冷遇很多,但是也结交了不少的朋友,她对武功心法虽然不通,但是见识可不少。

她懂梵语,其实就是印度语,是第一世当海军的时候学的,印度是帝国的殖民地,帮少林寺翻译了一些佛经,还纠正了一些错误。

她在雪国中彻底的了解了大自然的威力,更知道阴阳相辅相成,对武当的太极也有更深刻的见解。

可以说只要是诚恳对待她的,她也会诚恳对待别人,最后双方都有收获,而且结成了良好的关系,毕竟夏至做的可不是什么亏本的买卖。

夏至给自己还有魏利找了几部专门注重根基的功法之后,就打算回家了,见识到江湖之后,夏至终于发现自己太弱了,尤其是这个世界个人武力十分高强。

在回去之前,她也没有忘了顺带去京城一趟。

这个朝代建立已经一百多年了,由当初的繁盛现在正渐渐的走向末路,如果不出现一个十分优秀的皇帝或者是臣子,这个朝代再过几十年就会灭亡,如果出现了优秀的皇帝,那就回步入中兴,延长个一个多年不成任何问题。

夏至去京城是打算给魏利找个好的老师,为什么要去京城?当然是这里学问好,人品好,为人正直的人很多,而且皇城脚下,皇帝身边,总是最容易出事的地方。

甚至每隔几年都会有一家满门抄斩的人,无论这些被灭口的人到底犯了什么罪,夏至都没有一丝的悲悯。

就算是皇帝昏聩又怎么样?政敌陷害又怎么样?这么一大家子人享受了这么多年的荣华富贵,如果没有顶梁柱,总要付出一些什么。

就好像自己只有三个女儿的那一世,一个女儿嫁给了王子,后来成为史上最耀眼的皇后,另外两个开创了时尚的先河,也在历史上留名了。

三个女儿有天分是一方面,更多的还是因为夏至,她后来已经不经常露面了,仍然有无数人畏惧着她,有强大的武力支撑着,三个女儿好像男人一样自由自在。

严格说起来,夏至在这个世界的武力值只能算是二流,上面还有一流和特等流,但是奇怪的是,这个世界朝廷和武林好像是两个世界一样,彼此根本就不掺和。

如果夏至偷偷去了少林寺里面,别说是去重中之重的藏经阁了,走到一半就会被人发现,然后丢了小命。

所以她才会光明正大的过去,光明正大的获取进去的资格。

但是夏至在天牢里面走了好几个来回,都没有被人发现。

天牢啊,里面关押的都是朝廷重犯,皇帝都要亲自问一下的,地位肯定相当于少林寺的藏经阁啊,这样的地方,夏至竟然如鱼得水,夏至觉得自己好像发现了不得了的秘密了。

自己为什么要在江湖中闯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