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0章 她能做到的,我也能!


小说:首富杨飞  作者:拾寒阶

首富杨飞正文卷第2490章她能做到的,我也能!杨飞怕傅恒拂了李毅面子,笑道:“傅老,我们这次去越南寻墓,和你以前的行动,有着天壤之别。我们这次是考古,是为了迎接古代的英雄回家。你以前是为谋私利,而现在是为国家、为民族、为人民办事。”

李毅听了这话,不由得微微一笑,知道此事成了,因为杨飞太会说话,把这件事上升到了一定的高度,容不得傅恒拒绝。

傅恒微一沉吟,点头道:“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我这个年纪了,半截入土的人了,也没有什么好担忧的。只是我曾经发过誓、立过咒。如果我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请老板一定要照顾好我的女儿。我这一生,跌跌撞撞,三起三落,年轻时追求珍宝古玩,追求金钱名利,到老了才知道,一切都是浮云!我最宝贵的,就是上天赐给我的这个宝贝女儿小颖!”

傅颖娇呼一声:“爸!你胡说什么呢!”

傅恒道:“圣人有云,五十而知天命。我早就过了知天命之年。鬼神之事,渺茫无知,连圣人都说敬鬼神而远之。如果万一誓言成真,我归黄泉,只要小女有人照顾,我也就了无遗憾了。”

傅颖伤感而又动情的道:“爸,你不会有事的!”

人家把话说到这个份上,李毅倒是于心不忍,说道:“要不,我们另请高明?”

傅恒道:“不必了,我决定去了!”

杨飞道:“傅老,我说句不爱听的,你可不要介意。”

傅恒道:“老板有话,但请直言。”

杨飞道:“我常人说,人越是到老了,就越是怕死。而越是怕死的人,却越是死得早。反倒是那些无所畏惧的人,敢于与天抗命,敢于与时间争命!”

傅恒苦笑一声。

杨飞道:“为什么说好人不长命?坏人万万年?因为坏人多半是不信命的,也是不怕死的。一个人要是连死都不怕了,还有什么可怕的?好人多半顺从,多半认命,也就少了几许抗争之心,有时候,身困逆境,多努力一下,也许有救,但顺从惯了的人,以为这就是天命,反而不再抗争,所以常常短命。”

李毅击掌叹道:“杨飞这话说得有道理!我命由我不由天!”

傅恒精神一振,说道:“有道理!有道理!是我太过戚戚然了!太过小儿女姿态了!小颖啊,你不要学爸的啊,你应该向老板、还有李先生学习,他们不屈、敢争的精神,才是值得你学习的榜样!”

傅颖重重的嗯了一声:“你们都是我学习的好榜样!”

李毅道:“人员就位,接下来就是部署行动了。”

杨飞道:“事不宜迟,迟早生变。既然有人已经摸到了云飞墓的所在,那其它人也会闻风而去的。”

李毅道:“我有事要出差,本来今天要走的,因为此事延迟了一天。寻墓行动,就请你全权指挥。”

傅颖道:“老板是亿金之躯,没有必要到异国他乡,去涉这种险吧?你在国内坐镇指挥就行了。”

杨飞笑道:“说实在的,我对这种寻宝之事,倒是颇感兴趣。很多事情,并不是应不应该做、值不值得做才去做,而是想做就去做了。”

傅颖道:“可是,这种事情,还是有一定危险的。谁也不知道墓道里面有什么机关,又有什么毒气。”

杨飞道:“我会去一趟越南,但不会下墓。”

李毅道:“我也是这个意思。商业上的谈判,还是杨飞去一趟比较好。他是亚洲的首富,他出面的话,越南方面肯定十分重视。很多困难也就可以迎刃而解。”

杨飞道:“对,我可以给他们打个掩护。顺便我也可以考察一下越南的市场。这个国家,虽然对我们很不友好,但只要有市场,我还是愿意去赚他们钱的!”

李毅笑道:“谁不知道,你是财富收割机?”

傅颖道:“问题是,不管是哪个国家,明知道我们老板是去赚他们钱的,还是欢迎得很!”

杨飞道:“因为这是双赢的事。我赚他们的钱,也给了他们工作、赚钱的机会。”

李毅起身道:“那就这样了,你们再商量一下细节吧!我走了。不用送我!”

杨飞还是送他出了博物馆。

李毅和杨飞握了握手,说道:“情债寻常行处有,人生七十古来稀。穿花蛱蝶深深见,点水蜻蜓款款飞。传语风光共流转,暂时相赏莫相违。”

言罢,他便上车而去。

杨飞怔了怔。

李毅忽然说出这么几句话,并不是诗情发作,当然是有深意的。

他故意把“酒债”改成了“情债”,就是想点醒杨飞在情路上的迷茫。

杨飞咀嚼这几句话的含义,想到“暂时相赏莫相违”时,忽然心有所感。

李毅未尽的言外之意,他领悟到了。

回到博物馆,杨飞又和众人商量了一下行程,然后才散。

到四合院时,已是凌晨两点半了。

楚秀居然还没有睡!

听到门响,她就跑了出来。

“老板!”她带着几分欣喜喊了一声。

杨飞笑道:“天都快亮了,你还不睡?”

楚秀道:“我在等你。”

“担心我啊?”

“嗯。我怕你又喝醉了,回来没个人照顾。”

杨飞心中一动,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想摸一下她娇俏的脸,但伸到一半,又缩了回来,说道:“我没喝酒,睡吧!”

“好。”楚秀乖巧的应了一声。

杨飞道:“对了,我要去趟越南。”

“哦。什么时候去?我好订机票。”

“你明天回尚海吧,我安排陈沫过来跟我就行了。”

楚秀站住脚,脸色忽然间变得很委屈。

杨飞见她没跟上来,回顾她。

院子的灯光下,看到她双眼微红,眼角泛起泪光,不由得怜惜之心大起:“怎么了?”

“我是不是做得不好?所以你嫌弃我了?”

“哪有?”

“那你为什么不要我?”

“什么话!什么叫要不要你?”

“你不要我跟着你去越南啊!我就在你身边,你却要打发我回去,另外喊人来陪你!”

杨飞失笑道:“越南不比我国,那个地方,又穷又乱,我们又不是去旅游观光的,我们是去工作,会很辛苦的。你留在国内不舒服吗?”

“不,我要工作!”楚秀道,“跟着你,不管在哪里,我都觉得很好。别说越南了,便是非洲,我也能跟着你去!”

杨飞笑道:“你还别说,陈沫跟着我去过非洲呢!”

楚秀道:“她能去的地方,我也能去!她能做到的事,我也能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