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六章 忍气吞声


小说:帝皇演义  作者:言子木

就在萧逸几人6续到达上面房间之后,八苦老人等人都泛起一种说不出的感觉,特别是剑狂,他失去自由已达十五年之久,他满以为此生此世都难有再见天日的希望,却想不到天上掉下一个萧逸,历尽艰险之后,倒底是重获自由。

随着他们出现在房间之内,外面的孙不义顿时觉不妙,只听他大声吩咐道:“事情有变,快关闭门户!”

“你敢!”萧逸闻言,此时没有在战斗状态之下,轻功天赋瞬时动,只见他急闪身跃出房外,瞬息及至,目光转动,已见到房间右方石柱后有人影窜动,他立即闪身过去,落在柱侧。

那后面果然有个劲装士兵,背插长剑,他正准备伸手按动机关,突然察觉到异样,望着出现在身侧的萧逸,顿时露出惊讶之容。

间不容之际,萧逸大喝一声:“住手!”说话之时,萧逸已集中了精神的力量以及全身气势,迅向对方笼罩过去。

那劲装士兵面上顿时露出惊骇之色,不敢乱动,只因他知道,只要稍有异动,只怕会身异处。

与此同时,就在萧逸控制劲装士兵之后,八苦老人等人也先后闪身走出了石屋。

萧逸见状,心中索性一动,又道:“关闭门户!”

那劲装士兵闻言,只好伸手在柱上板动一根钢支,只见那石屋房门上方突然坠下一扇铁板,毫无声响的把房门封死。

萧逸顺着目光看去,只见那石柱之上,有一个长方形的凹糟,糟内有三根精钢的扳手,只有五寸长,而刚才那劲装士兵操作的便是最左边的扳手,随着扳手撤下,那铁门便迅落了下来,却足见这些机关做得十分巧妙。

石柱凹糟内可以操纵三种机关,由于机关位置远离石屋,可知尚有特殊理由,萧逸再度运起气势,贯注在对方身上,问道:“当中的扳手有何作用?”

那劲装士兵闻言,老实交代道:“可以炸死由门口出来的人。”

萧逸接着问道:“那最右边那根呢?”

那士兵回道:“那一根扳下来,全房起火。”

萧逸闻言,连忙伸手抓住最右边的那一枚扳手,往下一沉,只听“碰!”地一声巨响,石屋内顿时冒出火焰,火花四射。

只见大股火焰不住地从石屋中冒出,浓烟阵阵,霎时间四面出现了众多士兵,孙不义连忙吩咐手下们多弄点水灌救,那些士兵接令之后迅即提水救火,动作十分敏捷而不凌乱,更没有半点声音。

孙不义随后走到萧逸面前,抱拳施礼道:“这位想必便是最近名传南武林的萧逸萧少侠了?”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有话直说!”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但是双方处于敌对位置,萧逸可没有给他好脸色看。

而这时天丑老怪也插话道:“不错,此话深得我心,萧小子之前在牢内婆婆妈妈,这次总算没让我失望。”他说完随后又转向孙不义道:“孙家二小子,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出来了吧?这次我可要跟你好好算算总账。”

“天丑前辈说笑了!”孙不义讪然一笑道。

“谁是你前辈了,现在又开始套近乎了,你个滚犊子,老夫不吃这一套。”天丑老鬼一脸不屑道。

“不论是年纪,还是江湖阅历,护法大人都当得起前辈之称,之前我们算误会一场,相信前辈也清楚,若是我对你们真的有敌意的话,你们在密牢之内,未必有那么滋润?”孙不义忙解释道。

“是吗?难道不是你小子在忙着算计别人,没时间招呼我们吗?我可是清楚记得,之前某人可是亲口说过,要好好招待我们的。”天丑老鬼特意把好好招待四字加重了鼻音道。

“前辈说笑了,小子有招待不周之处,还请见谅。”孙不义皮笑肉不笑道。

“孙家小子,你少给我打马虎眼,你当时心里究竟是怎么打算的,你我一清二楚,少来跟我假仁假义胡搅蛮缠,你当时不可一世的嚣张气馅去哪儿了?”天丑老怪毫不留情地道。

“前辈言重了,小子对前辈的崇敬之心,日月可鉴,天地可表。”孙不义不待天丑老怪回话,又继续道:“更何况,若是小子猜测无误的话,即便连城璧不在萧少侠手里,也跟他脱离不了干系,所以我与前辈现在毫无利益冲突,甚至可以说还有共同的目标……”

“孙家小子,早知今日,何必当初?现在任你是舌灿莲花,即便是说破了天,都不顶用。”

天丑老鬼压根懒得搭理孙不义道,当然,最主要的是他答应过萧逸,一年之内,不以任何理由与萧逸作对,他虽然坏,但是怀得恩怨分明,怀得说一不二。

他天丑老鬼当年行走江湖,讲究的便是信用二字,说杀你全家,就杀你全家;说三天之后取你性命,便不会在三天之内动手,更遑论是现在。

“天丑老鬼,说句实话,我还是第一次看你这么顺眼。”八苦老人在一旁搭话道。

“八苦老家伙,你不说话,没人拿你当哑巴。”天丑老怪回击到。

“废话连篇,便是这小子要阻止我们么?”只听剑狂视周围众多士兵如无物,继续道:“小子,你便是孙伏都那个卑鄙之徒的后人?”

“我道是谁,原来是家父的手下败将,你有何资格敢如此羞辱家父?莫以为我真的好欺负不成?”孙不义忍气吞声了很久,此时闻言,便像是被点燃了的爆竹一般反击道。

“小子,你找死!”

话音未落,一道人影迅若惊雷,嗖地一声形如蝙蝠,当头向孙不义罩去。

他人未到,却凌空挥出一掌,那股凌厉至极的掌风携着一股锐啸猛地席卷过来,孙不义周围的众多士兵尚未来得及反应,突然身体不由自主地飞出两丈来远,“啪”的一声落到地上,半响都爬不起来。

尤其是靠近孙不义的那两个士兵,身体更是抛到了几丈之外,口吐鲜血,看来尤其伤得不轻,性命堪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