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二章 生命之诺


小说:帝皇演义  作者:言子木

天上的雪愈下愈大,片刻之间,被流出的鲜血染得殷红一片的雪地上,再次处于一色银白之间。

怒雪威寒,天地肃杀,千里内一片银白,几乎再无杂色。

小径之上,苍狼血枫与萧青山对立着,遍地的十二具尸体好像在诉说着这一战的残酷。而苍狼血枫的蚕丝手套上鲜血一点一滴地滴落,尚未落地便在空中冻成冰珠,连成一线,异常醒目。

萧青山扶着华英颤抖不止,显然刚才一番怒杀,虽然杀了不少人,但是自己也受伤不轻。

“为了保护一个女人,值得你付出自己生命的代价吗?”

萧青山痴痴地看着华英,肯定地答道:“练武的意义是什么?你还不懂,若是有一个值得自己守护,值得自己付出的人,哪怕付出生命也是在所不惜!”

“哈哈!为他人而死,就是伟大吗?但是你想过没有,今日若是你身死,明日,你还能保护得了她吗?”

“即便如今我身手重伤,你想要杀我也不是那么容易。”萧青山上前一步道。

“既然如此,就让我苍狼血枫衡量一下你的器量吧!”

苍狼血枫怒击发招:“喝,阴阳并流!”

萧青山没想到对方气势居然高涨,心想:“是了,血枫独来独往,无牵无挂,以性命相拼,多了一股一往无前,决一死战的豪气,而自己心中多了一个华英,况且华英又身怀自己骨肉血脉,哎,这真叫做儿女情长、英雄气短了。”

萧青山一想到这里,不由得心底平添了几分柔情,嘴边露出一丝微笑,又想到:“若是等自己孩儿出世,一家人安安稳稳地生活在一起,那可有多好。”

蓦地里电光一闪,轰隆隆一声大响,一个霹雳从云堆里打了下来,惊醒了萧青山,原来苍狼发招之间,气劲撼动天气,居然引起天变,萧青山顿时灵台一片空明,再无杂念。

便在此时一道强烈的气劲直冲华英,苍狼算定他为了保护华英,为了防止动了胎气,不能大动干戈之下必须要与之硬拼一击。

只见萧青山运气全身十二分内力,左手一圈,右掌呼的一声发出雷霆一击,半途挡住了那道气劲。

电光一闪,半空中又是轰隆隆一个霹雳打了下来,雷助掌势,萧青山这一掌击出,真具天地风雷之威,砰的一声。耳中轰隆隆的声音响彻不断。雪地之中更是像被轰出一口大洞一样,雪花飞溅。

就这样,你来我往之下,苍狼血枫在萧青山莫名产生的一股洪荒之力的情况下,虽然也是拼命攻击,但是终究是逊色一筹,再次被正面击中在胸口之上。但见血枫立足不定,更是直接被一击之力滑行三丈之远,砰的一声撞在一颗古松之上,身子软软的垂着,一时之间居然无法动弹起来。

“啪!啪!啪!”突然一阵突兀的阵巴掌声响起,这时,一道声音突兀地响起。

“精彩,精彩,两位手段可真是不凡啊!”

霎时,萧青山闻声望去,只见十二具尸体之中,居然有一道身影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咳咳,幸亏我早有准备,不然呐,也和那些家伙一样死无葬身之地!”银色面具之人咳嗽着站起来道。

萧青山剑一般的眉毛皱成了一个“川”字,眼神一凝,说道:“没想到你居然没死,可惜你千不该万不该再次站起来!”

“哦,我已经站起来了,你还想让我继续躺在那里装死不成?”银色面具之人仗着他受创不轻,毫不示弱地道。

“原来你刚才在装死!”萧青山恍然大悟,心道原来如此。

“不错,既然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那不是蠢蛋的行为吗?你以为我是血枫那蠢货呢?我可是春雨楼训练有素的杀手。”银色面具之人嘴角上扬,略带嘲讽地道。

“哦,莫非你还有什么别的手段不成?尽管都使出来吧,今日,萧某全接了。”萧青山此时虽然心中一沉,但是他相信自己能够控制住场面,一个后天境界的武者而已,哪怕是超一流武者,还能在他这个先天武王手中翻了天不成?

“哈哈,怎么,你以为我今天必死不成?”银色面具之人顿时大笑起来。

“难不成你以为你还能活下去?”萧青山眉头一皱。

“哈哈,我既然站起来了,那就肯定是你死了,只有你死了,我才好完成任务!”银色面具之人不像开玩笑的样子叫嚣着道。

“那就拭目以待,出招吧,否则别怪我不给你出招的机会!”萧青山此时冷静无比地道。

“嘻嘻,哈哈哈!我早就出招了,你不是也已经接过招了吗?”银色面具杀手笑的手舞足蹈,好似身上的伤都好了一样,他笑的都直不起腰了,一滴眼泪却从他笑脸面具下的眼眶流出,从下巴滴到了地上,半空之中结成冰珠,滴落在雪地之上,晶莹剔透。

“你什么意思?”萧青山疑惑道,神情更加戒备起来。因为他不知道这银色面具银牌杀手到底准备了什么后手。

“什么意思?”弯着腰的银色面具之人突然抬起头,吼道:“你还没感觉到吗?不妨运功试试!哈哈,你不是第一个尝试这种毒药之人,也不是最后一个!”虽然隔着面具,但是也能感觉到他面具下的狰狞和疯狂!

萧青山听到这句话,瞳孔骤然一缩,暗自再度运起内力,居然有了一种迟缓的感觉,顿时一惊,道:“五步散功散,春雨楼独门秘药,连先天之境的武王的功力都能散去,你是什么时候下药的?”

“还没想明白吗?”银色面具杀手讥笑不已地道。

“是你?”苍狼血枫这时终于稍微清醒了一点,脸色忽然大变,身体忍不住颤抖道。

“是我!”银色面具杀手此时丝毫不惧地回应道。

萧青山此时在一旁焦急了起来,趁着苍狼血枫与对方对话之际,想方设法地提取体内的内力……

“你什么时候在我蚕丝手套上下毒的?”只听血枫厉声喝问了起来!

“你不必知道!”

“为什么这么做?”

“你不用知道!”

“银九,竟然是你?果然是你,我早该猜到的,没想到你居然跟来了!”

“是的,我来了。”银色面具杀手银九干脆地承认了起来,此时,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你本不该来的!我会杀了你的!”血枫咬牙切齿地威胁道。

“可是我已经来了,而你现在也没有能力杀我!你以为身受如此重伤的你还能看到明天的景色吗?”银九一副你拿我奈何的样子说道。

沉默,良久的沉默。

“我的人生本来就很坎坷,我所过的,是看不到明天的生涯,但是要阻止我看到明日之景的人,也必须付出相当的代价啦。啊!收……化……运……发!一气化九百!”

此时,血枫完全不管不顾起来,只见其说完之后,便在银九惊骇的目光之中,一道恢弘的气劲直接命中银九。

“咳咳,你这个疯子!”银九再一次受到严重的伤害,身体内一道气劲在迅速地破坏着自身的经脉,银九不得不拼命压制了起来,否则恐怕性命不保。

“我苍狼血枫的器量不是你们这些阴险小人能够明白的,萧青山,银九下毒之事算是我欠你的,我血枫一生光明磊落,绝不会行那卑鄙无耻之事,哪怕是死,也绝不会亏欠任何人,如今,欠你的人情尽付这一击,苍狼血枫不欠你什么啦!只可惜,恨不能走向武道巅峰,再与你一战!”

一代金牌杀手,先天之境的武王强者,苍狼血枫丧身这南荒未名之地。

萧青山叹息一声,虽然苍狼血枫只是一个杀手,狂傲不羁,但为人还算正直,也不失为杀手中的一道奇葩,看着他的眼中逐渐失去了应有神采,原本明亮的目光,也逐渐涣散了,只剩下一副空壳。可惜了!

“银九,不如说你是上一代银九,因为在某一次任务之中,凭借一击之力击杀同等级的另外十一地煞,连同伴都杀,惨遭苍狼血枫之唾弃,每次遇之必斗,如今看你如此行事,果然是心狠手辣不择手段之辈。今天这种结局只怕是你没想到的吧?”萧青山沉声道。

“苍狼血枫,他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只要能完成任务,还分什么上流中流下流的手段不成?哪怕是下三滥的手段,只要能完成任务,为什么不做?难道光明正大地比斗杀人就不是杀人了么?简直是既要做婊子,又要立牌坊!”

银九此时简直是气得吐血三升,没想到自己这么精心完美的策划,居然被那血枫破坏的一干二净。

“这是不同的,作为武者,自有武者的尊严,问鼎武道巅峰的路上,若不能直面对手,还谈什么问鼎武道之巅?这一点,你是永远不会懂的!因为你从没想过问鼎武道之巅,武功只是你杀人求财的一种手段,仅此而已!”萧青山摆了摆头说道。